【择天记之徐有容和落落】【作者:popote】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popote
字数:6707

  「我不愿叫她师母…」

  落落委屈的看着窗外,那只高傲的凤凰又来到了800 里红河岸,不知道在和
自己的父亲谋划着什么在落落的脸上,找不到任何时光的痕迹,还是如初见时般
真嫩青涩的可爱。

  这只可爱的小白虎,一双粉嫩纤细的翘腿勾叠在一起,一身白粉相间的宫裙
衣袍露出泛红的嫩肩,拖着自己的霞腮,眼睛里说不出埋怨和思念,小虎牙对着
河里的浪花恶狠狠的呲着,说不出的可爱

  「为何殿下?圣女不是陈长生那个家伙的……哎呦!……嘶……」轩辕破捂
着自己的裤裆,身体发着冷汗,自己的两个肉蛋被落落这一脚踢的可疼的要命
,哪怕平时锻炼的时候也没少练这个地方,现在也仍旧下体红肿了起来「哼,跟
了我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笨死了!而且你应该叫师父师祖,直呼其名太不礼貌
了!」

  嘟囔自己的小虎牙,落落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嫩足,足莲生花,几根如玉的脚
趾在红河水里荡漾两下,便有不少鱼虾围了过来,对着落落的玉足又亲又吻,逗
得落落咯咯直笑,笑颜如花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神圣啊……」

  闭上自己的粉眸,像这样本应该天真烂漫的人竟然也会有一些无法解脱的苦
恼轩辕破苦笑,殿下喜欢陈长生这个家伙的事情早就天下皆知,自己去京城的时
候还听过某些好事之人给陈长生排过老婆大小。

  但现在陈长生那个家伙去了神圣大陆,白帝殿下已经说过,若落落不到神圣
就不会给她自由,而妖族后天修炼何其艰难,哪怕以落落殿下的天资也需要假日
时日,才能迈步神圣。

  「你说师父在神圣大陆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和那边的坏女人正在做爱?听
说小黑龙已经去了……所以徐有容才那么急……要是等我去了,师父又会有多少
女人……唔……哼……」

  「陈长…好吧,师祖那个家伙…好好好…师祖的话,在这方面应该不会像唐
唐一样淫乱慌唐才是…」

  想到那位唐水少爷和圣女峰的另一位女孩的故事,落落不由得又笑了起来。

  「咯咯咯……真的吗……可是…其实师父也不是那种不开窍的人啦才…这点
我比谁都清楚咯……你那天不也在门外嘛……」

  望着落落眼里挑逗的意味,轩辕破吞咽了一下唾沫,喉头哽咽,裤裆不由得
鼓涨了起来那日落落和陈长生偷情,便是自己给他们把的门。自己心爱的殿下就
将第一次这么献了出去,户外的轩辕破不知道撸了多少发。

  「怎么?那天你一定是偷看了我们俩了!轩辕破!」

  「殿下,殿下……等等……是你叫床的声音太大了……」

  「咯咯咯,师父说他喜欢听~ 所以我就叫得大声了一点?……你呢?觉得我
当时叫的好听吗??咦?嘻嘻,这里了兴奋了呀,看着好像要比师父的大很多呢
…」

  那清笑的声音好比最清脆的铜铃,余音绕耳,每一个音调里又带着三分清脆
和四分妩媚,这几年轩辕破没少在红河畔听到落落殿下的莺啼燕语。

  「过来…」

  「怎么了?殿下……」

  「让你过来就过来呀,那个把裤子也脱掉…」似乎是从未说过这番直爽的话
,毕竟从破处为止,落落便天天只有自慰,想象着和自己师父缠绵偷情的日子而
这段时间,落落每次看着那只骄傲的凤凰落在自己父亲的宫殿前,都会想着,或
许徐有容那个家伙和自己的父亲也有一腿,等去找陈长生的时候,一定要告状才
行!

  轩辕破的神行有些扭捏,但还是按照落落殿下的话做了。

  毕竟对他来说,落落的话就是圣旨,同时他也想让落落看着,那个每天想着
她的身体发泄的肉棒是有多么的粗大

  带着略微腥臭的气味,熊族少年的肉根甚至惊吓到了红河里的鱼虾落落对一
旁的那侍者使了个眼色,女侍者无奈的退了下去,一道紧致从红河里无声的激发。

  「殿下……还是会被看到的…」

  「看到就看到,想要看到这禁制里发生的事情,起码要有神圣领域的眼力
,若不是我父亲的话谁能看到?让父亲看到也不算吃亏,当日和师父偷情做爱的
时候,他不也看了吗?也没说什么…」

  落落站了起身,一身宫装绕在她细嫩的大腿边缘为成花束而此时的落落,仿
佛那传说中魔族的魅魔一样,可爱之中,带着几分异样的妩媚,这种挑逗人的功
夫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跟谁学的「所以~ 今天让她看到自己女儿在和别人偷情一次
又有什么的呢??」

  「殿下,你…可是现在还有圣女…」

  「徐有容那个家伙说不定看到我在你身下高潮的模样,也会忍不住呢~ 毕竟
师父喜欢那个嘛~ 她要是真心喜欢师父,如果不给师父戴绿帽子的话,怎么能够
算他合格的妻子呢?到时候,或许,或许我就有机会了~ 」

  轩辕破吞咽着唾沫,他没想到陈长生这个憨憨竟然连这件事情都和落落说了
在国教学院的那些年,几个少年曾经大肆讨论过他们的性癖奇怪的是,无论是唐
棠也好,折袖也罢,陈长生更是!他们竟然喜欢看自己喜欢的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当时的轩辕破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而此刻,看着如此淫荡可爱的殿下,那弱弱的手指已经摸索着自己勃起的肉
根,在轩辕破的两颗肉蛋上反复挑拨望着轩辕破的眼睛,落落的眼神也变得迷离:
「师父那晚和我来了很多次,每次我一亲他这里他就射了~ 射的又快又多,那…
…你能不能坚持多久?」

  「我和陈长生的家伙应该不一样,殿下…唔……」

  「咯咯,要的就是不一样,将来要是师父也能娶了我,你就来当我的情人好
不好?师父知道了一定会更喜欢我的不行。今日和你偷晴之后,我便要勤加修炼
了~ 这样……这样才能早点去圣光大陆,把我和你结合过的事情告诉师父~ 怎么
呀泌出这么多?你这个家伙,现在就射出来这么多,一会想要我的身体里是多少
呀?」

  「在……在殿下的身体里射精……啊……那更加会……」

  「是呀?不怀上你的孩子的话,怎么能叫偷情呢?到时候挺着大肚子去找师
父的话,咯咯,就当是我的调皮了?」

  此刻,随着那一身洁白的衣袍滑落玉体,那一丝不挂的胴体令轩辕破气血喷
张。

  那娇嫩可爱的容颜搭配着如雪的肌肤,落落宛如一精致的艺术品一样,羞涩
地站在轩辕破面前。

  「这是我第一次给师父戴绿帽子,所以……哎呀!你轻点……」

  还没等落落说,完轩辕破便饿虎扑食一般将落落扑倒。

  女孩咯咯直笑,那微微鼓起的胸脯便被一张肥腻的嘴唇吮吸的乳头勃起如豆
大。

  「坏死了,胸又不大,你干嘛老吸它呀?唔……里面又没有什么……唔……
听人家说要怀孕之后才会有东西给你吸……讨厌……怎么还不停下……啊嗯……
嗯啊……嗯…你和师父都喜欢这样吗……坏死了…」

  落落心里娇羞无比,自己还真是个坏学生。和自己的师父偷情,又和自己的
学生偷情,或许自己天生便有这方面偷情的本事?

  落落的一双玉足被那肉棒抵着,几根如玉的脚趾轮流踩在那狰狞的肉棒上
,那肉棒被落落的玉足夹在环中反复研磨。

  几声舒爽的呻吟从轩辕破的口中发出,内心中已无法抑制住兽欲的。

  「想要做什么就快点呀……干嘛还非要什么事儿都等着我来…」

  解开发髻之后散落的头发如诗画一般瀑布的落下,那细长的嫩腿毫无顾忌地
蹭在轩辕破的怀里。

  此时的落落如同西洋美丽的精致娃娃一样,胜雪的肌肤还带着微微的粉红
,脸上的红晕不知是羞涩还是期待,一直在轩辕破的耳边呼着热气。

  「师父那天可没有怜惜我,你……也不会的对吗……唔……」这句话似乎是
激怒和惹火了轩辕破,就听见落落殿下咿呀一声,那狰狞如龙的巨物便蹭过那两
条诱人的嫩腿,直达落落殿下的臀部。

  微微翘着自己的小腿,落落将自己的下体分开之后,拖着自己的腮笑着打量
着扶着自己肉棒抵住自己穴口的轩辕破。

  「怎么忽然这么急了……好大的东西……要比师父的大太多了…」

  「殿下…」

  揉搓着落落湿润的乳房。,一双青涩又可爱的俏脸上带着迷人的红晕。

  将自己的头颅藏在胳膊的怀抱里,落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了看轩辕破。

  「快点…进来吧……」

  望这赤裸裸勾引着自己任君采的模样,轩辕破的目光火热。

  一双颤抖的手抚摸着自己心爱殿下的玉体,那两颗被自己口水湿润过的红豆
,也被他的手指反复研磨。

  「唔……坏人……你怎么也和师父一样喜欢欺负这里?…想要…等等……不
要再揉了……呀……唔……」

  翘起的小腿已经半夹住轩辕魄的身体,就像落落本是白虎一样,那洁白无瑕
的小腹上没有一丝绒发。

  轩辕破的肉棒慢慢被挺翘的嫩臀含住,一声嘤咛,那种销魂的感觉再次令落
落头皮发麻。

  动人的娇躯在轩辕破的身下挣扎似的蠕动着,其实是在享受一个更舒服的姿
势。半晌之后,落落已经双目迷离,口吐兰香。

  下一刻,一丝轻咛,那狰狞的巨物便真的破开了落落身体的缝隙。那几乎没
有被怜惜几次的嫩洞毫不矜持的被男人的肉棒分开。

  食髓知味,本应被怜惜多次的少女,这段时间早就想要得魂不守舍。

  此时,轩辕破的肉棒正中靶心,那分开落落肉腔的的整个过程令落落不由得
瞪大了眼睛。

  「呀……你怎么这样……师父给我破处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直接插进来……坏
……等一下……先不要动……让我试一下……我……我这是第二次做爱……等一
下……等一下呀……」

  「殿下……我和陈长生的……」

  此时落落的眼睛醉眼迷离,那里还有异国妖族公主的霸道和尊贵,只不过是
一个要给自己的丈夫戴绿帽子的小女孩而已。

   那发情发浪的模样不由得让轩辕破见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殿下

  那精致的花瓣保持着诱人的粉红色,向外吞吐着粘稠的爱液,这样的景色便
让轩辕破更加气血翻涌精气上升。

  「当然是你的……你的要比师父大多……我想过究竟要选谁给师父戴绿帽子
……唐堂那个家伙那么远又淘气……族里的那些长老的东西怕是已经不能用了…
…想来想去……啊……也就只有你了……而且……如果是你的话师父知道了怕是
会兴奋的不得……到时候……啊……到时候……我们俩再在师父面前做一次……
啊……讨厌……什么时候……我变成这样了……都怪你……等等……等等……先
不要这样……啊……要受不了了……」

  轩辕破早就毫不怜惜。

  他知道殿下的身体早已发情,那鞭挞的手段更是浑身解数。

  此时轩辕魄的肉棒气血翻涌的变得更大。

  狰狞的肉棒在落落的身体里反复研磨。一股一股冲动的浪潮刺激着落落的身
体。

  而落落也学着那些黄色仕女图里的样子用尽了这段时间脑子里想要侍奉陈长
生的时候才用的功夫,开始侍奉轩辕破的冲击。

  一对男女就这样纠缠在一起。那双瑰丽的小腿被轩辕破摁压住,落落不由得
一阵脸红,她最敏感的便是别人摸他的腿部。

  「坏人又想要干嘛…」

  「想要在殿下的身体里射精……想要想要要殿下怀上我的孩子。」

  「不要……不要……这样说出来……坏死了……快点快点射进来吧……嗯嗯
……我怀孕的几率不大……你要…你要多射出来几次……多射给落落一些才行…
…啊……」

  「唔…殿下……」

  此时,随着紧致的波动,在红河岸边偷腥的两人都注意到,从白帝城有几道
神识注意到了自己。

  落落的脸上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红意,但也不掩盖什么,她挺直着自己的身子
,甚至开始迎合轩辕破的冲击,脸上有着坦然和骄傲。

  「就知道徐有容那个家伙和我的父亲也有一腿……啊……啊……估计他们现
在也在做和你我相同的事情……啊……没资格说我什么……快点把你的精液射进
来……啊……难道你不想让我怀上你的孩子了吗?……轩辕破喜欢落落吗……啊
啊啊?……变得更大了?……难道你真的喜欢我……等等……等等啊……这就很
怪了……要射进来了吗……好痛……好痛要死了。……怎么这么多呀……啊……」

  那坚硬如铁的肉棒在落落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纤细的腰肢微微弯成一个迷人
的弧度,那美丽的翘臀在一次次精液的冲击中曼妙的翘起,落落和轩辕破享受着
余温,在红河的一岸,不由得便又做了起来,直到深夜。

  而此时,白帝城最大的王宫中,一声一声男人的低吼和女人低沉的闷哼,从
宫殿深处的往以上回荡在整片天空天空有着强者的禁制,若不是神圣领域强者便
会被白帝的威压碾的粉碎那雪白的身躯和乌黑零落的头发散在男人的怀里,跨坐
在一个中年白眉男人的怀抱中,徐有容的脸上还带着隐隐高潮的潮红感受着身前
男人侵略性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体上上下游走,又感受到几根手指毫无顾忌地塞入
了自己的阴道,身为凤凰转世,身为南方圣女的她便忍不住扭挺着自己的身体
,将自己跪立的两条腿分开蹬大,用自己娇柔的阴部揉搓着那个男人已经树立起
来的肉棒「圣女进来修为精进,怕是距离神圣领域又进一步,很快便能追随教宗
大人前往圣光大陆,余下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啊……」

  「怎么,你舍不得我?」徐有容的眼睛里有几分嗔怪语气里的意思,有些复
杂和余韵,但仍旧用手扶着那根硬立起的肉棒没入了自己的身体

  阴道口早就清楚的暴露了出来,那即将被男人驰骋的肉穴冒着咕咕的淫水…

  「嗯……唔……」

  白帝哈哈大笑,在徐有容的屁股上用力一拍:「那是自然,圣女的身体比我
的前妻还要美味,怕是和落落不遑多让,要不是陈长生那个家伙把我女儿的处女
夺走,要不是近些日子里来族里的那群老家伙看的严,我还真想尝尝自己女儿的
滋味…」

  感受着自己的臀部被白帝揉捏着,此刻滑嫩的肉洞又不禁喷出爱液,令白帝
啧啧称奇,。

  徐有容感受着那粗大的肉棒再次在自己肉穴里灌满自己的身体,虽然已经不
是一次一次偷情,可还是极少的能够受得住这抽插,如果不用修固定自己的身体
,说不定一会儿便要哀求投降「都说虎毒不食子,你们白家都有些例外…」

  「圣女不也是表面上一则南方各派领袖的模样,实则是个淫荡的婊子荡妇
,不知道教宗大人知不知道他的未婚妻给他带了这么多绿帽子?…」

  「他自然知道~ 而且十分支持~ 啊……唔……那天我和他做完初夜就又上了
别的男人的床,他兴奋的之后又在我的身体里射了不少……啊……啊……唔……
白帝大人难道不知道?……嗯……啊……」

  白帝微笑着,这事他当然知道,但他就是要听自己身体上的这年轻女人如此
说道徐有容才思敏捷,很快便知道了白帝的想法,白帝就是喜欢看自己淫荡的一
面此时她轻轻靠在白地的怀里,仿佛少女对着自己的父亲撒娇一般,一副父慈女
孝妇的模样:「莫非……啊……今天你想听我叫你父亲……啊……父亲大人……
操我……啊……」

  此话一出,白帝的肉棒立刻硬了起来

  赤裸着对白嫩纤细的玉足,徐有容将自己的胯分到最开,两条美腿垂搭下来
,将乌黑的秀发随意地挽了起来又增添了几丝风质,而那鬓角凌乱的青丝正在大
殿的烛火里随着男人的挺动不断摇曳那薄樱的红唇已经和男人亲吻上,精致的鼻
尖冒着做爱时两具身躯交合的细汗,清澈的眼里透着慵懒的疲惫和无尽的抚媚额
头上因为肉体碰撞而冒出的汗水随着发鬓流淌进她精致的锁骨,大殿王座下是那
南方圣女所要穿的祭袍,圣光之下,徐有容的身姿摇曳多彩,玲珑曼妙的身材被
白帝的大手段段掌握

  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身体呼吸急促了起来,徐有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声
挑逗竟然让白帝如此兴奋为了能够突破神圣境界,用正常岁月自当无妨,只不过
一想到陈长生那个家伙已经走在自己的前面,她便不能如此安步就班。

  白帝一族血脉霸道,若是能够血脉融合,以其精子之中的磅礴力量为引,自
己的修为自然一日千里,想到当初天海圣后教自己的那双修之法,徐有容便昂着
自己的脖子浪叫得更加声大这具动人的肉体在白帝陛下的胯上呻吟,长发拢在一
边,女人修长的脖颈伸展开,徐有容的两只手紧紧的抓住白帝的背脊,身体迎接
着那如浪潮一般冲击自己的下体,两颗饱满的乳房时隐时现的蹭着白帝的怀里
,修长的美腿叉开和白地的绒毛大腿纠缠在一起片刻之后,徐有容的脸主动凑了
上去。

  「谢谢父亲大人疼爱我~ 」

  鼻尖对鼻尖,亲吻的红唇充满着魅惑,迷离的眼神美艳绝伦,脸上布满了红
晕,慵懒的身体在白帝的冲击下逐渐绷直了纤细的玉足颤抖起来,象征着白帝一
族精华的精液在她的身体里夸张的喷涌着,徐有容的腹部仿佛瞬间怀孕一般膨胀
鼓大「啊……等等……怎么可以射进去……这么多………好吧…」

  「呼,莫非圣女前来,此次不是来取精的…」

  「和你偷情只不过是回味,此次前来,我是来道别的…」

  这一刹那,凤凰展翅,无尽的圣洁金色火焰在徐有容的背后象征着凤凰于飞
感受着这纯洁火焰之中的力量,白帝不由苦笑,这双修之法果然霸道,怪不得天
海圣后当年如此年纪就能进入神圣境界「去了圣光大陆之后,代我向亲爱的教宗
殿下问声好,问他愿不愿意把我那不成器的女儿也娶了……」

  纤细的玉足微微抬起,半趴在男人的身上充满弹性的腰肢和屁股慢慢扭挺的
离开了白帝的胯,那背脊上的美丽曲线和圆润的美腿缓缓摇动着,穿上自己圣洁
的祭袍,徐有容又变回来那个无比圣洁的凤凰圣女

  留下一阵轻笑,天空中的云彩化作一潭金色的余韵散开,此时还瘫软在地上
的落落叉着嫩腿不由得埋怨的看了一眼那半空中的女人,而一旁的轩辕破已经昏
睡了过去,一副被榨干的模样。

  二人对视无言,徐有容的手指在自己的下体微微一蹭,白帝的精液便嘀嗒在
落落的脸上落落不为所动,片刻之后便露出了不敢造次的模样,毕竟师父走之前
说过要把对方当做师母对待「先行一步,圣光大陆等你…」

  「你……别把师傅榨干了…」

  「心疼?那可不一定,要看那只小黑龙这段时间听不听话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