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一百一十九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STURMGEIST
2020年5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971

  今天520 ,告诉桃花,不必开了,老子自己种花海,草。

  这两天有些卡文,主要是需要给BUG 擦屁股,还得仔细想肉戏。

  而关注这本书的读者,有什么建议可以发在评论里,我需要你们的评论,尤
其是意见。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本来,众人是要寻了唐夕瑶一同去找那几辆装了物资的大车的,可唐夕瑶并
不会武功,若是贸然出去可能有危险。所以李翰林自告奋勇,与这几人一同去官
道寻那些装了东西的大车,若是不出意外,应该还有保存完好的粮食。

  这次几乎是将镇子里绝大多数力量都派了出去,只留下乌瑟曼手下的二当家
和几十名土匪,外加神农教的花药仙子外加三位长老留守。

  杨天锦踩住倒毙尸人的脑袋,握住弩箭用力一拔,将沾着血的弩箭在雪地上
擦了擦,再次装回了手弩之上。却听见李翰林在旁边说道:「大哥,花药仙子说
了,等到回来之后,所有人的兵器都要放到大瓮中用开水煮,这弩箭也是一样。」

  「嗯!」杨天锦点了点头。

  「各位小心脚下!」这时慕容封寒突然低声喝到,周围人顺着她的剑尖看去,
原来她面前的积雪下,一个尸人正躺在那里,嘴巴一张一合,只不过怎么也站不
起来。再一看,原来那尸人四肢都被冻在地上,动不了了。「咔擦」一声,慕容
封寒一剑刺入那尸人的脑袋,再拔出,尸人再也动弹不了了。

  幸好所有人都在官道上,积雪较浅,若是道上有什么东西,大家还是看得见
的。若是再野外,积雪较深,那就说不定了。

  「不如我们这样吧,我们并成一排,人与人之间留下一拳距离,步子不要迈
太大,若是地上有什么东西,一人喊停,全排都停下来,将尸人消灭以后再往前
走。」乌瑟曼道。

  众人一听,觉得也挺有道理,何况乌瑟曼在北方生活多年,有丰富的经验。
白道各位刚来到三羊镇之时就遇到过很多危险,但都靠乌瑟曼的土匪经验安然度
过,因为众人虽然知道她是土匪头子,但都十分信任她。

  就这样,众人走走停停,虽然速度慢些但是却能保证安全。

  大约三刻钟以后,官道上终于出现了几个高高凸出被厚厚积雪覆盖的物体,
显然就是马车了,再走近一些,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矗立在官道上。走近一看,
原来都是些被冻僵了的尸人,虽然尸人不惧严寒,但也免不了被冻住的结果。

  看到这里,乌瑟曼照着那冻僵的尸人脑袋就是一棍,众人也照样将剩下的尸
人解决,本以为官道上会有很多尸人,没想到解决起来都那么简单。

  李翰林上前拨开其中最大的那辆马车上的积雪,钻入了车内。这辆车外的红
纱已经残破,只剩下末端还在风中无力的飘动,拉车的马匹早就被尸人啃成了白
骨,积雪中也时不时有残余的人体骨架露在外面,但对于满车的物资来说,这些
都不重要了。

  过了一会儿,李翰林提着一个小火炉,钻出马车,他将那早已熄灭的火炉丢
在官道上,里面的煤渣撒了一地:「这车是空的,应该就是唐姑娘的座车了,我
们去看看其他几辆车。」

  「空的?」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后面还有好几辆马车,总不可能都是空的吧。

  后面都是运货的马车,抚去上面的厚厚积雪,只见其中都是用帆布盖好的大
箱子,只不过箱子上面挂着都挂着大铜锁。

  「我来开锁!」

  乌瑟曼做了多年土匪,深谙于溜门撬锁拦路打劫的行当,这样的锁通常都是
用暴力打开的的。她握着钢棍,用棍子顶端抵住铜锁锁扣位置,用力一撬,那锁
扣顿时断裂开来,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想必这位女土匪头子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她急不可耐的打开箱子,却见里面都是一些已经硝制好的毛皮。

  「这就是嫁妆吧,想必唐姑娘家境也很殷实,居然有那么多高档的皮货做陪
嫁,若是在平常,这几大箱子皮货必然能卖个好价钱。」

  只见箱子内有不少毛皮,除了平常可见的水獭皮、狐皮,还有珍稀的虎皮和
豹皮,而搬出其他箱子,居然还有异兽的皮,像是泛着紫红的雷豹兽皮,皮子足
足有一丈多长,这类几乎看不见的异兽皮,一下就是五张。

  就在众人惊叹之时,第二辆马车运载的箱子也被打开了,这会儿轮到乌瑟曼
手下那五个土匪尖叫起来:「金子!金子!」其中一个土匪将箱子推倒在地上,
顿时箱子中滚出的东西在早晨的阳光下金光刺目,那一箱子里面居然都是金条。

  「喂!你们几个,现在要金条有什么用?都要饿死了,你们能把这些金条当
饭吃?丢人玩意,赶紧给老娘扔了!」

  乌瑟曼用钢棍重重的拍在箱子上,发出的巨响将那五个土匪都吓了个激灵。
那五个土匪从没见过那么多金子,恨不得将这些黄金全都弄走,现在要他们丢掉,
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但现在大当家有令,他们也只能将手中的金条丢弃,又
趁着乌瑟曼不注意悄悄将几根金条藏在裤兜里。

  又打开马车上的几个箱子,里面居然都是一些金条银锭,还有一大批宝石、
香料,乌瑟曼在心中细细计算了一下,这些贵重的货物至少值上千万两银子。说
实话看到黄金的时候她也很心动,只要哪怕是拿走四分之一,就能让自己下半辈
子吃喝不愁。可面对目前的困顿状态,她还是恢复了理智,若是没了命,有再多
的钱也没有用。

  「那么多钱,唐姑娘家该是有多富裕,居然愿意嫁到北方来?」苏璃雪道。

  「不对,这不正常!一个平常的姑娘家,就算家境再富裕,怎么可能一下子
拿出那么多珍贵的毛皮和黄金?」对金钱十分敏感的杨天锦,从地上拾起一根金
条掂量了一下,又翻来覆去看了一下。

  「杨公子,这金条有什么特别之处么?」荆墨竹看到杨天锦拾起金条翻看以
后脸色不好,不禁出言发问。

  「这金条大约是十两的,与我们平时看到的金条虽然差不多,但这里的金条
成色更好,而且……」

  杨天锦将金条翻转过来,指着金条底部的一列小字说道:「这金条后面还有
戳记,上书『天丰十两金永丰钱局铸』,一般大城私铸金条都不会有铸造金条的
制钱局名称,而且据我所知永丰钱局乃是在腾龙城,从未给哪个城铸造过金条。
那就是说,这金条应该是官铸金条,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上的。而那位唐姑娘,
极有可能是朝中大能的女儿,甚至有可能是皇亲国胄。」

  杨天锦转过头,看着李翰林:「贤弟,你搭救那位唐姑娘的时候,真没有发
现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李翰林摇了摇头,心中也对那唐夕瑶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荆墨竹想了想:「那还是等到我们回去了,再仔细问一下唐姑娘吧,也许那
唐姑娘到此处避难,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幸好,众人发现最后两辆大车里运载的是粟米、薏米等杂粮,虽然已经有一
部分沾染了雪水变质,但是大部分依旧可以食用,所以这次也没有白跑一趟。但
是其中大部分的马车都已经损毁,仅有一辆是完好的,不得已众人只能将装满粮
食的袋子转移到一辆车上。

  就在搬运粮袋的时候,李翰林突然感到脚踩了什么东西,索性将粮袋放在地
上,扒开路面上的积雪,原来是一支断手,只不过手臂上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
手掌倒是完好,只不过已经被冻得发黑。而且那只手,好像还紧紧的攥着什么东
西。

  李翰林蹲下身子,将那发黑的手指掰断,原来这断手攥着的是一块木牌,雕
刻着繁复的花纹。他将这块木牌取来,反转了一下,但这木牌的另一面却让李翰
林脑中仿佛天雷滚滚,他看着木牌上的文字,急忙将腰间王姨留给他的那块残破
木牌拿出来一对比。

  「这木牌……唐夕瑶……腾龙城……天丰王朝……不……」

  李翰林瞪大了眼睛看着两块木牌,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李少侠,我们要走了,赶紧把粮袋搬上去吧!李少侠……你怎么了?」荆
墨竹看李翰林一直在那边愣着,一动不动,正想上前。却见李翰林一言不发,撒
腿就向三羊镇跑去。

  「贤弟?贤弟?」

  「喂!李少侠!你怎么一个人就跑了!」荆墨竹在后面大喊,可李翰林置若
罔闻,不消一会儿就跑的无影无踪。这家伙活都不干就跑了,惹得荆墨竹在心里
大骂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这……李少侠匆匆离去,不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吧!」苏璃雪问道。

  「要不我们也过去看看?」杨天锦一出言,慕容封寒立刻反驳道:「我们都
走了,粮食怎么办?璃雪、墨竹还有杨公子,劳烦你们先跟上去看一下,我在这
里和乌瑟曼押着粮食回去,若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由此就麻烦慕容女侠了,那我们先回镇子!」

  三人点头,离了马车沿着官道奔向三羊镇。

  「大当家要不我们也……」一个土匪刚想开口问几句,「啪」的一声脑袋却
被乌瑟曼重重的拍了一下。

  「你以为老娘没看到你兜里塞了多少黄金珠宝,还想不干活就跑了?美得你!
赶紧把车拉回去,不然以后几个月我们都对饿肚子!」

  那土匪赶紧点头哈腰,几个人一边拖着绳子将装满粮食的大车拖出雪堆,慢
慢移向三羊镇方向。

              第一百二十章

  三羊镇,木寨中。

  李二黑刚刚喝下一碗滚烫的小米粥和三个馒头,又从隐秘处找出私藏的小瓶
地瓜烧酒和封在锡罐里的油炸花生米,微微抿了一口烧酒,火辣的烈酒入喉之际,
又将几颗花生米丢入嘴里,真是太惬意了。

  「人生本当如此,可每次看到那些尸人……真他妈晦气!」

  嘴里骂上两句,稍稍让自己放纵了一下,他又将这些东西藏了起来,这种好
东西,自然不能随意让别人知道,毕竟在尸人封锁的情况下,烈酒和花生米这样
的好东西吃一次少一些。

  将挂在墙上的长刀挂在腰间,李二黑伸了个懒腰,推门出去。今日一早雪就
停了,阳光照在身上暖人心脾,正是个好天气。

  「二当家早!」

  「二当家!」

  木寨门口,神农教弟子也没闲着,将附近已经清空的建筑中拆下来的木料和
家具都劈成柴火,反正人都快死绝了用也用不上,还不如劈了当柴烧。而几个土
匪正在用木板加固破损的木质围墙,而另外几个土匪则拎出了两箩筐还没装引药
的霹雷火球,这是等大当家他们寻找粮食回来以后需要布在寨门前的。

  看着地上的霹雷火球,李二黑正想说些什么,正好那美貌娇小的花药仙子捧
着几个药瓶从木屋中走出来,立刻就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那花药仙子天天窝
在屋子里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不过那可爱的身段,总有一种像将她在胯下蹂躏
的冲动,这可比那三羊镇的窑姐要好上不知道多少!还有那个姓唐的妞,更是标
致!若是可以剥光衣服丢到床上狠操一番……

  想着想着,李二黑的下面就隐隐发热。可那花药仙子有神农教长老保护,而
且上次还以为那姓唐的妞还被乌瑟曼斥责,想想就觉得不痛快!

  当年乌瑟曼一根钢棍打遍北方无敌手,收复了十几股土匪,又重新给土匪们
立了规矩,头一条就是劫财劫货可以不许滥杀无辜,奸淫良家妇女这种事情也在
禁止之列,不过就此之后,干脆连财货都不劫了,光靠收买路钱。因为土匪规矩
了很多,官兵也懒得围剿,过路的行商老老实实交买路钱,光是收个买路钱就能
让寨子上下都吃饱。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对这个女大当家有什么非分之想,毕竟土匪窝里的女人哪
一个是干净的?只不过上一个这么做的人,脑壳被大当家的钢棍开了瓢,当场就
断了气。自此没人再敢打大当家的主意了,只能在被窝里想着一边大当家不穿衣
服的样子,一边悄悄的撸管。

  不敢呀,都怕死,「钢棍驼龙」的钢棍可不是闹着玩的。

  「操他奶奶的!」想到这里李二黑猛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又挖了挖耳朵。
「都给老子麻利点,要是一会儿没布好霹雷火球,老子就拿他去喂尸人!」

  正说着,其中一个土匪指着木寨外面说道:「二当家!他们回来了!」

  「那么快?」李二黑朝着那土匪指的地方,果然,那个李少侠正大步向木寨
奔来,想必是找到了粮食。他一挥手:「开寨门!」

  木寨的寨门需要铁链拉动,开启需要时间,可寨门刚升上去一点点,那李翰
林却使了轻功三步跳上房顶,又从房顶踏着木墙上的铁蒺藜轻轻跃入木寨,头也
不回的向那些白道武林人住的木屋奔去。看到这里,李二黑顿时大骂:「你妈的!
好好地有门不会走,非要跳进来!你们先不要拉铁链,老子去看看怎么回事!」

  寨门「轰」的一声再次合拢,只剩原地面面相觑的土匪们。

———————

  屋内,唐夕瑶早已换掉了那身虽然华贵但也破破烂烂的嫁衣,穿上了一身富
有本地风情的女式猎装,拥有兜帽和衣袋的鹿皮外套,束脚猎人长裤,外加棕褐
色牛皮长靴,这一身装饰让她更显得成熟稳重。她就这样盘坐在小桌前,将面前
的药材按照比例混入,在用手中的铜制捣药罐混合、捣碎,再由一旁的花药仙子
用牛皮纸包装,做成随时能煎服的状态。

  「今日,这一些驱寒的药物捣完,包装即可。唐姐姐,一会儿我再去拿一些
草药来,正好将这些草药的特征特性教予你。」夏婕曦要比唐夕瑶小上几岁,自
然还是以唐姐姐称呼她。

  「多谢花药仙子。」唐夕瑶微笑着看着花药仙子,一边将彻底捣碎的药材倒
在牛皮纸上。

  除了缝补衣物,唐夕瑶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趁着空余时间与夏婕曦讨教药
理知识,经过短时间的学习,唐夕瑶俨然已是刚入学的神农教弟子一般,对于识
药、捣药、煎药都能做到得心应手。

  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门口赫然是背着剑的李翰林。唐夕瑶和夏婕曦
对此已经见怪不怪,毕竟李翰林经常过来给夏婕曦帮忙。

  「李少侠,你们那么快就回来了?那几辆大车都找到了么,上面应该还有粮
食吧!」唐夕瑶说了两句,没见到对方回话。李翰林仿佛反应慢了两拍,过了几
息才走上前来,可在两女眼中,李翰林极其难看,双眼直盯盯的看着唐夕瑶。

  「唐姑娘,你到底是谁?」李翰林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让唐夕瑶莫名有些
心悸:「李少侠,我之前都和你说过,我就是嫁到三羊镇……」

  「唐姑娘,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其他人都是傻子?都到现在了你还在撒谎!」

  李翰林声音一下子高了三度,吓得唐夕瑶手中的铜捣药罐「咣当」一声跌落
在地。

  「李翰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唐姑娘大吼大叫!」夏婕曦看着仿佛要吃人一
般的李翰林,急忙将唐夕瑶护在身后。

  「不!婕曦,这不管你的事情,但是这对我很重要!因为这位唐夕瑶唐姑娘,
可能与我的杀父仇人有关!」

  「什么?杀父仇人?」

  唐夕瑶一脸不敢相信,却见李翰林将两块木牌掷了过来,落在桌子上。一块
木牌还算完好,另一块木牌则已经被烧的焦黑。

  夏婕曦将两块木牌拿在手中,只见两块木牌行制几乎一模一样,而那块焦黑
的木牌虽然残损,但也能够隐约看到「城」和「司」两个字,而另一块木牌上面
则清楚地刻着「皇城司」三个字。

  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先是李二黑走出房门,然后慕容封寒、杨天锦和苏璃
雪都进了房间。而李翰林的大嗓门,还把三个神农教长老连同那个狼人厨子达奚
珣一同给招了过来。那李二黑本来还想张口骂人,可总感觉这室内的温度仿佛霜
降一般,生生将他的话堵了回去。

  「既然各位都来了,那请各位为我李翰林做个见证。我本以为杀我父亲的人
应该是某个大城的某个司派出的,但现在看来我所想的都是错的。大哥,和唐姑
娘说说你看到的。」

  杨天锦站到李翰林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事关李贤弟的杀父仇
人,那在下就在这里说了。本来我们以为唐姑娘不过是九死一生跑出来的落难新
娘,可唐姑娘你的嫁妆居然有大堆大堆的珍奇兽皮、各种珍贵香料和宝石,甚至
还有成箱的天丰官铸金条,那么多东西少说也得上千万两银子,这怎么可能是一
个普通大户能随便拿出来的?」

  「奇珍兽皮?宝石、金条?上千万两银子?」没出去寻粮食的人俱是一阵惊
呼,纷纷将耳朵竖了起来。

  「夏姑娘手中的两块木牌,左边那块完好的木牌是我栽官道上找到的,和马
车都在一起;而右边那块焦黑的木牌则是从父母宅子的废墟里找到的,是那些杀
人凶手留下唯一的线索。现在看来,那些凶手不在其他地方,就在腾龙城!」

  李翰林捏紧了拳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唐姑娘,请告诉我,你到底
是谁?」

  唐夕瑶听了,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本以为我能一直瞒下去……」

  说罢,她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乃天丰王朝长公主,唐夕瑶是我的真名,而现在的皇帝唐韦,正是我的
父亲。这一次我本是要远嫁北方与黑狼王和亲,不料途经三羊镇时遭到了尸人的
袭击。对不起,李少侠,瞒了你那么久……」

  两行清泪从唐夕瑶的眼角划过,滴落在矮桌上。

  房内只余下她嘤嘤的哭声。

  「和亲?居然还是公主?我怎么没听说过?」男人们面面相觑,而苏璃雪和
慕容封寒则是怒不可遏,慕容封寒上前将已经哭成泪人的唐夕瑶护在怀里,一边
恨恨的看着李翰林。

  「李翰林,你太过分了,你为什么要逼着别人!」

  「哈!我逼着别人,若是有人把你爹杀了,还在你家放了一把火,你难道不
会逼着别人!!!我李翰林有仇必报,这事既然和腾龙城的皇城司脱不了干系,
那就别怪我杀人不眨眼!就算是当朝皇帝,十个我也给你杀了!」

  「你!」苏璃雪刚刚想要出言指责,杨天锦急忙把她的手给挡了回去:「在
这里就不要吵了吧,还是多安慰下唐……公主吧!」

  正说着,脸色铁青的李翰林已经挤开人群,低头向外面走去。

————————–

  还不到一刻钟,木寨中的活人都知道了寨子里那个落难的唐姑娘就是天丰长
公主。不多时木寨中的隐秘之处,一只信鹰腾空而起。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另一
只信鹰也从隐蔽之处飞向天空。

  信鸽不耐北方的严寒天气,长距离、快速的传信,只能靠训练有素的鹰来完
成,这与大漠之中的传信方式异曲同工。

  两只信鹰一前一后,分别向更北的方向飞去。

              第一百二十一章

  艳阳高照,草原上的冰雪渐渐消融。久冻的河流此时已经开解,奔腾的河水
带着冰凌向下游漂去。

  就在河边,已经矗立起了一排排抵御敌人所用的拒马木刺,在无险可守的草
原上,想要强攻这里,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在拒马木刺之后便是一排排整齐的
白色帐篷,时不时有狼人在帐篷之间走动,又有手持长枪的狼人士兵在周围巡逻。

  在这几百个帐篷中有一顶比其他帐篷大出几倍的金黄色帐篷,这帐篷的外表
如此鲜艳,又带着华丽的装饰,并且在这帐篷群里最为中间的位置,周围又设立
了木栅,并有层层士兵看守无不显示出这顶帐篷在部落中的超然地位。

  帐篷顶上,金色的狼旗高高飘扬,这就是金狼族狼王的居所,同样这里也是
在金狼族中商议重要事情的地方。

  一狼将穿过那些普通的帐篷之间,向狼王大帐走去,只见这狼将头顶刻意留
了长长的黑色鬃毛,赤着上身,仅穿着盔甲包覆的皮短裤,足蹬着羊皮靴,手抄
着一根黑漆漆的乌木狼牙棒。他来到木栅门口,两名士兵就守在那里,挥手示意
他止步。

  「见过萨孤将军,还请将军卸下武器并出示令牌。」

  萨孤也先将手中的狼牙棒递给其中一个狼兵,又在裤兜了摸了摸,掏出一块
月白色的圆形令牌,递给另外一位狼兵。

  「中州北境传来重要情报,需要本将军亲自禀报狼王!」

  守门的两名士兵仔细查看了令牌,点了点头,随即让出一条路。

  萨孤也先不敢长留,径直走向狼王大帐门口,却被另两名守门狼兵拦住。

  「怎么回事?老子已经卸了武器,又经过了令牌校对,怎么还不让我进去!
中州北境有重要情报,要是给老子耽误了,你们两个大头兵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萨孤将军,不是我等刻意刁难您……是大王他,正在与掠来的中州女子…
…要不是萨孤将军您还是自己看一下吧,若是现在放您进去,打扰了大王的好兴
致,大王怕不是要把我们两个给活撕了!」

  「哼!」萨孤也先哼了一声,小心的掀开狼王大帐的厚毡,一股浓烈的怪味
飘散出来,其中还带着女子一阵一阵粗重的呻吟声。

  而王帐之中,地上铺着各种兽皮一同缝制的地毯,上面又铺上了厚厚的绒毯,
沿着帐篷边缘各摆放着地图架和桌椅,其中的桌椅家居都十分粗糙,但在草原上
这种条件却是最好的了。绒毯之上,到处都是被蛮力撕碎的服装、亵衣,一只浑
身白毛、足有一丈多长的巨狼,正将一名娇小的女子压在身下。那女子的身体几
乎都被巨狼的身子覆盖,只留下两条穿着短棉靴的双腿露在外面,随着巨狼的抽
插猛烈地颤抖着。

  「啊……唔……不要了……好疼……」

  那个被巨狼压在身下的可怜中州女子显然是刚刚破身不久,两者的交合之处
尚有点点血渍。可就算这样,巨狼也对这女子毫无怜惜之意,巨狼壮硕的腹部撞
在女子身体上发出「啪啪」的响声,足足九寸长通红兽根在女子体内进进出出,
而其末端则包裹在巨狼身下的毛囊之中,比一个正常男人的肉棒还要大上不少。
那女子只感觉体内像是插入了一根通红的铁棒一般,巨狼全力抽插的速度,还有
撞击在下体上的巨力更是让她始料未及,剧痛与快感一同向她脑中涌来,她只能
张开嘴,无助的喊叫着。

  这巨狼便是金狼王,只不过现在这头巨狼的状态并非他原来的样子。金狼族
与黑狼族狼王都有自己的秘传心法,其中对于狼王的一项认可便是狼王必须会
「狼变」,就是依靠心法从狼人变成一只巨狼。平常的的狼人是不会「狼变」的,
而若是狼王激发「狼变」,他的战斗力则会直线上升,各种能力都能在短时间内
增加一大截。可现在这个金狼王,却将「狼变」这个能力用来奸淫女子,虽说
「狼变」时狼人的肉棒和持久力都会变长,可这样做,前代金狼王怕是要气得掀
棺材板。

  就在这一刻钟的时间,巨狼兽根每一次都撞在女子的子宫壁上,她已经被奸
的瘫软无力,双眼翻白,渐渐没有力气在喊叫,只能在嘴里机械的发出几声低吟,
下体蜜液混着淡淡的血水在兽根撞击下四处飞溅。而巨狼舌头已经吐出,抽插的
速度稍稍将黄,但是每一下的撞击却更加有力,仿佛是一根钢锥,正在试探着子
宫的深度。

  「呵……呵……呵……呵……啊……啊!!」

  终于,兽根最后用力往子宫一顶,跳动了一阵,随即大股滚烫的精液直射入
子宫之中。可这巨狼的精液量之大,绝不是正常人能够承受的,只见那可怜女子
的小腹渐渐隆起,随后「噗」的一声响,多余的精液从交合处流淌出来。

  但巨狼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兽根抽出,原因就是交合之时,巨大的兽根有很大
概率卡在女性体内,只能等到兽根慢慢变软,巨狼才维维一用力,将兽根抽离出
女子体内。这个女子还算略有姿色但,但此时她的秀发早已被汗水浸透,黏在脸
上,前胸都是巨狼撞击时产生的乌青,四肢大开,小腹隆起,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动弹。

  「中州女子,还是如此不耐操!」

  巨狼低吼一声,身体萎缩了一部分,随即由四肢趴地变成直立行走,标志着
「狼变」已经结束,金狼王恢复了正常的体型。

  「来人,给本王拖出去,若是几日以后怀了狼孩,就让她生完了,再去女奴
营!若是没怀上,直接丢女奴营去让其他狼将和狼兵用!」

  两名狼兵进来鞠了个躬,然后将那个被奸的没有一丝力气的中州女子用绳子
捆好,然后一人一条腿将其拖出了王帐。萨孤也先正好进入账内,看到了这一幕,
随即就任由那两名狼兵将那女子拖走。

  而此时金狼王还是光着的,胯下已经软化变细的兽根随着金狼王的动作一甩
一甩,时不时滴下几滴残留的白浊。但萨孤也先对此不以为然,进入王帐,便对
金狼王鞠了一躬。

  「末将见过大王!」

  「免礼!萨孤将军,近日金狼军在与黑狼军的作战中屡屡战胜,军务繁忙,
怎么有空来见本王了,哈哈!」金狼王刚刚破了一个处子的身子,神清气爽。

  「末将有重要的情报需要亲自呈递给大王!是有关于中州北境地区的!」

  「北境?」金狼王有些疑惑,随手抓起桌子上的烤牛肉,又从盐碗中蘸了一
些盐,塞进嘴里咀嚼起来。「近日都是我金狼军与黑狼军发生交战,难不成中州
北境的边军又有什么异常举动?」

  「非也,大王莫非忘记了,那天丰朝廷派来的黑衣人说的?」萨孤将军道、
「原来是那中州狗皇帝,他们不是把那天丰长公主嫁到黑狼那边去了么?,这次
等我们彻底吞了黑狼一部,我就要将那什么高贵的天丰公主在本王的销魂棒下被
干的求饶!」

  「不,大王,这就是末将想要禀报大王的!我们的细作刚发来密报,那个天
丰公主根本没有到黑狼那边去,而是被困在中州与草原的边界了,那个黑衣人提
供的尸毒让我们种在食物里让五个女奴吃下,然后将她们放回了中州,现在北境
到处都是尸人,那天丰公主就被尸人困在北边的一个大镇中。末将前几日刚去查
探过,那些中州边军在尸毒面前不堪一击,边军军营都已经空无一人!」

  金狼王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既然中州边军名存实亡,那我金狼重步军
进入中州倘若无人之境。萨孤将军,那天丰公主究竟在何处?」

  「大王请看!」萨孤将军走到地图架前,上面有一张用羊皮制作的草原地图,
他指着地图上「三羊镇」的位置说道:「大王,据我们的细作回报,天丰公主就
在此处,另外同行的还有十几名白道武林的人,包括天女门、蓬莱派、神农教等
门派,其中不少都是武功高强之人,这对于我们比较棘手。不过,末将有个建议
……」

  「有屁快放!」

  「是!末将知道那些尸人怕火,而我们的重步军全身都是坚固钢铠,尸人对
我等毫无威胁,末将觉得,金狼重步兵可以用火驱赶尸人到三羊镇,之后趁着镇
中的混乱,将那公主给抢出来,再交给大王享用。而且三羊镇距离我们的大本营
不足一百里,我重步军皆是精锐,根据最快的步速,最多一个时辰就能到达!」
萨孤将军道。

  「嗯!」金狼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此计可行!萨孤将军,此事就由你负
责,到时你再找金狼重步军的公良将军调遣士兵,务必尽快出发,不要管那些中
州白道武林的人,只要将那天丰公主给本王捉来!」

  「末将遵命!」

  萨孤也先鞠躬告辞,快步走出了王帐,只余下金狼王一人,盯着地图上三羊
镇的位置。

  「哼,黑狼王,这次本王要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本王倒想要看看,谁才是
草原上真正的霸主!」

——————————-

  二百里外。

  另一片扎起的帐篷,就矗立在草原上,其中没有鲜艳奢华的大帐篷,只有一
个个圆形的普通帐篷。雪花又开始降下,原来越大,而后夹带着风变成了冰粒,
砸在头上生疼。

  但就算这样,帐篷外的空地上还有不少人在劳动,数百人从十几辆马车上卸
下布料与木质的长杆、麻绳,这些都是搭建帐篷的原材料。虽然天气恶劣,但这
丝毫没有减缓他们的速度。仔细看去,其中劳动的人除了狼人,还有几十个中州
面孔的女子。

  终于,材料被卸下,其中一个壮硕的黑毛狼人左脸有道深深的伤疤,赤着身
子,仅穿着一条短裤,对周围人喊道:「都让开些!」

  狼人们听见,纷纷拉着那些女子退开。

  只见黑毛狼人从里面找到一根最长的木杆,扛着它走到空地的最中心,「噗
嗤」一声,将其重重的插在土里。见木桩插入,几名狼人立刻将大块布料抛出,
带着飞溅的冰粒直直罩在那根木杆上,并且紧紧的拉住布料的几个角。

  「拉!拉!」

  狼人们喊着号子,直到布料拉紧,其他人将几根更短的木杆钉住布料的几个
角,几个狼人手握大锤「叮叮当当」击打了一阵总算是将帐篷给固定了下来,然
后那些中州女子抓着麻绳再将布料拉紧固定,并在外铺上稍小的布料,一座大帐
篷就做好了。就是这些帐篷,给予这些人一个安稳的地方,能够将草原上的飞雪
挡在外面。

  这时候,一个老年狼人走了几步,跪在那还站在雪中的黑毛狼人道:「黑狼
王,多谢你们能接纳我这小部落,还能亲自为我们搭建帐篷。不然我们要么就被
金狼军杀死,要么只能被活活饿死!」

  「使不得,灰小族长,你快起来吧,虽然本王的部落现在日子也过得不太好,
但若是有人来投奔,本王等绝不会抛弃你们的!」

  若是有金狼部落的人见了,绝对认不出这黑毛狼人居然就是能与金狼部落相
抗衡的黑狼王,你做了狼王,怎么能干那些粗劣的活呢?

  「幸好我们部落人少,跑得快!可怜其他几个小部落,还没来得及迁走,族
长与壮丁都被金狼军给杀了,女眷和牛羊都被抢走!其中就有我的几个兄弟。」

  老年狼人叹了一口气,一旁一个青年狼人不禁出言:「阿爹,几个叔父的仇
我们以后慢慢与金狼族算,当务之急是先驻扎下来,不然谈何报仇呢?」

  「嗯!」老年狼人重重的点了点头,面向黑狼王,眼中似乎有询问的意思。

  「灰小族长,以后这帐篷便是你们灰小一族拥有了,将来你们都是我黑狼族
的一份子,本王发誓,若是有本王一口吃的,必然会与你等共享!我等黑狼一族,
同生死共患难!」

  黑狼王大手一挥,那老狼人与其他几名狼人齐齐向黑狼王鞠躬。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