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收尸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c2h5oh
2021年6月19日发于SIS001
字数:3662

  沧州的乡下客栈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当中是一扇空空荡荡随便什么人
都可以进出的大门,进去往右拐个弯你就能看到几张方形的桌子和上面放着的酒
壶,还有坐在周围的一圈客人。由于是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所以人来人往生意
也算热闹。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平安客栈里当着伙计,掌柜说,我厨艺不行,怕
侍候不了嘴刁的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江湖人,虽然花钱大方,但喝
着喝着的动起手来,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也很不少。在这周围环境下,跑堂的
小二也有危险。所以过了几天,当掌柜的亲叔又说我干不了这事,便改为站在柜
台里专管记账的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客栈里,记着我的账本,虽然没有怎么累,但总觉得有
些无趣,有些无聊。有时当江湖豪客们打的丢了性命,把尸体扔到这个偏僻客栈
时,掌柜也绝不报官,那些官老爷们恨不得这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都死了才好。
这时掌柜便吩咐我抬到后山挖坑埋了。我每每剥了衣物,草席卷了身子扔到后面
沟里,拿了衣物钱财,和掌柜的分了。倘若身上钱物够多,便可以买一口薄皮棺
材,或者留几件内衣,遮遮羞了。只有遇到女尸时我才上下把玩一番,只是这些
男尸一般是一副臭皮囊,女尸也没有好长相,教人期望不得。只有几年前胡氏夫
妇来的那次,才有了与众不同的收获,所以至今还记得。

  那一日忽有一辆大车驶到了客栈门口停下,我当下站在柜台后面,望著车门
下来了一男一女。这男的生得当真凶恶,一张黑漆脸皮,满腮浓髯,头发却又不
结辫子,蓬蓬松松的堆在头上。这女人全身裹在皮裘之中,只露出了一张脸蛋,
肤光胜雪,眉目如画,竟是个绝色丽人。

  我招呼客人进来,继续听着周围伙计们的闲言碎语,大厅内客商们的谈论声。

  这男的原来护妻去南方生产,至这里突然临产,住了下来临时找了个二手大
夫给接生。没过几日来了一帮人前来寻仇,双方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这几日,
这男的和对方一个身材高瘦脸色蜡黄的男人一会喝酒喝的胡天黑地,胡兄来苗兄
去的,一会跳到院外打了一阵,刀刀恨不得要对方的命,真是莫名其妙。最后好
像那个姓苗的兵器上暗涂毒药,那个男的中毒死了,那个女的估计难逃毒手也抹
了脖子。江湖的事情真是险恶,方才聚在一起喝酒说说笑笑,转眼就是一对死尸。

  我这几日一直捧着碗呆在厨房,虽对外面的事情好奇,除了暗自探听外也没
做多余的事情,这些江湖人都是些不讲理的人,我不想惹火上身。

  那个女的刚生下的孩子被店里一个烧火伙计抱走了,那姓苗的显得很愤怒的
样子,估计没能斩草除根很不爽。最后甩给掌柜几锭银子让他把这地上死人安葬
了,就把行李往肩头一拾气哼哼地走远了。

  掌柜拿着钱笑得合不拢嘴,说是给我找个好差事,让我把死尸抬到后山,不
要影响做生意。我把停在外面的大推车弄过来,先把外面的男尸拎着头发拖过来
托起,使劲丢到车子里,再就是他老婆,掐着双腋举过头顶挂放到车栏上,然后
收拢起双腿,掐起脚腕一托,这具女尸便一个前栽翻进车里,啪啦啪啦地砸在她
老公的尸体上,颤一颤便不动了。

  这女尸的头向后仰起,软软地垂着,摇晃着,一头乌发象道观里的拂尘一样
在地上拖拉,上身皮裘的衣扣因为死前的挣扎而滑开了,露出了里面雪腻的白肉。
她的身子摆来摆去,上身越来越多地从衣扣里露出来,隐隐约约的,还能看见下
面的凸起。

  我一路推着到了山坳,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在地上铺了几张大竹席。把
车一掀,像垃圾一样倒了下来。把两具尸体一字排开,这身上财物生不带来、死
不带去,不就都便宜我了吗?要不是掌柜是我叔,这好事还轮不到我。

  那个男的身子半侧着,歪歪地躺着,脸颊紧贴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
远处,散大的瞳孔显得那么迷茫吃惊。他的脸已经被毒成了紫黑色,舌头半伸出
来,眼睛凸出,表情狰狞,再也没有原来的豪爽样子。这就是行事不慎,误交匪
友的下场。我几下扒光了他的衣服,搜了一遍,口袋还有一些散银。

  虽然找到财物,必要的检查还是不可少的。扯掉这男尸裆下的遮羞布。我看
到他下面的鸡巴已经挺了起来,那对狗蛋坠在下面,涨的很大,我伸手把鸡巴拨
弄了几下,一个死鬼还刺激的勃起而且恐怕永远也缩不回去了。分开两条大腿,
后面屁眼清晰地暴露著,屁眼儿向外翻出来,一点儿大便的头儿从裡面露出来。
作为一个男人,他活着的话一定感到很耻辱。现在他只能看著自己的鸡巴直挺挺
地朝向女尸,毕竟她是自己的老婆。

  女尸的身体被翻成仰面朝天的姿势,看着这个年轻少妇,她身上穿着那件雪
白的皮裘,这件皮裘的长得盖过她的小腿,若是活人穿在身上,实在又保温又性
感。现在她不需要了,这件好衣服归我了。我麻溜地剥了下来连同她脖子上的围
巾。她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甚至没有抗议,微合双眼,仿佛睡着了一样安详。

  还记得早上她出来的时候,穿着一双白色毛皮靴子,我抓住了女尸的一只纤
细的脚踝,轻轻抬起来,然后脱下她的靴子。把她的脚放下,我除下她那贴身衬
裙。她的大腿内侧还没有完全凉下来,依然带着她的体温。我抚摸着她如缎子般
光滑的大腿肌肤,一边感叹着她的美丽。感到她的裸腿更细腻,更性感,两条修
长的玉腿和一双纤细的玉足形成优美的曲线。

  我一边将她秀美的头发梳理整齐,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多好的身体啊!
何必跟着跑什么江湖呢?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

  我把这女人的衣服检查了一遍就全都脱下来,使她赤裸的酮体完全暴露出来,
连最隐私的部位也毫无遮挡的展现在人面前。她即使已为人母依然保养的很好,
高耸的胸脯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乳尖上两点娇嫩欲滴的嫣红凸起楚楚动人。她
的小腹结实而平坦,微微卷曲的阴毛乌黑浓郁,双腿匀称纤长,臀部浑圆丰满,
再加上紧绷而弹性十足的皮肤,使她即使是死去多时后依然妩媚动人,美艳不可
方物。

  她静静地躺在地上,在我的眼前陈列着女性的秘密,她失去了生命,也失去
了女性本拥应有的贞节,但她没有为此而后悔过,脸上依然是那么平静,甚至还
带着一丝笑意。我决定给她檫干净身子再下葬,当然我不会承认自己的小心思。
由于自刎的缘故,她的乳房沾满了她自己的血,此时已经有些干涸了,擦起来有
些困难,我也希望这样,因为那就可以为自己找到理由花多一些时间在上面。那
宽宽的香肩白如雪,润如酥,两只乳房象碟子一样倒扣在胸前,挺立着两颗粉色
的奶尖儿。原本粉红的乳头已经失去了血色,但双乳仍然十分坚挺,用手按上去
弹性十足,

  顺着女尸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我熟练而诱人的抚摸起女尸那雪白苗条的
腰肢来,在那敏感的细腰上揉摸着,抚上了女尸洁白并且依旧富有些弹性的平滑
小腹,轻轻抠摸起女尸的肚脐眼。我顺着自己的手向下继续欣赏这具娇艳的裸尸。
顺着女尸的乳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接下来是女尸那双腿交合处,不多不少
铺着一大丛卷曲乌亮的阴毛。附着几根细软黑毛的白皙的大阴唇间,两片薄薄的
苍白的小阴唇微微开启,似一朵含苞待放、鲜嫩欲滴的玫瑰。

  我把女尸的双腿分开成最大限度,仔细的观察她生前最隐秘的地方,不禁微
微皱眉,只见在她大腿根处一大片湿迹,一条淡黄色的娟娟细流正从那两片娇嫩
柔软的粉红色花瓣中间流下,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水潭。原来在按压小腹时,死尸
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尿道约束肌,竟然小便失禁了。大腿内侧沾满了失禁后留下的
尿液,散发出一股臊味。我并不是第一次收尸,自然明白死后失禁是难免的事。

  我摇了摇头,用清水将她腿间的污秽冲洗干净,又伸手掰开她的那生着几根
稀落阴毛的阴唇,露出一个圆圆的洞口,洞口四周的肉是浅灰色,但嫩嫩的,略
有些湿润。用手指从那个洞口插进去,里面是温热的,紧紧的裹着他的手指,我
把自己的手指在里面转动了几下,又抽动了几下,兴奋了起来,便又持续不断地
抽插起来,裤子里的东西勃勃地挺立了。

  曾几何时,我还在为她凶神恶煞的老公而恐惧,而现在,我可以想怎样玩她
就怎样玩她,而她则只能用这种屈辱的姿势去迎合我,她曾是那样优雅,又是那
样英武和美艳,而现在她却被我摆出这样一付色情和毫无廉耻的样子。这让我感
到特别的兴奋,终于释放在自己的裤子里。

  我为她前面擦净身体后拉住一只胳膊将她的尸体翻转了过来,使她面朝下趴
在地上。反正时间还早,我便仔细地从腋下到脚趾,把她那曲线玲珑的身体侧面
好生抚摸了几遍,又轻轻抓握著她那浑圆的屁股蛋儿,女尸圆滚挺翘的屁股随着
我的手充满弹性地颤动了一下,她的屁股不光白嫩丰满还很滑逆,手感真好!用
力掰开她的屁股沟,把阴部和肛门都尽量暴露出来。并趁机从后面欣赏她那颜色
淡淡的肛门和夹在一起的窄窄肉缝。因为我仔细观查和研究一个如此美丽女人的
屁眼,这还是第一次。

  我的中指在她浅褐色的菊花上慢慢的画着圈,菊门的肉褶很多。估计她的菊
花还没有被老公开采过吧,否则菊花不可能这么紧致。我的中指慢慢的插入她的
菊门,一杵一杵的在肛腔内运动。

  自始至终女尸都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任由她摆弄,这位曾经美貌英武的女子
如今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连保卫最后一丝尊严的权利也被剥夺的干干净净。

  弄了好大一会后,我也累的满头是汗。收拾好剥下的钱财衣物,最后用草席
将两具死尸一卷,然后抬起来,扔死狗一样丢进坑里,发出「怦」的一声响,一
锹锹的黄土落在那苍白的肉体上,慢慢把尸体遮没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