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狐妖姐姐】第五章(百合,魔法)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梦中客
2021/6/19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312

第一、二章传送门:
http://23.225.255.96/forum/viewthread.php?tid=11027098&extra=

第三、四章传送门:
http://23.225.255.96/forum/viewthread.php?tid=11028676&extra=

                第五章

  下午四点,我们从摩天轮上下来,刚好遇到了准备去门口等我们的父亲。

  「今天玩得开心吗?」父亲看着我们亲密的样子嘴角上扬了起来,想着能让
一个双子振作起来的只有用另一个双子吗?

  在一天的相处之后,姐姐对我似乎放下了心里的戒备,眼神不再是陌生和排
斥,即使彼此仍然保持有距离,但是会下意识的相互靠近。

  「嗯,还挺好玩的。」我这么说着,今天确实体验到了很多东西。

  「真的抱歉,本来说想陪你们玩的,但是朝阳非要去玩别的东西。」

  「没关系的,我们先去拿衣服然后去吃饭吧」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
看了会姐姐「汗都把妆给弄花了,还要去补补。」

  姐姐听了我的话,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妆,被汗水带下来的粉底占在了她的手
指上「真的花了……」

  「乱动会让自己变难看的。」我从挎包里面取出一张纸巾轻轻的擦拭掉她手
上的粉底,然后又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擦拭了一下。

  当我弄完这些之后,我看见姐姐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她的脸上有点微红「怎
么了?」

  「没什么,我们走吧。」姐姐头也不回的跟着父亲走了出去。我疑惑的挠挠
头,然后也跟了上去。

  去到服装店,梅姐递给我们姐妹一人三个袋子「这是姐姐的,这是妹妹的,
分别是旗袍,裙子还有高跟鞋。」

  「谢谢梅姐,一共要多少钱?」

  「不用钱,霖老板什么时候单独请我去喝一杯?喝一晚上的那种。」梅姐说
着朝我们身后的父亲抛了个媚眼。

  「这个呀……」父亲思考了一下「那就周末吧,去粉红女郎酒吧喝怎么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说完,梅姐就回到店里面去照顾客人了,我和姐姐在
一旁一副吃瓜的表情。

  ……

  吃完晚饭的时候已经是六点了。我和姐姐在房间里面换装。我把姐姐带进了
卫生间,拿着洗手台上的卸妆水给姐姐洗脸。

  「小雨,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姐姐洗完了脸拿毛巾擦干,而我则是在
洗手台上卸装,听到姐姐这个问题,我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什么问题?」

  「……如果……」姐姐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犹豫「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人骗了
你,你会怎么做?」

  「是姐姐骗了我吗?」

  「如果是呢?」

  「如果是开玩笑作弄我的话,我也会作弄回去,如果是大事情什么的,我会
先问原因,毕竟姐姐在这种事情上骗我总会有原因的。」

  「那如果是朋友呢?」

  「一样,先问原因,如果只是单纯的贪婪和作恶,那我也会睚眦必报的。」

  「这样啊……」姐姐听完没有说话。

  我卸完妆擦干净了脸,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只要不是居心不良的,我是不
会怪你的。」

  说完,我走出了卫生间。而姐姐还呆呆的站在里面,就这样看着我,过了一
会才从里面走出来。

  我走到床边,拿出袋子里面的衣服穿了起来。丝滑柔软的纯棉材质,洁白色
的低领上锈金色的祥云,琵琶式的开襟,在胸部上的胸口露出一片三角区域,勾
引人的视线的同时突现皮肤的白嫩。无袖的纯白色裙身,让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
纯洁高贵。

  下身的裙摆是向左倾斜的,上面绣着金色的百合花瓣。裙身的开叉从小腿到
腰间,从视觉上让人觉得你的腿长且细。

  旗袍里面穿着黑色的长裙,长裙的裙身和旗袍的裙摆一样长,不多也不少,
在不会走光的同时让人显得高贵优雅。裙子里面穿着黑色的裤袜,及时只有小腿
和脚的部分露出来,也让人觉得性感几分。

  高跟鞋也是纯白的配色,从整体上是尖头鞋,但是尖端是圆的,鞋跟是方根,
鞋子在美观的同时方便行走和运动,虽然不及普通的鞋子在运动中的方便,但是
在高跟鞋中算是好的了。

  姐姐的旗袍和我的一样,不同的是姐姐的旗袍裙摆是向右倾斜的,上面也是
金色的百合花。

  「小雨帮我化一下妆好吗?」姐姐坐到梳妆台前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还是画淡妆吧,我们底子本来就很好,化浓妆反而不好看了。」我走过去
拿起桌子上的化妆品。

  「嗯,都听小雨的。」

  「那姐姐闭一下眼睛好吗?我怕粉底拍进眼睛里面。」说完,姐姐闭上了眼
睛。我看着闭着眼的姐姐,精致的像一个人偶,只要好好打理一下仪容,我们的
素颜即使不化妆也能堪比那些整容的明星,化妆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在给姐姐涂口红之前,我悄悄的伸出食指抵在口红上,给姐姐涂抹口红的同
时,食指擦过了那些没有涂抹口红的地方。然后我把食指拿起来放在嘴前轻轻的
用舌头舔了一口,明明有姐姐的味道,却又不是姐姐,如果我放着她不管,那是
不是可以让她成为只属于我的姐姐呢?但是又对不起姐姐,我的内心陷入了纠结。

  「好了。」说着我放好了化妆品。

  姐姐睁开了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翘起了嘴角「感觉比白天的要
好看很多呢!」

  白天那是随便化的,现在是认真化的当然差很多。「姐姐喜欢就好,我也要
化一下妆了。」

  「啊,那让我来帮小雨化吧?」姐姐拿起了化妆品跃跃欲试。

  我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不忍拒绝她「可以,我来教你吧。」

  然后姐姐在我的教导下开始帮我化妆,化错了,毁了,洗掉,重新化,重复
了五六次,姐姐才画好了一次淡妆,最后还要我自己来修饰一下。

  「我好菜呀。」

  「没关系,多练练就会了,我们先下楼吧。」说着我拉着姐姐的手走出了房
间。

  父亲的车已经停下了门口等着我们,朝阳则是白天玩的太累,自己回房间里
面去睡觉了。

  「你们这身打扮很好看,如果我再年轻个二十岁,一定会追求你们吧。」父
亲扶着车门,用有些色情的眼光打量着我们。

  「那也要看爸爸能不能比得过那些追求者呀,我在学校里面的追求者还挺多
的。」我用戏谑的语气朝父亲说道,然后拉着姐姐上了车。

  ……

  我们驱车来到湖畔公园附近,这里已经变得人山人海,父亲让我们先去玩,
自己去找地方停车。

  我和姐姐一起下了车,我们走到公园边的人行道上,花灯节的游行车辆从我
们旁边经过,一辆辆大车载着巨大的花灯,围着公园来回绕圈游行,花灯的上面
甚至站着一些表演者在上面表演舞蹈,杂技之类的。

  入口处全是人流,我正打算走进去,却发现姐姐在后面踌躇不前。我疑惑的
走过去「姐姐不走吗?」

  「不是……人太多了,我有些担心……」

  「放心,有我在呢。」说着,我牵起了她的手缓缓的把她往人群里带。姐姐
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握紧我的手,然后跟上我的脚步。

  从入口进来以后,人群逐渐各自散开,公园的面积还是挺大的,人群在里面
实际上也不算拥挤。

  「其实里面没这么多人的,不用担心,倒不如想想去哪逛逛吧。」

  「嗯。」姐姐看了看周围,公园走道的两旁摆满了小商铺和地摊,周围的草
地和树上全是花灯,还有霓虹灯。

  姐姐指着一个卖奶茶的店铺「那个好喝吗?」

  「好喝是好喝,不过要看口味决定,对每个人来说都有喜欢和不喜欢的。」

  「去试试吧。」说着,姐姐拉着我去到店铺前。

  店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平头壮汉,一身结实的肌肉看起来很有安全感。「Hello,
beautiful lady,What can I get you guys ?(你好,美丽的小姐,你们要来
点什么?)」

  「你好,我们听得懂中文,不用专门说英语的。」我跟店员解释道。

  「好的,你们要来点什么呢?」

  我看向姐姐,姐姐盯着菜单纠结着,实在不知道要喝什么,向我投来了求助
的目光。我珊然一笑「一杯奶盖茶还有一杯焦糖。」

  「好的,请稍等。」过了一会,小哥递给我们两杯奶茶「谢谢惠顾。」

  我们拿着奶茶朝下一个摊位走去,姐姐从我的手上拿走了焦糖,吸了几口,
一脸满足的说「好好喝,这就是人间美味吗?」

  「只要自己喜欢,都是人间美味啦。」说着我也吸了两口奶盖。

  姐姐投来好奇的目光「那个好喝吗?」

  「要不要试试?」说着我把奶盖递到她的嘴边。

  「但是不会嫌弃弄脏吗?」

  「不会呀?为什么要说自己脏呢?」我困惑的看着她。

  姐姐犹豫了一下,然后嘴唇轻启含着习惯把奶盖喝了下去。

  我看着她把奶盖吞下去,一脸满足的样子「好甜,好喜欢。」

  「要不要继续?」我晃晃奶茶,用着宠溺的语气说道。她看看,又看看奶茶,
然后低头下去吸了一大口,把半杯奶盖给喝完了。

  「好像不小心喝多了……」她看着我手里剩余的奶茶,再看看我。

  「没关系」说着我低头轻启嘴唇把吸管含在嘴里,吮吸奶茶的同时也在吮吸
着她在吸管上残留的味道「还有的喝就好了,也还可以再买,或者……我也喝你
的?」

  「嗯,你不嫌弃就好。」说着她把自己的奶茶递到了我的嘴巴,我小小的喝
了一口「味道挺甜的。」

  「等会我还想试试别的口味的。」

  「都可以,不怕变胖就行。」

  说着,我们走到了一家饰品店前,姐姐停下了脚步。我顺着姐姐的目光看去,
在柜台里面有一对银色的手链。正面是鹿角的形状,正中央有一块晶莹的碧蓝色
宝石,鹿角的角向两边伸展,弯曲逐渐从曲线变成直线,而在左右两边曲线变成
直线的地方,也有两颗一模一样的蓝宝石。

  手链的背部是像锁链一样的长条,长条上面有一个挂钩,如果要戴上去的话,
扣下锁链就可以了。

  「姐姐想要这个?」我看了看价格三百多块钱,不算贵。

  「就是看看而已。」说着姐姐牵着我的手把我拉走了。

  紧接着我们路过一家冰淇淋商店,买了一个草莓,一个蓝莓的圣代。有了奶
茶的开头,姐姐也不客气的跟我互相换着圣代吃,相互喂食。有时候忍不住想作
弄她一下,把递到她嘴边的圣代突然收手喂到自己嘴里。姐姐就会举起小拳拳捶
人胸口。

  姐姐的脸颊沾上冰淇淋了,我让姐姐别动,然后伸手去轻轻的抹下那一点冰
淇淋,然后放进自己的嘴里,姐姐因为害羞红着脸的样子又可爱了一些。

  我们观赏了烟花,在宠物店摸兔子吸猫,在射击店打靶,在小贩手里买棉花
糖,看老爷爷用糖浆捏出和我们一模一样的糖人,精致的让我们不敢咬坏糖人,
直到它自己融化了一些才吃掉。

  我们逛着逛着,逛到了湖畔。湖畔边上有不少贩卖花灯的商贩,人们买下五
颜六色的花灯,然后在上面写下祈福或者对逝者的告语,然后沿着湖畔放走,随
着河水飘向远方。

  我和姐姐买了两个花灯,花灯是纸质的,中间摆着一个蜡烛,我们在底座上
写下各自的祈愿,但是相互并不知道内容,据卖花灯的人说被别人知道内容就不
灵验了。我们走到了湖畔边打算放走花灯,但是人太多了要排好久。

  姐姐指着边上小码头,码头那里有一些小游船。「我们坐那个去胡中央放吧?
湖上没什么人。」

  「嗯。」我和姐姐租下了一辆小游船。小船是靠脚踏车一样的踏板驱动了,
我和姐姐踩了好一会才到胡中央。

  湖中央的花灯少了很多,我和姐姐放下了手中的花灯,花灯随着河水向远处
漂流。

  「……谢谢你小雨。」姐姐看着远去的花灯说着。

  「我们是姐妹,有什么好谢谢的?」我伸手摸了摸姐姐的头,姐姐也习惯了
被我摸头,在我摸的时候会闭上眼睛去享受。

  「但是……我骗了小雨……」等我摸完,姐姐睁开眼睛看着我,支支吾吾的
说了这句话。

  「骗了我什么?」

  「其实……我不是霖蔓……不是你的姐姐……」

  「嗯,然后呢?」我的表情很平静。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递给我她的手机,手机上是一个文件夹,里面
是好几个视频。

  我接过手机,一个个视频开始看起来。

  姐姐遭遇雪崩的时候并没有死去,而是被大雪冲下了山。不幸的是她的四肢
在滚落的过程中骨折了,只有右手完好。姐姐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是因为只剩下
一只手,只好用视频来代替日记了。

  好在坠落的地方是半山腰,雪不多。姐姐躺在石堆里面一块好算平整的大石
头上,石堆里面似乎住着一只小白狐,看品种像是雪狐。

  白狐似乎能听懂人话,它努力的为姐姐叼来了食物和沾湿的叶子为姐姐补充
水分和体力,姐姐才没有马上死去。姐姐想着半山腰离山脚下不远,过几天应该
有救援,为了在救援到之前解闷,姐姐开始和小白狐交流,跟小白狐述说生活的
点滴。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救援队迟迟没有出现。姐姐的情绪有些崩溃,无助的
想要自杀放弃生命的时候。但是却被白狐给打断了。

  也是这个时候,姐姐发现它学会了人类的一些简单的发音。姐姐觉得自己可
能在临死前发现了不得了的新物种。姐姐想着多活一天是一天,开始一边等待救
援,一边教白狐更多人类语言,几天后它能说简单的人话了,也会了一些文字。
可是姐姐不行了,姐姐的伤口全都开始了恶化。

  后来,姐姐无意间注意到,自己所处的岩石堆似乎有壁画。姐姐让白狐叼来
有壁画的石块,将它们重新排列组合,姐姐通过壁画了解到,这只白狐是一种神
奇的生物,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如果给予鲜血,它就会变成给予者的样子。

  起初,姐姐抱着试一试的心跳让白狐吸食自己的伤口流出来的鲜血。几天里,
白狐渐渐的变成了姐姐的样子。姐姐很高兴,在自己生命结束之前可以以另一种
方式延续自己的生命。

  「你可以继承我的样貌,还有我的名字,但是不用继承我的生活,去做你自
己喜欢的事,但是在你融入社会之前,你任然可以使用我的身份,去一点点的学
习和适应,但是你必须要模仿我,才可以活下去,不然你就会被带有欲望的人类
注意到,然后让你变成他们欲望的牺牲品。」这是姐姐濒死前说的最后几段话。

  「模仿你……我会努力的跟你变得一模一样的。」白狐在姐姐面前这么说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一模一样的,我们的心就不一样。而且我还有最了解我
的人,我的妹妹,小雨,即使你再怎么伪装,她也会发现你的漏洞,何况你现在
还这么不成熟啊。」姐姐无奈的叹气,「如果小雨问起,你就把这些视频给她看
吧。」

  「抱歉啊,小雨,不能陪你去花灯节玩了,明明我们都约好了……对不起…
…如果可以,请帮我照顾这个蠢狐狸好吗?这也算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延续吧……」
说完,姐姐失去了生命迹象,瞳孔完全涣散。视频也就这样结束了。

  我看完了视频久久没有说话,白狐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的陪着我。

  「……姐姐死了吗……」

  「……」她没有回应我的问题,毕竟答案就在我的手里。

  「姐姐的尸体在哪?」

  「被我就地埋葬了……对不起……」她低着头小声的向我道歉。

  「为什么要对不起?你没有错,姐姐也没有错,错的是我……还有抛弃姐姐
独自逃跑的人渣……」想到姐姐的孤独和无助,我就不禁想起抛弃姐姐独自逃跑
的男友,不禁握紧了拳头「然后呢?你又做了些什么?」

  「然后我就穿上了霖蔓的衣服,走下了山,因为我成为了霖蔓,没有被检查
出什么异常。在医院的时候我还听不懂人类的大部分对话,所以我一直都是沉默
的,在他们交流的时候学他们的语言,和其中的含义。回到家以后就找到霖蔓的
日记,开始学习她的人际关系和过往,透过电视了解人类社会还有学习知识,不
懂的就查网络。」

  「但是一开始我只是知道日记里面的那些字,并不知道具体的是什么样子,
后来我走出房间去跟他们接触,每天对我冷嘲热讽,骂我肮脏的继母。还有表面
正人君子,背地里面在我的房间装微型摄像头,趁我不在的时候用我的衣服自慰
的父亲。」

  「在外面表面上和我关系很好,实际上在背后捅刀,甚至偷偷给我戴绿帽子
的好闺蜜。还有虚情假意实际上只是想得到我的肉体的男朋友……」

  说着说着,她哽咽了起来「本来我以为人类都是像霖蔓一样的好心人,但是
我错了,人类都好坏……」

  我沉默的一言不发,手上握紧的拳头不自觉的自己松开了,挪了挪位置靠到
她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把她的上半身弄倒。她没有反抗,身体倒了下来,头枕在
我的大腿上,我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顶,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滴到我的旗袍上「然后……然后在我准备放弃,想着
回到山里面会不会更好的时候,你出现了。不对我抱有恶意,在我害怕的时候会
保护我,愿意和我分享的人。」

  她在我的腿上哭泣了一阵,旗袍上的泪水逐渐变多,过了一会,她逐渐平静
了下来,哽咽道「我想继续呆在你身边,可以吗?」

  「你继承了姐姐,但是你又不是姐姐,既然姐姐把你托付给了我,那我就有
照顾你的责任,只要你想的话,当然可以呆在我身边,我会保护你的。」说着我
继续抚摸着她的头。

  「你不会嫌弃我吗?我是一只狐狸,我不是人……」

  「如果我嫌弃,我还会让你享受我的膝枕吗?」

  「嗯……」

  过了一会,她似乎是哭够了,从我的膝盖上离开,然后坐了起来「谢谢……」

  我伸手弹了一下她的脑瓜「这有什么好谢的呢,姐姐让你继承她,某种意义
上你就是我的妹妹,家人之间的事情,有什么好谢谢的呢。」

  「诶……妹妹吗?」

  「嗯,你愿意吗?」

  「嗯……只要能留在你身边。」说着她自己扑进了我的怀里,我搂着她享受
着她在我怀里的体温。「那以后就要我叫小雨姐姐了……」虽然说的仍然有些哽
咽,但是听起来似乎是开心的呢。

  「好了,船到了,我们上岸吧。」在妹妹还在我的大腿上哭的时候,船已经
靠岸了,不过靠的是昨天晚上被我下阵法的地方,所以没有人围观。不然一辆船
上,一个女孩子哭的天花乱坠,肯定要吸引一群人的视线。

  我牵着妹妹的手走到岸上,正当妹妹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我拉住了妹妹
「另外,你要记住一件事。」

  「什么事?」妹妹疑惑的驻足看着我。我从挎包里面取出了魔杖。

  「这是什么?」妹妹好奇的打量着我手上的魔杖。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我要你记住的是,其实我也不是一个多好的人,有时
候,我也是很坏的。」说罢,我举起魔杖对着小树林「sabotage(破坏)」魔杖
的尖端射出红色的光束,如同雷电一般在空气中悦动前行,打在小树林的空气上。

  小树林立刻响起了玻璃裂开的声音,随后天空像是被砸了一样,一道道裂痕
布满了小树林的空气中,看上去就像一个笼罩小树林的水晶球裂开了,然后像天
空像玻璃一样破碎。树上的魔法阵一个个消失了。

  「这是什么?」妹妹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魔法,如果我没有清理掉这些,那刚刚你走进去就会被奇怪的东西给五花
大绑起来。」说着我把魔杖放回了挎包里面,顺便取出一张纸巾擦拭了一下被泪
水打湿的旗袍。

  「姐姐布置的?」妹妹疑惑又惊讶的看着我。

  「嗯,所以说,我也是一个坏人。」

  「……但是姐姐把它们毁掉了不是吗?所以姐姐不是坏人。」妹妹挽着我的
手道。

  「对了,我还有东西没拿,小蔓可以到门口去等我吗?」我指了指小树林后
面的公园后门,因为魔法结界的缘故,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没有了结界,人
群要过来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人,不用担心被拐跑什么的。

  「好~」妹妹自己朝门口走去了。我沿着道路,往回走,一路走到饰品店,
索性饰品店没有走,我买下了那两个手链,把它们收进挎包里面,然后心满意足
的去了后门。

  PS:身份对调了,是不是书名也应该改名《我的狐妖妹妹》呢?(沉思)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