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深渊苏浅篇】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744208511
2021年/5月/2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本站首发
字数:6140

  这是以前的练笔之作,写的不是很满意,但是不放出来又有点可惜,修比新
写一篇还麻烦,就这样吧

  正文内容:

   *********************************************************

  夏日的一个傍晚,夕阳把金色的余晖铺满整个操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
香,醉人的清风中,我捧着鲜花,走向了一个窈窕的身影。

  「这里!」一个女孩巧笑倩然,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洁白如玉的脸
庞笑起来十分迷人,她穿着一袭红色古装,鎏金的流苏发出叮当的声响,这是我
的女友,校园有名的医学院才女,苏浅。

  傍晚的操场上只有零零散散的人影,而那有限的几个人中,苏浅的暗恋者就
占了大多数,明艳动人的苏浅不仅有着沉鱼落雁般的美貌,而且专业课学的非常
好,在每次考试中都能排名全院前三,不仅如此,她还是校园琴社中的一员,每
天都去校园湖边旁练琴,伴随着叮叮咚咚的琴声,在湖边看着美丽少女练琴是许
多帝国学生最纯真的记忆。

  「嫁给我好吗?」我单膝下跪,双手举起那九十九朵玫瑰,那烈焰如火的颜
色倒映在我的双瞳中,如同两团跳动的火焰,喷薄着,咆哮着,对苏浅的爱意,
炽热的感情险些将我吞噬。

  古典美女那如同清泉般的双眸如同小鹿般羞涩起来,洁白精致的脸庞瞬间涨
红起来,但是面对着少年那喷薄欲出的爱意,少女瞪大了双眼,美眸似水,如同
大海般将男孩的爱意温柔的包裹。

  少女深深的道了个万福,羞涩的脸上却带有一丝坚定,红色的长裙微微摆动,
少女的声音清脆空灵,如同一首优美的乐曲:「蒋先生,余生,请多多指教!」

  我是一名刑警,名叫蒋一凡,是帝国少将蒋傲天的独子,虽是独子,但我的
童年并没受到多少溺爱,反而因为这个身份受到父亲更严格,更苛刻的要求。

  好在我本身也够努力,年纪轻轻就练就了一身不弱的功夫,身为刑警,我也
有责任去维护社会的正义,何况求婚成功,只要完成最后一个任务,那我在基层
的锻炼就可以结束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会逐步接收父亲的人脉,逐步成为一个
帝国新星。这样,我和苏浅就能过上和和美美的生活了。

  带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我化名王彪,坐上了一辆通往魔都的火车。

  三个月后,魔都市中心,大大小小的建筑鳞次栉比,路上的汽车闪着灯光一
辆接着一辆,而在一个昏暗的小巷子里,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勾肩搭背,歪歪斜
斜的走着,一边走着一边还说些荤段子,不时发出一阵阵淫荡的笑声。

  「黄哥,你喝的太多了,待会还要去见老大,醉倒了如何是好。」一个络腮
胡子关切的拍了拍青年,那青年一头黄毛,明显是喝多了,走路歪歪扭扭,不时
还干呕几声。

  那黄毛大手一挥:「彪子,不是我说你,在我们帮派,混的是义气,义气是
啥,义气之中,酒是重中之重,有酒才有义气,至于女人,至于钱,那都是挥手
即来,招之即去。」

  络腮胡子很是纳闷:「黄哥,虽然义气当先,但起码钱和女人也都是比较重
要吧。反正小弟我俗人一个,女人和钱,我是一个都不想丢。」

  黄毛大笑:「兄弟真是性情中人,老子要不是遇上老大,也是这么想的,但
是老大惊才艳艳,研制出一种药物,真乃是女人克星,那女人只要着了道,不管
她是空姐还是校花,不管她是未婚还是怀孕,在药物面前统统变成你的奴隶,她
出门说不定管着几千人的公司,开着上千万的豪车,嘴上谈论着几个亿的项目,
但看到你,她的才华,她的容貌,她的身段,统统变成取悦你的微不足道的工具。」

  旁边的的一个杀马特红发出声:「大哥————」

  黄毛大手一挥:「没事,彪兄弟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也是敢打敢拼,可以
信任之人,为钱为财无可厚非,说出来才是性情豪爽之辈,这次带彪兄弟见老大,
就是对彪兄弟的信任,这种事情彪兄弟迟早知道,嗯,我来给彪兄弟放个几个月
前视频,这是我们老大拍的,放在群里供大家娱乐。」

  我接过黄毛递过来的手机,心里不由得感到一丝窃喜,接到线报,最近魔都
出现一个黑帮组织,通过药物来控制女性,被控制的女性无不俯首帖耳,稍有反
抗,便被黑帮组织搞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通过这三个月的不懈努力,我终于
摸到了这个组织的尾巴。

  视频开始,我看到了雪白的瓷砖,通过那流水声知道,这是一个卫生间,而
远处那老师抑扬顿挫的教学声得知,这肯定是一所知名大学。耳朵好使的自己依
稀听到药物研究的发展进程,说不定是哪个医科大学。

  一个女生急切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声音是如此的动听,如同百灵鸟在歌唱,
即使女生的声音很是急切,我也能感觉到女生的温婉和清雅。

  「求求你,求求你,我快忍不了了,我快忍不了了。」

  「小姐,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你要跑到男厕所追着我不放,还要拉着我裤
子,嘴都亲过来了。」一个猥琐的声音响起,语气却不紧不慢,悠闲自得,颇有
看好戏的意思。

  女孩的声音中带有一丝呜咽:「你知道的,你知道的,你发信息叫我过来的,
我课才上一半就过来了。」

  「哎呀,我这才想起来,我只不过是到厕所拉个屎而已,没想到却碰上你这
个贱女人,明明穿着汉服装成仙子,却想猥亵我这个祖国大好青年,我还要上课
呢,哪有空理你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不要,主人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浅奴知错了,浅奴什么事都为主人
做,只求主人不要丢下我。」女人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虽然没见到人影,但我
的下体已经怒龙勃发,只不过这声音听的我有些皱眉,视频中女子称呼自己是贱
奴,有可能是浅奴,如果是自己的未婚妻的话——————「既然这样!」那男
子踌躇一番:「我刚上厕所准备小便,你就冲到这儿来了,搞得我现在还没有尿
出来,这样,你把我的小便一滴不漏的喝下去,我就让你爽上一番。」

  「这————————」女子有些踌躇,我心里暗暗想到,一般女子厕所里
让人奸淫就已经十分不易,这男子提出这个要求,估计只要有点自尊心的女子都
不会答应,何况还是在学术氛围浓厚的大学,这女子一看就是被胁迫之人,但这
样侮辱还不如死去。

  「那算了,就当我没说过,你冲撞我的事情我也不做计较,以后便老死不相
往来吧。」

  「不!」有些凄厉的叫声响起,女子泪流满面,却不再犹豫:「我做,我做,
为主人处理圣水是奴的荣幸。」

  镜头终于不再是墙壁,一根硕大的巨根出现在我眼前,那巨根青筋暴起,显
得十分狰狞,如果插入女孩下面,估计女孩会痛不欲生吧,我暗暗想到。

  「正片来了。」黄毛在旁边自豪的叫到。

  我仔细一看,一双雪白的手轻轻抚摸着那狰狞的巨根,这双手洁白细腻,如
同美玉一般光滑柔润,她轻轻抚摸着那巨根,如同母亲在轻轻拍打自己的婴儿。
皓腕之中,还带着一个银色的手链。

  等等,我的未婚妻好像有这款相似的首饰,不过也不一定,身为贵族的苏浅
不仅有着众多的首饰,也有数不清的衣裳,就她喜欢穿的古装衣柜里就放了不止
上白件,一个首饰而已,重合了很是正常。

  「这个贱货当时可傲气了,挺说她在学校里是个才女,不管是专业知识,还
是琴棋书画都样样精通,还有一个很有前途的男朋友,但是在我们老大面前屁用
都没有,着了道之后,她还威胁老大,要废了老大的第三条腿,但她现在,借她
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哈哈,」黄毛打着酒嗝,脸色潮红的说到。

  「快点,老子可没时间在这里耗着。」一声响亮的巴掌想起,我可以想象出
女子捂着脸忍着屈辱的表情,但更想看到女子接下来的动作。

  「唔。」

  一声轻吟,我看到画面上,那硕大的龟头上,一个小巧的舌头轻轻点着,一
下,两下,接触又分开,分开的同时,我看到一条透明的银丝连接在两者之间,
没等我看清楚,一个美丽的让人生不起一丝亵渎的脸庞,,努力张大自己的殷桃
小嘴,将这条狰狞的巨龙吞没。

  「劣质的画面,如果能看得更清楚就好了。」我心头一跳,刚刚那一闪而过
的画面,对我有些熟悉,我尽力的瞪大双眼,看着这个气质高贵,秀气淡雅的女
生,如同狗一样直愣愣跪在一个男人面前,用自己那发出轻灵隽永声音的嘴唇,
去服侍男子最肮脏丑陋的地方。

  「当时那个女孩还没有完全服从,你知道老大是怎么做的吗?将她的尿道给
堵了,让她三天都排不出尿来,然后叫她穿着一身古典长裙,光着屁股去听课,
你可以想象出她当时到底有多绝望吗?老实说,叫她中途翘课到厕所干一炮算是
便宜她了,要是我,起码叫她裸体绕校园跑着几圈,看看自己到底有多贱,但我
们老大还是挺仁义的,只是让她吸两下,好好的让这女人在自己面前丢脸一次而
已」

  我看着画面,女生的面容模糊不清,但她那秀美高雅的气质却明确无误,只
见她讨好的朝镜头笑了笑,然后张开口,用红唇含住龟头。

  她口腔湿湿的,很温暖,舌头和唇滑腻至极,仿佛温热的果冻,那张白净的
面孔亲密的贴在了男生腹下,笼罩在男子杂乱浓密的阴毛中,秀美如玉。

  男子挺了挺下身,我明显感受到女子有明显的不适,但她还是默默的吞咽着,
洁白的长裙拖在地上,浸泡在尿液里,但长裙的主人却毫无察觉,她的膝盖微微
颤抖,可能是跪久了的缘故,良久,她猛的推开男子,手捂着嘴巴,眼神中充满
了羞愤,焦急,胸部剧烈的起伏,她刚想歪过头去,那名男子猛的说到:「吞下
去,贱货,要是呕出一丝,我绝对在让你三天生不如死。」

  即使是画面不清,我也看见那男子射精了,而且还是满满射在了少女嘴里,
在魔都,我也不是正人君子,正人君子也混不到这里来,但跟我上床的妓女,即
使是加钱也不会把精子吞进去,而在这所高雅大学里,一个秀美的女子,却努力
用自己最干净的器官做这最恶心的事情。

  随着连续的吞咽动作,强忍着恶心,少女终于将精液吞咽完毕,她那披肩长
发略有散乱,脸庞潮红,但她似乎更焦急了,她夹紧下体,带着哭腔,请求男子
的开恩。

  「浅奴做完了,浅奴快忍不住了,浅奴快坏了,下面,下面已经要爆炸了,
求求主人,求求主人。」

  「你不是宁死不屈吗?你不是才艺双绝吗?我记得水晶节上你表演了古典脱
衣舞,在这里给主人表演一番。」

  「古典脱衣舞?」我很是纳闷,古典舞蹈我知道,我的未婚妻就是多才多艺
的女生,擅长音乐和舞蹈,气质和身体都分外出色,她腿肢细软,修长的双腿光
滑如玉,古典舞蹈表现出江南女子的秀发飘然,肌肤水润,青花衫秀,婀娜多姿,
但古典脱衣舞是啥,我是真没见过。

  「看,这妮子要表演了,要说城里人玩的花样可是真的多,我以前只看过脱
衣女郎,做几个动作就把衣服脱个精光,一点乐趣都没有,看了视频后我才知道
还有这个玩法,」一阵冷风吹过,黄毛似乎是醒了点酒,手指着屏幕点评:「我
敢保证,当时这妮子只知道古典舞蹈,不知道啥是脱衣舞,但做不了,她那憋了
三天三夜一肚子的尿她就排不出去,所以啊,女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一看这就是
好学生,虽然不会,但领悟能力超强,竟然还跳的有模有样。

  我看到那有着欣长体型的女子站立起来,偷偷望了望厕所门口,现在还是上
课时间,厕所里空无一人,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人过来,只见男子放了首古风
音乐,正是我未婚妻平时最爱听的乐曲。

  一开始女子还有些焦急,有些恐惧,但那爆炸的尿意已经将她美丽的脸庞扭
曲,她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平复下自己焦急的心情,随着音乐,开始渐渐摆动。

  白色的,带有一丝青花色的身影起舞翩跹,秀发飞扬,女子裸着双足,如同
一个白色精灵,独自徜徉在那昏暗的,带有丝丝细雨的江南,江南小镇,青石板,
绿树红花,流水人家,在绵绵细雨中,女子褪去外衣,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这
一具纯洁无瑕的肉体。

  音乐结束,少女对着镜头摆出站立劈叉,洁白的双足踩着厕所的污垢早已泞
泥不堪,褪去的长裙已经完全浸泡在尿液中,少女努力挺直身子,她的一只纤纤
玉手将自己的秀足高高举起,羞耻但坚定的露出自己最私密,最神圣的地方,我
甚至都能看到那里面的一抹银色。

  「那是尿道锁,专门针对这些不听话的女人,每个女人用过都说好,哈哈。」
黄毛龇着黄牙,笑道:「这女人模样好,多才多艺,脑子还转的快,你看她最后
的动作,就是暗示咱么老大赶紧解开她的尿道锁,也难怪开始心高气傲不听使唤,
但这有什么用,还不是被老大把尊严踩在地上,你看老大动都没动,她就自动将
自己最隐私,最神圣的地方给老大,老大威武。看着,高潮来了。」

  我看着这有些熟悉的身影没有答话,现在我完全被这个视频吸引住了,这个
女人已经放下所有尊严,来这个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的地方任由这个猥琐男子
玩弄,还跳了脱衣舞,凭心来说,我要是那名男子,是时候解开她的尿道锁了,
但我还是想错了。

  只见那名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调料包,里面是鲜红的,如血一般的颜
色。

  「嘿嘿,那个贱货开始还不服从管教,于是老大就从火锅店里拿来了他们店
里最辣的辣椒油,好好的喂喂小美女,怎么样,这个小美女开心死了,你马上就
看到了。」黄毛猥琐的笑了笑。

  「你,你要干什么,我已经照你要求做了,呜呜。」女生看到男子掏出调料
包很是惊恐,但男子回应她的则是两个巴掌。

  「好好做好动作,立不住就把腿搁到隔板上,如果不愿意我也很宽容,你可
以现在就走。」

  男子攥着女生的一头秀发,恶狠狠的说到。

  听到男子的回答,女人无限希望的望了门口一眼,转过头来又是巧笑嫣然,
她妩媚万分的说到:「主人,浅奴只是担心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万一惹来人不
是给主人添麻烦嘛。」

  「这就得看你本事了,大不了你再忍个三天。」说完,男子用手指抽了抽那
已经散发着汁水的花穴,接着将一包辣椒油一股脑全灌进了少女的肚子里。

  「唔」

  少女再也维持不了劈叉的动作了,她一只手捂着阴部,另一只手死死的唔住
自己的嘴巴,即使如此,她也发出一丝凄厉的嚎叫,她的身躯在满是尿液的男厕
所中翻滚,如同一条妖艳的美女蛇。

  男子冷漠的看着少女无助的在厕所地面上挣扎,看着少女捂着阴部狼狈跳脚
的模样,看着她捂着嘴巴,极力的压抑着凄厉叫声,他知道,如果少女的叫声引
来其他人,少女的纯洁唯美形象毁于一旦,而这绝不是少女本人能承受得起的,
所以他如同悠闲自得的如同,随意的看着少女在绝望中挣扎。

  「好了,死了没,没死就开始吧」良久,男子踢了踢躺在地上,身子还不断
抽搐的少女:「帮我把尿液一滴不漏的咽下去,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会让你爽
几天。」

  「主人,我——我好了,给主人添麻烦了,对不起!」少女挣扎着将那精致
秀气的脸蛋凑向男子的下体,似乎刚才的辣椒油击碎了她最后的反抗,少女的下
体可能还是烈火焚烧般疼痛,她那光洁如镜的额头还带着豆大的汗珠,她那灵动
有神的双眼散乱着焦距,她挣扎着爬起来,跪着身体,如同狗一般爬了过来,直
到那脸庞隐没在男子的阴毛中。

  男子阴阴一笑:「何必呢,给我玩的狗都不如,你还是才女吗?才女会光屁
股出门吗?在男厕所给人舔鸡巴吗?才女会在厕所跳脱衣舞吗?才女会心甘情愿
的被人放辣椒油吗?你说,你是不是贱,是不是。」

  「是,主人,主人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浅奴吧。」女子虚弱的说到,刚才
的舞蹈,挣扎耗费了她几乎全部的精力,现在肚子爆炸她也没精力再嘴硬了。

  「尿出来就给你解锁。」男子掏出手机,按了几个快捷键,女生那黯淡无光
的眼神瞬间增添了些许光彩,她费力的吞咽着橙黄的尿液,她的阴部,一道水箭
喷射而出。

  「看,这妮子被老大调教的多好,老大在她嘴里放尿,下面给她放个阀,她
不仅没敢放一个屁,而且还感恩戴德,你看,她高兴的都流泪了,哈哈,痛哭流
涕」黄毛大声说道,仿佛他就是当时的主角,而视频里的绝美少女撅着雪白的屁
股,极力的吞咽着那腥臭的尿液,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那美丽的双眸中
流出,绝美的脸庞却挂着明艳而美丽的笑容,我知道,这个美丽的如同樱花般的
女孩,就在这间肮脏恶臭的厕所,慢慢的枯萎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