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游归来的哥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1172732925
2021/06/0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4852

  打我记事时起,生活中就有种「郁郁不得誌」

  的感觉,这种感觉来源于妈妈的偏心。

  妈妈一直更偏心哥哥,至于原因,我从起初隐约明白自己不如哥哥优秀,到
现在意识到自己的长相也不如哥哥帅,甚至可以说,我长得比较难看,完全没有
继承妈妈的一丝优点。

  据说长子的相貌随母亲,次子的相貌随父亲,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哥哥于三年前被送去了国外读书。

  其实在哥哥走之前,我们一家四口还是彼此间相安无事的,至少妈妈和哥哥
之间的关系非常正常。

  而且那时候妈妈的相貌也不是多么出众,主要是个子比较高,有170cm
,总得来说,打扮还是比较老土的;而哥哥则是个基因明显随机得不错的花花公
子,据说初二的时候就把班花的肚子搞大了,然后向社会上的高利贷借了钱给女
友打胎。

  但高利贷对于一个普通的学生而言是一场莫大的压力,最后还是捅到了爸妈
那儿。

  但爸妈对此事不以为然,一是爸爸是警察,妈妈是搞金融的,两人都不是善
茬,对方也没真敢要高利贷;二是爸妈的三观不是那么正,只告诉哥哥这不是什
么大不了的事,以后玩的时候带点儿脑子。

  我一直非常嫉妒哥哥,不仅出于他行动自由,还有他的生活态度。

  他一直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架势,学习不是问题、交友也不是问题。

  我一想起他出国之前那一脸意气风发的样子就自惭形秽,同样生而为人,为
什么我和他的差距就如此之大呢?不过没有哥哥的生活,虽然我并没因此受到什
么「礼遇」,但还是轻松了不少的,至少不必看着那道光环在我眼前乱晃。

  比起哥哥出国前,现在的一切都完全改变了,很奇怪,人总是在变。

  爸爸更忙了,经常不回家;妈妈则变得更漂亮了,长发飘飘,还更壮了些,
其实170cm并不算高,但放在女人身上,再加上身材比较丰满,就显得非常
挺拔。

  有时候我的心中会莫名其妙地对妈妈涌起爱意,比如妈妈出现在朦胧的睡梦
中,使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就硬了起来,我只好顶着睡意揉搓起小弟弟来,并轻轻
呼唤着妈妈的名字……但可能是我还不到能够释放得出来的年纪,所以手淫总是
无果而终,并且早晨起来伴随着昨晚对妈妈意淫的罪恶感和无处释放的空虚感。

  在这样的循环中,我迷茫地度过了三年时间。

  然而,从现在起,我的无聊生活将要被打破了,哥哥要回来了。

  接机的这一天,最兴奋的就是妈妈,她换了一套灰色的宽松长大衣,黑色打
底裤和黑色短靴,短靴还有些发亮。

  妈妈开车带着我前往机场,我不时瞟着坐在主驾驶被大衣紧紧包裹起来的她
,就像灰色的裸体一般,忍不住想胡乱地在她的肩膀、腰间、屁股、美腿上全都
摸个痛快。

  我胡思乱想着妈妈穿着这身衣服把我压在身下不停地用小肚子摩擦我的小弟
弟,她的身体宽大极了,一边将我整个儿包裹在怀中,一边在我的身上疯狂地上
下甩动着肥臀……想到这儿,我的双腿不禁微微颤抖,并用双腿摩擦起小弟来,
因为怕被妈妈发现,所以动作很小很轻。

  随着欲火的上涨,这么轻微的摩擦已经满足不了我了,可我还是不敢暴露自
己的野心,于是只要假装自己累了想翻个身,趁我换姿势的动作卖力地刺激着下
体。

  妈妈突然冷冷地呵斥我:「老实点儿!」

  于是我顿时消停了,欲火也消了一半,心裏却空落落的。

  到了机场,我们坐在大厅的座椅上等待乘客出舱。

  妈妈目中无人似地高高翘起二郎腿玩起手机,那裹着黑色打底裤和黑色短靴
的美腿还不停地摇晃着,按照我们老师的话说就像个「多动癥患者」,全然不在
意时不时瞟过来的周围老男人们的目光,但却令身边的我极不自在。

  在我百无聊赖的等待中,广播的通知终于传了出来,妈妈领着我走入接机人
群中,我跟在妈妈身边,像个矮小的小丑,妈妈则像一位从容的女王,步伐稳健
,我需要竞走才跟得上她。

  不一会儿,哥哥拖着行李箱出现在人群之中,他比以前更时髦了,看上去非
常陌生。

  不过从他向我们打招呼的那份热情中,我发现了一丝从前的影子。

  一脸讪笑的妈妈一路上都靠在哥哥的身上,搂着他腹肌发达的公狗腰,这让
跟在一旁的我尴尬至极。

  出了大厅,哥哥问车停在哪个方向,妈妈指了指停车场的一处,我们三人便
走向那裏。

  其实我是比较路癡的,不太记得停车的位置,直到方向走对了之后才想起来
,于是我犹如获得了指路明灯般撇下妈妈和哥哥奔向车子。

  走到自家车前,我不耐烦地捏动门锁,并回头想催促妈妈赶紧按下车钥匙上
的车锁,我的脑子瞬间一颤,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个偶
尔有行人行车路过的停车场上,妈妈的双腿卡在哥哥的屁股下面,二人的小腹贴
合在一起,双臂搂着哥哥的脖子,整个儿骑在了哥哥身上,哥哥则拖着妈妈的屁
股,二人深情对视着,身体还一上一下过激地运动着。

  二人只把性器官暴露在外,所以妈妈仍穿着那身灰大衣,大衣被哥哥抱得发
紧,像我在车上看到的将大衣坐在身下的妈妈那样,把原本的身材凸显到像是裸
体一样,不过哥哥真正地享用了妈妈。

  由于兴奋过度,很快二人便「哦哦」

  地乱叫起来,草草了事。

  我在一旁自然是深受打击,对此却没有听到任何解释。

  即使是在回家的途中,他们也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哥哥摩梭着妈妈的身体,
用舌头将妈妈的侧脸顶到变形,妈妈也侧过头用力吸允着哥哥的嘴,她的舌头时
不时快速地在哥哥的口中打转,眼睛依旧紧盯着前方,从后视镜看去,她并没有
一脸享受,而是紧皱着眉,像生气一般卖力地与哥哥舌吻或是彼此吸附。

  到了家门口,妈妈只看了我一眼,确认我有从车上下来,便锁上车,头也不
回和哥哥相依而行,我狼狈地跟随着他们身后,感觉自己越来越放得开,涌现出
跟蹤和偷窥的快意。

  不过二人似乎并没有打算让我继续偷窥的意思,他们进入换衣间,一把将门
关上。

  我心中一急,直接用耳朵贴了上去,只听见一些「沙沙声」,不一会儿几声
脚步传来,我急忙退后,换衣间的门又被打开了,哥哥站在妈妈的身后。

  门内的妈妈没有把大衣脱掉,但下体却换成了黑色连裤袜和黑色高跟鞋,却
没有穿内裤,只见她的下体是黑绒绒的一片。

  她的屁股紧贴着哥哥的下体,不住地为哥哥按摩。

  哥哥先是胡乱地摸着妈妈的丝袜美腿,顺藤摸瓜摸到了腰间,他突然抓起腰
间的裤袜奋力一提,竟把它提到了妈妈的胸前,妈妈的整个儿身体被连裤袜绷得
非常紧,却表现得一脸愉悦,哥哥似乎想使她更有感觉,便像搓澡一样左右手上
下交替拉扯紧绷的连裤袜。

  看着眼前被玩弄得出了花儿的妈妈,我也开始想做点儿什么,但哥哥突然松
开了手,裤袜又绷回到腰间的位置,妈妈也把大衣遮在胸前,她一把推开我叫我
滚远点儿,并与哥哥携手走出家门,直到三天后才一脸平常地回来……哥哥已经
回家一个月了,除了他和妈妈刚见面的异常举动有些让我感到非常怪异之外,在
这一个月间,二人完全没有任何的越界行为,这不禁让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记忆
出现了偏差,或者是我过度理解了二人热情的重逢,毕竟男孩子对妈妈的一举一
动总是很敏感的。

  总之我已经逐渐淡忘了之前的那些蹊跷之事。

  我这个人和许多小孩子一样都有个毛病,就是手比较不老实,于是独自在家
的我忍不住去翻查哥哥从国外带回来的东西,可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有什么很
有趣的东西,看来全世界用的东西都差不多。

  唯一使我在意的是哥哥的一本笔记本。

  即使在电子设备如此普及的时代,学校仍然要求学生使用传统的笔和纸,毕
竟哥哥还是个学生。

  哥哥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写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禁欲计划day01-3
0。

  day01的日期是哥哥回来的第二天,而day30是今天。

  我不懂什么叫「禁欲」,但哥哥在计算天数的事我还是明白的,只是不知道
哥哥要在day30的今天準备做什么,也许他正在备考?在我把哥哥的房间翻
得一片狼藉时,玄关传来了开锁声。

  我被开锁声给吓了一跳,原因是作为小学生,我的假期比较多,爸妈和哥哥
则非常忙,按照我的想法,他们根本不会在这个钟头回家,如果被他们看到我这
么手贱就惨了!我便迅速把哥哥的房间门给上了锁,悄悄摸摸地收拾起了散落一
地的物品。

  由于我收拾东西的动作很轻,所以门外的声音也能听到个大概。

  似乎进来的是一男一女,他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说话,倒是在客厅中传来一
些四处乱走的脚步声,像是在小心翼翼地确认家裏有没有人一样。

  我心中一慌,不会是家中招贼了吧!「家裏没人?」

  男声静静地说。

  「好像没人。」

  女声回答那个男声。

  随之而来的对话声及时打消了我的恐慌——是哥哥和妈妈的声音。

  我很庆幸他们的粗心,也不好好儿看看家裏是不是真的没人。

  我生怕哥哥直接就进他的房间,也就是我现在正躲藏着的房间,便继续聆听
着门外的动静。

  很快,妈妈和哥哥的呼吸急促起来,显然是过度兴奋了。

  紧接着又传来一些「秋秋」、「嗞嗞」

  的怪声,像是吸附得很紧又暴力分开又吸附的感觉。

  不一会儿,那些怪声听不见了,二人的嬉笑声渐行渐远,声音消失在卫生间
,被花洒的「唰唰」

  声彻底覆盖。

  在我恢复房间原貌的工作进行得差不多的时候,门外的妈妈和哥哥也有说有
笑地从卫生间走出,直接进到爸爸和妈妈的大卧室并关上了门。

  我长吁一口气,终于能赶在他们发现之前把东西收拾好了,于是我继续把剩
下的一些书籍摆放好以后,底气十足地从哥哥的卧室中推门而出。

  一身轻松的我想看看妈妈和哥哥到底在干什么,当走到主卧门前,就听见主
卧的门后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咚咚声和男女气势汹汹的扭打声,我突然害怕极了,
妈妈和哥哥不会打起来了吧,哥哥怎么从国外回来就变得这么坏了!我一着急,
直接一把推开主卧的门,忐忑地準备面对那个不是人的哥哥,可没想到,他们不
是我所想象的那种怒火攻心的打架,而是——两副赤条条的身体正在床上翻江倒
海!面朝着房门的妈妈的肥臀正在被哥哥撞得碧波蕩漾,每沖击一下,妈妈就翻
一次白眼。

  妈妈和哥哥一脸放纵令我恍然大悟,原来关于「禁欲」

  指是他们二人不能做那种事!而且我对此深有体会,如果两天不把玩自己的
小弟弟,就难耐得像有千万蚂蚁爬在心头,更何况妈妈和哥哥要禁止做这种事3
0天,那岂不是会把妈妈和哥哥憋疯吗!?妈妈和哥哥被我推门的举动也吓得不
轻,他们应该是最害怕被爸爸撞见吧,但看到是我,反而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

  刚刚本能地抑制情绪的二人再度松弛下来,哥哥不再沖撞,他撑在妈妈的身
上,下体逐渐升高,这裏可以看得出哥哥的下面确实非常长,肉棒已经从妈妈的
淫穴中抽出很多了,直到提臀的动作停下来,却还是没有见到龟头。

  妈妈似乎也感觉到了哥哥有意的停顿,于是原本满脸的热情瞬间冷却下来,
此时竟不再拿我当成空气,趴在哥哥的胯下冷冰冰且带有责备地看向我:「作业
写了吗?」

  我像个受到欺辱的奴隶一般羞愧地微微摇头。

  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反而被拱起一股火直接暴怒起来:「一个作业你都写
不好,你还能干什么!?」

  空气瞬间凝固,然而正在我不知所措之际,哥哥英勇地代替我狠狠地报复了
妈妈——他一直高高提起的下体重重地拍下,把妈妈的肥臀挤到变形,大床的弹
簧大幅弹压发出「嘎吱」

  一声,二人瞬间爽得嚎叫起来。

  妈妈喘着粗气急忙安抚哥哥:「等一等、等一等……」

  见哥哥的态度有所迟疑,便挣脱了哥哥「肉刑」

  的姿态,爬着下了床,疲倦般重重踩在地板上,满头大汗、双眼迷离直接大
步向我迈过来。

  面对此情,我怔忡不安连忙后退退出卧室,妈妈却并没有追出来,而是急匆
匆地把门关上并上了锁。

  接下来我就只能通过声音想象妈妈和哥哥二人在那张床单被卷得不成样子的
大床上激烈「扭打」

  的场面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