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梦受孕之旅(3)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我的女友小梦受孕之旅(3)

  作者:satofall
  2021/06/02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978
    第二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057

  〈三:农庄〉

  刺目灼烈的阳光,从树叶间透落下来,在仪表板旁形成黑白分明的舞动斑纹
,南部八月的炎热连车内的空调都无法完全驱散,即便待在车内还是有些许炽灼
的体感。

  已经驾车南下数个小时,可远离都市的尘嚣,并没有带给我任何平静。

  我从驾驶座朝坐在身旁的小梦看去,小梦坐在副驾驶座,乌黑秀丽的髮丝垂
落在她雪白的肩膀上,形成鲜明的对比,小巧的脸庞倚靠在侧窗,两眸眼儿直瞅
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只要见着她开心的模样多少都能让我的心情愉悦起来。

  小梦是都市女孩,几乎不曾到乡下地方来,因此表现得有些雀跃兴奋。

  「阿秋阿秋,你说那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呀?」

  「就是个乡下地方,有几块农地、一个畜牧场、一栋盖得还行的农舍…不过
说实在的,我担心小梦妳会觉得无聊。」

  「小梦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不会觉得无聊哦~」

  「啊?小梦妳又没去过,而且那地…」

  小梦突然打断我:「只要有阿秋在的地方,小梦都不会觉得无聊呀。」

  我被小梦突如其来的柔情给回得语塞,过了几秒才继续说道:「…而且那地
方可没什么现代的东西,没有便利店,没有电影院,就是一堆花草动物。」

  「咦…所以可以看到很多可爱的动物吗!?」

  「是这样说没错啦,但我觉得妳不一定会喜欢。」

  「嗯…为什么呀?阿秋应该知道小梦很喜欢动物对吧!」

  「那些猪啊牛啊羊啊,可不是小梦常常能见到的那些宠物犬猫,体型可大的
,而且是养来赚钱用的,身上久久才洗一回澡,味道也不是那么好闻,说不定妳
还会怕牠们。」

  「小梦哪有那么胆小,小梦才不会害怕动物呢!」

  「嗯嗯…真的啊,不知道谁看到老鼠就跳到我的怀里,还差点哭出来呢~」

  「啊…可是老鼠真的不行嘛。」小梦微微地嘟起嘴。

  「猫可不可以呢?」

  「猫当然可以呀~超级可爱的!」

  「那小梦妳知道,猫刚出生时和老鼠长得有八九成像吗?」

  「咦!?真的吗…?」

  「嗯…其实动物刚出生都长得挺像,长到一定年纪之后才会愈来愈像父母。

  「哦哦…那我和阿秋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会长得像阿秋跟小梦一样呀?」

  「……这倒也不一定,不过长得像父母的机率确实是高不少。」

  我继续说:「可我啊,有些担心要是生的是女儿,又长得像小梦该怎么办呢
~」

  小梦突然揪起眉眼:「咦咦…?阿秋该不会是嫌弃小梦吧…」

  「小傻瓜~我怎么可能嫌弃妳呢。」

  我开玩笑地说着:「我是担心如果长得像妈妈一样,那追她的男生不知道要
排到哪去呢~」

  「哼哼…阿秋就最爱欺负小梦了!如果是女生的话,那小梦一定要提醒她,
不要被像爸爸一样的坏男生拐走。」小梦调皮地跟我斗起嘴来。

  我喜欢和小梦讲话,她的声音就和她的外表一样令人沉醉,语调总是轻柔地
缓和,带着些微的嗲声却又不显得做作,时而柔情似水,时而俏皮可人。

  这样的语调加上她的性格,只要和她聊上几句,便能理解她是如何地纯真又
善良,像是进入童话中的仙境一般令人身心愉悦。

  我现在更需要这样的慰藉,因为小梦不知道,这次看似单纯地南下度假,我
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

  在将近六个小时的车程之后,终于到了目的地。

  面前是一栋有些年岁的西式豪华农舍,是欧洲颇盛行的中世纪仿城堡式建筑
,比菸草色淡一些的黄棕色瓦片筑成的斜顶,以及仿石质的水泥外墙,看起来颇
是气派,农舍四周环绕着半开垦状态的农地,一部分用来放养牛只和羊只,一部
分种着夏季盛产的水果,农地的最西侧则是一个长条形的畜养场,有简易的遮阳
棚及排水排汙设施,和农地用木栅栏间隔着。

  我把车子径直开进农舍前的小型庭园,停在了石头製的前庭上。

  「哇…真的好漂亮……」小梦一下车便兴奋地左顾右盼,只差没有跃起身子
来。

  我将车子熄火后,打开后车厢,里头堆满了行李,因为我预计这趟旅程至少
要停留一阵子。

  「小梦,行李我拿就行了,妳先进去休息吧。」

  我先拿起装满衣物及盥洗用具的两箱行李,可已经没有空余的手来拿剩下的
一箱行李。

  「阿秋开了那么久的车,一定很辛苦,小梦帮忙拿一些没关係的!」

  「小梦,我拿就可以了,妳不要逞强,等等受伤怎么办…」

  「阿秋可不要小看小梦了,小梦可以自己拿的。」

  不待我回应,小梦就揽起剩下的一箱行李,那对一般人来说并不算太重的行
李,她得使劲地蹬直身子才能拉离地面,轻盈的身体重量被行李拖得她重心完全
偏向另一侧,让这一幕看起来像是行李提着她走。

  我清楚明白小梦并不是要逞强才想自个拿行李的,她只是不想让我这么辛劳
,小梦就是这样时时刻刻都为他人着想的女人。

  不仅外表出众、身材纤细,个性也得人怜爱,因此每个男人都会不自觉被她
吸引。但也正是如此,似乎男人们都会有股浓烈的冲动,想强硬地抓住她柔弱的
身体,用尽全力抽插她,再把精液狠狠灌在她的子宫内,即便我如此疼护爱惜她
也常窜出这个念头,因此我知道那些表面恭恭有礼的男人们见到小梦心里在想什
么。

  尤其是王叔。

  「小姪啊,好久不见咯。」王叔笑着对我说。

  车才刚停下没多久时间,也还未走进豪华农舍,王叔就已经站在农舍的门口
旁等待着我,他粗旷的脸上露出那招牌的不自然笑容。

  「嗯,好久不见。」我斜眼看着王叔,点点头并随口应了句。

  这个人从我小时候到现在模样一点也没改变,满脸横肉,眼睛被臃肿的颊肉
挤压成一条线,浓密的鬍渣沿着有些扉斗的下巴延伸至鬓角,几近碳灰色的皮肤
隐约可见龙蛇混杂的刺青,配着高大而肥壮的身躯,混身散发着令人既厌恶又畏
惧的气息。

  虽然不想承认,但母亲过世之后,这个不修边幅,浑身散发着浓臭体味的中
年大汉就已经是我唯一有血缘关係的亲人。

  据说爷爷只有两个儿子,就是我父亲和王叔,王叔不擅读书,性格又暴虐浮
躁,当年连中学都没读完便离家去混黑社会,可没能混得出几分名堂,只被人家
当成利用完就仍的棋子,落得一身狼狈,多次进出监狱,身上还背着强暴、伤害
、抢夺之类不胜枚举的前科。

  至于为什么王叔和我不同姓,据说是王叔在黑社会混那时,连名带姓自个去
改的,说是要自己在里头听起来有多些威严。

  这更让老家里的人视王叔是家族之耻,总是对其避而不谈,实际上王叔也极
少出现在家族中,对家族的任何事是不闻不问,而久久出现一次竟差点把家里给
拆了…。

  那时爷爷年事渐高,便叫母亲带着年幼的我回老家,把事先拟好的遗嘱当众
人面唸给我母亲看,内容是把家中的所有财产,包含数百万的现金、一栋豪华农
舍、几甲农地和畜养场全都留给了年幼的我。

  当时不知道王叔是从哪听到这个消息,突然回到家里大闹一番,扬言对母亲
和年幼的我不利,甚至还出手殴打了爷爷,幸好在场佣人即时阻止报警才没发展
成更严重的结果。

  而爷爷本身就是硬性子,这更让爷爷坚持不给王叔一分一毫,还要求家里上
下所有人不得接济王叔,直到爷爷过世几年后,心地善良的母亲不忍王叔求情,
才将农地及畜养场免费借给王叔自给自足。

  我心里大概明白王叔对我铁定有不少怨愤,只是迫于无奈不得不对我低头罢
了。否则他现在无妻无子又一身前科,要是我一狠心赶他走,他肯定只能饿死街
头或回牢中度过余生。

  「王叔叔你好。」跟在我身后的小梦主动向王叔问好,低头露出莞尔的微笑

  王叔见小梦卯足全身力气抱着行李,一句话也没说便抓起小梦身上的行李,
粗肥的手臂不费一分力就把行李给揽到手上,要不是小梦被王叔突如其来的举动
轻吓到放下手,可能连着小梦都被他给揽起身来。

  「啊!王叔叔,不用麻烦……」

  王叔直接把行李给揽到肩侧,是小梦跳起来也勾不着的高度,似乎就硬是要
帮上这个忙了。

  「唉唷唉唷,客气个什么劲~」王叔的大嗓门一下就把小梦给打断。

  小梦见状,就也不再坚持,而是连点了好几下头道谢。

  「话说梦梦啊,妳可真长得愈来愈标緻了呢。」王叔露出在我看来颇为猥琐
的笑容。

  因为一些农场的管理事项,王叔有来城市找过我几次,因此和小梦并不是第
一次见面,而我一直对王叔叫小梦如此亲暱的暱称有些恼火,可小梦对此并不在
意。

  「啊…真的吗?谢谢王叔叔。」小梦水灵的眼眸向上望着王叔,有些害羞地
盈盈一笑。

  今天天气炎热,小梦穿着细肩小可爱和膝上短裙,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小巧
但浑圆的乳房紧贴着薄薄的上衣,肩膀和腿部展露大片白皙无暇的肌肤,玲珑有
致的身材一览无遗,王叔双眼睁看着都要冒出火来,小梦却一点儿也没注意到,
真不知该说是纯真还是傻。

  王叔伸出另一只手就想揽小梦,铁定是想吃小梦的豆腐,不过瞥眼见着我在
一旁看着,也就没进一步动作,可伸出的手到一半便停住却是挺突兀,便顺口说
道:「不好意思啊~王叔才刚从农场赶来,还没来得及沖洗,有些儿味道。」

  「有什么关係,阿秋和我可还要谢谢王叔呢,要不是王叔在这,这片农场早
就荒废了。」

  「是说妳和阿秋俩要过来王叔这度假,怎没提早给王叔知会下,王叔也可以
準备一下,给你们俩清理打扫一番这栋房子。」

  「我和阿秋想不用给王叔叔添麻烦,这个房子我和阿秋简单清理一下就可以
了,王叔叔平时要处理农庄的事情就已经够辛苦了呢。」

  小梦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和王叔差了两个头有余,站在王叔肥厚巨大的身躯
旁显得格外娇小。烈日下小梦白皙如雪的肌肤更显耀眼,可一旁王叔乌黑的身躯
竟反射不出多少阳光,我看着顿时发楞,有些不可置信这两人竟然是同种生物,
是小梦美得太过虚而不实,还是王叔根本是未进化完全的半猿。

  我对着小梦说:「小梦,那妳就先上去吧,行李我和王叔拿就行,就在里头
二楼最大的那个房间就是主卧房了,小梦先休息一下,待会带妳出来刚好可以看
乳牛挤奶。」

  「好~那阿秋要小心拿哦,不要摔倒了。」

  「妳这个小傻瓜才不要兴奋到摔跤吧。」

  小梦对我吐了个舌头,然后便走进农舍里头。

  从刚到时我就已经注意到,远处农庄的围篱外停着一辆老旧的福田农用货车
,那车身上天蓝色的车漆斑驳了大半,露出底下铁灰的金属,车旁站着几个穿着
和王叔一样简陋随便的人,一直远远地看着我和小梦,有的站在车旁、有的坐在
车后置货区,似乎在等着王叔,这些人大概是和王叔一起工作的农人,但是……

  「那些人是谁?」我开口对王叔说道。

  虽然心里大概有个底,但还是开口问了下王叔,毕竟刚刚到现在一直被从远
处盯着瞧让我感到颇为不悦,尤其我注意到那些人的目光更多是聚焦在娇弱的小
梦身上。

  「那些人啊,就是王叔俺招来给农场帮忙的,毕竟王叔一个人也很难处理好
整个农场,你说是呗……」依然是那个伪善的假笑,更让我肯定我的猜测是正确
的。

  「我不是说过你别招你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来农场了吗?农场如果需要帮忙
,可以到村头里找正直善良的人来。」我语带愠怒。

  「小姪啊,你可真冤枉了王叔,那些人虽然年纪不轻,可都是些老好人,不
是你以为的那些人,王叔早和他们没联络啦,没联络啦。」

  「你要再联络那些人来,这座农场早晚会给弄倒掉。」

  「不会不会,王叔俺早都忘记那些人啦,还怎么给联络,小姪真爱说笑。」

  我心里明白王叔的口是心非,那些人肯定是以往和王叔混黑社会混不下去的
败类,要不然就是王叔在监狱蹲时认识的恶货,但说真的,我没有证据,也很难
管到这么细琐的事项。

  我再想想,我何必这么关心这个农场,毕竟我很快就和这个地方没有关係了

  ……

  回到豪华农舍,和小梦稍事休息后,我便带着小梦到农舍一旁的畜牧场,这
个时间点正好是畜牧场挤牛乳的时间,她带着雀跃的神情,望着那些乳牛,像是
看到什么异种生物一样新奇。

  「小梦,我和王叔有些事情要谈,妳可以先在这里待着吗?我很快就回来。

  「阿秋阿秋,不要老是把小梦当成小孩子嘛!阿秋快去吧,小梦会乖乖待在
这里的。」

  我摸了摸小梦的头,然后转身向另一头王叔在的农厂走去。

  王叔正在整理农厂中堆得老高的牧草,一见我到来便笑嘻嘻地和我打招呼,
我一直都觉得这笑容伪善到令人作呕。

  「王叔,我有些要事和你谈谈。」我直截了当地说着。

  「小姪,什么事情呀?」

  我回头瞥眼看向小梦所在的方向,她就在我正对着王叔的后方四五十公尺处
,在她旁边一个中年农妇正在挤着牛奶,熟练的手势将乳牛垂下的乳头由上而下
挤压,鲜腥而未经处理的牛奶便被挤入下方透明的盆碗中,小梦蹲在一旁看得几
乎目不转睛,完全没有闲暇注意我和王叔。

  「这里有些不方便,你和我过来吧。」

  「这么正紧啊,是什么要事还得我叔侄两躲起来才谈得着?」其实我很少和
王叔对话,何况还要求他到其他地方单独交谈,这让他显得有些疑神疑鬼。

  「你跟着我来就是了。」我挥挥手,示意他跟着我。

  我领着王叔离开农厂,逕自走到紧邻着农厂旁一处不起眼的独立木造建筑。

  一打开木门,从门口映落的光线让室内的飘散的粉尘极为明显,这是农舍旁
存放农具的储藏间,角落堆放着爪耙、铲子等各式农具,整个房间没有窗户及通
风口,空气瀰漫着稻草味,而炎热的天气更让储藏间内闷得有些难受。

  王叔紧跟着我身后走了进来。

  「小侄,什么事嘿…?」王叔依旧维持皮笑肉不笑的恭维表情,也许他实际
上不知道这种假笑我每看一次都感到作呕。

  「我就直说好了,你或许能猜到我这趟回来的目的…」

  我继续道:「既然我母亲已经过世,你应该知道我没有任何义务让你免费佔
用这些财产。」

  「啊…小侄啊,可你在城内有大好前程,这穷乡僻壤的几块地对你有什么用
处着?还有那几厂鸡猪寮,你有办法忍受那种恶臭吗?」王叔棕黑厚唇的嘴角开
始抽动,那一贯假笑的丑恶表情有些许鬆动。

  「确实,这种工作我不屑一顾。但我大不了可以卖掉这些财产,或是便宜租
给其他农人,也比起给你免费霸佔来得好上不少。」

  也许没料到我这般轻蔑的态度,王叔瞪得双眼要冒出火来,太阳穴旁的血管
胀裂起来,肥壮的身躯紧绷,手臂青筋乍现,有些吓人。

  「不过你想待在这里也是可以。」我语带放缓。

  我继续说道:「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说来听听。」王叔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憎怒的表情,显然对于我
将提出的条件不以为然,粗肥的双手环绕在胸前,一副即将要爆发的姿态。

  「你……」我嚥了口口水。

  然后接续着说道:「你必须让小梦怀孕。」

            【待续】

===================================
作者:抱歉了,本章没有肉戏,不过是为了让重要角色出场,为后面满满的肉戏
做铺陈。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