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计画:少子化最佳解决方案(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杜鹃计画:少子化最佳解决方案(上)

作者:derksen(绿帽迷)
2020/12/31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杜鹃计画是国家应对少子化问题,所推出的最佳解决方案。今天为各位介绍的是过去杜鹃计画
实施十年来最成功的执行案例,计画参与人林玉如小姐身高173公分,参与计画时38岁,长相
嘛…算是平凡,就是你每天早上搭地铁时都会看见的那种戴着黑色胶框眼镜、穿着裙装、双腿
裹着黑丝袜,即将迈入中年的上班族女性。在传统产业的财务部门做着朝九晚五的工作。

林小姐的丈夫徐锡铭同样是38岁,是晶片设计公司的技术部门经理,身高165公分,研究所毕业
后便过着早九晚九的过劳工作生活,因此性能力差,阴茎短小,约8公分大。两人大学期间认识
,是同校的同届学生,结婚15年,在徐先生读研的时候奉子成婚,育有一女15岁,目前就读寄
宿学校,寒暑假外每个月固定第四週周末可以回家两天,功课优异,个性内向的部分特别像爸爸。

他们两位曾经在十年前试着再生一个,无奈徐先生过劳,精子活动力接近于零,儘管当时检验结
果发现林小姐的子宫内膜仍然是新鲜的艳红色,等待着她健康的卵子受精后着床,无奈徐先生的
精虫怎样都无法使林小姐受孕,留下了这么一个遗憾。在杜鹃计画公布之后,他们夫妻俩等待了
两年,考虑了许久,终于送出了申请状。由于两人的学经历、收入条件都远高过计画申请标準,
因此在申请状送出后一个月,便排定了两人的面谈,了解他们参与计划的动机以及对个人价值观
与条件进行访查。

在访谈完成后,便让準备交给他们收养的男孩子马惟新,与他们见面。马惟新,或者说之后的徐
惟新十岁,在五年前因父亲入狱、母亲因为在街上揽客当流莺的时候被变态客人强逼进行窒息性
交死亡,因此进入的育幼院,后来便幸运地加入了杜鹃计画。徐惟新被这对夫妻暱称为惟惟,由
于家庭环境的因素从小欠缺足够的教育与刺激,智能的发展上略为迟缓,但经智力测验认定仍属
正常智能,得以留在杜鹃计画中,也因此幸运成为这对夫妻的收养对象-是的,杜鹃计画虽然从
未清楚公开说明,但杜鹃计画是针对收养者的条件进行媒合的,当收养者的条件越是理想,他们
便会收养到扶养起来越辛苦的对象。

以下便是我们的访查员在他们完成收养手续的那天的详细情况。

「老婆,快点过来吧,监护员跟孩子都在等了呢!」

现在时间晚上七点多一些,林玉如才刚开车下班回到家,在玄关脱了高跟鞋也没摆好,就被今天
提早下班在家里等着的丈夫拉着手走进客厅。客厅里除了他们刚刚放学回到家的女儿玟淇之外,
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肯定就是她的儿子,或是说今天起将是她儿子的男孩子,以及他儿子的监护
员了。

「林小姐晚安,那么,我可以正式开始手续了?」孩子的监护员看起来比林玉如大上几岁,顶多
四十多岁、应该不到五十岁。监护员郑小姐(名字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不进行揭露)穿着一身靛
蓝色、样式非常正式的裙装,也就是像林玉如一样一身上班族女性的套装打扮,不像是社工,倒
比较像一般公务员。社工一班可能会是更方便活动、照顾小孩的打扮,类似保母那样,但郑小姐
似乎不是如此,而是穿着短裙、踩着高跟鞋,双腿裹着低丹数的薄透黑丝袜;又或者是为了今天
这个隆重意义非凡的日子,特地穿上正式服装也不一定。

「我没问题,老公,可以开始了吗?」林玉如在她丈夫身旁一边坐下,刚好母女俩一人一边挨着
丈夫坐在三人座的沙发上。

「可以!可以!等这个日子好久了,郑小姐,请你开始正式手续吧!」林玉如的丈夫毫不掩饰脸
上雀跃的表情,一边抖着脚,大概是很紧张吧!林玉如反倒没这么情绪激动,毕竟从一开始参加
国家这个杜鹃计画是她丈夫提的意见,林玉如也是想了想参加计画对女儿玟淇好-因为参与计画
的家庭,可以在升学时以额外提供给杜鹃计划参与者的配套措施分配进入大学的名额,想到可以
让女儿读书轻鬆点,林玉如便答应参与计画了,而不是像她老公那样特别期待着自己将要多出一
个儿子。他盼望着一个儿子十年了,一直梦想着可以有个儿子一起玩球,就是那种充满父子之情
的活动,好弥补他从小认真读书的缺憾。

「好的,徐锡铭先生,林玉如小姐,我是监护员郑OO,过去这两年一直是由我负责陪伴惟新小
弟弟,由于两位之前资格审核跟面谈都无问题通过,也按照两位的意愿选择了惟新小弟弟,两位
便正式参与我们国家的杜鹃计画,进入计画正式启动的阶段了。」

今天起就要成为他们夫妻俩名下的儿子,眼前的这位十岁大的男孩子低着头,偶尔往林玉如那边
看过去,但他视线还是低低的,只敢看着林玉如两只裹着黑丝袜的膝盖,似乎相当紧张的搂着陪
伴他两年形同母亲一般的监护员郑小姐不放,另一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可能是他很焦虑的关係,
一直用手指搔着郑小姐裹着肤色丝袜的大腿、另一只手则搂着她的腰,或许还抗拒着要离开她吧
?看了实在有点不忍心呢。林玉如看了小男孩依依不捨的模样,似乎有点烦恼应是拆散情同母子
的两人,是否不太好,皱起了眉头思考了起来。

但她恐怕是反悔不了,一场金融海啸,虽然没影响她先生的工作跟收入,但林玉如被从银行资遣
之后,就再也找不到相关专业的工作,好不容易透过大学学长的介绍进了一间传统产业当行政人
员,但收入骤减、只能勉强贴补家用,每个月的开销仍是把两人压得喘不过气。这是因为徐先生
大部分的薪酬,都是满二十年后才能陆续出售变现的公司股票,因此扣掉每个月沉重的房贷,夫
妻俩人每月的现金进帐所剩无几,还不知道女儿大学的学费该不该从房贷增贷来支应呢。当然他
们刻意在申请文件上隐瞒了这点,从银行收支往来纪录上看,只会以为他们理财严谨,不愿意轻
易变卖股票而已。

毕竟,只要能参加杜鹃计画的话,不但有居住补贴,全家小孩的教育费用也全免,更重要的是还
有升学考试的优势,这可彻底让林小姐少烦心许多!他们的女儿玟淇静静地坐在徐先生身旁,父
女俩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她也像她爸爸一样长不太高,她爸爸只有165公分高,她大概也
很难超过160公分了,可惜了林玉如173公分的身高,没能给女儿拉高一点。多一个十岁大的儿子
要烦心,但能让乖巧没有顶撞过父母半次的女儿轻鬆点,林小姐也就心甘情愿了。

「…那么,以上说明内容没有疑问的话,就请两位在这边签字。」没过多久,固定要念诵的条文
内容已经讲解完毕,只要签个字,林玉如就有个儿子了。

徐先生签完之后,将文件递过来给林玉如,她也没打算再读一次条款内容了、毕竟先前都已经不
知道读了多少次,签上自己的名字就交回给监护员郑小姐了。

「那么恭喜两位了,惟新小弟弟今天起就是你们家庭的成员了,惟惟,过去抱抱爸爸妈妈吧!」
徐先生跟林小姐的新儿子惟惟好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还是抱着他最亲爱的监护员,怯生生的一
动也不动。郑小姐想要拉开他的手,他却搂得更紧,实在看不出来一个小学三年级的男孩子,个
头也不特别大,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大概真的很不愿意放开吧。

「对两位真不好意思,这孩子很懂事,特别让人感到窝心,也比较黏我一点,他只是心里还没调
适过来,比较抗拒一点,让我跟他说说。」郑小姐一边说着,惟惟已经整个人像条蛇一样缠上她
不放。

「惟惟!我们…说好了…」不知道为什么,郑小姐像是不忍心似的,没办法使劲挣开,只能有
气无力地摇摇头,看着惟惟,静静地流下了眼泪反,两眼泛着泪光,张红着脸。惟惟嘟着嘴,最
后还是不情愿地放开了。

「你答应我了!」惟惟对着郑小姐说道,不知道他们约好了什么呢?

「好,惟惟,我一定不会食言,我下个礼拜五,每个週末都会来看你喔!」是的,监护员为了确
认被收养的小孩适应的状况,头一个月每週末都会去收养家庭探视,之后视情况降低频率。

「一定要来喔!」惟惟用坚强的语气说道,简直像在下命令一样,跟徐先生夫妻的个性差真多,
是个个性很坚强,有点脾气的男孩子呢。

在送走郑小姐时,徐先生与谢小姐全家一起送她走出大门,在屋外一边挥着手跟她道别,郑小姐
坐进自己开来的小房车时,惟惟还是忍不住冲了过去,郑小姐打开车门让他进了车里,看见两人
在车里抱在一起,简直像是拆散了一对母子似的。

林玉如跟丈夫老早把空着的一间房準备好了给惟惟的家具,在郑小姐开车走后,徐先生带着惟惟
,给惟惟宣布他从今天起拥有自己的房间了-在杜鹃计画中心生活的孩子住的都是四人房,没有自
己的房间,惟惟知道了十分开心的样子,好不容易露出了笑容,林玉如才放下心来,让这两位个
头没有差太多的父子好好培养一下情感,自个进浴室换下套装,脱了黑色丝袜扔进洗衣篮,洗澡
去了。她很快地洗完澡,就看到父子俩一人拎着一条浴巾,手牵着手在客厅等着呢。

「老婆,妳洗好了?内衣跟袜子晚点再手洗吧,我先跟惟惟洗澡去喽!走吧,惟惟!」话才说完
,两人便小跑步窜进浴室关上门。在浴室外都能听到淋浴的水声也盖不住的嬉闹声,林玉如的老
公这十年来梦寐以求的父子生活竟然一下子就实现了,还跳过了重新养育一个孩子最辛苦的前六
年,这一切还真多亏了国家的杜鹃计画呢。

特别是这一年,因为送玟淇去念住宿制的女子高中,总是见不到心爱的女儿,徐先生便心情郁闷
、更加埋首在工作之中。从今以后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儿子,他平日应该会高兴许多,不会再回家
了还皱着眉头只想着工作的事情了吧!这便是杜鹃计画的第一个目的,那就是改善许多有着养育
孩子遗憾的夫妻的精神生活,让他们能有机会抚养孩子,弥补心中的缺憾。

整个週末,他们父子俩都腻在一起,林小姐的老公甚至没有回房间睡,就趴在惟惟床边睡着了,
一起去购物、附近公园骑脚踏车,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刚刚当了两天父子一样,也许一开始惟惟虽
然不愿意离开照顾自己两年的郑小姐,但徐先生的热情马上打开惟惟的心房,让他愿意接受自己
已经有了新的归属吧!

礼拜一早上,林玉如开车载老公去搭他们公司的交通车,后座也多了新的乘客,就是今天起要改
从新家通勤去原本念的学校的惟惟。林玉如的老公下车时跟惟惟开心地挥挥手,惟惟也开了车门
下了车,给林玉如的老公一个拥抱,要他的『爸爸』上班不要太辛苦,早点回来,多么贴心的孩
子啊!父子俩挥挥手道别后,惟惟打开了前座的车门上了车,自己繫上了安全带看着我,对林玉
如点了点头,她便推动排档桿,经过十分钟的车程,来到惟惟目前就读的小学了。林玉如有一个
开车的坏习惯,便是要一手握着排档桿才顺手,当她停车时才发现,惟惟专心地看着她握着排档
桿、手指修长白皙滑润的右手。

由于学校老师都很了解他的状况,为了不要打扰其他学生,儘管今天是第一天送他上学,也就是
第一天以一个有家庭的孩子的身份上学,林玉如只打算带着他去跟班导师打声招呼就好。她们母
子俩一前一后的走着,惟惟跟在林玉如后头低着头不说话,比起惟惟与郑小姐的关係,两人就有
种陌生的距离感,好像林玉如才是社工安置机构的监护员似的。

林玉如跟惟惟的班导师李老师简单打声招呼,李老师虽然因为保养得宜、驻颜有术,还像刚毕业
的女大学生一样年轻,但已经有十年经验了,专门负责照顾参与杜鹃计画的孩子,经过上周计画
的监察员提前来宣布徐惟新小弟弟已进入计画的下一阶段,李老师已经非常清楚状况了,便跟林
小姐微笑着鞠躬,对林玉如说声辛苦了、接下来交给老师就可以了。林玉如便跟惟惟挥手道别,
跟他说晚上六点就会来接他,要他在课后安亲班边写作业边等着。

惟惟用他招牌的坚定口气「嗯」的一声答应了林玉如,正当她转身要离开时,才走了几步,惟惟
就从身后抱住了林玉如,她今天踩着上班穿的高跟鞋,使惟惟跟他的新妈妈个头差了快三十公分
,几乎是抱着林玉如的臀部跟腰之间的地方,才能勉强地搆着她的腰。林玉如转过身来摸摸惟惟
的脸颊,他才终于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自己的新妈妈,说了声「谢谢,妈妈。」后,又把脸庞埋
进林小姐中年略显肥满的小腹里,紧紧地搂着,就像那天他紧紧地抱着郑小姐不放一样,真是有
力气的孩子,也是一个多么贴心的孩子,这么可爱的孩子,却从小没了父母,不情愿地成为杜鹃
计画的对象。惟惟抱着林小姐许久才放开,总算像是对母子了。

这天晚上林玉如怕惟惟等太久,特别提早完成工作,準时打了五点半的卡就下班,开车稍微堵了
一下,总算是赶在六点的时候到了学校。到惟惟的教室外,惟惟马上认出了自己的新妈妈,拎了
书包冲出教室往我跑了过来,又是抱了林玉如一个满怀。跟早上乾乾净净地出门不同,身上的制
服髒兮兮的,今天有体育课也玩得一身臭汗,林玉如赶紧牵着惟惟的手上了车,一路堵车回到家
了。一回到家,惟惟吃完在路上买的便当后便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等着林小姐的老公回来。

「惟惟,你先洗澡吧,爸爸要晚点才回来。」林玉如一边在浴室里脱着穿了一整天臭烘烘的黑丝
袜,一边催着自己的新儿子盥洗。

「没关係,我等爸爸回来,他跟我约好了,要一起洗澡。」

「惟惟,爸爸今天要很晚才回来,下次好吗?」林玉如在浴室的洗脸檯一边搓洗着自己的丝袜,
一边与自己的新儿子过起招来。跟乖巧至极的女儿不同,惟惟可不是那么轻易听话的孩子呢!

「不可以,爸爸答应我要跟我洗澡了。」

这下林玉如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惟惟这个孩子虽然很贴心,对这两个新爸妈接受的也快,就是
个性硬了点,感觉他决定好了、人家答应他的,他绝对不接受妥协,他才刚来几天就让他失望,
对新的父母失去了信心,似乎也不太妥当。林玉如烦恼地想着,就是因为他老公在惟惟面前就是
什么都好好好,随便答应,也不想想自己每週一为了开会总会特别晚回来,答应这什么父子一起
洗澡的承诺,总不能让这小子一直臭到睡觉前吧?

「惟惟,不然这样好了,今天你自己洗好吗?爸爸明天再帮你洗?」林玉如洗完袜子后,坐在儿
子身旁,硬着头皮开口。

「不要,爸爸答应要跟我洗澡,我等爸爸。」惟惟有着十岁的稚嫩脸蛋,却用跟年龄不相称的坚
定口吻拒绝了他妈妈。

「嗯…不然,今天妈妈陪你洗澡好吗?早点洗澡,上床休息才好睡觉啊?」林玉如半哄半骗地
说服儿子妥协,希望能成功。

惟惟皱着眉头嘟着嘴想了想,便点了点头答应林玉如,林玉如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带着
儿子进了浴室,帮他脱掉身上的运动服、丢进小脸盆泡着,要他先去自己沖一沖水,林玉如就开
始脱掉自己的衣服。脱下F罩杯的大胸罩、还有XXL尺寸的蕾丝内裤一起丢进脸盆里泡水时,林小
姐才发现自己的内裤竟然几乎要跟惟惟的运动服上衣一样大件了!她这几年真是胖了太多,幸好
都已经是当妈的人了,女儿也那么大了,大概也没人会在乎她胖了多少。在脸盆里倒进洗衣粉搅
拌,把衣服都浸在水里后,林玉如便要跟着进淋浴间,这才发现惟惟一边用莲蓬头沖着自己的背
,一边看着她光溜溜地走过去。

「妈妈的屁股好大噢!比爸爸还大!」惟惟用童稚的口吻讚叹地说着,林玉如知道他没有恶意,
不是嫌她一个中年妇女产后发福,屁股大上两圈怎样都减不下来,但还是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
急急忙忙地为自己辩解。

「惟惟,妈妈是因为生了姐姐,所以屁股才变大的,不是本来就这么大,妈妈以前很瘦。」林玉
如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腰间、臀部跟大腿中间满到快要没有地方堆的赘肉,她体
重是真的有些超重了,要不是超过一米七的身高、腿又修长,看起来比例好,那些赘肉还不至于
鬆弛垂坠,否则她现在其实就是常见的中年妇女水桶身材了。当然,酪梨形状的身形是免不了的。

「惟惟喜欢大屁股,大屁股的才是妈妈。」惟惟又使出他的招牌熊抱,把整个人的脸埋在林玉如
的肚子赘肉上,只是她也可以感觉到自己浓密的阴毛被儿子靠在胸口,怪不好意思的。林玉如扭
着身子想要挣脱,没想到惟惟一如之前抱得紧紧,两只手还分别抓着她两瓣屁股肉揉捏着。

「好了,惟惟,乖乖洗澡了,全身臭兮兮的。」好不容易把惟惟推开,这十岁的男孩子还堆满笑
容地瞇着看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身上好香,妈妈的味道!」

「谢谢你喔,来,妈妈帮你沖一沖背。」惟惟听话地转过身,让林玉如给他沖去一身的汗。

「好,转过来。」一声令下,他又再度转过身来,只是当林玉如帮他沖下半身时便隐约感觉到,
惟惟的身体似乎哪里看起来不太正常。

对!他只有十岁大,照理来说应该小巧可爱的小鸡鸡,看起来尺寸比例不太对劲。林玉如小心地
利用帮他沖洗下身的时候用右手捧着,这重量跟饱满的大小可不像个孩子,甚至比她老公要大上
一些-虽然林玉如明白自己的老公那边确实不大,但一个十岁小孩比他还大,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林玉如心里想着:

「难道真的是我老公的那话儿很小吗?我上了大学就跟他交往,毕业就结婚,这辈子也就只有他
一个男人,甚至连儿子都没生过,没看过别的男人的身体….」

虽然惟惟只是个孩子,但确实是林玉如第一次看到、碰到别的男性的性器官,这下子她真的不太
明白是惟惟的特别大,还是胎她老公的特别小了。她一边偷偷观察,又一边思索着:

「而且惟惟不只是『蛋包』比较大,连尚未充血的棒子也是如此,我老公充血后的尺寸大概只跟
我拇指大小差不了太多(我手指比较修长,一直以为这样很正常),但惟惟现在已经要比他粗上
一些、甚至长一到两公分了!」

林玉如挤了些新买的儿童沐浴乳在手上,开始帮惟惟搓洗身上的污垢,但在帮他搓洗身子的过程
,她压抑不住心里的好奇,眼神一直飘过去惟惟两腿之间的地方,先帮他搓了搓颈子、肩膀、背
后、胸口,其实作为母亲,应该帮忙洗背就可以,剩下的部位应该要让已经十岁的男孩子自己洗
才是,他都小学四年级了,但是…很显然林玉如已经被搞得头昏脑胀,思虑不周了,在帮刚收养
两天的儿子搓洗完屁股后,便叫他把腿张开一点、才能洗比较乾净。

惟惟张开了双腿,双手叉着腰,林玉如吞了吞口水,把心一横,就让沾满沐浴乳的右手抓住新儿
子大得不符合年龄、对她而言陌生无比的小鸡鸡给抓住,搓洗了起来。惟惟跟她老公一样包皮较
长,包住了整个头的部分,也就是包茎。不知道是着了魔还是怎样,林玉如竟然下意识要帮他把
包皮推开、好让龟头露出来洗乾净…

「妈妈,你捏着我尿尿的地方做什么?」林小姐食指跟拇指捏着惟惟的小肉棒,被儿子一问,迟
疑了一下没有动作,但还是轻轻地推开儿子的包皮,让包皮底下堆积着白色污垢的龟头露了出来
。鲜红色的龟头尚未充血,软嫩软地,林玉如不回答自己儿子的疑问,默默地用莲蓬头帮儿子将
髒臭的包皮垢给洗了乾净。

不秒的是,好不容易将龟头洗乾净后,林玉如正要拿浴巾帮儿子擦乾身体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
莲蓬头水柱的刺激,才十岁、尚未青春期的惟惟竟然渐渐勃起了!林玉如吓得不知所措,只能瞪
大着眼,看着儿子逐渐膨胀的下体,故作镇定地继续帮他擦乾身子。当林玉如把惟惟全身都擦乾
后,这陌生的男性性器官,竟然已经充血了至少七成,可怕的是这十岁的孩子,竟然有着勃起之
后,尚未完全充血就超过十五公分长的阴茎呢!

「妈妈,下面感觉怪怪的,不舒服。」惟惟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两腿之间的器官膨胀了起来,不知
所措地看着自己才相处第三天的母亲。

「惟惟…不用担心,男孩子长大了,这样是正常现象的,等下就会消退了喔!」林玉如情急之下
,都想不到自己竟然可以这么通顺地想出能好好回应儿子这种尴尬情况的话呢。

「喔喔…好…」惟惟似乎不以为意,只是穿上内裤后,胯下那一包似乎让他走路十分彆扭,弯
着腰才能走出浴室,不会被裤子憋着发疼。

在儿子离开浴室之后,林玉如带上了浴室的门,上了锁-她平常洗澡,家里也就夫妻两人,她是
从不上锁的。林玉如脑海里还盘旋着刚刚的画面,她一闭上眼,就能看到刚相处第三天的儿子惟
惟巨大的阴茎,跟这个十岁小孩如凶器一般的阳具相比,她丈夫的才像是十岁小男孩呢!

「那孩子..是不是生病呢?还是遗传问题呢?从来没听说过会这样,我该怎么办呢?」林玉如一
边苦闷地想着,一边将修长的手指伸到两腿之间,长满浓密卷曲体毛的肉缝。她仰着头看着浴室
的天花板沉思着,一手拎着莲蓬头、让水柱沖刷着自己被内裤与丝袜闷了一天、分泌物味道浓厚
的肉穴。沖了好几分钟,老早就沖乾净了,却停不下来,另一只手的食指与拇指像刚刚掐着儿子
尚未膨胀的龟头一样,捏着自己阴蒂,揉捏着,揉捏着。

在她洗完澡看到电子闹钟上的时间后,林玉如才明白自己在浴室里,竟然想着刚收养的十岁小男
孩病态般巨大的阴茎勃起的景象,自慰了半个小时以上才能消除胸口的那股骚动、闷热感。

这便是杜鹃计画的第二个目的,还能生育的熟龄妇女,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好好地受孕,便会被杜
鹃计画催发雌性的本能,好好地进入随时準备好要接受播种的生理状态。所有杜鹃计画的参与儿
童,都从小接受药物矫正,大约十、十一岁进入青春期,便透过生理上的变异,让他们能使收养
自己的母亲发情,只有发情渴求受孕的母亲,才算是成功参与杜鹃计画正式启动阶段,及格的母
亲。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