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娘H计划】(05)苏维埃贝拉罗斯的新婚之夜(下)【作者:dragonye】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dragonye
字数:9877

        舰5——苏维埃贝拉罗斯的新婚之夜(下)

  苏维埃贝拉罗斯俯下身,用她灵巧的小舌头在提督的脖子上舔弄着,水蓝色
的长发飘洒在他的鼻尖,撩人的瘙痒和浓郁的女人香味刺激着男人的神经,让他
疲惫的身躯再次焕发出了生机。

  「咔嚓——」「咔嚓——」

  随着两下清脆的声响,提督的左右手分别被苏维埃贝拉罗斯拷上了一副手铐。

  (一边一副?没有拷在一起?)

  不过很快,苏维埃贝拉罗斯接下来的动作就解开了提督的疑惑。只见她小手
一抬,空气中就浮现了无数的冰霜,它们汇聚在一起,绕着洁白的床单转了一圈,
将那些白色的冰华也分发到了床沿的所有角落。

  之后,随着苏维埃贝拉罗斯的一抬手,数十条栅栏般的冰柱拔地而起,一直
生长到了天花板上,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囚笼,将两人囚禁在这冰牢中。而其中的
两道冰霜洪流,则是越过提督的额头,最终在床头的冰柱上凝结成两条坚固的弯
曲把手。

  「咔嚓——」「咔嚓——」

  那两副拷住了提督的手铐,另一头就这样分别被苏维埃贝拉罗斯拷在了那两
条冰柱把手上。

  「虽然是恰巴耶夫出的奇怪点子……,但是用来对付你这个抖M 好像还蛮合
适的呢,吼吼……」苏维埃贝拉罗斯一只手托起自己那两团硕大的丰满,像是毫
不顾忌那对晶莹剔透的可口蓓蕾暴露在空气中似得,另一只手则扶着下巴,直起
身子,闭起一只眼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自己的猎物。

  「如何?指挥官同志?对房间现在的布置感觉如何?是不是一下子就进入状
态了?」

  「啊啊……好贝拉……饶了我吧……改天的话,几次都可以……」眼前的男
人虽说是有点意动,但是下体传来的不堪重负的肿胀感,还是迫使他选择了保守
一点的回答。

  「吼哦……?」苏维埃贝拉罗斯眯起了她美丽的水蓝色眼睛,缓缓地从床上
站了起来,「看来指挥官同志您还真是一个谎话连篇的男人呢……嘛,无所谓了,
总有办法让你变得『诚实』一点的————不?是?吗!!!」

  随着突然抬高了八分的音量,苏维埃贝拉罗斯伸出了自己的一只黑丝美足,
对准提督的双腿之间就是一次猛烈的践踏,几乎要将那跟不乖的香肠和两颗可怜
的蛋蛋压扁。

  「呜唉唉唉唉唉唉……」男人发出了一声可怜的悲鸣,回荡在这狭小的冰牢
里。

  提督虽然是一个曾经在战场上受过伤的英勇军人,但是属于男人的那特有的
深沉疼痛还是让他的神经不堪重负,难以抑制地发出了呼喊。

  但是更令他难堪的事情还在后头,随着苏维埃贝拉罗斯的卸力,来自于下体
的痛感消退之后,意识到了现在处境的提督,反而滋生出了一股欢欣雀跃的快感。
自己那不听话的下体此刻也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变得不屈而坚硬了起来,甚至顶
着苏维埃贝拉罗斯整条腿的重量,硬生生地站立了起来。红肿而充血的龟头死死
地顶着舰娘覆盖着黑丝的足心,艰难地与那整条丰满肉腿的重量抗衡。

  「你看、你看!亲爱的指挥官同志,它真的是相当诚实又相当热情呢!如果
我脚上的黑丝上破了个洞的话,我毫不怀疑它会努力尝试钻进去呢……哈哈!」

  苏维埃贝拉罗斯满意的摆了摆手,那如同有自己生命一般的冰牢便如同得到
了命令一般,在提督脑后的枕头下方凝聚成了坚实的冰块,让此刻浑身无力且双
手被束缚的提督,能够将自己狼狈的身躯、和下流不堪的欲望尽收眼底——当然,
也少不了苏维埃贝拉罗斯那令他倾倒的黑丝美足。

  感受到了自己脚下之物的不安分动静后,苏维埃贝拉罗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
噬虐的笑容,她舔了舔嘴唇,紧接着两手伸开,抓住了两侧的冰柱栅栏,稳固住
了自己的身躯。随后,她将精神集中在了足部,那只被黑丝包裹住的灵动黑猫也
在下一刻开始了它的辗转腾挪。

  那只黑丝的玉足先是向下滑动了少许,用它那灵活柔软的脚趾,隔着柔软的
黑色丝绸,在男人的龟头上狠狠地抓握了一下,像是临别前的拥抱一般,让那单
方面遭受压迫的肉棒流出了些许「感动的泪水」。随后,那只黑丝玉足便轻巧地
活动了起来,将这这点点的先走液蘸满了整个足底,紧接着……

  「嘶嘶嘶嘶……」犹如毒蛇吐信的声音一样,柔软滑腻的黑丝在男人细嫩的
皮肉上不断地高速摩擦,产生了不小的动静。在那几乎要将皮肉都要刮下一层的
可怕速度下,原本柔软的丝织物也不禁显现出了几分凶险来,坚韧的丝绸终归是
比人类的肉体更耐磨一些,更不用说是男人最为私密之处的细皮嫩肉了。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提督便感觉自己的下体似乎是被浸泡在了在浓酸
中一样,那深沉的疼痛中还夹带着一种灼烧感,像是快要着火了一般。

  「啊……啊啊啊……」

  提督不禁开始不自觉地抽动着自己的腰腹,胡乱地蹬着自己的双腿,有几次
甚至踢到了苏维埃贝拉罗斯那只站立着支撑她身体的玉足。但是早有准备、且力
大无比的舰娘自然是不会被这种毫无章法的攻击所动摇身躯,不仅如此,她天蓝
色的瞳孔还露出了些许玩味的笑意,像是报复一般地,又加重了自己足交的力道。

  在这种痛苦的感觉下,即使是这个原本无可救药的足控,此刻也不禁悬崖勒
马了。

  那本来能让他性欲爆表的场面,在刺骨疼痛与肉体崩坏的威胁下,好像也失
去了吸引力。在这痛并快乐着的短暂时间里,肉棒自然是没能触及到那快感的顶
峰,灼热的血液也随着那欲望的回落,倒流了回去。

  「отлично(很好)!」苏维埃贝拉罗斯满意地收回了那只美丽的黑
丝玉足,大声赞扬了一番,点起了头,震得她胸前的两颗凶器上下晃动了起来,
「看起来这一番『矫正』还是很有效果的嘛,指挥官同志的病似乎还有救……」

  「那么……亲爱的指挥官同志,您家乡有句俗话说得好——打铁要趁热,不
如趁着这个机会,彻底让您变成一个XP正常的人吧?顺便说一句:您现在没有拒
绝的权利哦……」

  「诶?!」提督甚至还来不及说什么,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呼吸困难,定
睛一看,原来是苏维埃贝拉罗斯跪坐在了自己胯间,两手伸入了自己的膝盖下,
握住了膝盖窝,用自己舰娘巨大的力气,将提督的双腿狠狠地压向他的胸膛,像
是要将自己丈夫的腰腹折断一般。紧接着……

  「咔嚓——」「咔嚓——」

  不知何时出现的两只手铐拷住了提督的脚踝,将他的双腿也一并锁在了那坚
固的冰牢栅栏上。

  「отлично(很好)!」苏维埃贝拉罗斯托起了自己的下巴,歪着头
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看着自己的丈夫兼提督摆出了此等屈辱的姿势,让身为
抖S 的她,小腹中也升腾起了一股热流,逐渐向她的下体蔓延而去。

  她轻轻伸出美艳的舌头,舔弄了一下鲜红的嘴唇,慢慢转跪姿为蹲姿,岔开
了自己浑圆的双腿,将双腿间那纯黑的、单薄的睡衣掀开了一角,露出了之中被
黑色内裤所遮盖的,那隐秘蓝色草丛之中的粉嫩洞穴————这都要怪眼前的这
个男人,初睡醒大发性欲的他,抓住自己的双腿就是一阵火热的磨蹭,连她的内
衣都顾不得脱下,还是自己用指甲在内裤上划开了一道缝隙,才让他得以顺利进
入。

  眼见那黑色内裤正中缺口里的粉嫩洞穴,正随着苏维埃贝拉罗斯高涨的欲望
一张一合,从中还不断地流出潺潺的流水,像是怪物贪婪的口腔一般,早已对眼
前的肉棒垂涎多时。

  不过苏维埃贝拉罗斯好像也不急着吞下的样子,此刻的她忽而又像是变成了
一只蓝色的大猫一样,双手按在了丈夫的胸口,轻巧地将自己的身子慢慢压下,
伏到了他的身上。两团硕大的乳球压迫着他的胸口,丰满、浑圆又覆盖着黑丝的
大腿,紧紧地抵着男人的屁股和大腿根,微微的摩擦着。

  屁股与大腿后侧从未体验过的摩擦感觉,让提督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成千上万的毛孔全部都尽全力地收缩,一瞬间,鸡皮疙瘩布满了他的全身。

  而敏感的肉棒此刻则顶着舰娘那性感诱人的小腹。

  提督出神地看着苏维埃贝拉罗斯那侵略如火的目光死死地盯在自己身上,配
合上此时她大胆而暧昧的动作,让他感觉,仿佛此时此刻的她,反倒成了那个在
性爱中占据了主动权的雄性。

  「啪——!」一声刺耳的脆响打断了提督的思考,随后他又感觉自己屁股上
一股火辣辣的疼,原来是他那新婚的婚舰,刚刚毫无怜惜地给了自己屁股一巴掌。

  眼见自己的男人重新恢复了注意力,苏维埃贝拉罗斯微微一笑,也不再压抑
自己的本能,伸出手重新撑起了自己的性感身躯,摆好了进攻的架势。

  而那饥渴又湿润的小穴,此时在这个姿势下也逮住了那只不乖的肉棒,只不
过还没有将它整个吞下,柔软的淫肉堪堪吞到了肉棒的冠状沟处便收紧,正不急
不躁地用上下左右的沟壑与肉粒在敏感的龟头上亲吻着、咀嚼着,仿佛确信了它
永远没有机会逃走似得。

  「这下您退无可退了呢,指挥官同志,放弃无谓的挣扎吧……」

  「从您与我誓约的那一刻起,您就永远变成我的东西了呢,反抗是无效的!」

  「好了……让我们直入正题吧。」

  苏维埃贝拉罗斯随手拿起一块枕头垫在了提督的屁股下,稍稍又提升了这个
男人腰腹弯曲的负担,随后又用双手分别抓住了自己男人的两条小腿,小心地调
整起了姿势,避免那根正在享用的肉棒掉出自己下面的小嘴。

  最终,她的大腿竟是直接枕在了提督那高高翘起的臀瓣上。四片臀肉在空中
上下相望,苏维埃贝拉罗斯下体分泌多时的湿润粘液,也顺着她下体的蓝色草丛,
缓缓滴下,一滴一滴坠落到了提督身体那最为柔软、敏感的腿缝之间。

  下一刻,如同冰雪女王一般的蓝发舰娘深吸一口气,缓缓而又有力地沉下了
自己性感的身躯。

  「啊……!」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

  苏维埃贝拉罗斯那粉嫩的小穴此刻已经火力全开,泥泞的淫肉像是贪婪的掠
食者一般,不断撕扯着嘴中可怜的猎物,扭曲的褶皱仿佛是饥渴的水蛭,不断地
扭动着自己妖艳的身躯,尝试吮吸出被害者的体液,而那千千万万、密密麻麻的
凸起肉粒,也不甘示弱,像是刷子一般,对准那肉棒上每一个敏感的神经就是一
连串猛烈的压榨。

  要是那敏感的肉棒再长一些,要是舰娘那充满诱惑的动作再慢一些,要是那
致命的小穴榨取的时间再长一些,搞不好他此刻已经射出来了也说不定。

  「哼哼哼……」但是显然苏维埃贝拉罗斯并没有准备给她的丈夫喘息的机会。
在提督绝望的目光中,她缓缓地用双足又一次撑起了自己的性感身躯,如蓝宝石
般美丽的双目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眼前的猎物,在那之中浮现出了一丝令人胆寒的
恶意。紧接着……

  「啪——!」这回,臀部相撞的声音回荡在了房间内,不用说,苏维埃贝拉
罗斯这一次很明显加重了力道。

  「嘶——」提督那差点要脱口而出的呼喊,就被硬生生地打断了,转为倒吸
一口凉气。原因自然是他那性格恶劣、又欲火烧身的婚舰,此时又意犹未尽的晃
动了一下她那丰满的美臀,肥嫩的尻肉充满了弹性,让男人的屁股深深地嵌入了
其中,像是要把他连肉体带灵魂整个丸吞下去一样。成千上万的淫肉和沟壑也在
这一刻狠狠地夹弄了那条可怜的肉棒。

  并且,在那神秘的肉穴的最深处,还传来了一股销魂蚀骨的吸力,直将那跟
敏感的肉棒吸得突突直跳,仿佛在下一刻便有浓稠的白浊冲破那红肿的马眼,破
茧而出。

  眼看苏维埃贝拉罗斯又一次用双足撑起了自己的身躯,此刻的提督却连言语
的反抗都做不到了,只是呆呆地看着那性感的身躯再一次重重落下。

  「摧毀敌人!从躯壳到意志!彻底——!」婚舰那在战场上英姿飒爽的宣言
回荡在了他的脑海里,只不过与那时不同的是,现在被她彻底摧毁的,不是塞壬,
而是自己。

  那孱弱的肉体此刻再也支撑不足,纤细的神经再也无法束缚那快感的洪流。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苦闷中充斥了痛快的嘶吼,宣告了这场战斗的
胜负结果。

  珍贵的遗传基因。

  浓稠的生命原液。

  汹涌的白色洪流。

  在这一刻,统统被那贪婪噬虐的小穴无情地榨出。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

  散发着浓郁生命气息的精液,就这样喷洒在了那粉嫩的腔肉之中,那柔软的
腔肉此刻仿佛也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意识,随着那仿佛吞咽一般的动作,一点一
点地,将那浓稠的精液,尽数输送到了那紧致肉穴的最深处。

  「哈啊……」苏维埃贝拉罗斯呼出了一口热气,在这冰凉的冰牢之中转为了
一股充满情欲的白汽,感受着那灼热粘稠的生命之种缓缓流淌进自己的子宫,逐
渐被消化、转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她愉快地扭动起了自己那性感的腰腹,同
时伸出双手捧起了自己的脸,蓝宝石般的美丽眼睛中满是陶醉的神情,像极了隔
壁重樱的吾妻……还是……以「我妻」为姓的某个粉发病娇女孩来着?

  而她身下的提督,此刻更是难掩自己的失态,面色潮红,一副呼吸困难的样
子。即使是在他喷射的敏感时刻,苏维埃贝拉罗斯也没有停止肉穴那猛烈的榨取,
在这如同跗骨之蛆般的榨精地狱之中,提督仿佛看见了自己在战场上牺牲的前辈,
站在天堂的边缘,向着自己不停地招手。

  终于,在经历了犹如一个世纪的漫长时间后,那让生命消散的痉挛总算是停
止了。

  「哈啊……」此刻的提督全身上下早已经大汗淋漓,正用灼热的喉咙贪婪地
汲取着空气中的氧气,连嘴角流下的涎液都顾不上了。

  的确……他那被束缚的了双手好像对此也无能为力,心有余而力不足。

  苏维埃贝拉罗斯轻轻撩了撩脸颊旁的蓝色秀发,用一种玩味的神情看向了在
窒息边缘苦苦挣扎的丈夫,稍稍顿了一顿后,开口说道:「指挥官同志……您对
我们北联的『魔方计划』有什么了解吗?」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种莫名的意味。即使是提督那被绝顶快感冲成一团浆糊的
大脑,此刻听到她这种语气,也不禁感觉到了些许不安。

  没有给提督回应的时间,苏维埃贝拉罗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魔方计划』,
其最终目的是让舰娘得以拥有自主作战能力,彻底脱离人类的束缚,完全地——
成为一个不依附任何生物的独立物种。」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容,直勾勾
地盯着身下的男人,像是在嘲讽,又像是猫戏老鼠一般的玩弄。

  「总而言之,也就是寻找彻底取代指挥官的方法呢……」

  「啊?!」

  提督的大脑被这一重磅消息锤的差点宕机,不过终归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
人物,他很快就强迫自己的大脑冷静了下来,在这前所未有的危险氛围下,他甚
至一反常态,放弃了自己之前建立的严肃认真的指挥官人设,开始插科打诨了起
来。

  「别……别开这种玩笑啊,贝拉……我现在脑子有点浑,会不小心当真的…
…」他甚至强迫自己拧出了一个傻笑。

  「哼哼哼……」苏维埃贝拉罗斯也同样回应了他一个微笑,只不过,看见自
己的婚舰微笑之中所暗藏的寒风后,他立刻就笑不出来了。

  他只得放下了身为男人的脸面,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贝拉……我亲爱的贝拉……对于……无意间……知道了这种消息的我……你打
算怎么办?」

  「啊……啊……,不用担心哦,亲爱的指挥官同志,我会帮您保守秘密的。」
苏维埃贝拉罗斯淡淡一笑,虽然听起来像是令人安心的答复,但提督却还是皱着
眉头,他总感觉还有股阴云笼罩在自己心头。

  果然,接下来,他那一贯很准确的不妙预感成真了。

  「保守秘密……只不过是通过把您永远困在这里的方式哦……」苏维埃贝拉
罗斯眯起了她蓝宝石般的美丽眼睛。

  「不……」提督慌了,「不……不……贝拉!求你了!我要回白鹰……啊!
不对!我要回去人类世界,我不想下半辈子待在北联的牢房里……」

  「呵呵,看起来您误会了什么呢……」苏维埃贝拉罗斯轻抚着自己丈夫的脸
颊,缓缓说道:「我可没说下半辈子要让您在监狱里度过,安心啦指挥官同志…
…我不会做那种残忍的事……」

  「事实上,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呢:」魔方计划『其实已经完成了哦……其
最终的解决方案就是——让一位权限足够高的舰娘吞噬掉人类指挥官的全部因子,
这样就能做到完美的解放了。「

  提督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喉咙也仿佛灌了铅一样,
「吞噬……具体是指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哦……」苏维埃贝拉罗斯俏皮地闭上了自己的一只眼,只不过配
合上她那恐怖的话语,只怕没有人还能笑得出来罢。

  眼见自己的丈夫还是一副呆愣的样子,苏维埃贝拉罗斯微微一笑,俯身到他
耳边用最温暖、最轻柔的语气,说着最恐怖的话语:「说的具体点,就是把你的
血肉全部吃进我的肚子里哦……」

  「别担心啦,亲爱的指挥官……不会痛的……毕竟有北联秘密研制的消化液,
在影响主要脏器之前,你的痛觉神经就已经被消化殆尽了呢……」

  「诺?你现在不是正在体验这种被融化的感觉吗?」

  「!」提督这才如梦初醒,原来之前自己身体的种种异常与违和感,全都是
因为……是什么时候……

  怪不得自己深陷冰牢都没有感觉到刺骨寒痛……

  怪不得自己双手双脚被勒出血痕都不痛不痒……

  怪不得自己腰部都要被折断了身体毫无预警……

  苏维埃贝拉罗斯就此刻仿佛是一只蓝色的黑寡妇蜘蛛,打算将自己眼前的猎
物,也是自己的丈夫,彻底地——消化殆尽。

  「苦闷吗?不甘吗?愤怒吗?指挥官同志?不过……还请安心,富有人道主
义的北联会给您一个体面的安乐死的……再说我可是您的新婚妻子,在丈夫生命
的最后时刻,我自然还应当给予您一个难忘的告别……」

  「所以啊,指挥官同志,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来和我跳一支生命落幕的舞蹈
吧?同样的,这次你仍然没有拒绝的权利呢……」

  说罢,苏维埃贝拉罗斯再一次重重地沉下了她美妙的腰腹。

  紧致又柔软的淫肉贪婪地撕扯着、咀嚼着那早已不堪重负的红肿肉棒,一股
一股魔性的律动通过万千的褶皱、温润的黏膜,不断地传达到了提督的快感神经。
不知是不是被药物刺激的缘故,此刻提督感的身体也敏感了许多倍,身体的机能
也开始朝着某种奇怪的方向倾斜资源,最终的结果便是,他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
在向下体涌去,肉棒已经前所未有地胀大,并且还在持续不断地充血。

  「呃啊……」提督的呻吟里,除了快感之外,还有着几分苦闷,几分不甘—
—他曾无数次地噩梦到自己因坐舰沉没葬身海底、被炮弹炸成碎片,却从来没有
想过会有这种结束的方式。

  苏维埃贝拉罗斯双手抓住提督那无力动弹的双腿,自己则半蹲在他的屁股上
方,由上而下不停地撞击,像是打桩机一般,那娇艳的小穴则随着那魔性的动作,
将那根红肿的肉棒不断地吞吞吐吐。

  狂野的动作溅射出了无数的淫靡爱液,喷溅在两人屁股的接触面上,让这疯
狂的撞击中掺杂了些许放荡的水声。那爱液的数量也着实不少,不仅彻底染湿了
两人的屁股,那余下的淫液还浇灌到了提督的玉袋上,来自雌体的未知成分让那
两团精液工厂的生产效率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而苏维埃贝拉罗斯那性感的黑丝,此时也被那爱液的洪流彻底浇灌了一遍,
变得湿润照人,随着她那魔性的晃动,那湿润的黑丝更是近乎癫狂地摩擦着提督
的大腿内侧,酥酥麻麻的快感再一次地点燃了他那沉寂的黑丝足控之魂。

  他已经失去了正常的理智了,憋屈,不甘,与快感彻底混合在了一起,难舍
难分。最终,它们糅合成了一股莫名的动力,驱使着提督在这生命的下坡路上,
踩上重重的一脚油门。

  提督的脸上浮现了怪异的笑容,像是狂热的邪教徒看见自己的邪神主子降临
一样,他开始使用自己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全力迎合着自己妻子的榨取。

  「吼……?」苏维埃贝拉罗斯挑了挑她那天蓝色的眉毛,「居然在这种时候
兴奋起来了……你还真是选择了一种最差劲的方式证明自己的勇敢啊,指挥官同
志……」

  她嘴角再一次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那么,就依您的意愿,速战速决吧……」

  话音刚落,那不断蠕动着的肉穴就变得无比凶险了起来,原本只是有些泥泞
的腔道,忽然就像有了生命一样,开始像蛇腹一般地扭曲了起来,不断地夹弄着
被吞入其中的肉棒。再配合上苏维埃贝拉罗斯那上下起伏的腰身,让肉棒在那紧
致的腔道内通行的同时受尽了折磨,一股直冲灵魂的快感重击了提督的脑干,他
的身体直接开始了熟悉的颤动,远超之前任何一次喷发量的精液集结在了下体,
只等他发布最终冲锋的命令。

  但是苏维埃贝拉罗斯好像连最终的这个发号施令的权力都不想给自己的丈夫,
在感受到下身传来的特有律动后,她嘴角浮现了一丝恶作剧般的微笑,在提督的
屁股后方,一滩渗入床单之中的爱液慢慢地从被单中脱离出来,悬浮在了空中,
逐渐凝聚成了一根冰柱的形状。

  那冰柱的头部对准了提督的菊穴,在稍稍后退了一下积蓄势头后,在苏维埃
贝拉罗斯的坏笑中,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提督发出了一声惨叫,前列腺的突遭猛袭变成了压
垮他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不堪重负的肉棒再也支撑不住,随着全身的剧烈痉
挛,那炙热的生命洪流也在这一刻喷发而出,量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多,显然
提督自己的生命也蕴含其中。

  「对……对……指挥官同志,您猜的不错……茹毛饮血的方式实在太过野蛮
了,这种方式才正好适合我们,毕竟是夫妻,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不是吗?」

  苏维埃贝拉罗斯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贪婪的淫肉腔道不停地蠕动,榨取,
吞噬着献上的营养。

  即使是在这喷射的过程中,万千颗粒状的肉瘤也不打算放过这可怜的肉棒,
还不断地在龟头、马眼与冠状沟上搅动,如刷子一般来回磨蹭,仿佛是严酷的监
工,在敦促着可怜的奴隶献上自己最后的一点劳力一样。

  感受着提督的生命一点一点地流逝进自己的身体,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
点地获得了指挥官的权限,她心中实在是畅快无比,简直有想要高歌一曲的冲动。

  而她身下的提督心里就不怎么畅快了,猛烈的喷发仿佛要将他的灵魂抽取一
般。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正一点点地萎缩,脂肪、肌肉、血液、组织液,
好像都开始逐渐被消化成了养分,汇聚到了自己的下体,打算跟着那些生命的子
种一起被射出。而下体那灼热的射精感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即使已经喷射长达一
分钟了,还是没有回落的迹象。反而,随着那玩意儿的不断射精,自己的大脑开
始有了一种迷离沉醉的感觉,像是吸多了迷醉的熏香一般。

  又过了一分钟,此时的提督已经没有「惊恐」这种情绪了,他现在全身心都
已经沉浸在了这奇妙却又致命的射精感中,身体已经近乎缩水了一半,连那之前
尺寸正好的四副手铐,此刻也失去了作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萎缩的四条肢体
从此刻显得宽阔的铐圈中滑出。

  他现在眼前能看到的唯一物什,便是苏维埃贝拉罗斯那随着腰部的晃动而上
下起伏的两团大奶子,那上面两颗粉嫩的蓓蕾正充血站立着,像是女妖的魅惑双
眼一般向他挑逗着……

  (说起来,好像还没有尝过呢……明明她已经跟我誓约了,全身都是我的所
有物了……)

  那接近枯骨般的枯瘦身躯,此刻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扑了上去,抱住了
苏维埃贝拉罗斯。

  而那贪婪的舰娘却好像早有预感似得,甚至提前调整好了姿势,任由自己的
丈夫抱住自己,她则就势一坐,坐在了他的胯间,成了「观音坐莲」的姿势。

  那腔内致命的榨取仍然持续着,即使是男人回光返照般的最后一击,也没能
让他脱离这悲惨的命运。

  随着他身体最后的液体——脊液和脑浆的被榨出,迷失的灵魂被那贪婪的子
宫所吞噬,他的生命也终于走到了尽头,现在苏维埃贝拉罗斯怀中的,只剩下一
副干瘪的皮囊和皱缩的枯骨。

  不过,他多多少少也获得了一些安慰,那颗粉嫩的蓓蕾,他确确实实地,在
这人生最后的时刻,品尝到了……

    ——————————————————————————

  没有人知道那天之后,指挥官到底去了哪里。

  她们只记得,在婚礼的第二天,苏维埃贝拉罗斯大前辈坐在了指挥官的位子
上。

  「没错,舰队的指挥官之位暂时由我接收了!」

  那是如同碇司令一般的姿势,两只黑色的皮质手套仿佛黏在了下巴上,臂肘
顶着那华贵的红木办公桌,却遮掩不住那两团硕大的丰满,况且,因为坐姿前倾
的缘故,那两团无处安放的丰满只能这样无奈地重重压在了那光滑的桌面上,占
据了一片不小的空间。

  不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苏维埃贝拉罗斯的眼睛,那对蓝宝石般的眼睛,
此刻竟然带着些许之前从未有过的,莫名的气势,仿佛她才是真正的指挥官一样。

    ——————————————————————————

  「指挥官……指挥官……醒醒啊……」那是熟悉的声音,温柔的呼唤。

  「唔呃……」提督猛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穿着黑色诱惑睡衣的蓝发
美人,此刻她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做噩梦了吗?指挥官同志?」

  提督轻轻擦了擦额头的汗,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原来……那是梦啊…
…也太真实了罢……」

  「指挥官同志你在说什么啊?」提督这时候也看向了身边的蓝发美人,虽然
不明显,但是她的额头上也多多少少有那么点细微的汗珠,显然,她是关心着自
己的,并不是梦中那个抖S 恶魔。

  「唔啊……」

  他翻身压了上去,虽然两者并不一致,但他还是打算在她身上好好折腾一番,
好发泄自己梦中的憋屈。

  「真是的……指挥官同志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可不要让我失望了哦,亲
爱的……」苏维埃贝拉罗斯也顺从地张开了双腿,用那诱惑的黑丝夹住了自己丈
夫的腰腹…………

  (说起来,北联研发出了心灵控制器的那个消息到底是真是假呢?嘛……算
了,不管了)抛开了脑中那无厘头的可笑想法,提督摆好了姿势,用尽全身的力
气,为自己的「早班车」发动了引擎。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