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人】(4)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风丝细雨
2021/05/18发表于:sis001雨
字数:5757

                第四章

  龙啸天学武不成,父亲让他走仕途,想着娶了这么一位美娇娘,心中怨气瞬
间减去不少。龙啸天看上去有些书生气息,很是文绉绉的,醉醺醺的进入新房,
新娘子也没起身迎接,跌跌撞撞的走到窗前挑起了新娘的盖头,看着那副绝世容
颜,正想着如何让这娇媚娘子在自己胯下呻吟,竟然脑袋传来一阵头晕目眩,就
这么一头摔在了地上,昏昏睡了过去。

  就在此夜里,龙渊府邸迎来了一位皇帝身边的红人,龙渊以为是皇上派来贺
喜之人。急忙吩咐下人准备茶点后「公公,深夜到访,不知何事?还是说皇上有
什么旨意吗?」

  「龙大人,今日您老令子大婚,除了贺喜以外本不应该有其他之意,可老奴
也是吃着皇粮为公家办事,此次前来也是奉旨传话,望龙大人勿怪。」

  说着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龙渊接旨」从袖子里拿出了诏书。龙渊心中一
股股不好的预感升起,身体一愣,但也快速双手抱于头前的跪倒地上。「老臣龙
渊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北方与之吾国交接之地有叛党作乱,军情紧急,将
军身经百战,上知天文学贯五经,乃吾帝国之支柱,念将军年事已高,朕不忍老
将军过度操劳,虽是令郎大婚之喜,但保家卫国之事不容有失,特命令子啸云替
父出征,务必扫平边疆,扬我帝国之威。钦此!」公公用尖锐的声音念完,待龙
渊缓慢的接过圣旨后,也不过多停留返回复命去了。

  这天夜里龙老太爷一夜未眠,坐在书房里思考的同时,也吩咐了一道道命令
出去。婚房的主角仍然昏昏酣睡,抱着被褥做着美梦。

  次日清晨,龙啸云还在梦中就被屋外人叫醒去了龙渊书房,看完桌上的圣旨,
用征求意见的眼神望着自己的老爹。

  「哎!军人就是服从,收拾一下,和你娘子告个别,此乃你第一次出征,务
必多听从副将之言,就当去磨练磨练吧。兵马昨夜已经为你点起。即日出发吧。」
看着儿子拖着沉重的脚步出去了,龙渊继续叫来副将吩咐着。

  好景不长,一个月过去了,噩耗传来,龙啸云战死,龙渊除了显得更苍老之
外,也只有为龙啸云办理后事,其中皇宫也传来旨意,除了派人安慰之外,也褒
奖了龙府一家。

  谁会想到,前一个月办喜事,后一个月就办丧事,世态无常,天意弄人,市
井小民纷纷为龙家娶的新媳妇感到不值,也玩笑道是自己没福气。

  没过多久,龙老太爷还在沉寂痛失爱子的悲伤中,这龙府又发生了大事,
「老爷,老爷!不得了了,门口的千年紫檀木突然发芽了!老爷!不得了了,大
群的喜鹊冲到家门口叫着不肯走!老爷!不得了了!花园鱼塘里的鲤鱼都疯了,
一个个乱蹦乱跳地!惊到了许多人!」

  自儿子娶亲后,儿子接连战死,家里这样折腾,好像有大事发生一般,龙渊
正思考其中缘由,看见管家没禀报又一溜烟地跑了进来,大声喊着:「老爷!老
爷!大喜!大喜!」

  「喜从何来?又有什么事啊?」

  「老爷!少夫人,少夫人有喜啦!」

  龙渊正在写字的笔咔嚓一声就被龙渊折断了,他像扔垃圾一搬扔掉那条断掉
的笔,那可是价值千金的北山柳木狼毫,大声问道:「此话当真?」

  「真!真的不能再真了,老奴什么时候骗过您呢?少夫人那边下人一报过来,
老奴就过来报给您了!」管家知道老爷最近因为家里发生太多大事,令老爷很是
头疼,如今得知如此大的喜事,连忙赶着过来报喜。

  「赏!通通有赏!」

  「老爷,您说是不是少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带来的异象啊?」管家伺候龙家多
年,很多事心里跟明镜似得。

  「慢着!此事切莫宣张,传令下人,一定守口如瓶。有泄漏着,格杀勿论。」
龙渊深思一会开口吩咐道,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过来,什么事情该高调什么事情该
低调一清二楚。

  此后,细心的人会发现龙府上下除了必要的下人以外,加强了人手,日夜巡
逻,里里外外无不是十步一岗,像是军队一般。

  如此这般,这庞大的龙府平静了七八个月有余,突然又天现异象,外面晴空
万里,唯独这龙府上空乌云密布。而此时内府少夫人宅院,更是阴云密布的中心。
此刻龙渊心中也是捉摸不定,也不知是吉兆还是凶兆。

  「啊!啊!」女人的叫喊声不断从房间里传来,更有产婆大喊:「少奶奶,
您使力!使力啊!看见头了!就要生了!」

  「哇!哇!哇!」婴儿的哭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奇怪的是整个龙府都听到
了孩子的声音,然后天上乌云突然散去,万里阳光洒在龙府之上,阵阵吼声,从
空中隐隐传来,像是神龙降世一般!

  下人们除了惊奇,哪里知道这是意味这什么,包括龙渊在内也是不知。大陆
各地势力武学强者也有所察觉,纷纷派出人手调查。

  南方几座山峰高耸入云,其中最高峰的峰顶之上,一轮明月挂在天空,月光
映出峰顶美人的倒影,拉出长长的影子。此时一袭白色绸衣女子站在峰顶上。
「天降异象,必有乾坤」。

  从嘴里呼出的热气来看,这寒冬腊月,只是一双水晶高跟鞋,两根金色链子
系于脚裸,丰腴均匀的腿上没有任何修饰,往上被一袭长裙遮住上身。一袭白色
长裙,长度刚到脚跟,裙子很干净整洁看不出一丝褶皱,和那雪白滑嫩的脸蛋,
还有清水出芙蓉的气质配合的天衣无缝。

  头发没有盘起来,被几根细线简单的编扎了一下,垂落于背后。脸蛋是不见
血色,却也不是苍白,犹如一块美玉,白的晶莹白的温润。

  女子抬头问月「天下平静太久,这会不会又是一场劫难呢?」喃喃几句便背
对明月,身影拉出长长的影子,身体四周像被明亮的残月围绕打转一般,身后的
明月与之相比都显得无光,寻常人哪里知道这围绕身子打转的残月,正是此女子
的武器——月仙轮。

  龙府上下一片焦急,直到管家传来喜讯:「老爷。少夫人生了!生了!生了
个小少爷!小少爷生下来了,不过~ 不过~ 」

  「不过什么啊?你到时说啊!」龙老太爷干着急着。

  「老爷。老奴确实不知那是什么玩意,你老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龙渊跑了过去进入了房间,看见了婴儿被自己的儿媳抱在怀里,那婴儿显得
极为高兴。看着一脸虚弱得儿媳,焦急的说道:「母子平安就好,就好!」抱着
婴儿的女子正是前不久过门的儿媳苏媚,苏媚知道下人肯定和龙老爷子说了什么,
示意自己的公爹别着急,吩咐下人通通出去,只留下公爹和自己。

  看着下人们出去后随手释放了个结界,外人无法听从里面的谈话,然后玉唇
微张,缓缓说道:「公爹莫急,下人给你传话是否说肚子上出现光芒?那是灵根,
公爹切莫对外宣扬。」苏媚说完也不过多话语,静静感受着次子给她带来的喜悦。

  龙渊满脸不可思议,楞了老半天迟迟说不出一句话,直到婴儿的哭声把他惊
醒过来,知道婴儿多半饿了,也不打扰,退了出去吩咐下人好生照料。

  这个世界叫天龙大陆。天龙大陆功法众多,实力分五个大境界,灵王,灵宗,
灵玄,灵帝,灵圣,每个境界分三个小等级,又分初级,中期,巅峰,比如初级
灵王,灵王中期,巅峰灵王。小等级的差距能够靠功法的优弱弥补,大等级只能
靠为数不多的先天功法弥补了。

  能到灵王初级就算是当地有名气的好手了,灵宗境,更是江湖门派,军部朝
廷的中坚力量!随随便便也能上任个小将领,或者门派长老,之上是灵玄境,大
多数人都没能力到这个境界,一百万人里也就有一个而已,但到了这个层次的人,
要么就是一般门派的掌门,或者大门派的供奉,去了军部也能是个将军级别,进
了朝廷更是加官进爵,衣食无忧。

  但灵玄境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所以当下的
灵帝境者,都是一方大势力的领头人或者幕后强手,龙老爷子活了大半辈子,也
就是前不久才突破灵宗境界,到达灵玄初期。论自身实力那也是跺跺脚整个龙海
城都得抖三抖的人物,一些大门派的掌门有的还没达到这个境界。

  灵玄境之后是灵帝境,几乎没人见过这种级别的斗争,但有些传言。百年前
国家的之间的战争,灵帝巅峰高手以身噬武器,功力大增,彷佛虎入羊群,巅峰
灵王以下高手瞬间被秒杀,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灵王一下的士兵或者将
领。留下的剑气几十年来使得土地寸草不生,死在其中的人灵魂也是冤魂不散。

  灵帝境现在出名的不过两百人,但肯定还有隐藏起来,或者才晋升之辈。只
是最多也就四五百人左右,现在出名的这些,要么是超级门派的掌门,要么就是
朝廷里的元帅级别,每个人的丰功伟绩,都是茶后说书人的段子,有假有真,平
常人听的也听着图个乐子!

  能到达灵帝境界强者无一不是有着得天独厚条件,凭着惊人的天赋加上后期
不断刻苦低修炼,再想往上提升没有好的传承和绝好的机缘这辈子也就无缘了。

  灵圣境,这个境界就可以产生自己的领域了,在你的领域里,没到达这个境
界的人连对你出手的资格就没有,若你是以剑入境,你的领域里,比你级别低的
都拔不出来刀,用其他武器的还没出手就被领域里的剑魂意抹杀了!

  据龙渊所知,需要达到灵圣境界起码要满足一个条件,必须修炼出灵根才行,
没有灵根的支撑,突破不了身体的极限,自身也承受不了那庞大的能量,具体该
怎么修炼就不知道了。整个大陆灵圣境也只有几个,最多不超过十个。

  等龙渊走后苏媚抱着小家伙一直哇哇大叫,苏媚初为人母没有经验,凭意识
想到「难道是饿了?」见四下没人,撩起自己衣裳露出一小半乳房,把冒着奶水
的乳头塞进小家伙的嘴里,让小家伙吸允了起来,瞬间就没了哭声。「取个什么
名字好呢?龙云?不好,龙飞吧,希望将来如神龙降世一般,一飞冲天。」

  刚自言自语说完,那小家伙仿佛听到自己名字很满意一般,吸允乳头的力量
好像也大了起来,苏媚的乳房都隐隐有些吃痛一般,小家伙含着苏媚的奶头,大
口大口地嗦着她的奶水,一会就吃饱喝足,然后显得有些精神不支,睡了过去。

  这小家伙就是转世前出车祸的龙飞,也刚还投胎投在自己前世母亲身体里,
唯独姐姐苏安芯去不知去了何处,要着长大后的龙飞知道没了姐姐苏安芯,估计
会被灵宝上人气晕过去,咒骂那老道三天三夜。

  婴儿出生体弱,就是龙飞出生带着灵根而来,可依旧没有过多的精力活动,
他大部分时间跟个普通孩子一样,除了喝奶就是睡觉,不过这小家伙就是睡觉,
也是趴在他母亲的那对大奶子上,除了他母亲苏媚,谁抱抱都会哇哇大哭,如此
一来可就苦了苏媚,只能日日夜夜抱着他,就是晚上也是趴在苏媚身上不肯下来。

  苏媚也无可奈何,看人家生孩子都是奶妈抱着,唯有自己苦哈哈地自己带娃,
不过这小家伙虽然调皮,却不像别的小孩一般难带,除喝奶就是睡觉,

  龙飞看似睡觉其实也没闲着,苏媚本是带着灵根的灵帝境时怀了孩子,孩子
也受到她境界的反馈,加上灵宝上人送给他的炼魂炉,所以出生才带着灵根。身
体虽然薄弱,但有了灵根却使他出生就开始修炼灵宝上人传授的神龙决,等神龙
决修共分九层,突破第五层才能开启炼魂炉并且为他所使用。加上苏媚修炼的凤
凰诀,和他的神龙决相辅相乘,苏媚的奶水更是他现在所需要的大补之物,还在
苏媚奶子肥大,奶水充足,完全够龙飞吸允。

  龙家随着龙飞的诞生也没再出大事,算是平平安安的过半年舒适的时光,可
这半年龙老太爷心里面惦记的事也没着落,他私下偷偷问过自己儿媳妇龙飞修炼
之事,苏媚说自己虽然是灵帝境,自己修炼的是凤凰诀,男子无法修炼,最多能
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想要龙飞修炼,必须打下好的基础,就需要上乘的修炼功
法,这东西只有那些超级门派才有,望老爷子去寻适合龙飞修炼的功法,拜入宗
门不但能寻求庇佑,还能得到正确的修炼指导,自己和老爷子不能保护龙飞一辈
子。龙啸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这半年来龙渊费劲心思却始终寻求无果,不得不亲自去躺京城,听说京城大
门派居多,甚至有些超级门派在京城也有驻扎地,所以想去碰碰运气。

  「老爷,真的要去京城?龙爷您奉命镇守龙海城,没有皇命调动私自擅离职
守,那可是死罪呀,望老爷三思。」管家看着龙渊苍老的脸庞,从小就跟着龙渊
身边的他,服侍龙渊多年,深知老爷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龙渊看着管家,心里明白管家对自己忠心耿耿,也不怪他直言不讳,只是罢
了罢手开口道:「你所说的老夫怎不明白,老夫晚年失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就
这么一个孙子,就算冒着杀头之罪,也不希望他步入啸云的后程。我去京城之事
就你和苏媚知道,此事千万保密,苏媚是明事理之人,大事定要与她商量,切记,
切记。」

  时间就这样过着,今日是龙飞满岁之喜,龙渊不想高调没大肆庆祝,只是一
家人吃了顿团圆饭,看着龙飞这东倒西歪的走着步子,嘴里发出模模糊糊的声音,
一家人其乐融融,龙渊甚是满足。晚饭过后明月升起,龙渊带着几个亲卫便悄摸
出门而去,其中只有管家和苏媚心里清楚。

  龙飞这小家伙可不一般,就算晚上饿了,也是自己爬上来吃奶,更喜欢爬到
苏媚那羞人的地方去闻啊,嗅的!,弄得她每次都娇羞不已。有时候更会趁她不
注意,舔弄苏媚私处溢出的淫水,弄得苏媚淫水都泛滥成灾了却没地方发泄。苏
媚不知道的是和她修炼的凤凰诀有关,龙飞修炼的神龙决和她的凤凰诀相辅相成,
相互吸引。龙本淫性,是龙飞舔弄她淫水的要素。

  龙渊出远门没几日,龙家可发生了一件所谓的大事,小少爷龙飞因为下人弄
得辅食闹肚子,弄得苏媚一夜没睡,平时最喜欢母乳也起不来作用,母乳喝进去
就止不住的往外吐。这可急死苏媚和管家了,特别是管家,想着老爷把硕大的家
交付于他大理,没出几日便这样,要是小少爷有个三长两段,等老爷回来便一头
撞死在他跟前算了。

  下人弄来的辅食对平常人家孩子来说是有益无害,对修炼神龙决的龙飞来说
是毒药也不为过,龙飞自身运转的神龙决,已经使其身体无杂质,每天只需入食
奶水便可,特别是苏媚的奶水,更是龙飞现在所需的能量,关于龙飞闹肚子,只
需要经过体内的排泄即可,几日后排泄干净便恢复和往日一般。

  这两日苏媚也被闹心的不清,不过见龙飞有所好转,也放下心中落石,今日
夜里见儿子已经入睡,平常都是含着她奶头睡觉,估计这几日哭累了,居然放在
一旁也能入睡,就披上薄薄的丝巾外衣出来散散心。平日里也只有白天带着龙飞
在院子里转悠,晚上自己除了修炼就是哄孩子入睡,偌大的龙府风景不比有名之
地差多少,自己也没能四处转转。苏媚住的内院没有其他人居住,内院外有重兵
把守,平时所需消耗之物都是经常严格排查才送进来。寒冬腊月,将满天的阴霾
衬托着格外沉重,地上积雪盈尺,但天上仍然在下着,鹅毛似的飘洒,纷纷扬扬,
似乎越下越大。苏媚虽然衣着单薄,也丝毫感觉不到一丝寒意。

  出了内院,除了必要的亮光,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一路巡逻的士兵向苏媚问
好,苏媚也是一一点头示意。

  管家卧房内,一张无尺长的凳子置放于厅内种,也叫春凳,旁边椅子上放着
一个大托盘,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板子,竹条,绳索,皮鞭等等,还有几幅金属
材质的乳夹子。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