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第八章 瞒天过海(七)(八)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4689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18

                (七)

  北朝负责报信的共有十二人,两位地元境巅峰高手,藏在稍远一点的地方,
其余十人分成五组,散得极开,以增加敌人拦截的难度。

  按照原计划,两位地元境巅峰高手本是要最后走的,但是临了,司马长平又
改动了一点细节,比之前的效果还要好。

  说来也巧,有一组地元境中阶弟子,便藏在上次云知还两人呆过的密林里,
望着同一片城墙,小声地交谈。

  「你说,会有人来攻城吗?」较年轻的那个显然对邺城极有信心,很怀疑世
上竟会有人蠢到来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较年长的那个笑了笑,说道:「既然各位大人安排我们潜伏于此,那大概会
有吧。」

  较年轻的那个摇了摇头,显然还是有些不信。

  「你觉得妖族没有这个实力?」

  「当然,他们连天衣境的高手都没有,我们魔尊陛下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们。」

  「可是我怎么听说,他们最近也有了呢?」

  「你听谁说的?」较年轻那个一下子紧张起来,音调拉高了几分。

  「是听……」较年长那个忽然咦了一声,惊讶道:「你看那是什么?」

  较年轻那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还没看到什么,忽觉胸口一痛,一截蓝
汪汪的刀尖冒了出来……

  「是听樊迟大人说的。」他把刀上的鲜血在他身上擦拭干净,把他的尸身丢
进了芥子空间里,小心地四处张望了一番,隐去身形,迅速消失不见了。

  ……

  邺城西南方向,三十里处,有一座荒山,山上不知何故,光秃秃的,看上去
一目了然,藏不住人。

  樊迟和黑龙王等人,就藏在这座荒山的山腹之中。

  此时两人正盘坐于地,借着夜明珠的辉光,隔着一张石凳对弈。

  在他们身后,分别站着阳弧、黑川英介、藤泽秋平等十数人。

  樊迟手执白子,正要落下,忽又停住,道:「有人来了。」

  「也许是邺城那边来消息了。」黑龙王道。

  樊迟道:「也该来了。」投子站起,面向邺城的方向而立。

  便于此时,有人搬开堵住洞口的大石,走了进来,向两人分别拜道:「赵奇
见过樊迟大人,见过黑龙王大人。」

  樊迟以真元把他扶起,问道:「可是魔尊那边有何异动?」

  「不是魔尊,是司马长平他们,」赵奇回道,「他们一行十五人,不知为何
忽然离开了邺城,让两位地元境巅峰高手带领我们潜伏在邺城附近,说是如果发
现邺城情况危急,就散开飞走,去东豫城找他们报信。」

  「哦?」黑龙王眼睛一亮,「他们走的人里面,有多少地元境巅峰高手?」

  「有十四个人,另外一个是司马长平的孙子司马盛光。」

  樊迟向黑龙王笑道:「看来我们的机会到了。」

  「不错,」黑龙王也笑道,「他们走了,却留下这么多人报信,可见魔尊仍
在皇宫之中,并且有所不便。」

  「他们为何会忽然离开?」阳弧问。

  樊迟道:「除了南朝之人,现在还有谁能引开他们?」

  「不知南朝人在搞什么名堂,居然能引得他们几乎全体出动,」黑龙王想了
想,说道:「从邺城到东豫城,地元境巅峰高手来回一趟,需要接近两个时辰,
如果我们能把他们留下的两个顶尖高手重创,便能有足够的时间用于破阵。」

  樊迟道:「他们为了增加我们的截杀难度,应该会放一些烟幕弹,吸引我们
的注意力。」

  「嗯,所以我们最好不要理会最先飞走的那些。」

  「万一他们故意混在普通弟子中间,来一个反其道而行之……」

  「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黑龙王想了一会,「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
们只能也学他们,尽量散开,飞起一个打下一个了。」

  「那就这样吧,」樊迟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我们去请举父大人出手,大
家就在五里外散开藏起,只追离自己最近的人就行了。」

  黑龙王点了点头,又向众人道:「大家尽量手下留情,这些人以后说不定会
是我们的得力助手呢。」

  「龙王兄放心,在下心里有分寸,」樊迟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又真
喜欢杀人呢?」

  黑川英介对此不置可否,只问道:「如果遇到那位秦姑娘怎么办?」

  樊迟道:「那位秦姑娘虽说已有超脱凡俗之意,但跟南朝的那位小兄弟似是
关系匪浅,我们不滥杀无辜,只针对魔尊的话,她或许会乐见其成。」

  黑龙王道:「对那位魔尊最好也不要下死手,我们需要他作为一个过渡,让
世人慢慢习惯、接受我们。」

  众人商议已定,便一起去请举父。

  举父就住在他们头顶一层的山洞里,正憋得慌,听说终于可以出手了,不禁
大为欢喜,摩拳擦掌道:「大魔尊没赶上,希望这位小的,不要让我失望。」

  黑龙王又笑着跟他说了不要对魔尊下死手的事。

  不料举父听了他这话,大为不满,「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这还用你教?」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微微叹了口气:「从前我下手不知轻重,打死了不
少人,被王宗仪那老小子镇压在神山底下三百多年,心中虽然一直不忿,如今想
来却也未必没有悔意——如果当初我下手轻一点,今天又怎么会被困在这个操蛋
的世界里?」

  樊迟道:「前辈这话怎么说?」

  「认识的人全死光了,世界上的高手没有几个,灵气又稀薄,这还不够操蛋
吗?」举父吹胡子瞪眼道。

  「前辈所言极是,」黑龙王正色道,「依我看,只有飞升仙界才能满足前辈
了。」

  「那是当然,」举父得意洋洋,「待我打完这一场,静修一番,也该是时候
去找王宗仪那老小子算账了。」

  众人又等了将近一个时辰。

  「他们想必已经到达东豫城了,那我们也出发吧?」樊迟道。

  「走。」举父带头,一个闪身,直接撞破山体,向邺城飞去。

  众人悄悄跟在他的身后,剩五里左右的路程,便停下了。

  黑龙王道:「你们都散开吧,我跟樊迟兄守着这条大道。」——他们就停在
邺城到东豫城的直线上,施了敛息术,躲在一棵大树的树冠里。

  其他人都散开了。

  樊迟望着远处宏伟的王城,不由叹了口气。

  黑龙王道:「樊兄想起什么了?」

  「我想起我在皇宫里做官的日子,那时候它还不叫北朝皇宫,而叫东魏皇宫。

  我还想起了我们少主,和徐元。如今一切都消失了,那些人也都不见了。「

  「原来如此,」黑龙王默然片刻,正要开口安慰他几句,忽听轰隆一声惊天
巨响传来,不由心中一震:「举父大人出手了!」

                (八)

  天衣境高手的一击,威力实在惊人。

  举父站在一里之外,只是扬臂扔出了一块石头,邺城的大阵便如被天外陨星
砸中一般,轰隆隆的震荡不已。

  躲在邺城附近的北朝修士被吓了一跳,犹如受惊的小鸟,冲天而起,四散飞
走。

  妖族和浪人的高手很快便听到了北朝修士掠空而过的风声,纷纷选定目标,
疾追了上去。

  樊迟和黑龙王呆在原地没有动。

  他们认真数过,飞走的北朝修士只有八名,还有两名仍然没有动静。

  他们在举父破阵弄出的巨响中,又等了一刻钟左右,忽然听到头顶掠过一道
劲急的破风声。

  黑龙王没有迟疑,立即追了上去。

  樊迟则留在原地,等最后一名北朝修士。

  出乎他预料的是,其他人全部回来了,最后一名北朝修士也没有出现。

  他看着黑龙王,黑龙王也看着他。

  他不由叹了口气,问道:「你追上了没?」

  「追上了,」黑龙王苦笑道,「没想到是个用了追光符的地元境中阶修士,
被我封了修为,丢进草丛里了。」

  樊迟又问了其他人,统计下来,还有两个人成功逃脱。

  「算上最后那个悄悄溜走的,便有三人,其中两个还是地元境巅峰修士,形
势不容乐观啊。」

  黑龙王道:「没办法,只能强攻了。好在魔尊很可能出不了手,算来我们的
赢面更大一点。」

  「我们打完司马长平他们,损伤恐怕不会小,举父大人的实力也会有所损耗,
到时就怕他破阵之后,坚持要将魔尊唤醒了,一对一单挑,那我们的处境就十分
不妙了。」

  黑龙王沉吟片刻,微笑道:「举父大人碍于身份,不好下手,那就只能由我
们代劳了。」

  ……

  却说云知还等人钻进「三千小世界」之内,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原本不过
一座普通宫殿大小的空间,竟如被两两相对的一圈镜子互相映照过一般,层层叠
叠,无有止尽。

  要是没有布阵之人的指引,云知还肯定自己一定会迷失在这苍蝇复眼般的古
怪空间里。

  众人在这水汽弥漫的空间之中呆了半个时辰,便决定出发了。

  除了雾影宗的人需留在此处主持阵法,苏秀青、三省长官等没有修为的人也
要留在这里。为了保护他们,也是为了防止他们之中有人逃跑泄密,于红初还把
周云情留了下来,有这么一个地元境巅峰高手看着,想必出不了什么乱子。

  于红初临走之前,苏秀青把她叫住了。

  两人走到一边。于红初笑道:「怎么了,是不是特别舍不得我?」

  「没有,」苏秀青立即否认道,随即叹了口气,「我刚刚算了一卦,你想不
想听?」

  「想,你说。」

  「我算到你们这次行动会失败,而你会死在邺城里……」

  于红初愣了一下,随即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我才不信呢。」

  「你先听我说。你不是一直觉得算命这种事,都是骗人的吗?只是判词模糊,
怎么解释都行……」

  「不错,都是骗人的。」

  苏秀青又被她打断了话,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那我这次算出的结果,够
精准了吧?」

  于红初有点回过味来,「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最后平安回来了,那自然就说明我算得不准。」

  于红初的眼睛弯了起来,笑眯眯地道:「不错,不错。那你以后就不用信这
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了。」

  「哪里神神叨叨了?」苏秀青咬了下嘴唇,犹豫片刻,问道:「你想不想娶
我?」

  于红初怀疑自己听错了,盯着她双唇道:「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楚。」

  「你,想不想娶我?」

  这次终于确定了。于红初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涌往全身的甜蜜感,说道:
「当然想了。」

  苏秀青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如果你回来了,向我求婚,我一定会答应你。」

  「好,我一定回来。」于红初积压了十几年的感情一下子得到了释放,全身
都放松了下来,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就因为这次行动很危险,
我可能会死?」

  「一部分吧,」苏秀青叹了口气,「还因为我老了。我跟你们修士不同,没
有那么多年可活,今年过去,我就三十了,本来容貌就不怎么好看,以后皱纹什
么的多起来,一定会更加难看的。我不想我剩下的一点青春年华,和你一起怄着
气度过。」

  于红初的眼睛湿润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傻话!三十而已,你
还年轻得很,跟我当年下山回家看到你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同一个人,能不一样么?」云知还听见,默默地吐槽了一句圣使大人这蹩
脚的情话。

  ……

  司马长平等人一路疾驰,进了浓雾的范围之后,才降下速度,小心提防着前
进。

  柳清园扬袖一挥,开出一条短暂的清晰通道,皱眉道:「好大的雾气。」

  「司马兄可知道这是什么阵法造成的?」祝鸣山问。

  司马长平道:「我对阵法不熟,这个问题该问傅宗主。」

  傅玉楼道:「这是雾影宗的『三千小世界』,不知为何要布在此处。」跟他
们说了一下此阵特点,倒是跟萧棠枝说的差不离。

  司马长平向司马盛光问道:「此处可有什么特异之处?」

  司马盛光思索了一会,摇头道:「未曾听说过。」

  「既没有珍稀矿脉,又没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除了能布阵,看不出来有
什么用处。」傅玉楼道。

  柳清园道:「他们莫非是想用此阵把我们困在这里,其实打的是其他的主意?」

  「走一步看一步吧,凭空猜测,没有证据,是推不出什么来的。」司马长平
道。

  众人很快来到布阵的沙洲之前。只是此时的沙洲已经完全被掩盖在雾气之下,
什么也看不清了。

  柳清园和祝鸣山同时出手,卷起一道狂风,把浓郁至极的云雾暂时吹散了,
露出「三千小世界」的大致样貌来。

  他们一行人在仔细观察阵法,却不知道阵法之内,有人也在观察他们,确定
了他们的身份和人数之后,嗤的一声,便点着了一张符纸,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萧棠枝等人便躲在离沙洲五十里远的一座小山丘后面,见到手中的符纸无风
自燃,她不由露出一个笑容,当即召齐众人,登上飞舟,疾驰而去。

  ps:改成四天更新一次。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