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都市第一部】:复仇与救赎 3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8,319 字

  宁若烟讲完她的故事后身心疲惫到了极点,或许在儿子的怀中令她感到温暖
与安心,慢慢地睡了过去。她睡得并不安稳,像是一直在做着噩梦,赤裸蜷缩的
身体时不时轻轻颤抖抽搐。

  我也感到十分疲乏,但却睡不着。在我的感觉中,宁若烟只是一个溺爱儿子
的平凡小女人,甚至比嫣然还要柔弱几分。但为母则刚,在儿子身陷囹圄时,她
勇敢地站在自己痛恨的男人面前,答应他提出的一切无耻变态的要求。

  我相信那个主持人并不是第一个强奸她的男人,在他之前,秦阳文一定污辱
过她。我不由得想到嫣然在谢家兄弟面前脱衣服时的画面,在男人面前,女人往
往是那么弱小与无助。

  宁若烟说再去和秦阳文谈谈,希望对方放过自己,我相信这不会有用。当年
秦阳文或许爱过她,但二十多年过去,爱变成了巨大的仇恨,只要对她还有一丝
爱意,甚至一丝怜悯,都不会让她做人尽可夫的妓女。

  怎么办?虽然是仇人的母亲,但我真心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女人,但却想不出
任何办法。

  天终于慢慢亮了,黎明的曙光刺破了黑暗,而我心中却一点光亮都没有。突
然,我感到宁若烟似乎醒了,低头看去见在我怀中的她仍闭着眼睛,眼睑微微颤
动,应该是醒了,但可能不敢睁开眼睛,或者说不敢去面对,包括她的儿子和不
可测的未来。

  和儿子发生了性关系,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在发现奸淫自己的男人竟然是
儿子时,经历了极度震惊后,她应该发现儿子被人下了药,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
我隐约记得当时她被几个黑人奸淫时,在他们熟练而巧妙的挑逗刺激下,她充盈
起了亢奋的情欲,无论她内心怎么想,在黑人抠挖她花穴时,涌出的蜜汁如断线
珍珠般不停淌落。在和儿子发生性关系时,是因为乱伦更加痛苦,还是因对方是
自己儿子,反到不那么排斥。

  从将她从海里救上来后,她一直这么赤裸着身体,倒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
自然,或许是最亲的亲人,或许都已和儿子有过性关系,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了。
我不由得想到女儿,第一次发生性关系也是在无意识中,之后则是在清醒状态下,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乱伦,但是我算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对不伦之爱充满巨
大的好奇与向往。

  接下来怎么办?秦阳文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怎么帮她?会不会在某种
情况下,儿子与母亲在清醒状态下再次发生关系?我脸热了起来,怎么会想到这
个,好象真有点无耻和变态。

  宁若烟一直在我怀里装睡,一直到天色大亮。我叫醒装睡的她,提出先回家
再说。宁若烟没再反对,这个时候,赤身裸体的她在儿子面前终于表现出极度的
难为情,脸红了起来,人蜷缩得更小更紧,根本不敢正眼看我。

  开车回到市区,找了个服装店给她买了身衣服。穿上衣服后,神态算是正常
些。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她也一样,我们都心事重重,
却都又表现得不想让对方担心。

  宁若烟的手机丢了,我的手机进水也开不了机,然后又去买手机,补电话卡。
宁若烟的包也丢海里了,身份证也没有,只得换了个新号码,又去补身份证。我
开机后,看到短信提示林映容给我打了很多个电话。我回了过去,告诉她我和宁
若烟在一起,然后撒了个谎,说宁若烟心情不好,昨晚陪她去散了散心。这个时
候,林映容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找她也没什么用,就不给她带来麻烦了,
谢浩也表示同意。

  在我提议下,宁若烟去看了谢铁山,谢铁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医生隐晦
地告诉我们,可能支撑不了太多时日了。宁若烟在丈夫面前哭了好一会儿,才在
我劝说下回了家。按约定,她不需要每天去梦舟会所,今天虽然不要去,但等下
一个电话过来,要她在视频中进行自渎,她能拒绝吗?唉,想想就无比头痛。虽
然不忍心,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又能怎么办?

  回到房间已经黄昏时分,人累得不行,但心绪如潮水般起伏,一时也睡不着。
我拿起电话,给女儿打了过去,在这个时候,只有女儿的声音或许能给我一些快
乐和安慰。但是女儿的电话关机,她平时一般都不关机的,今天怎么关机了。我
心生疑惑,隔了小半个小时,我又拨了一次,还是关机。除了电话,我没其它办
法找到女儿,不能打给嫣然,更不可能去家里找,突然间我感到莫名的不安与烦
燥。

  昏昏沉沉、半睡半醒到九点多,手机「叮」一声,我连忙拿起一看,顿时兴
奋起来,是女儿开机的短信提醒。我迫不及待地打了过去,数声长音后,电话通
了。还没等我说话,我听到女儿凄惨的叫声,我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脑袋嗡嗡
作响。

  「小雪,你在哪里,你听到没有。」我大叫了起来。

  电话里竟响起秦修凡阴恻恻的声音:「谢浩,就为一个女人,你他妈的打断
了我的腿,你真是胆大包天啊!」

  「秦修凡,你别乱来,是我打的你,和小雪没关系,有什么就冲我来。」我
急得已乱了方寸,额头冒出汗来。

  「怎么没关系,你不是为她打的我吗!妈的,敢打我,你真是不要命了。」
秦修凡恶狠狠地说道。

  「你想怎么样,你不要伤害她,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听到小雪的叫声,我
眼泪都快下来了。

  秦修凡没有说话,但小雪的叫声越来越凄惨。我带着哭腔吼道:「求你了,
别再伤害她了,她还是个孩子,还是个孩子哪,你要出气就冲我来,我求你了。」

  终于秦修凡道:「这样,你打断我一条腿,一报还一报,我得打断你两条腿
才行。」

  「行,没问题,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你先放了小雪。」我毫不犹豫地道。

  秦修凡说他就在那次过生日的别墅里,并威胁我不准报警,如果报警,就等
着给小雪收尸。挂了电话后,我立马下楼开车出去,在报不报警的问题上,我犹
豫过。谢浩建议报警,但我不敢,虽然秦修凡未必有胆量杀人,但我不敢赌。如
果用两条腿能换小雪今后的平安,我愿意,更何况这身体还不是我自己的。

  路上宁若烟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楼上的她应该听到了我的吼声,察觉到了
不对劲。我含糊搪塞了过去了,她虽然不太相信,但也拿我没什么办法。

  再次以赛车的速度开到那偏僻的别墅,老远就觉得事情不对,我看到别墅前
面停了好几辆警车。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谁报的警,但即然警察在,
问题会好处理许多。

  停好车,看到别墅门口站了好几个警察,我正想往里走,有人拦住了我,问
我干什么。我说我女朋友在里面,我来找她。那个警察问我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说叫任小雪。那人还是没让我进,我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不多时,
他用对讲机叫来另一个警察,大概是他的领导。

  「你是任小雪的男朋友?」领导问道。

  「是的,她在哪里?」

  「你怎么会过来的?」

  「是秦修凡叫我来的,他人呢?」

  「秦修凡叫你过来干嘛。」

  「他….他和我还有我女朋友有矛盾,叫我过来解决。」因为不清楚里面到
底发生了什么,我说得比较含糊。这时我看到别墅门口拉着警戒线,我一怔,一
般是命案才会样,难道小雪被秦修凡杀了?顿时,我脑袋轰然作响,抓住那领导
的胳膊道:「小雪,小雪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里发生了命案。」领导严肃地道。

  我眼前顿时一黑,一屁股坐了下去,脑海中一片空白。小雪被杀了?小雪死
了?

  那领导身手敏捷,一把拉住了我,说了一句令我完全出乎意料的话来:「秦
修凡被杀了,你的女朋友任小雪有很大的嫌疑。」

  「什么!」我一时间回不过神来,震惊地道:「什么,秦修凡死了,被小雪
杀了,不可能,不可能,小雪绝不可能杀人。她人呢,她在哪里?」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逃了,我们的人正在搜寻。」

  「不会的,不会的,小雪不会杀人。」

  「是不是她杀的我们会调查清楚,你现在要做的,如果她联系你,你一定要
让她马上来警局,只有自首才能争取宽大处理。」

  我是奔着豁出两条腿救女儿来的,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能用魔幻来形容,小
说都写不出这样的故事。不堪受辱的小雪找机会愤然反杀了秦修凡,然后从这里
逃了出去,这也太离奇了吧。

  或许为了让我帮助寻找小雪,那领导不仅让我看到已经咽气的秦修凡,还给
我看了小雪从别墅逃离的视频。看到女儿跌跌撞撞地走入黑暗,我不知感到痛心
还是庆幸。

  离开别墅,我朝监控中女儿消失的方向走去,别墅建在半山腰,周围是茂密
的树林,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边走边叫着女儿的名字。她杀了人,逃了,现
在不知道躲在山里那个角落,天那么黑,她该有多害怕!一不留神,我跌倒在地,
但很快又爬了起来,继续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我一定要找到女儿,一定要找到她。

  走着走着,我突然感到好象有什么不对,要说女儿杀了秦修凡,倒真还有这
样的可能。人在极度愤怒下什么事都做出来,更何况女儿性格又格外倔强。但刚
才我注意到,那别墅里至少有三、四个秦修凡的同伴,小雪杀了人,要从他们眼
皮之底下逃走,这根本不可能呀。

  想到这里,心跳猛然加速,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一种我无法面对的可能。
当秦阳文得知小雪杀了秦修凡后,便决意要杀她为儿子服仇。这个时候,秦修凡
的同伴可能已报了警,如果警方介入,在调查事情经过后,即便他能量再大,小
雪也不会被判死刑。所以他故意放小雪逃走,然后抓住她,悄悄在暗地里杀死她,
警察未必能查得出来。

  我彻底慌了,我只有去找秦阳文了,只有以命搏命去救小雪。就在早上,知
道了宁若烟的事后,我还不敢面对他,但现在我已没有选择,或许只是以卵击石,
但为了女儿,我总得拚死一搏。

  黑暗之中,我迷路了,根本不知路在何方,体力早已经透支,完全凭着意志
在前行。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亮起一抹淡淡的白色,我远远看到了盘山公路。秦
阳文,我绝不允许你伤害我的女儿,绝不!我在心中怒吼着迈开大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个世界,它以自己的法则运行。什么愤怒、什
么不甘,什么意志,什么誓言,在无情的法则面前都是狗屁。可笑的我在看到嫣
然被强奸时就应该明白,但我还是傻傻地希冀用一腔热血、用无畏的信念去拯救
我的女儿。

  在快要走到公路时,树后面闪出几个人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根木
棍重重打在我脑袋上,我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你还没去找他,他已经找上你了!你太天真了,你真是个傻子。」这是我
在昏迷前闪过的最后念头。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眼前一片黑暗。我想睁开眼睛,但根本睁不开,
我想动一下,身体却毫无反应。我醒悟过来,在脑袋遭受重击后,身体的控制权
交还给了谢浩。

  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试图将他唤醒。身体虽动弹不了,但手腕与脚踝传来
的痛楚表明我被绑着。还有,我所在地方不停左右晃动,不象是在车上,好象是
在一艘船上。

  小雪杀死秦修凡与我脱不了干系,没了儿子的秦阳文心中仇恨无以加复,他
不但抓了小雪,又抓了我,然后…..然后似乎只有杀死我们才能泄他心头之恨。
我身心如堕冰窟,我不怕死,甚至期盼死亡,这个身体不是我的,杀死这身体,
我的灵魂说不定还能回归本体。但是小雪不能死呀,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她还是
个孩子,她怎么能死。

  谢浩终于醒了,他睁开了眼睛,但眼前还是一样的黑暗,头上应该套着什么
东西。

  「啊哟!怎么什么看不见?怎么不能动?怎么被绑着,好痛呀。」醒来的谢
浩叫道。在他多少有点明白自己的处境时,惶恐对我叫道:任平生!你在吗?我
们这里在哪里?这是怎么了?」

  我唉了一口气道:「我们被人抓来这里,如果我没猜错,大概是秦阳文干的。」

  「啊!是他!」谢浩惊恐地叫起来:「他抓我干什么!啊….啊!是你女儿
杀了他儿子,又不是我杀的!他要杀也是杀你女儿,难道…..难道连我也要一
起杀掉吗?啊,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呀!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我默然不语,海州市的治安环境是不错的,但作为一个政府的小职员,对海
州黑恶势力到底有多深多大并不知晓。秦阳文到底有多强大的势力,有多凶残和
胆大包天,他真的敢杀人吗?无论如何,我有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突然我听到女儿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谢浩,谢浩,是你吗?是不是
你?」

  「啊,是我,是我,原来你也在这里,快把我绳子解了。」谢浩连忙道。

  沉默了片刻,小雪才回答道:「我…..我也被绑着,我过不来。」

  谢浩哀声道:「完了,完了,这下什么都完了。是你杀掉秦修凡的吗?你..
…你干嘛要杀人呀。」

  小雪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道:「他……他把我绑到别墅里,打我…..还
要…..还要强奸我,我….我.一气之下就拿水果刀捅了他,我不想杀他,我也
不想这样的呀。阿浩,你想想办法吧,救救我,我怕,我真的好怕。」

  谢浩有些气急败坏地道:「我自己都被抓来了,怎么救!你怎么能杀人呢,
无论如何也不能杀人呀!这下好,秦修凡老子把我们都抓来了,他这是要杀了我
们两人呀!你做事怎么不动脑子想想,怎么能杀人呢!杀的又是秦修凡,你可真
是把我害惨了……」

  我打断了谢浩的话道:「谢浩,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再怪她能解决问题
吗?还是冷静下来想想办法吧。」

  听到我的话,谢浩不再说下去,虽然身体的掌控权已属于他,但现在谁控制
身体都一样,没有丝毫卵用。人在绝境之下,总希望寻求依靠,我比他大几岁,
他指望着我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我让谢浩问女儿,在杀了秦修凡是怎么离开别墅的,果然和我猜测的没什么
不同。起初有二、三人看着他,后来不知为什么走了。女儿害怕极了,便逃了出
来,逃了没多远又被他们抓了。

  「阿浩,是我不好,呜呜…..是我连累了你,我不该杀人的,当时我怕极
了,拿刀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呜呜……现在怎么
办?我们在船上,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呀?我好怕,你想想办法,救救我,
救救我!」处于极度恐惧中的女儿哭个不停。

  在谢浩开口之前我说道:「谢浩,你是个男人,事已至此,别怨来怨去了。
小雪那是自卫,正当防卫,你是他男朋友,保护他是你的职责。」

  谢浩本来还想抱怨,听我这么说,讶然道:「哈,任平生,我是他男朋友?
谁是他男朋友?是你好不好!我和你女儿说过几句话?你说的话也真太搞笑了吧。」

  我有些无力地道:「你总是男的吧,是男的就别娘娘腔,别一直抱怨个不停。」

  听了我的话,谢浩愣了半晌对小雪道:「别哭了,总会有办法的。」转头立
马又对我说:「任平生,你快想想办法,怎么办呀!」

  这样的处境之下,我能有什么办法?秦阳文为什么把我们抓上船?很有可能
是在海上杀了我们,然后绑上重物沉入海底,那么警方怎么也找到不到我们的尸
体。想到这里,巨大无比的恐惧令我几乎窒息。

  正在无措时,听到房间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而且好象还不止一个。

  「这趟货中算这个小妞最漂亮了,好象还个是学生。」

  「老大说这妞性子有点野,不过看上去好象文文静静的。」

  「被打一顿才老实的,你没看到老大脸上都被他挠出了血。」

  听到两人的话,我脑袋嗡嗡作响,在我昏迷的时候,小雪已经被人强奸过了,
而现在又将被男人的轮奸。小雪惊叫起来,然后惊恐无比地道:「你们不要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我听到挣扎扭打的声音,紧接着是几记响亮的耳光声和拳头打
到肉的闷响声,然后一切便安静了下来。

  「长得还真不错,这奶子摸着还真带劲!」

  「这屄也嫩,比隔壁几个好多了,看一眼就想操。」

  听着两人的污言秽语,想象着他们正在进行的举动,我人都要炸裂了,我大
声对谢浩道:「谢浩!快阻止他们,让他们停下,停下!」

  谢浩叹了一口气道:「怎么去阻止,我被绑着,动不了。」

  「你想想办法呀,我不能看着小雪被他们糟蹋,你试试,能不能将绳索弄断,
快试试!」我叫道。谢浩真试了,但根本不可将绳索弄断。

  被打了后的小雪不知道是没力气还是不敢,没有继续反抗,只是不停地哭着、
叫着:「不要,我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啊!」凄惨的声音犹如小刀般割裂着我
的心脏。

  「妈的,还逃,老子叫你逃,叫你逃。」

  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中,小雪厉声惨叫起来。他不知用什么方法在折磨着小雪,
我感到头晕目眩,好象人就要死掉一般。

  「还逃不逃,还逃不逃。」那人继续对小雪施以暴行。

  「不逃了,不逃了,啊!痛呀!放开!放开!」

  「他妈的,再动一动,老子弄死你。」

  小雪的惨叫声低了一些,但还是「啊…啊….啊」地叫个不停。那人道:
「屄还蛮紧的嘛,告诉哥哥,以前被多少人男人干过了。」

  小雪没有回答,那人本来也没打算让她回答,在小雪逐渐又高亢起来的惨叫
声中,我又朝谢浩吼道:「谢浩,你想想办法呀,你是个男人呀!」

  这一次,谢浩终于开口说话了:「喂,我说你们两个,这个欺侮一个小女孩,
好象太过份了吧。」

  两人中的一人道:「哦,原来你醒了啊。」

  谢浩道:「我早醒了,你们把我头上套的东西拿掉,我们聊聊嘛。」

  「听说,这妞是你的女人?」

  谢浩愣了愣道:「不错,她是我女朋友,你们先放开她,有话好好说。两位
如果想求财,那就好说了,随便说个数,只要能放了我们,多少钱都没问题。」

  「哈哈,小子口气倒还蛮大,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有人走到谢浩面前,一把扯去了头罩,谢浩正想继续和他交涉,对方恶狠狠
地一脚踹在他胸口,紧接着又是一脚。谢浩坐在地上,双手反绑在身后一根铁条
上,腿上也绑着绳索,根本没办躲避对方的殴打。

  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谢浩杀猪般惨叫起来,很快便大声哀求道:「不要打
了,不要打了。」那人根本不理不睬,继续用脚猛踢着他。

  「不要打他,你们不要打他!」小雪尖叫起来。我用眼角余光看到,她在我
右边的一张行军床上,一丝不挂的娇小身体布满青紫色的伤痕。她双手被绳索绑
着,却还挣扎着想冲到我身边,一个高大黑壮的男人扯住她的头发,将她压在床
上,她根本动弹不了。

  「妈的,有钱就了不起呀,老子最恨有钱的!小白脸,来,叫声爸爸!叫不
叫!叫不叫!」

  谢浩内心怎么肯叫,但实在被打得太狠太痛,只得大声叫起了爸爸。

  「老子现在要操你女人,愿不愿意!愿不愿意!」

  「愿意!愿意!」谢浩叫着,口中吐出血来,骨头不知断没断,内脏肯定是
受伤了。

  那人终于停止对谢浩的殴打,走回到了床上边,他一把将小雪身体从床上扯
了起来,用手指缝夹住娇嫩的乳头用劲扭动道:「老子现在要当着你男人面操你,
你愿不愿呀!」

  小雪惨叫起来,在他左右左右拧了数下后,终于大哭着道:「愿意,我愿意,
你放开,痛死了。」

  对女儿的野蛮奸淫又一次开始。常年的跑船的人脸上、身上特别黑,身体也
特别壮硕。女儿在他们两个男人之间显得格外的白皙、格外的娇小。我眼睁睁地
看着殴打谢浩那人抓起女儿圆润的翘臀,从后方将粗大的阳具捅了进去,然后疯
狂地开始横冲直撞起来。

  谢浩在目睹自己奸淫母亲时晕了过去,我觉得那是一种幸运,而我在经历了
嫣然的事之后,神经似乎变得坚韧了一些,明明痛苦已超过忍受的极限,但依然
还清醒着。谢浩被打着哼哼哈哈只有喘大气的份,小雪在经历最初的痛不欲生后
低低呻吟哭泣,象个木偶般任他们折腾。而痛到极致的我有时也会麻木,脑海中
时不时处于停顿与空白的状态。

  两人发泄完兽欲后,将小雪的手绑在边上一根铁管上离开了。好半天,小雪
才慢慢从失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赤裸地身体一点一点蜷缩起来,最后缩得如同
一只小猫。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不知过多久,谢浩咳嗽着道:「你…..你没事….
还好吗?」

  小雪看了谢浩一眼,原本灵动眼睛呆滞无神。「我…..我…..呜哇。」女
儿又哭了起来。

  「都过去了,过去了,你别哭,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谢浩不知
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

  好一会儿,小雪再次看向谢浩道:「你也没事吧,他们都把你打吐血了,伤
到哪了吗?」

  「我还好,没事的,咳咳。」其实全身没一个地方不痛的,虽然刚才被那人
打得叫爸爸,但这一刻谢浩还是竭力让自己表现得个像个男人。

  「都是我不好,把你也连累了。我上船的时候看到还有别的女人,他们好象
是人贩子,他们会把我们都卖掉的,不知道卖哪里去。阿浩,我好怕,真的好怕。
怎么办?怎么办呀!」小雪颤声道。

  原本这是一艘贩卖人口的船,这些年贩卖人口虽在国家严厉打击下已少了许
多,但全国每年失踪的妇女儿童仍不是一个小数目。通过海路走,很有可能是卖
到国外去。现在除了被杀掉外,还是一个被贩买的可能。不过贩卖的大多是妇女
儿童,谢浩这么一个大男人有什么用,在海上被杀掉的概率可能会更大。但小雪
无论是被杀死还是被卖到国外,都是我无法接受的。

  谢浩虽然自己也怕得不了,但还是努力地在安慰着小雪,这一刻倒多少真还
有点像小雪的男朋友。在谢浩目睹林映容被那个房地产老板手下强奸后,我感觉
他或多或少有点改变。他本来也是一个魔鬼,至少对于嫣然来说绝对是魔鬼,但
当他目睹亲人遭受他给予别人同样的痛苦,他是不是会反思?会不会认为自己错
了?我不知他内心到底是怎么想,但现在的身体掌控权属于他,如果…..如果
这一次他能够保护甚至拯救小雪,我不说原谅他,但或许我不会将他视为不共戴
天的仇人。但是,我也知道这可能只是我的幻想,在茫茫大海上,在虎狼般的兽
群中,获救的机率极其渺茫。

                 待续

  暴虐的程度加大了,应该贯彻了我的文章看得让人压抑,贯彻了没有最惨只
有更惨的原则。无论文章人气如何,对于这样的中长篇希望不要太监,那怕写得
简单点,总写写完吧。幻想即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