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番外】第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4085

首发于:po18,第一会所

                第二章

  闻人婉那俏丽的玉容,挂着一丝微笑。

  玉步轻轻柔柔地走了过来。

  「蓬莱宫怎么也是姐姐的娘家,姐姐就不能来么?」闻人婉打趣地说道。

  林子轩又惊又喜,慌忙地迎她入座。

  一旁的司马瑾儿微笑地揶揄:「婉儿姐,你许久没有回蓬莱宫,你是不知轩
郎他对你,可是日思夜想,日夜挂念得紧呢。」

  作为林子轩枕边娇妻的司马瑾儿,又如何不知她这下嫁给安王的婉儿姐姐,
一直都是她夫君念念不忘挂在心中的人儿。

  当下见她难得回来,倒也罕见地打趣了一番。

  「好你个瑾儿,竟敢这样打趣姐姐我。」已是新婚少妇的闻人婉,怎听不出
司马瑾儿对她的调侃,「你可别忘了,婉儿现在是安王的妻子,可不是轩弟的。」

  二女手拉着手。

  笑着说着一些久别重逢的贴心之话。

  林子轩待她入座之后,这才再度问道:「是了,婉儿姐,你前阵子不是随着
安王他上了帝都吗?怎的还有时间回来蓬莱宫?」

  国君李翰驾崩后,如今九洲国急需新君即位。

  眼下多位王爷早已齐聚帝都,朝中大臣及一众王爷大多都拥护安王为新君。

  安王登基一事,看样子已是十拿九稳的了。

  作为安王妃的闻人婉,在这样的节骨眼没有留在帝都,反而回到蓬莱宫来,
林子轩心中欣喜之余,却也感到有些诧异。

  「姐姐来这里,除了看望轩弟夫人,还有瑾儿你们之外,尚有另外一件要事。」

  司马瑾儿冰雪聪明,当即便问道:「婉儿姐是为了安王登基一事而来的?」

  闻人婉点了点头,「王爷宅心仁厚,朝中大臣以及多位王爷,虽都共同推举
他为新君,但这项重任落在他的身上,这段时日王爷的压力很大。」

  「如今登基的事宜已基本尘埃落定,半个月后将举行登基仪式,到时候九洲
国所有的白道势力都将齐聚帝都,姐姐想请轩弟届时前往帝都,支持王爷。」

  林子轩立即明白了闻人婉的用意。

  虽说在不久之后,安王登基成为九洲国新君,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但今时不同于往日。

  作为蓬莱之主的林子轩,他在当年与魔主一战之中,展现出了令世人为之震
骇的神威。

  他一人之力,足以克一国之军。

  在世人眼中,只要他愿意,九洲国的圣君之位,对他而言是唾手可得。

  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安王名正言顺地登基为新君,只要他这蓬莱之主没有任
何表态,那么包括整个白道武林在内,都不可能,也不敢贸然地宣誓对新君效忠。

  而事实上,安王之所以能够力排众议地被推选为新君,除了他本身宅心仁厚
之外,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世人皆知他所娶的安王妃,其另一层身份乃蓬
莱剑姬的义女,林子轩关系最为亲近的义姐。

  正是有这层特殊的关系在,所以安王才能稳坐新君之位。

  但只要一日林子轩没有正式表露他的态度,那么整个九洲国对新君的支持,
也将会相当有限。

  所以今日,闻人婉来了。

  看到闻人婉对自家夫君这般维护,亲自来为他当说客,林子轩内心不禁感到
一阵酸溜溜。

  「婉儿姐跟王爷的感情可真好,这般不辞劳苦的舟车劳顿地赶回来蓬莱宫…
…」

  听着林子轩那泛着醋酸之意的语气,闻人婉不禁掩嘴轻笑:「姐姐是他的妻
子,为他着想自是应该的事,轩弟你怎的连这点都吃他的醋?」

  林子轩如何能不吃醋。

  他在安王府下榻的时候,曾忍不住用神游之法,偷偷地潜入了安王与闻人婉
的房间里,偷看到了两人行房时的场面。

  看到闻人婉浑身赤裸地在安王那肥胖的胯下婉转承欢,与他亲热恩爱的香艳
画面。每每想及,他都感觉到内心一阵强烈的醋劲。

  哪怕闻人婉早已跟安王成婚数年,到现在,林子轩仍想不明白闻人婉到底是
怎么会看上那胖胖的安王的。

  他的身材那么胖,浑身上下都是肥肉,闻人婉窈窕的身子给他压在身下,都
几乎给他压得快喘不过气来,却还跟他那般地恩爱。

  司马瑾儿对夫君的心理,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道:「轩郎,你便说一句你到底去还是不去,婉儿姐
也好尽快给安王交代。」

  林子轩虽心头吃醋,当面对的是自己心爱的婉儿姐,他又怎忍拒绝。

  当下也唯有点头说:「婉儿姐开口,我又怎么能不答应,放心吧,到时候我
一定亲自前往帝都,给王爷他站台。」

  闻人婉的脸上登时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就知道轩弟是一定不会让姐姐失
望的。」

  「对了,环馨还有月见她们几个呢,怎么没看到她们?」

  司马瑾儿回答道:「环馨她们到双修阁已经有一个月了,大概这两日便会回
来。」

  「轩弟怎地让她们三个去了那么长时间?」闻人婉十分不解,「一个月这么
久,轩弟就一点也不想念她们?」

  听到她这般说,一旁的司马瑾儿不禁横了林子轩一眼:「还不是因为轩郎他,
修为虽是越来越高,性情却越发淡泊。成天就是以事务繁忙为由,连陪我们几个
的时间都没有,环馨跟百合她们几个都要闷坏了。」

  「夫人如今的武功也远胜往昔,除轩郎之外,能够让周边数国感到忌惮的便
只剩下夫人,夫人现在也忙得把蓬莱宫所有的生意来往,都交给环馨处理。」

  「现时周边数国因为畏惧轩郎,不敢明目张胆地与我蓬莱宫对抗。但在生意
方面,蓬莱宫却是时常给一些不明来历的人,暗中使些下三滥的手段制造麻烦,
这段时日环馨也就带上百合跟月见,到外面去解决这些事。」

  闻人婉听得不由噗嗤一笑。

  「瑾儿说这么多,最终的原因无非就是轩弟冷落了你们,让得你们几个只能
找些别的事情来做,解解烦闷,对不对?」

  「婉儿姐说得很对。」司马瑾儿丝毫不顾及夫君在旁,认真地附和。

  一旁的林子轩不由得一阵尴尬。

  不敢反驳。

  世人皆羡慕他有着美若天仙的四位娇妻,而他也起初对坐拥四美的日子确实
很连流忘返。

  但除了司马瑾儿口中所说的,随着他的《修真神诀》炼到了极致,修为越是
高深,令他的性情越发淡泊以外。

  日子一久,每夜轮流面对四位火热娇妻的索取,性情日趋淡泊的他,也逐渐
地感到了些许吃不消。

  更重要的是,他对这四位美丽娇妻身上的所有一切,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新婚燕尔之时的那种新鲜感,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褪去,激情渐渐趋于
平淡。

  加之九洲国局势越发不稳,令他的事务繁忙得不可开交,也就不知不觉地把
几位娇妻都给冷落了。

  司马瑾儿虽从来没有对此言说,但今日闻人婉一来,二女你一言我一语,不
知不觉说起此事,连司马瑾儿都忍不住将心中幽怨倾诉出来。

  闻人婉听得掩嘴一阵轻笑。

  身为女人的她,当然知道但凡男人都有喜新厌旧的心理。

  日日夜夜对着四位娇妻,哪怕个个貌若天仙,日子久了,也总会感到些许乏
味。

  而男人,总是喜欢新鲜感与刺激感的。

  特别是她眼前的这位轩弟,闻人婉可是非常清楚地知道他内心的某种独特癖
好。

  想到这里,她罕见地顽心一起,不由得故意开口道。

  「轩弟,你可要小心了,环馨她们个个不仅貌美如花,还都正值需要男人滋
润的时刻。你这般冷落几位美丽的娇妻,若是环馨她们几个一气之下,背着你找
别的英俊男人,到时候可别后悔死你。」

  「咳,婉儿姐,你,你这都说的是什么话……」

  林子轩听得不由得重重地咳了一声,「环馨她们……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
…」

  闻人婉掩嘴轻笑,「那可不未必呢,轩弟,我们女人其实也跟你们男人一样,
都是喜新厌旧。虽然轩弟你长得英俊,但世上好看的男人也并不是没有,若是给
那些英俊好看的男人追求着,环馨她们不动心才怪。」

  一旁的说司马瑾儿这时也插嘴进来。

  「给婉儿姐这般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上回有位姓柳的公子来蓬莱宫作客,
说是来自于云梦岭一带除双修阁之外,一个新晋冒起的势力极为不弱的武林世家,
同时也是咱们蓬莱宫的大主顾之一。」

  她望向林子轩,一对美眸满是玩味地道:「那位姓柳的公子瑾儿见过,长得
确是英俊秀气,面如冠玉,绝不在我们轩郎之下。我看那位柳公子对着咱们环馨
很是殷勤,环馨与他还有说有笑。轩郎,你可要小心了,环馨性子柔弱,面对一
些长相不在你之下的追求者穷追猛打,说不定会像遇到那端木维般,一个心软就
……」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但揶揄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

  林子轩给二女你一言,我一语地取笑,说得半点反驳之力都没有。

  他不禁回想起双修玄女曾经与那不老神仙的孙子端木维相恋的事。

  虽然此事已经过去数年,不过每每回想起,他死而复生后前往双修阁寻找双
修玄女的那夜,双修玄女一丝不挂的胴体被那端木维压在身下,她粉嫩的花穴深
深地插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坚硬肉棒,在那英俊的端木维身下婉转呻吟,给他一记
又一记地奋力抽插的画面。

  林子轩仍会感到到心头一阵阵的酸意,同时伴随着某种难言的兴奋之感。

  现在听到司马瑾儿在他身上倾泄她的幽怨,故意提及双修玄女与那所谓的柳
家公子有说有笑,林子轩心头不由泛起一种奇怪的滋味。

  像是既不相信双修玄女会背叛他,又隐约带点担忧与不确定。

  他的反应如实地落在了二女眼中。

  司马瑾儿与闻人婉相互对视了一眼,皆不由自主地噗嗤一笑。

  「好啦,轩郎,我们不取笑你了。」

  调笑完,司马瑾儿面向闻人婉道:「离登基大典还有点时间,横竖到时候我
们也会一并到帝都去,不若婉儿姐便在这儿住下,到时候我们再一块儿上路吧。」

  闻人婉欣然道:「姐姐也正有此意。」

  林子轩立即开心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

  「婉儿姐,你是不知道。」司马瑾儿掩嘴轻笑,「在你不在的时间里,轩郎
每日都要吩咐下人去收拾整理你的房间,为的就是你能够来的时候直接住下,轩
郎对婉儿姐你这位别人家的妻子,可是比对着我们几个自家的妻子要上心多了。」

  话音一出,不仅是林子轩老脸一红,连闻人婉也是听得粉脸微烫。

  闻人婉心中清楚明白,自己这义弟内心有某种奇怪的癖好。

  自从自己嫁给了安王之后,成了别人的妻子,她成为别人女人的这个特殊身
份,却是令他对自己的爱意有増无减。

  在这点上,她反倒比司马瑾儿等这几位明媒正娶的娇妻,在林子轩心中更加
地特殊。

  回想到此前闻人婉半逼着要怀上林子轩的血脉,两人瞒着安王在暗地里偷情
的那段时间,林子轩每每与自己在一起时的那种仿佛用不完的精力,闻人婉便是
粉脸不由得生出一阵红晕。

  再看着他望向自己之时,双目中那丝毫未减的浓浓爱意,闻人婉更是芳心甜
丝丝的,「轩弟对姐姐的好,我当然都知道的。」

  「是了,我刚刚来的时候,听到下面的人说夫人出了远门,她上哪儿去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