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女侠】(第五十四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天山女侠】(第五十四章)
作者:jyt1717
2020/03/14
是否首发:否
字数:7,732 字

               第五十四章

  「。。。方师姐,你别不理我了。。。」

  天仙怯怯地对着面前座椅上的方玲说道,可是方玲却只是将脸一扭,不再理
会天仙。

  显然,她的怒意还未褪去。

  这按摩害得她又是高潮又是喷乳,尿湿了一大片裤子不说,还当着天仙的面
喷了一大股乳水,简直是丢死人了。

  而方玲经此一事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虽然未曾生产,但是乳房也已经可以分
泌乳汁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王姑娘太过分了,怎么能未经人家允许,就这
样对人家。。。)

  「。。。哼。」

  「方师姐,我知道错了,别这样不理我了好不好。。。呜呜。。。」

  说着说着,天仙竟然低声抽泣起来,豆大的泪珠滴答滴答地掉在了方玲的肩
头,就是再硬的心肠也会被天仙的这一簇朱砂泪融化,方玲也不例外,她满腹的
怨气霎时便烟消云散了,于是只好柔声说道:

  「嘘,好了好了,别哭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你以后可不能、不
能。。。」

  方玲红着脸顿了一顿,才将后半句话吐了出来。

  「不能这么没轻没重的了。。。」

  「嗯嗯,我知道了!」

  天仙登时破涕为笑,直直往方玲怀里扑了过去,然后便搂着方玲的脖子抱紧
了她。

  「咳咳、嗯。。。别,别。。。」

  方玲那两团丰腴的乳球正好迎面撞上天仙的那对,碰巧两人的乳头尖对着尖
儿贴在了一处,咕滋咕滋,乳肉厮磨的声音颇为响亮,羞得方玲连忙推开了天仙。

  「啊,方师姐,对不起,我一时欢喜,又。。。」

  天仙满怀歉意地低下了头,却又偷偷盯上方玲的巨乳看了好一会儿,看的方
玲都感到有些不适,伸手抱胸捂住了自己的豪乳,天仙这才吐了吐舌头,讪讪作
罢,可她并没有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反而是挪开了方玲面前的桌子,扑通一声
跪了下来。

  「嗯?。。。你,你这是。。。」

  方玲不解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天仙,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但又不太敢相信。

  「对不起方师姐,我们这些当奴隶当惯了的人,总是这般毛手毛脚的不懂规
矩,一有机会就会想着往那事上靠。。。」

  「哎呀!」

  方玲伸手挡住了眼睛,却不自觉地漏出了一道细缝,语气中带着害羞和惊讶
地大声说道:

  「王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快、快穿上衣服。。。」

  原来她在面前跪下的天仙,此刻竟然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将她的那对挺翘娇
小的雪白美乳暴露了出来。

  「你看。。。说着说着,人家的乳头都立起来了,嗯。。。这样,这样下去
迟早会给方师姐带来,和,和刚刚一样的麻烦的。。。所以。。。」

  「所、所以?」

  「所以,所以方师姐若是不嫌弃,可不可以,当环儿的。。。的主人。。。」

  「你。。。」

  方玲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羞红着脸说道:

  「我也是女子,怎么、怎么能学着男人的样子,做别人的主人。。。我又没
有,没有那个。。。不对,不是因为这个,是,是。。。」

  「方师姐,求求你了,其实。。。其实你不知道,我。。。我并不讨厌人家
虐待我的。。。还,还很喜欢呢。。。」

  说至最后,天仙的声音已经微弱到无法听清,但是经过昨夜那般事情之后,
方玲已经知道了她的癖好。

  眼瞅着天仙方寸大乱,面红耳赤的娇羞模样,方玲竟然不自觉地咽下了一股
口水,左臂向前探了出去,想要捏上一把天仙的娇乳。

  「不、不行!我,我不能。。。」

  她惊叫一声,右手抓住了不受控制的左腕,天仙却冲着方玲扬起了她无辜的
小脸,瘦小的瓜子脸盘上,装点着一副超然精致、美丽异常的五官,粉嫩的脸颊
上还有两道未退的泪痕,真是凄美惹爱,我见犹怜。

  「。。。嗯。。。我,我。。。嗯,好,好吧。」

  方玲头脑一热,答应了下来,但她又接着说道:

  「但这只是在见到师叔之前,见到师叔之后,咱们便要一起回到派中,那时
你可就是我璇女派的新晋弟子了,不能再、再自甘堕落了。。。」

  「嗯嗯!嘻嘻,方师姐最好了,啊,主人~」

  天仙一把抱住了方玲的双腿,让她挺翘的双峰也贴着方玲的小腿厮磨起来。

  「。。。唉,怎么会这样呢?」

  方玲用双手支起了昏沉的脑袋,看着跪坐在地上、一脸乖巧的天仙,不由得
叹起气来。

  。。。。。。

  「啊~主人张嘴~」

  得到解脱的天仙三下五除二地便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看起来畅快
极了,而现在,赤身裸体的天仙正在将满满的一勺肉汤送进了方玲的口中,接着
她轻轻地一抬勺柄,便将肉汤灌进了方玲的喉咙里。

  「唔唔。。。咳咳,我自己来就好了,不用这么。。。」

  「那可不行,服侍主人进食是奴婢应该做的分内之事,哎呀,主人别分心,
你看,汤都洒出来了。。。」

  天仙细心地将从方玲嘴角流出的肉汁用勺子一点点地刮起,又送回到了方玲
口中,脸上洋溢着宠溺的笑容。

  (小玲儿你给我老实点,这「春色漫天」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从母后那提出
来的,可别浪费了,哎,好~乖乖给我喝完它~)

  「咕噜,嗯,你为什么不吃啊?」

  方玲躲开了天仙的勺子,疑惑地问道。

  「啊,没有主人的允许,奴隶是不能主动进食的,再说环儿也没有资格和主
人吃一样的饭菜。。。」

  「嘛,和我一块吃饭。」

  方玲心疼地将一碗米饭推到了天仙面前。

  「哎?」

  「我命令你。。。和我一起吃,你也快一整天没吃饭了。。。」

  说着,方玲又夹起了一大块肉,放到了天仙的碗里。

  「。。。好,好的,但是主人,以后,以后环儿可就不能和您一块吃饭了,
尊卑有别。。。唔,嗯唔。。。」

  方玲报复似的用一大勺白米堵住了天仙的嘴巴,天仙暗叫一声「不妙」,无
奈地将这勺掺了自己亲手下的春药的米饭咽了下去。

  一顿饭下来,整桌饭菜中的「春色漫天」一大半进了方玲的肚子,也还有一
小半被天仙吃了下去。

  「主人。。。该睡午觉了。」

  「嗯,是啊。。。」

  方玲摸了摸自己被天仙左一勺右一勺喂出的小肚子,惬意地坐到了床上,天
仙也低着头紧跟着方玲的脚步,跪在了床边。

  「主人。。。」

  「嗯?」

  天仙忸怩地说道:

  「可不可以。。。把环儿的手脚绑起来,不然。。。环儿会不老实的。。。」

  「。。。我,我哪里有绳索。。。再说你早都不老实过了,还说些什么。。。」

  「嗯。。。?主人你说什么?环儿没有听清楚。。。」

  「没、没什么,可我没有绳索。。。」

  「嘻嘻,不一定非得需要绳索,只要是能用来绑住环儿这双不老实的手,什
么都可以的,比如说主人你的发带。。。」

  「啊?哦。。。给、给你。。。」

  方玲扭头用手一扯,脑后的那条粉红色的束发长带便被她拉了下来,方玲俏
脸一红,伸手将它递给了面前的天仙。

  「谢谢主人赏赐。。。」

  看着天仙谦卑顺从的样子,方玲心中腾地升起了一股无名的火焰,烧得她都
有些窒息,有些想要发泄一番。

  天仙将那条发带搭在了并拢的双腕上,两手一交一缠,打转了几圈,然后轻
启樱唇,缓缓咬住发带绳头,再用力地一扯,她的那双皓白如雪的玉手便被这条
只有二指余长的粉红发带捆了个严严实实。

  「嗯。。。哼、嗯。。。哼、绑死了。。。」

  试着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确实挣脱不开之后,天仙一展笑颜,对着方玲炫
耀似的摇了摇手掌,方玲也着实惊诧于她精湛的捆绑技术,她甚至没有看懂天仙
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这是怎么弄得,为何如此迅疾。。。」

  方玲托起天仙的双手,眼睛一眨一眨地来回翻看,可惜这并不是武功招式,
方玲完全是门外汉,她唯一能观察出的,便是天仙最后的绳结好像是个死扣,等
等,又好像不是。。。

  「主人~」

  天仙不满地撒起娇来。

  「额。。。嗯?」

  「啊~」

  「怎么了?王姑娘没吃饱么?」

  「不是。。。是,是环儿嘴巴里空空的,需要东西堵上。。。最好是主人的
贴身之物,肚兜,亵裤,还有袜子,只要是主人不嫌弃环儿脏就好。。。」

  「嗯。。。嗯。。。」

  方玲脸上的红晕才刚刚消散不久,现在又重新涌了上来,自己的肚兜和亵裤
由于刚刚的高潮湿了一套,现在她身上的这些,已经是自己所剩的最后一套干净
衣物了,可不能再糟蹋了,但是如此一来,那她的选择岂不是只剩下了袜子?

  她的袜子倒是有不少,可这也太羞辱人了吧,王姑娘再怎么说,也是如花似
玉的娇媚美人,怎么能去含住自己的袜子呢?

  方玲悄悄拧动了一下脚趾,如她所料,由于刚刚的高潮出汗,自己的袜子现
在还是湿漉漉的,她的脚趾轻轻一动,还发出了轻微的噗叽噗叽水声。

  由于自己长年习武,这酸臭的汗味是左右闻惯了的,对此方玲并不敏感,所
以她猜想,现在自己的袜子看起来虽然还是崭新洁白,但其实已经蒙上了一股淡
淡的臭味。。。

  「咕噜。。。」

  方玲咽下一股口水,为难地看向了天仙,而一看到天仙那张绝美的笑脸,方
玲便什么也不想去理会了。

  「我。。。我。。。」

  「嗯?。。。哦~主人原来是要环儿自己动嘴,呵呵,环儿也正有此意呢。。。

  「哎?不、不是。。。」

  可天仙的动作比处在慌张之中,因而反应迟钝的方玲要快多了,没等方玲辩
白分说,天仙已经撩起了她衣裳的下摆,一把握住了她的玉足。

  由于天仙的手腕被捆在一起,所以她只能以这种恭敬的姿势,双手缓缓捧起
了方玲的脚踝,然后低下了凤首,张开秀口朝着方玲的脚尖吻去。

  「别。。。嗯。。。」

  方玲有些糊涂了,她一时有些搞不清楚,到底谁是谁的主人,现在明明是自
己在「赏赐」天仙,她怎么反而觉得自己似乎更羞耻一些。

  天仙的贝齿咬住了方玲的袜头,缓缓地将这条白布袜从方玲的脚掌上扯了下
来,然后一点一点地咀嚼进了自己的嘴里,嗯唔嗯唔,嗯唔嗯唔的吞咽之声不绝
于耳,与此同时,她的双手还在不停地抚摸搓揉着方玲肉嘟嘟的小脚。

  方玲的脚掌虽然不如天仙那般匀称均衡,玲珑剔透,但是由于她常年修习轻
功技法,所以脚上的肌肉筋条更为明显,所以反倒比天仙多了几分粗犷的野性之
美,这也使得天仙爱不释手,不愿松开。

  「嗯。。。嗯。。。别。。。痒。。。」

  方玲双手死死攥着两侧床单,按说自己是身经百战的江湖高手,脚上也受过
一些挫伤剑创,但此时落到了天仙手上,自己似乎是变成了一个初生的婴儿,被
她左按一下,右搓一圈,便骨软神酥,气力全无。

  「唔。。。唔。。。」

  正当方玲情迷意乱,无所适从的时候,天仙却用一阵哼声将她的意识唤了回
来。

  「呼,呼。。。臭、臭么。。。我,我平时很注意洁净的,今天,今天。。。」

  她连声为自己解释着,可天仙却只是摇了摇头,似乎是并不在意,反倒有几
分享受的意味。

  。。。。。。

  「扑通,扑通」

  方玲的心跳怎么也平复不下来,因为天仙正以和她几乎同样的姿势侧躺在地
板上,头枕着捆在一起的玉臂安详地睡着。

  她痴痴地瞧着天仙鼓鼓囊囊的香腮,一想到里面是自己的一对臭袜子,她的
脸上就是一阵火辣,头脑也跟着迷糊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感觉怪怪的。。。呼。。。嗯。。。」

  喘息不顺的方玲十分不自在地扭动着娇躯,又翻身平躺在了床上。

  她发觉自己的那一对豪乳今天似乎是格外的沉甸,而私密之处也总是有蜜汁
不断涌出,将她的最后一条干净亵裤沾湿了一大片。可奇怪的是,她几乎整日都
处在这种低迷持续的发情状态之中,却没有丝毫的反感与不适,好像这就是她身
体最自然的状态。

  「。。。王姑娘对自己的要求也太苛刻了些,毕竟只是。。。唉,这大概就
是她悲惨遭遇的遗毒吧,哪里会有人真的喜欢被凌辱虐待呢?不过她的手法。。。
嗯。。。啊。。。」

  方玲轻轻用手揉了揉这两团粉扑浑圆的乳房,两掌的指尖却悄悄攀上了挺立
的乳峰。

  如她感觉到的那样,自己的乳头确实已经硬得有些发痛了,都怪王姑娘非要
给她弄那个劳什子的按摩,导致此刻方玲竟然真的有些想要再来一次了。

  (。。。那时候她是怎么捏的来着?是这样么?)

  「嘶!不对,不是这么来的,嗯。。。可是、这样好像也不错。。。」

  方玲的手劲比天仙要大得多,她只是对着自己乳头轻轻地一掐,便痛得立即
倒吸了一大口冷气。

  可是在剧烈的疼痛过后,乳尖儿上却又是一阵的怅然急颤,她的身子也似乎
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满足一般哆嗦了起来,还未离开这团巨乳的双手自然地放
肆起来,开始不停地揉抓搓弄起自己的两颗滚圆乳球。

  她的衣物本是参照裹胸时的身材所甄选出来的,所以面对不再用布巾束缚豪
乳的自己,这件不堪重负的青衫早已被撑得鼓鼓囊囊,此刻竟还勒得方玲有些憋
气。

  「。。。嗯、哈!」

  有些失去理智的方玲双手攥住胸口的衣襟,用力往左右一拉。

  「噗咕~噗咕~」

  重见天日的两团白兔登时涌起了一番汹涌的波涛,午后的清风从床侧的窗外
灌入,带给了方玲裸露在外的乳房一阵舒爽的清凉。

  方玲一面闭目享受着微风的吹拂,一面用双手托住了自己的双峰,缓缓地向
上一抬,再是慢慢地一搓,一揉,一捏。

  「哈、哈。。。嗬。。。嗯。。。」

  滋咕滋咕,滋咕滋咕,格外有料的乳房在她的这番举动之下,发出了一阵阵
淫靡的乳肉摩擦声,方玲或许不懂什么按摩手法,但是她却很清楚如何才能让自
己变得舒服起来,比如像现在这样用食指和拇指捻住自己的乳头,不停地搓啊搓
啊搓,又或者如同刚刚那样,用手掌左右挤压自己的乳房,怎么样都会带给自己
极大的欢愉体验。

  「咕。。。唔。。。越来越。。。痒了。。。」

  嘴角不停淌着津液的方玲眯着双眼,夹紧了双腿胡言乱语起来,她多想自己
再凭空多出一条臂膀,这样一来就可以宽慰一番下面发颤流水的蜜穴了。

  「。。。嗯,不行,下面。。。痒死了。。。」

  方玲将自己的身子一翻,她的左手便迫不及待地探入长裤,急速地向股间滑
去,早已含苞欲放的花蕾被她手上的热浪轻轻一捂,黄豆大小的粉嫩肉芽就外翻
了出来,迎面撞上了她的中指。

  「嘶~~~嗯~~~」

  甜蜜的哼声之中,她的娇躯打出了一个悠长的冷颤,开始渐渐佝偻起来,两
条大腿也似是粘在了一处,不断厮磨着夹住了自己的手掌,怎么不舍得放开。

  她的两根手指先是例行爱抚了一会儿率先出列的阴蒂,然后便迅速地探入了
汁液淋漓的两瓣阴唇之中,轻柔试探着蜜穴到底到了怎样敏感的地步。

  方玲的脸上洋溢着娇羞的红潮,淋漓而出的汗水打透了她柔顺的云鬓,一片
绵延的午后蝉鸣声中,方玲陶醉在了爱欲的海洋里。

  「咕啾、咕啾、」

  湿漉漉的声音隔着衣裤传来,方玲听着愈加响亮的水花声,心中又是羞臊,
又是兴奋,她不是懵懂迷惘的无知少女,自然也做过这般取悦自己的勾当,只是
还未有当下这般非「要」不可的热切情欲罢了。

  她左手的两根手指已经深深没入了小穴之中不停地搅拌转动,敲打推按着痉
挛不止的鲜嫩肉壁,而方玲的右手也没有闲下来,此时正在配合着她的左臂挤压
揉碾起了自己的巨乳,两颗沉甸甸的宏大圆球在她手上不断变化着形状,同时也
反馈给了她一阵不逊于此时私处感受的激烈快感。

  「啊哈、哈、啊、嘎!嗯!」

  叽咕、叽咕。

  粘稠的阴精在方玲奋力的抠挖之下喷薄涌出,直直地打在了她的手掌和亵裤
上。

  昨夜她一宿没睡,此刻高潮初过,精神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所以就在
如此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呼——咻——」

  精疲力尽的方玲睡得很快,而天仙也醒得十分及时。

  (。。。嘻嘻,抓到你喽~比我预想的还要顺利,看来再过不久,小玲儿你
就是我的掌中之物了。。。)

  她默默地张开了双腿,看着绝不比方玲干燥多少的小穴,噘了噘嘴。

  (。。。呀,看来不解决一下不行了呢。。。)

  。。。。。。

  太阳渐渐落下了山头,屋子里的二人就这么睡过了一个宁静的下午,随着窗
外传来的一阵锣声,方玲和天仙一道醒了过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初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哎呀,已经是初更了么。。。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方玲拉下自己的衣衫,刚要下床站起,她的一只脚底便传回了一阵干硬湿漉
的清凉感触,而另一边则是全然相反的温暖柔软。

  「啊!对、对不起!!」

  她赶紧收回了踩在天仙酥胸上的左脚,险些摔倒回床上。

  「中!」

  方玲一振右臂,想以自己的内力擦着桌上的烛火,但可惜准头欠缺了一点,
没能奏效。

  「。。。唔、真是的,中!中!中!」

  她又是连拍三掌,这才将烛火点燃。

  原来本远处地板上酣睡天仙,不知何时已经滚到了床边。

  方玲连忙扶起天仙,关切地问道:

  「没事吧?踩疼你了么?」

  天仙神情黯然地摇了摇头,挤出了一丝笑意,方玲这才想起,自己的袜子还
塞在天仙嘴里呢。

  「。。。唔,咳咳、咳咳咳!!!」

  一阵干咳过后,天仙顺势依偎在了方玲怀中。

  「。。。主人,环儿不乖,环儿其实早就醒了,趁着主人不注意,自己偷偷。。
。自渎过了。。。」

  「啊,那、那也没什么啊。。。」

  「。。。。。。」

  「。。。怎么了?」

  「。。。没什么,方师姐,让你费心了。。。」

  说罢,天仙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嘴角扬起了一丝苦涩的微笑。

  「啊,帮我解开吧。。。」

  天仙摆了摆依旧被捆缚着双手,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

  「怎、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呜、呜呜。。。」

  方玲的问候似乎是触及到了天仙的痛楚,竟然令她失声抽泣起来。

  「。。。方师姐。。。呜呜,我好下贱啊,别人对我好,我竟然觉得,呜呜,
觉得不舒服,呜呜。。。我,我。。。呜呜。。。」

  看着天仙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方玲这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自己哪里会
当别人的主人呢?刚刚天仙是在故意讨罚,可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呜呜。。。我竟然觉得,呜呜。。。继续当奴隶的话,可以、可以不用思
考、忘记烦恼,不用去想,想我姐姐在哪。。。呜呜。。。」

  「别、别哭了。。。是,是我不好,没有当好你的主人,可是我哪里会,会
去当别人的主人呢。。。」

  方玲看着怀中哭泣的天仙,真不知该如何是好,自己是全然没有这方面的经
历,又不懂得做奴隶的感受,怎么可能。。。等等,她既然不知道当奴隶的感受,
天仙又当过官奴,那。。。

  「。。。好啦,别哭了,王姑娘,我,我问你,你跟过其他主人么?」

  (。。。你可总算想到这里了啊。。。哎,哭得本公主还真有点累了。。。)

  天仙不解地眨动着她的大眼睛,怯怯地说道:

  「。。。嗯。」

  「。。。那我倒是想到了一个法子。」

  方玲眼中放出了一丝光亮。

  「不如,不如先由我扮作奴隶,王姑娘扮作我的主人,待到我知道了主人是
怎么对奴隶的,咱们再换回来,怎么样?」

  「哎?!」

  天仙似乎是吓了一大跳,急忙说道:

  「那、那怎么可以!方师姐,你,你是。。。那样的人,我是这样的人,我、
我怎么能,能。。。做你的。。。」

  「这有什么可不可以的,再说了。。。我,我也蛮想感受一下做奴隶是什么
滋味呢!」

  「。。。真、真的么?」

  「对啊,就像你说的,当奴隶之后就不用思考,也没有烦恼,只需要想着主
人的命令,哎,其实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解救过不少被官府挟持的姐妹们,
啊,虽然都是师叔带着我做的啦,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她们之中,有些人又回到了官府的监牢之中,
任由别人肆意操控。。。」

  方玲越说越顺畅,她心中也的确有此疑惑,每次去问师叔,师叔总算笑着说
「人各有志」,可哪有这样的志向?

  「所以啊,王姑娘,这是一举两得,你难道就不想体验一下,奴役他人是个
什么滋味么?没准你试过之后,就没有这么重的奴性。。。啊,我,我不会说话,
总、总之是这个意思啦。。。」

  「。。。那,那好吧。。。」

  「嘻嘻,那好~一言为定,从明天开始,你来试着当我的主人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