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妻子】1(丈夫与妻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trsmk2
2020/03/01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12,041 字

好像有种说法叫淫妻绿奴什么?淫妻有,绿奴没有,男主角可以放心代入,他是吃肉的,而且一直是正面人物。

  这座城市里生活的居民,每一个都是彻头彻尾的人渣,每个人都只想着自已,
从不关心别人。强者随意欺凌弱者,弱者则是加害更弱者,暴力和荒淫充斥着城
市的各个角落,堕落而又无可救药。如果说这里充斥着废土之上所有的堕落和毒
瘤的话,如果说这里是一个罪恶之地的话,那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暴行的加害者,
没有人例外…….

  然而,在这片食物贫瘠的废土之上,就连生存都十分艰难的土地之上,人们
都向往着这座城市。因为这座城市有最高耸的城墙,最多的人口和士兵,它建立
在最肥沃的土地之上,而不用像其它的城镇那样忍受着饥荒,无论这座城市有多
么的罪恶,有多么的暴行,但至少它能提供人们食物和住所,不用在晚上挨冻,
让他们免于野兽和强盗的掳掠。这片严苛的土地之上,只能食物和住所才是人们
最需要的,而人心的道德和善意,早就已经被彻底践踏了。

  这里,就是废土上的人们与城市。

  远方荒凉的大地之上,一群人正结队向着这座城市前行。那是一支大约百人
不到的队伍,有很多老人和小孩,成年人也都疲惫不堪,显然易见这是一只难民
的队伍,正试图穿越这片死亡的旱地,寻找他们的庇护所。

  「大家,再坚持一下,越过这里就到了。」一个黑色头发的男子站在队伍的
最前方,他的名字叫修,是整个队伍的首领。男人长的英俊挺拔,眼神中透露着
勇敢和坚毅,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英雄,在这样的土地上,已经几乎见不到的那
种人。当原本的城镇遭到毁灭时,他挺身而出站在人们的最前方,领导着他们,
为他们而战,男人张开双手保护着所有的人,他将双手张开到最大,无论遭遇什
么挫折,他从来没有放弃过。

  男人的名字叫修,是一个不愧于英雄之名的男人。

  「姐姐,我们真的能活下去吗?」队伍的中央是一群老人和小孩,那是一群
最虚弱的人,在食物已近耗尽的时刻,很多人可能撑不过晚上的寒冷,人们眼神
中充满着绝望,但在这些人身边,有一颗温柔的心在照耀着他们。

  「能的,相信修,他一定会带领大家活下去的。」那是一个坚强又不失温柔
的女声,她的名字叫菲,是修的妻子,英雄的妻子。就如同童话故事里理想英雄
的伴侣一样,菲是个最让人羡慕的理想妻子,她的美丽让人迷恋,有着其它女人
无法比拟的气质,在绝境中她用勇气和温柔激励着所有人,同时,她深爱着她的
丈夫,比谁都要了解丈夫,坚定地支持着他。

  女人的名字叫菲,是英雄的妻子。

  正是这对夫妻,带领着这群难民渡过了一次又一次不可能的困难,最终来到
了这座城市面前,仅仅是站在山丘之上,就可以看到城市那高耸的城墙,它是这
片废土之上最大的城市之一,像一个霸道的怪物一样占领着废土最肥沃的土地,
用武力震慑着其它城市。

  然而,这片废土之上的人们都听说过那座城市的恶名。那是一个道德早已沦
丧的城市,所有人都会分类成不同的阶级,成年男人都必须成为战士保护着城市,
而女人和老人,小孩则必须在农地上承担劳务,在这片严酷的土地上,这本是生
存所必不可少的举措。但这个城市却由暴行所支配着,强者可以随意欺凌和占有
一切,道德和律法早已不复存在,人们为了生存总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周围,很
快,恶意就渗透进了整市每个角落。弱者被随意抛弃,男人用暴行解决一切争端,
女人为了食物出卖自已的肉体,就连孩子也早就学会了盗窃和杀戮,在这里善行
和美德无处容身。

  「决定好了吗,你和菲两个人可能并不适合那个城市喔,现在还有机会。」
一个黄发的男子并肩站在修的身边,他是修的搭档,也是除了他之外整个队伍最
强的战士。但他不是修那样的英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已,而他也从不否
定这一切。

  「看着那些人吧,他们除了指望你之外根本不会思考去解决自已的困境。如
果进入了那个城市,你和你的妻子又如何在那个城市里生存下来?毕竟那是一个
只有野兽才能生存的世界。」黄发男子的语气调侃,却也不乏真挚,「修,好好
想想,好好看看你美丽的妻子吧,只有你们两个人的话,无论怎么样的困难都能
活下去吧,何必为了这些人拼命呢?」

  「不要蛊惑我的丈夫,雷。」妻子这时候正从队伍的后面赶到丈夫身边,
「我比你更清楚他是怎么样的人,这里轮不到你来说话。」

  菲有些敌意地看着那个男人,她很清楚,男人的眼睛正盯着她的胸部看。那
个男人想要她,妻子很清楚,所以她不会给对方任何机会。

  「哎,你生气的样子都这么漂亮,但是你要记住,菲,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为
了你。即使修是个多么强大的男人,即使你有多么坚强,但你们一旦进入那个城
市,就会身不由已。仅仅只靠个体是无法对抗体制的,你们会像蚂蚁一样被碾压
…….」

  黄毛的男子看了一眼让他所迷恋的女人,还有勉强能称的上兄弟的男人,转
身离开。

  ……………………………

  「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为什么?」历经长途跋涉,带着疲惫的难民终于来
到城市大门,却被卫兵挡在了门外。

  「啧,果然…..」黄毛男子啐了一口。

  「每个月都会有难民想要投奔我们,但想要养活这么多人可不容易。」看守
长背着双手,扫了一眼队伍中那样病怏怏的人们,「你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没有
用的垃圾,在城市里使不上用处,只是消耗我们的粮食,所以你们没有资格进去。」

  「你说我们是垃圾?你还是人吗?」妻子忍不住走上前,和卫兵队长对峙。

  「这是你的夫人吗?这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大美人啊,刚才我失礼了,如果是
像夫人这样的美人在城市里为大家提供娱乐的话,一定会被欢迎的。」卫兵对着
妻子丰满的身子盯着直看。

  「如果再说一句,你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卫兵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
间,就被修轻易制服在地上,刺刀直抵卫兵的脖子,以暴行对暴行,是最有效的。

  「住手,如果你们还想进门的话。」一个高瘦的穿着大衣的男子站在后面,
只从打扮上来看应该是一个有地位的男人。修看了对方一眼,松开卫兵站了起来,
直面对方,他知道现在绝不能表现出任何软弱,这会在马上到来的谈判上吃亏。

  「如果能让我的人进城安顿下来的话,什么事我都答应你。」修看着对方,
很快补充,「但是不能碰我的妻子,也不能让我做违反我底线的事情。」

  「这是当然,你这样的男人,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对方笑了笑,修这
样的男子简直是把英雄气概写在了脸上,哪怕是最无耻的小人也知道从他身上打
不到什么想要的东西。而且他的确是有正直的理由来让这个男人去做。

  「这座城市是由分别掌控不同区域的管理者带领的,我会让你去见管理者,
但是只有你一个人!」

  「我明白了,带我去吧。」修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妻子和一边的黄毛点了点
头。

  「明白,如果你回不来,我会带着你的夫人离开的。」黄毛点了点头。

  「修………」妻子看着丈夫,却又无所为力,他们现在的处境,只能忍
气吞生。

  打开由钢铁制成的高大铁制吊门,修独自一个人进入了这个巨大而颓废的城
市。在这样的废土之上,想要看到理想中的花园城市是不可能的。整个城市的布
局分成许多块,男人和贫民所聚集的区域比较杂乱,街上到处是随意丢弃的杂物,
而位于山坡上的富人区街道就相对比较整洁,至于娱乐区……..

  「哎,看啊,新来的吗,真是个好男人哎。」修经过娱乐区的时候,立刻留
在一旁的妓女们就盯上了他,毕竟看惯了那些举止粗暴,衣服邋遢的男人们,像
修这样有男子气,但又整洁干净的男人感到十分惊奇。

  「是啊,是啊,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和其它人不同。」一个被光着脚的邋遢
战士搂抱的妓女看了一眼一边摸着她奶子的男人,再看一眼那个走在街上的挺拔
男子,明显高下立判。

  「喂,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个区域的,以后常来这里让我们养养
眼啊。」几个娼妓在楼台上向男人招呼,这让男人反而显的有些不自在。对于修
来说,他生命中唯一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从来没有对其它女人有什么想法,这
让一向镇定的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样,要不,有空来我这里玩玩?你这样的男人,免费也可以哦。」一
个比较有姿色的妓女直接跑了过来,搂住男人的手臂,亲热地倚在他的身边。

  「呃,不好意思,女士…….我已经有妻子了。」修这一下反倒是越来越
狼狈了。

  「竟然叫我女士……真是个好男人啊,不像其它人那样婊子,婊子地叫我。」
英俊的男子所说出的话语,竟然让这个早已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妓女产生了一种害
羞的感觉。

  「呃,无论你做着什么,我都不会鄙视你们,我和你们一样,知道生存的艰
辛。」修温柔地将娼女推开,然后转身离去。

  「那个男人,真的很想和他上床啊。」一想到这里,娱乐街两边的妓女们脸
上都泛起了红晕。

  ………………………..

  「修,他在干什么,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太阳已经开始落下,天气越来越
冷了,看着已经开始发抖的人,妻子焦急地等待着她的丈夫归来。

  「难道,是陷入了温柔乡……..」黄毛的男子刚想说什么,就被女人瞪了
一眼,闭上了嘴。

  「我要进去找我的丈夫。」妻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看守着他们的看守说。

  「切,果然是恩爱的夫妻吗?」黄毛把玩着手中的小刀,有些羡慕地看着妻
子为了她心爱的丈夫而挺起走险。

  菲是他理想中的女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是他的梦想。最早在荒野里,
看到她一个人独自照顾一大批难民的时候,那种坚强和果敢就吸引住了他,不仅
如此,她还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女性。但他和修那个理想男人不同,他看中的是
菲的肉体,那个女人每一个动作,无论是生气还是愤怒都让他如此痴迷,然而,
菲是那个男人的妻子,她是如此深爱着那个男人,在她的眼里没有其它人。

  正当他有些惆怅的时候,城市的吊门再一次被打开了,菲独自一个人走了进
去。

  「哎,看啊,是新来女人吗,这也太漂亮了吧。」菲独自一个人穿过娱乐街
的时候,立刻吸引了两边男人的注意力。

  「喂喂,我没有看错吧,这是良家的女人哎,看这气质还是个少妇。」男子
搂着身边的妓女,对比了一下身边那个虽然穿着放荡,但乳房下垂和松弛肌肤的
女人。眼前走过的女人虽然身上穿着一个很大的袍子,但仅仅只是从衣领中挺起
的胸部轮廓,以及下半身那修长的腿型就足以高下立判。

  「我,不行了,妈的,看的硬了。」男了摸了摸自已下体,这是他们这种低
贱的贫民一生都无从碰见的高档货色。

  「喂,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个区域的,以后常来这里让我们养养
眼啊。」有男人一边喝酒,一边拿着瓶子向她大声邀请。菲有些紧张地收拢了一
下身子,仅仅只是在这条街上走,她就可以感觉到无数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
好像每个人都想要将她剥光一样。

  妻子咬了咬牙,这下她心里知道如果真的能在这个城市住下,以后所要面对
的事情了。

  「怎么样,要不,有空来我这里玩玩?你这样的女人,仅仅是看看就让人愉
悦了。」一个男子带着好色的表情走向女人,然后搂住她的腰。「怎么样,说说
被我干一晚要多少钱?」

  说到这里,所有的男人都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已经有丈夫了。」菲冷肃地推开男人,当那个男人想要进一步
的时候,被菲用一个灵巧的踢腿踢倒在地上。

  「喂喂,竟然还是个人妻,她的丈夫是谁啊,运气这么好?」男人们纷纷议
论,并没有人继续出手,大家都以为,这样一个高档次的美女,肯定是这个城市
某个大人物的女人吧。

  「那个女人,真的很想和她上床啊。」一想到这里,娱乐街两边的男人们下
面都硬了起来。

  …………………………

  「身体检查,为什么?」在经过大门的时候,菲被四个门卫拦了下来,然后
拖到门卫室接受检查。但是很快,菲就发现那些人盯着的只有她的身体。

  「这是理所当然的啊,你们这些留落在城市外面的人都是垃圾,怎么可能放
心你们进入这里重要的区域嘛。」男人嘴上说首冠冕堂皇的话,手却在妻子的身
上游走。

  「我们不是垃圾,请收回你刚才的话。」激忿的妻子反手将看守胳臂拧住,
然后用脚踢击对方的小腿,迫使这个男人跪了下来。接着另一只手抽出了看守腰
袢的剑,一个漂亮的转身将剑反向抵在另一个想要摸她下面的看守脸上。

  「喂喂,所以说,你们这些垃圾都是要小心啊,都是危险的毒瘤。」队长阴
沉地挥了挥手,从两边立刻涌出来更多的士兵,将妻子围在中间。这一下,哪怕
是妻子有过人的实力也无法抵抗这么多人了。

  「果然,大人就不该让你们进城,看来城外的人也要小心了,派人去搜查下
城外的那些垃圾,如果他们想反抗的话就杀掉他们!!」看守长就好像对待蚂蚁
一样下了命令。

  「等,等一下,这和他们没有关系。」一想到自已轻率的行动妻子就无比后
悔,好不容易带着人穿过废土来到可以居住的城市,丈夫独自一个人还在那里和
他们谈判,自已绝不对因为这种事情而让一切毁掉。

  「我,我不会反抗的,你们想要搜就搜吧。」妻子将手中的武器扔了下来。

  「打了我们的人就想算了吗?把手放在头上,求我们放过你。」有人叫嚣起
来。

  「你们!好的……刚才是我不对,请原谅我轻率的举动,我会乖乖接受检
查的。」妻子愤怒地看了数量众多的守卫一眼,然后无奈地闭上眼,将双手举过
头,不做任何反抗。

  「你来搜查吧。」看守长指着一位年轻的士兵,那个个子有点矮的士兵显然
是刚入职不久,对这种士兵习以为常的霸凌行动并不习惯。他的双手有点发抖,
拼命地抑制自已的紧张感,装作从容地进行检查,但当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和
她的肌肤接触的时候,男子就越来越紧张的,而当和她四目相对时,从那个女人
眼中看到的是不甘还有担心,她明明可以不在这里的,但为了那些留在城外的人,
却自愿来到这里。

  和城市里的其它女人不一样,她会关心别人,为他们的安危而委屈自已。和
其它城市里的女人不一样,她很美,心灵也很美。

  「队长,我摸过了,没有异常。」男子想着,将手缩了回去。

  「什么嘛,你这个家伙,特地把你调过来就是为了让你快点成长,结果还是
这样。」看守长一脸无趣地挥了挥手,「我看还有其它的地方没有看过,女人,
把你的外袍脱下来。」

  妻子瞪了对方一眼,顺从地将用来阻挡风沙的外罩脱了下来。她穿的很朴素,
下面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亚麻制成的衣服,但如果是在心灵手巧的女人手里,也能
剪裁的更为靓丽一点。如果搭配在美丽的女人身上,再普通的衣服也能吸引他们
的目光。

  「喂喂,这身材真的太好了吧,她老公是不是每天都很爽?」有人看着菲的
身子发出感叹。

  「嘿,看下去就知道了。女人,接下来把这件衣服脱下来。」队长继续命令。

  「为什么啊,衣服里面什么也藏不了。」菲一下子脸红了,要在这么多人的
面前将衣服解开。要知道在这样艰苦的日子里,她衣服下面除了内裤什么也没有
穿,而且这件衣服是连体式的,如果解下来的话,就等于被人看光了。

  「不脱下来怎么看的清楚,万一你藏着什么危险的物品呢?」有人调侃起来。

  「可是,我下面什么也没有穿!!」这一下妻子终于羞红了脸回答,引来的
却是周围人的一阵嘲笑。

  「那如果真的什么也没有穿,你脱下来不是就可以证明自已清白了吗?」看
守长说出了让女人难以回答的话。

  「可是,这…………」妻子越来越羞耻,接不上话。

  「那么,看来你们还是危险份子,来人,去城外检查一下。」看守长高声叫
起来。

  「我脱,我脱就是了,你们这些家伙,我会脱的!!」菲挣扎着终于妥协,
只见美人一边咬着银牙,抖抖索索地解开后背用来系住衣服的带子,随着整套连
衣服褪下,妻子雪白无瑕的肉体就这样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立刻整个房间
都沉默了。

  特别是对于那个刚上任的年轻士兵来说,将视线从女人那白玉般细腻的肌肤
上移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话,这个女人对男人来说是个天生的尤物,无论是肌肤,
还是脸庞,体型乃至是气质,都是最为上品的女人。而在这个肮脏的城市里,她
的出现和城外的妓女形成了格外明显的对比。

  「你们,你们都看够了吧?」妻子羞红了脸,一只手羞耻地掩住坚挺的乳房,
另一只手则拦在下体隐私处。但周围男人几十对目光都聚集地她的身上,菲可以
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被视奸。

  「喂喂,这也太漂亮了吧,皮肤这么白,而且看起来这么细腻。」仅仅只是
白玉般的肌肤就让男人看直了眼睛。

  「这奶子好白,而且还这么挺,前面的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完全不像娼院里
的那些。」只靠一只手当然无法遮挡胸前双乳的,两颗圆润坚挺的乳球就这样完
全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被手臂挤压的部位反而更平添了一份魅力。

  「这肚子,老子忍不住想要舔上几口。」妻子的小腹性感而平坦,让人忍不
住想要凑上去近距离接触。

  「这后背看着就性感啊,太养眼了吧,你老公真是太幸福了吧,找到这样的
妻子。」对于美人来说,光滑的后背自然也是性的吸引力,特别是当她娇羞时身
体收缩在一起时,更显诱人。

  「手不要放在那里,我看不清楚啊,啊,不行了,老子要射了。」无数人盯
着妻子一只手遮着的下体看,要知道女人的下体只靠一只手完全是遮不住的,但
就是这样半掩半露,更是增加了妻子作为一个良家少妇独有的魅力。而全身上下
唯一的挂件就是下体还穿着的那条白色的内裤了,但就是这种最后的遮拦反而让
显得更加挑逗,每个人都想忍不住看一看,那白色布匹之下的风光。

  「这大长腿,妈的,可以让我玩上一整年都不厌。」不仅拥有雪白的肌肤和
丰满的乳房,就连她的一双大长腿也是让人欲火难填的尤物,无论是长度还是形
状,就连肌肉的比例都是最匀称的。

  「你们,还要看多久,已经可以证明我没有其它东西了吧。」妻子的双手一
直在狼狈地遮挡身体,当人们将目光集中在胸部的时候,她就急忙用双手去遮挡
脸部,但同时又有人看着她下体的时候,她就不得不分出一只手去遮挡下体,这
样顾得上半身顾不得下半身的样子让人越显怜爱。

  「不要这样,你光屁股的样子一定被你老公看了个够吧,我们还没有看厌呢。
这可真是太让人性奋了,这两块肉当中的缝隙,忍不住……..」

  「不要看啊!!」人妻娇羞着将原本挡在下体的手放在屁股后面,但她只有
一双手,身体的每个部位却都在男人的视奸之中,无论怎么样都会被人看光光的,
更别说她纤细的双手到底能遮挡住多少部位了。

  「恩,可以了。」终于当看守长说出这句话的进候,妻子松了口气。

  「把双手扶住墙壁,双腿张开!」接下来,看守长说出的话却让妻子身躯一
震。

  「什么?」这一样妻子慌了。「开什么玩笑,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当然是彻底搜查啊。」看守长淫笑着,「你们这些难民,我们可是彻底的
信不过的。」

  「可是,我已经没有可以藏的地方了。」妻子越来越羞耻。

  「可不是吧,女刺客的身体每个部位都可以进行暗杀哦。」在看守们的威胁
之下,已经近乎于全裸的妻子不得不把双手靠在墙壁上,然后照着他们的指示,
双腿张开,对着众人。

  「屁股翘的高一点,不然动手不方便。」男人的话让妻子继续身子一缩,那
些人想要凌辱她到什么地步才安心。

  「就这样别动,要是有什么小动作可就不好了。」说完,看守长就从后面一
下子抱住妻子,双手抓住女人的乳房不断玩弄,而妻子却只能任由对方把玩自已
的乳房,本来应该只有丈夫才能接触的乳房却在男人的玩弄之下不断变形,但她
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修,快来救我……..妻子紧张地闭上眼睛。

  「说吧,你一个人闯进这里有什么目的?」男人一边玩弄人妻的乳房,一边
寻问着不着边际的话。

  「哎?这,我是为了找我的丈夫的啊,他进去很久了,我才担心他。」妻子
心里这才知道,压根没有什么检查,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了。

  「竟然为了丈夫敢一个人来这里,再看你刚才打倒我手下的动作,你这个女
人果然不搜查一下不行。」看守长一只手揉捏妻子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开始拉扯
她的乳头,而女人在男人的压制之下,只能咬着牙忍受。

  「喂,小子,好好看着她,要是她有什么小动作就告诉我。」看守长命令那
个新兵,一边继续玩弄人妻。

  「我哪还能有什么小动作啊,你们不要太过份了,啊啊。」妻子唯一能做的
就是用语方进行反抗,但在男人的玩弄之下,这种反抗也很快变成了呻吟。因为
屈辱与羞耻发出呻吟声的同时,那个新兵则一直在盯着女人的裸体看,仅仅只是
这白花花,形体优美的裸体,就让男人移不开眼神。

  「你们这些逃亡在外的垃圾,谁知道你们在想什么?」看守长终于公开女人
的乳房,然后整个人来到她的身后,蹲下身用一只手指抵在女人露在内裤外面的
那一条臀沟之中。看着女人因为羞耻而左右晃动的屁肌,在场的很多人都忍不住
将手伸进了裤子。

  「嘿嘿,人妻禁忌的诱惑,哪个男人顶的住啊,何况是你这么美的女人。」
这时,看守长终于说出了他真正的目的,「就这么站住不要动,不然你的同伴就
危险了。」

  「你们,简直太无耻了。」妻子身体因为愤怒而发抖,她不敢做出任何抵抗,
当然,仅仅只是她一个人也做不出任何有效的抵抗,无论是她还是她的丈夫,恐
怕都低估了这个城市的险恶。

  「并不是哦,太太,只怪你长得太过勾引男人了,没有哪个男人能在你的身
体前忍住的。」看守长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褪了下妻子那白色的内裤,露出
了让所有男人都最感性趣的少妇的私处,「只是你这下贱的身体,和那些流难的
贫民不一样啊,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这…….」妻子吞吞吐吐,只有这一点她不敢说。

  修,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妻子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本来只有
丈夫能碰的部位,就这么被陌生的男人糟蹋了,像野兽一样蹂躏。

  正在妻子绝望的时刻,那个熟悉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你们这些家伙,放开我的妻子,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血溅当场。」
远方,丈夫咆哮着冲了过来。

  ……………………………….

  「修!!」一看到丈夫,女人就快步扑到他的身边,「为什么现在才出来,
我们都在等你。」

  面对着愤怒的丈夫,这此看守在被轻易击倒几个人之后,就知趣地退了开来。
急急忙忙穿回衣服之后,两个人走了出去,那时候天已经暗了。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任何时候都要相信我吗?」丈夫轻柔地缕了缕妻子
的秀发,「一切都谈妥了。」

  「他们愿意让我们居住在这里了吗?」妻子将头贴在丈夫的胸膛上。

  「恩,是的,不过有一个条件。」丈夫轻轻地说。

  「是什么条件?」一提到条件,妻子心中就有些发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什么,是去打败东边那只怪物…….」说起这个怪物,两个人都知
道那是肆虐在东边水库的巨大魔物,那个巨大的怪物占据着水库最重要的部位,
因为它的存在,水库的水源无法打开,也就无法将水引导到其它城市。

  无论怎么想都是一个极为正当的要求,那个怪物不仅仅是强大,关键还在于
他所在的区域只容许有限的人进去,也就是人们无法用数量去打败那个怪物,只
有最强大的人才能在单打独斗中击倒怪物。

  无论是目的,还是理由都足够正当,让男人无法拒绝。

  「你会去那里,打倒那个怪物吧。」妻子轻轻地将头埋在丈夫的胸中,问出
她早就知道答案的问题。

  「恩,我当然会去的,毕竟这是为了大家,我找不到理由拒绝。」

  「可是,我担心你。」妻子轻轻地诉说着心中的凄苦。

  「那么,我们就一起去吧,我答应过你,我们永远不会分开的。」丈夫从容
地抱紧妻子,「你是我的妻子,我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我会带着
你一起,好吗?」

  「当然,当然我会跟着你的。」妻子眼角露出了欣喜的泪水,「永远都会在
一起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多少区险。」

  ………………………………..

  看着所有人都在雷的带领下进入城市之后,丈夫和他的妻子就转身消失在黑
色之中。前往水库的路其实并不近,大约有五天的路程。然而,没有了其它的人
需要照顾,男人和女人仿佛进入了一个生命中最甜蜜的时刻,他们的眼中只有彼
此,他们一起前进,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步调一致轻易就能躲开呼啸而至的马
贼,而不用分心照顾他人。面对野兽的伏击时,男人在前方战斗,女人为他疗伤,
也不用担心其它人受到伤害。当需要进食的时候,男人去寻找食物,女人为他烹
饪食物,只有两个人的话,食物永远是足够的。他们两人形影不离,再也没有任
何枷锁,身为英雄的男人和他的妻子一起,感觉着从来没有的轻松。

  或许就如那个男人雷所说的那样,如果将自身的正义感和使命感放下的话,
他们完全可以活的更加轻松。

  夜晚,天色转冷,男人和女人依偎在篝火旁,紧紧贴在一起。丈夫看着天上
的群星,思索着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打算,那是一种背离了他自身的想法。

  「那座城市,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险恶,我不想再让白天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如果,如果我带着你,两个人,就这么离开的话,你愿意吗?」作为英雄的男人
终于说出了让妻子无比甜蜜的话语,自从遇到丈夫那一刻起,妻子就知道丈夫是
那种无可救药的傻瓜,他总是张开双手去试图保护所有人,不愿放弃任何生命,
哪怕是罪孽之人,他也会试图去挽救和宽恕,更别说让他做出放弃其它人,和自
已一起私奔的事情了。

  但是,丈夫为了她,选择了背弃自已的内心。想到这里,回想起白天的遭遇,
妻子禁不住全身发抖,他们两个人都低估了那个城市的邪恶。然而,当想到还留
在城里的那个同伴,想到丈夫的性格,拥有深深责任感和使者感的妻子忍不住流
下眼泪,然后用她纤细的手指,紧紧抵住了丈夫的嘴唇。

  「我不愿意喔,这样的话,修,你就再也不是你了。哪怕我们两个人在一起,
你都会永远生活在自责之中,你是就是这样的男人,我最清楚了,所以……」
妻子轻柔地转身爬到丈夫身上,看着那张英俊但充满困惑的脸庞,然后深深地吻
了上去,尽管脸上带着泪珠。

  「所以,我们继续前进吧,我会在一旁支持着你的,永远都会支持着你。」
深吻过后的妻子甩了一甩漆黑的长发,然后缓缓褪下她的上衣,露出了洁白如玉
的肌肤,在夜色与星空之下,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

  那是妻子对丈夫始终不渝的爱和信仰。

  『你也会一直保护我的,是吧。只要有你在我身边,任何困难我们都能越过
去,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可以的。』对于妻子来说,对丈夫的信任是
她最大的支撑。

  ………………………………

  「菲,在身边支援我!!」终于,在水库的最中央,两个人找到了漆黑的魔
物,妖惑的异形全身散发着诡异的魔气,它嘶叫着,发出让人无法理解的话语。
那个怪物是如此的强大,在房间的周围,是数不清的勇士骸骨,许多人想要挑战
它,却被它打败。

  妻子站在不远处,她拿着火把为丈夫提供光明。在怪物厉声的尖叫之中,天
花板上的石块都纷纷落下,每一下冲击,仿佛灵魂都在震颤,但妻子毫不畏惧,
只要那个男人在前面,她就充满勇气。那个男人是天生的英雄,自从她被救的那
一刻她就知道了,他不会输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面对什么,那个男人都不会
输——

  因为,她的丈夫是最强的男人!

  伴随着魔物和修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嘶吼声,战斗终于落下了帷幕,那丑恶的
怪物宛如瘫软的泥水一样倒在地上,而丈夫则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妻子眼中闪
烁着泪光,转身扑到丈夫身边,而满身血污的男人则温柔地看着他的妻子。

  「修,你战胜了那个魔物,真的……」妻子扑在丈夫的怀里。

  「是的,多亏了你,菲,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是无敌的男人。」难得的,
丈夫说出了骄傲自满的话,逗的眼中含有泪光的妻子一下子笑了出来。仿佛天底
下所有的幸福都在两个人之间,但谁也没有注意到,瘫倒在地上的黑泥,挣扎着
吐出了最后的诅咒。

  「可………恨………..的………男………人…………汝..
………将……….永………远………..无………法………..
碰…..触………..你……..真……..爱……….的………..女…
…….人」

  「可……….怜………的………..女…………人………..
汝………..将…………永…………远………..无………法…
…..将………真……….实……….之……..语………诉…….
..说……..于………你…………的……….真………爱」

  「修,我爱你……….」妻子将头埋在丈夫怀中。

  「菲,我们一起回去吧………」丈夫紧紧怀抱着他的妻子。

  然而,邪恶的诅咒突然生效,一种足以撕裂人心的痛楚将毫无准备的两个人
吞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猛烈的激痛之中,丈夫
和妻子同时倒了下去。整个水库大厅,再一次归于沉寂。

  直到几个小时之后,几个陌生的男人走到水库的深处,他们仔细端详着怪物
的尸体,以及晕倒在一边的仍然紧紧相拥的妻子和丈夫,发出了一如所料般的笑
容。

  「果然打倒了这个可恶的怪物,不愧是被称为英雄的男人…….可惜,你
们并不知道,这个怪物一直在这里没有被击倒,除了个体的强大之外,还有一个
原因。」男子提着火把,将火凑向两人,特别是在妻子的脸庞上停留。

  「那就是,怪物在垂死之际,会向杀害它的敌人发生最恶毒的诅咒。」男人
说着笑了起来,「所以,即使有你这样强大的人,也没有敢去打倒它。」

  「大人,那么就如你料想的一样,我们就将她带到你的洗脑室去了。」士兵
们说着,将昏迷的妻子拖起来。

  「蠢货,不是这个女人,而是那个男人!」没有想到,那个男人指了指还倒
在地上的丈夫。

  「可是,洗脑的素材只能进行一次,我们再也没有更多的材料了。」士兵似
乎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

  「是的,只有一次的机会,当然是给她深爱的丈夫使用了。」男人站在妻子
的面前,看着昏迷却仍然迷艳不可方物的脸庞上,摸了摸她的脸蛋,「这样好的
材料,如果因为洗脑而褪色实在是太可惜了,太浪费了。想想看,这样极品的女
人,看着她在绝望和孤独中独自一个人徒劳地挣扎,她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坚强
都将化为绝望,当她被恶意所包围,抓不住任何善意的时候,她的哭泣和呐喊换
来的只有嘲笑时,特别是当所有人都想要占有她的时候,而她心中最爱的人却再
也无法触及,这将是多么的让人心醉啊。」

  ……………………….

  「修!!!」当妻子醒来的时候,自已已经在病床上,女人看着窗外,发现
自已已经身处城市之中。

  「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床边,看着她,好像很开
心地期待着她的回答。

  「我,记得…….我和修一起去了水库,打倒了那里的怪物,但我们中了
诅咒……应该是……然后,我就被一阵痛烈的痛楚所击倒,我记不清了。」
漆黑的秀发垂下,妻子用手捂着头,努力回想着一切。

  「是的,夫人,你记得很清楚。没错,你和你丈夫晕倒在那里,而我和我的
人把你们带了回来。毕竟,你们完成了承诺,那么理所当然你们有权生活在这里。」

  「那么,修,我的丈夫在哪里?」妻子回过神来,最先想到的还是她的丈夫。

  「他当然还好,你出了房间,在大厅里就能看到他。」男子的笑容中似乎带
有深意,「夫人,你整理一下就可以看到他了。」

  「谢,谢谢你。」妻子从床上坐起来,礼貌地向男人道谢,然后离开房间。

  菲走在过道上,心中所想的全是她的丈夫,她想见到他,只有在他的身边,
她才能感到安心。打开大门,刺眼的阳光从窗台上照射进来,在阳光中,她看到
修站在大厅里。他和以前一样,英姿挺拔,可靠又让人安心。

  「修,你还好吗?」一看到丈夫,妻子就脱口而出。

  「请问,夫人,你是谁,我认识你吗?」然而,男人的回答却让妻子如坠冰
窟,他的眼中,没有了之前的爱意,只有如生人一般的陌生。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