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堂姐在乡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和堂姐都生活在乡下,堂姐叫燕菊。

现在堂姐已经嫁人生了儿子,不过堂姐那美妙的身材和那奇特的感觉却时不时在我脑海里浮现。

我想起因也许是20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在堂姐它们院子南边有棵大桑椹。每到收麦子的时候,我们都在那棵树下边玩,或者爬到上边去摘桑椹吃。那个时候,我和堂姐还有同门的好多大姐姐、大哥哥们常在一起过家家,由于我和堂姐都还小,还穿露档裤子呢,所以常常成了他们大孩子玩耍的对象。最平常的都是他们让我从堂姐屁股后边抱住,让我们「尻庇」。不过我们那个时候都不懂,说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呗。不过有一次,在那个大树下,他们把堂姐的裤子扒下来让堂姐趴到地上,然后让我也脱了裤子,就把我给按到堂姐白白的屁屁上去了,可是不争气的是,我那时候竟然要尿尿,结果尿了堂姐一屁股。

这事情,直到多年以后,跟堂姐说起来,堂姐还骂我不争气。

堂姐其实仅仅比我大一岁。上小学时,由于堂姐留了一级,所以我们俩就在一个班上,并且一个同桌。因为是姐姐,所以堂姐就处处照顾我,比如吵架时,帮着我跟人家对骂,打架时就在一边拿砖头掷人家。所以我跟堂姐非常亲密,上下学都是手挽手,就是到地里边给牛羊打草我们也手挽手。这样从3年级到5年级,别人都有「38」线,我们都没有。

上了初三以后,周一上午生理课本发下来我们就会了家。下午大伯、大娘都出去除草,留下我跟堂姐在她房间里没事就翻生理书看,堂姐对着我皎洁的笑笑,我问她笑什么,她说:「原来你那个小鹊鹊叫阴茎啊,那白的就是精子啊,这下你亏大了,你的精华都给姐姐我了,看你将来的老婆怎么办?」我说我的精子多的是,留在身上还难受呢,将来的老婆要是不感谢你我就扁她。然后我就拿著书本问堂姐:「燕菊姐,你的子宫在哪里啊,怎么那么大,我怎么都看不到啊。」

堂姐也发愁的说:「是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啊」我忽然眼睛一亮,说:「你的也应该长在档里呀,你看我的不就在裤档里长着吗」堂姐说:「我档里只有尿尿的地方,哪有什么子宫,再说子宫那么大,我怎么都不知道?」我说:「也许书上搞错了呢,说不定丁点儿大呢,给我瞧瞧。」一开始,堂姐说什么都不给我瞧,我说:「你喝我那么多精子,还我。」堂姐说:「我是看着你难受,谁要吃你的精子?」我说我不管。最后堂姐拗不过我就说你把门串上,我给你看。

我赶快把门串上,堂姐就脱了裤子,躺到床上,不过还把两条腿并着,而且还留着条小裤头。说实在话,堂姐的腿可真白,而且很光滑,我搂着堂姐一条腿问:「你把裤头脱下来」堂姐嘴一瞥说:「你给我脱。」「那还不简单?」我边说边脱堂姐的裤头,谁知堂姐一把按住我的手说:「要脱,你也得脱,而且你得先脱。」

「为什么,我的阴茎你还没看够啊?」我奇怪的问。「以前没看仔细。」堂姐说。

我埋怨道。「那还不赶快找?」堂姐揶输道。

我从堂姐大腿上抬起头来,重又凑到堂姐的肉缝上,我把大拇指放到堂姐肉缝底部用力往屁股那边压了压,这样堂姐的阴道口虽然大了些,可还是很小,往里看还是黑洞洞的。这时堂姐问:「怎么样,找到了吗?」「找不到,不过我发现你的沟沟还有阴道口肉特别好看,粉红粉红的,水灵灵的。」「傻弟弟,找不到卵子,你难道要喝沟沟里的水吗?」堂姐含着我软下来的阴茎一下子笑了。

「好吧,找不到子宫,我也不能白来。」我心里气不过,一下子将嘴压在堂姐的肉沟里,用舌头舔着使劲舔着,吸吮着。「感觉很好啊,弟弟,啊……啊…

…使劲……哎哟……受不了啦……别……别……别拿走,继续……继续舔……呜……

呜……弟弟,呜,你的怎么有硬了……好……好……姐姐给你吃……你……

你也给姐姐吃……啊,好舒服啊……我的小弟弟,……你把姐姐爽死啦……哎哟……

你是怎么弄的啊……啊……再来啊……我爱死你啦……不行啦……不行啦,我要死啦,我要死啦,我要死啦……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啦。啊……啊……噢……「

我每吮吸一下,堂姐的肉体就颤抖一下,我也兴奋起来,堂姐越是感觉受不了,我越是兴奋的没命的舔,同时,我又把变硬的阴茎不断塞到堂姐嘴里去。堂姐的肉沟沟里的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好好喝。堂姐不断扭动屁股把肉沟沟往我嘴里送,我也使劲用手抱着堂姐的屁股,我的鼻子,下巴全都紧紧压着堂姐的肉沟沟摩挲着,用舌头在堂姐阴道里舔着。最后,堂姐浑身一挺,喷出一道水来,整个身子就软了下去。我赶忙折过头来,抱着姐姐的头,喊:「姐姐,姐姐。」

堂姐马上伸出指头压在我嘴唇上:「别喊,姐姐没事,姐姐很舒服,趴姐姐身上,来让姐姐抱抱。」我顺从的趴在堂姐身上,堂姐两条腿把我一箍,我说:「姐姐,我的阴茎蹭到你的肉沟沟了。」堂姐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吻着我的额头温柔的说:「别说话,我知道啦。」

「姐姐舒服,我就舒服」

「是吗?」

「是的,我的阴茎碰着你的沟沟还有你的小阴唇特舒服。」

…「堂姐一下子用嘴把我的嘴给堵了起来:」小坏蛋,姐信你。今天你把姐姐搞的太爽了,以后你要什么姐姐都给你。「」当牛做马也答应吗?」我开玩笑说。

姐姐也笑着说:「好啊,来,拉钩。」「不过,姐姐,今天只看到阴道口,没看到子宫,恐怕是阴道太深了。」我有点遗憾的说。姐姐安慰我说:「没关系,哪天你给我量量,不就知道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周一,我和堂姐都去上课了。下午是生理课,给我们上课的是个新来的女老师,一上讲台就脸红,还宣布说:生理课好懂,大家自己看看。

偏偏我们临桌一个泼辣的女孩子站起来问:「老师。这阴茎和睾丸是干什么用的?」

惹得我们班男生哄堂大笑。堂姐一只手抓到我裤档里,悄悄说:「下课,你给她看看。」

到了晚上,伯父他们看电视,我就拎著书本跟堂姐进了堂姐的房间,并跟大伯他们说别让谁来打扰我们,我们明年要参加高考,学习很重要。说完我们反身把房门反锁了起来。我们俩迫不及待的都各自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除了下来,堂姐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反身趴到我身上,让我帮她舔沟沟吃,她帮我吃阴茎。一会我的阴茎就坚挺起来,堂姐就折回来让我把阴茎放到阴道里看看阴道有多长。于是,她在上面把小阴唇往两边拉,我握着阴茎往阴道里边挺,龟头还没挺进去呢,我就发现堂姐的阴道特别烫特别紧,我说:「姐姐,你的阴道太紧了,我挺不进去。」姐姐说:「你扶着阴茎别动,我慢慢往下压。」说完,堂姐将屁股慢慢压向我的龟头。

阴茎一点一点的没入堂姐的阴道,堂姐却好像越来越痛苦,忽然,我和堂姐都感觉到好像碰到有个什么东西,走不动了。堂姐说:「恐怕是到子宫口了,你的阴茎才进去一半,看来阴道也很浅啊。」我忽然问道:「堂姐,什么叫做做爱?」

「就是尻庇呀,狗恋蛋你看过没有?」堂姐回答道。

「你说阴茎在阴道里抽出来插进去就叫坐尻庇啊!那我们这叫什么?」

「我们这叫量阴道,学习生理呀。」

「可是我看你好像学的学的很不舒服啊」

「你舒服吗?」

「我舒服,姐姐的阴道很紧,包的我阴茎特舒服,简直比小阴唇强一万万倍。」

「既然这样,你到上边来,省得我不舒服又累。」堂姐说完就慢慢将屁股落到床上,我慢慢坐起来,可是这样也不好动,所以我又趴到堂姐身上去,把手从堂姐背后捧着堂姐的头说:「姐姐,我们尻庇吧。」没想到堂姐的脸一下子红了:「去,去,难听死了。」堂姐说完把两手放到我屁股上:「坏弟弟,你的屁股真结实。」

「姐姐,你的大屁屁很白、很美,想死我了」

「去,又贫嘴,要说真话以前为什么尿人家一屁股?!」

「姐姐,那时人家还小,没有精子,只好拿水来敬姐姐了。」

堂姐扑哧一笑:「以后再也不会了吗?」

「不会了,弟弟最听姐的话。」

「那好,你坐起来,不过别让你的阴茎掉出来啊,姐姐让你尻一次。」堂姐待我慢慢坐起来后,把一条腿拿到我身子的同一侧,然后慢慢趴在了床上,屁股厥了起来。我的阴茎也跟着堂姐的屁股走,说实在话,堂姐的阴道真是太紧了,阴茎还真是不会轻易掉出来。「开始尻吧,象狗恋蛋那样。不过别掉出来,也不要射进去。否则给你生一堆狗仔你可受不了。」堂姐说着把一个枕头垫在了胳膊肘下边。

亮堂的日光灯从侧面照在堂姐雪白的屁股上,就好像又蒙上了一层霜,堂姐本来就很丰腴的大阴唇在她跪在床上后包夹着我的阴茎,显得更丰腴了,一双小阴唇和肉沟沟完全看不见了,只有堂姐阴道一阵更比一阵紧的收缩伴随着上边肛门的抖动。

「堂姐,我要开始尻你了。」

「尻吧,10多年前你就已经尻我了。」

我抽插起来,与小阴唇摩挲不同,这阴道的摩挲真是太美妙了,虽然感觉阴茎比以前肿胀的更厉害,可是堂姐阴道包夹的也更紧、更舒服。抽插了一会,我感觉有点想射,可是这种感觉真是美妙,于是我就停了下来,用手从后边抓住堂姐的马尾辨:「堂姐,尻庇舒服不?」「舒服啊,你不舒服吗?」

「舒服,可是我怕你将来嫁人了,我就尻不成你了。」

「姐姐的庇是你的,姐姐嫁人可庇还是你的,你想什么尻就什么时候尻,再者说你不让姐姐嫁,姐姐就不嫁。好不?」

「我将来要有个院子,我要跟你在院子里尻庇。」

「好啊,就是怕你老婆不同意啊。」

「那我休了她。」我激动的说

「呵呵,她还要给你生娃子呢……哎哟,有点疼。」堂姐突然叫了起来,原来我刚才我一激动,屁股猛的往前一挺,同时,手也把堂姐的马尾辨往后猛的一顿,这样阴茎竟然又进去许多。不过好在堂姐的阴道这时候特别湿润,虽然大阴唇包夹的很紧,可是能明显感觉到有水已经流到堂姐的阴毛上。我急忙问:「姐姐,很疼吗?你的阴道好像又变深了。」「还好,不算疼,你慢慢的插进来。」

堂姐边说,边伸过一只手来把大阴唇拨开,可是并没进多少。「弟弟,你把我的两个大阴唇往两边尽量拨,这样就好进了。」我按着堂姐的吩咐把大阴唇和小阴唇都分开两边,果然阻力小了点,我一点点的往前挺,堂姐一点点的往后迎,直到最后我的阴茎全根没入,睾丸也帖在了堂姐肚皮上。堂姐摸摸我的睾丸说:

「可以了。」于是我慢慢抽插起来,而我每往前插一下,堂姐就不由自主的往前栽下去,我一往后抽,堂姐就不由自主的往后又跟了过来。这样大约过了5分钟,我感觉不行,得听下来。不过堂姐却兴奋的往后不停的撞着我的阴茎,撞的我阴茎都没能拔出来,就一股脑儿全射到堂姐肚子里去了。玩了,我和堂姐抱在一起躺在床上幽幽的发呆:「这该怎么办?怀孕了可要完蛋了呀?」

外边传来大伯的声音说要我们早点睡,明天还要上早自习呢,别太用功了。

然后,传来啪的一声,大伯他们把灯关掉睡觉去了。堂姐心一横:「怀就怀,睡觉!」说完,关了灯,屋外明亮的月光照在床前的地上,冷冰冰的,仿佛下了一层霜。我还不知道怀孕是个什么东西呢,反正知道不是好事,可是射进去也没办法了。我搂着堂姐的腰胡思乱想,没过一会我的阴茎又翘了起来,堂姐已然睡着了。我轻轻的在堂姐屁沟里又磨蹭起来,堂姐的阴户虽然很湿,可是依然很紧,于是我把堂姐的一条腿抬了起来,这样堂姐的阴户就张开了口,于是我用大拇指把龟头使劲按到堂姐的阴道里,慢慢的挺了进去,全根没入后,我把堂姐的腿放下来夹在我腿中间,这时候堂姐也把我的手拉过去放在了她肚子上,就这样,我们紧紧帖在一起直到天亮。

此后的每一天,上完课回来,我就跟堂姐多在屋子里疯狂的尻庇。这样过了2、3天,就感觉有点腻歪了。我跟堂姐一起商量,堂姐说:「只要你尻我,我就舒服,随你做主。」我突然眼睛一亮,有了。后天是星期日,恰好县里边有大会,我们赶会去。

这时我发现堂姐特别的兴奋,脸蛋都有红晕了:「看看,想人家尻了不是?」

「去,我的庇是你的,你让人家尻我就尻我,我听你的。」堂姐声音小的虽然可怜,可在这闹哄哄的集会上还是给我听到了,我把阴茎猛的往前一挺:「这可是你说的啊。」这样我们边随着人流抽插边看两边的小买卖。有时候,堂姐装着买东西弯腰府在人家的小摊上,我就在后边装着有人在挤我似的,猛的一插,将阴茎全根没入堂姐阴户里,堂姐随即啊的一声,又回过头来仿佛说给小贩:「后边挤啥挤。」就这样,我们在这个小摊前边抽两下,到下边一个小摊插两下。

堂姐的肉体被抽插的一会一抖动,最后到了会场西边,这里离会场大门最远,是个牲口集市,好多牛羊猪都在这里交易,人也比刚才稀少了许多。我一看,再往那边走,堂姐的大屁股就会暴露在外边,这可不行,真给人家轮奸了,那可如何是好。

吃完饭回家,上公交车的时候,我怕堂姐夹不好,把苦瓜给掉出来,于是我在后边假装推她,用大拇指在堂姐屁股后边把苦瓜又往里推了推。一路到家不谈。

吃晚饭的时候,大伯直夸堂姐懂事了,我也跟着起哄,把个堂姐美的不得了。

吃晚饭,大娘照例到大哥家带孩子,大伯就到东间睡了。我和堂姐把堂屋门反锁上,在西间又搂在了一块。这时苦瓜还在堂姐阴户里,苦瓜已经湿滑的不成样子了。我跟堂姐又呈69式躺到床上,开始相互吃了起来。堂姐阴户这边因为有个断开的苦瓜,所以特别的涩,于是我就用牙齿轻轻的咬起堂姐的阴蒂来。那边堂姐也把我吃的硬了起来,我在堂姐嘴里抽插了几下就拔了出来,然后从抽屉里拿出堂姐的丝巾给堂姐蒙上眼睛说:「你要听我的。」然后我走出西屋,就听到大伯呼噜声震天响,我推开东屋门,推推大伯:「大伯,我要拉肚子。」结果大伯睡的死的很,一动不动。我一阵暗喜,赶快跑回来,把堂姐就抱了过去。

于是我将一只脚挪过来在堂姐往下坐的时候,我就把大伯的卵蛋网上抬一下,啪啪的撞击声传出来,好歹也有个伴奏的不是。谁知这招还真管用,一会儿,大伯竟然呻吟起来,嘟嘟,堂姐嚷起来:「快起来,快起来,射了。」我赶忙把堂姐的丝巾除下来堵住堂姐的阴户,把堂姐抱回了西屋,然后又回过来仔细的将大伯打理好,这时大伯喘着粗气,面色红润,简直就象30多岁的撞小伙子。我正愣愣的看着大伯的脸发呆,突然大伯咳了一声,把我吓的魂飞魄散,蹭的一声,蹿了出来。还好大伯没醒。

我就又回到堂姐床上,堂姐又进入梦乡了。借着已经暗淡的月光,我轻轻的拿阴茎在堂姐阴户上摩擦:「堂姐呀堂姐,你要是没怀孕,那是最好,万一你要是怀孕了,那到底算是谁的呢?」

好不容易又挨了好多天,忽然有一天堂姐咬着我的耳朵说她来好事了,我那颗悬着的心也总算落了地。

这世界就是这样,你越是努力而为之的事情,其结果越是可能出乎你的意料。

后来考高中,堂姐落榜,我以1。5分高出分数线侥幸进入高中,然后又考入大学。随着我与家乡的距离越来越远,堂姐给我的音信也越来越少。最后只知道她嫁到了我们县城里,生了个儿子,很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