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样我老公会起床看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别这样我老公会起床看到

因为我个人是比较注重休闲的人,所以我用了我买房子(只缴了头期款三十几万,其余是银行贷款)所剩下的所有积蓄买了一部福斯t4,再把它改装成一部露营车总共花了将近两百万元,虽然有一点给他贵的,但是若想想以后出门可以不用再花旅社的钱,算一算真的还很值得,而且车子开到哪就睡到哪绝对不会受限于任何空间,又加上我在车顶上加装了一面大天窗,睡在里面还可以看见满天的星星,就像是睡在大地上一样那种感觉真是旅社所没办法达到的。

   今天正好是周休,昨晚上我和小惠两人计划今天晚上要去乌来夜宿一晚(我们因为想省门票钱所以计划下午五点以后才进乌来。),一大早小惠就像小孩子一样,兴奋的不得了,(这就是除了长相身材以外我喜欢她的另一个原因,天真无邪思想单纯。)中午过后看她开始忙进忙出的像是要出远门一样,我告诉她不要带那么多的东西。她却笑着说

  〔现在是非常时期,东西能自己带就不要用买的,省点钱下礼拜要缴房屋贷款了。〕

我想也对现在的收入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多,缴完房贷就所剩无几了,如果花钱再不节制迟早要喝西北风,还好有小惠的提醒,否则像我以前的花钱方法,我的房子迟早会变成法拍屋。 

  〔老公”好了可以走了,这东西就交给你了。〕老婆一手提着一只小钱包,一手指着地上被装的满满的登山背包,向我撒娇式的命令着。

  〔哇!这背包怎么那么重啊!〕我吃力的提起,地上那袋肥胖的包包,抱怨的说着

  〔老公啊!你就能者多劳嘛!这包包你不拿,我可拿不动呢!好啦!好啦!别那么计较嘛!待会到乌来我再给你奖励奖励好吗?〕老婆每次施展嗲功我每次都无法招架,我只能一路的溃退,然后举双手投降,这次当然也没有意外。

  〔真的是被妳打败,好啦!我拿就我拿啦!〕因为真的是很重,在我吃力拿起来的同时我也瞪了老婆一眼,她则回以调皮的鬼脸,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因为天气蛮热的所以老婆今天是穿着一件u领深灰色的无袖背心,上面再套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钮扣都没有扣,只在衬衣下面的衣脚上打了一个结,胸口露出一条深不见底的美丽峡谷,而下身则是一条白底碎花裙,(这件裙子是单件式的没有衬裙的设计,又因为是浅色系所以透光力很强,只要是站在灯光前,不管灯光强弱,裙内的轮廓就会清楚的呈现。)长度在膝盖上十至十五公分左右,露出她那光滑白皙略带粉红秀长的美腿。再搭配她头上装饰在长发上的黑色太阳眼镜,活像是琼瑶小说中美丽贤淑,阳光可爱的气质美女。

  〔喂ㄟ!你看够了没啊!没看过美女是不是呀!该走了啦!都几点了。〕我被老婆的这句话叫醒,原来我看老婆的这身打扮,看的入神,都不知道楞了多久。

  〔ㄡ!那走吧!〕我正要开门时,”呤∼呤”门铃忽然响起来。

   我和小惠都吓了一跳,我们想说这时候会是谁来找我们呢?我从防盗孔看出去,〔ㄟ!怎么是乌龟呢!〕小惠听到乌龟的名字,先是吓一跳,然后是脸上泛起一层红晕,一付尴尬不知所措的样子,我当然知道为什么她会有这种反应,我告诉小惠今天的旅游计划可能要延后了,看着小惠一脸失望的表情,真的有一些的不舍。

  〔乌龟,你什么时候上来的,进来坐阿!这位是∼〕我开门让他进来,他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我看一下然后跟他点一下头示意。

  〔他是我屏东的换帖的,叫阿泰现在在养牛蛙。〕乌龟向我们介绍他带来的朋友。

  〔幸会,幸会,今天怎么有空上来呢?〕我向阿泰客套一下。

  〔我是上来要一笔货款的,台北一个中盘欠我三趟货款没有给,我想上来当面向他要。〕阿泰很无奈的说。

  〔对啊!我也是要上来要一笔货款的,迪化街有一家中药房还欠我二十几万,阿泰说他要上来,我想说顺便一起和他上来要看看。〕乌龟插着说。

  小惠把几瓶饮料放在他们的面前茶几上,当她上身微微弯下来时,正好露出她那一条深不见底的美丽峡谷。乌龟和阿泰不约而同的瞄着小惠的那一条峡谷,虽然从我这里看不见什么,但我猜想从他们两人的那个角度,一定可以看见我老婆的那两粒粉嫩淡红青筋微露的美丽乳房。

  小惠摆好饮料后走到我的旁边坐下来听我们说话,似乎完全不知道刚刚她的美丽乳房,正以最清楚最好的角度呈现在她自己老公以外的其他男人面前。

  〔ㄟ!你们要出门啊!不好意思没有先跟你们联络一下就跑来。〕乌龟看一下门边的包包,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

  〔没关系啦!今晚你们就住在后面的客房吧!上回去屏东给你这么热情的招待,现在你上来我家我可不能太怠慢了,否则下回我们再到屏东时,说不定就要睡大马路了。〕上回到底是谁招待谁,大家心里有数。

  〔没有啦!那是应该的啦!〕乌龟心虚的回答我。

  〔小惠,妳去市场买一些菜回来。〕我看见阿泰一直在偷喵我老婆从短裙里外露出来的大腿,觉得实在是很无礼,所以借故把小惠给支开。

   阿泰脸长的一付尖嘴猴腮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很讨厌,身材瘦瘦干干的,和乌龟两个站在一起,真的很像以前的劳来与哈台。

   当小惠站起来走过我面前的时候(我是面向阳台而坐),我竟然发现小惠的裙子,经过太阳光的照射变的几乎透明,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小惠的臀部和一双美腿,像围着一件薄纱一样,若隐若现的,当小惠转弯向门口走去的时候,我甚至可以模糊的看见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ㄟ!怎么小惠今天竟然没穿内裤?

   原来她说要奖励奖励我,是这样的奖励法。我偷瞄一下乌龟与阿泰,他们这时候的眼睛全注视在小惠的身上,他们不会也注意到小惠现在没穿内裤的样子吧!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了,不然他们怎会一直注视着小惠的下身,根本不知道我已经发现到他们现在的无礼举动,而且两人的裤裆都有点肿肿的。

   至于小惠则是完全不知道她自己的下半身,现在正若隐若现的暴露在自己的丈夫与其他男人的眼前,所以还很悠闲的慢慢走出去。

   一直到小惠出门后,乌龟和阿泰才有些失落的回头又继续和我打屁,妈的!

   没多久小惠买菜回来了,这两只色狼四只眼睛又一直的盯着小惠看,小惠跟我打声招呼后就走进厨房,这期间这两只狼眼睛竟然都没有离开我老婆一下,我真是被他们打败了,好歹你们也尊重一下我这位男主人吧!

   我和乌龟阿泰就这样捞捞叨叨屁了一大堆狗屁事,晚饭做好了,小惠叫我们去饭厅吃饭,我很客气的领着他们往厨房走去(饭厅与厨房是一起的)。

   喂!你们两位大哥也太机车了,好歹你们也先看看今天我叫老婆准备了些什么好料理?哪有客人一进人家的厨房都还没有就坐,两眼就一直盯着我的老婆全身上下,太无礼了吧!

  〔来!坐嘛!坐嘛!小惠妳去准备一两瓶酒来。〕再不把老婆支开,我看老婆会被他们的色眼射死。

  老婆拿了两瓶特级玫瑰红来,因为我和她都喜欢这种酒,有点甜甜的很好喝,我让老婆坐在我的旁边,其实老婆坐哪都一样,因为我家的饭桌是四方形的就是麻将桌那种,所以坐哪都是一样的。

  老婆站起来为我们倒酒,倒我和乌龟的还好,倒阿泰时就要弯着身子了,这时她那u型领口被地心引力往下拉,从我的角度我可以看见她右边整个乳房,啊!她竟然没穿胸罩,现在我不只能看见她那34d尖挺粉嫩淡红色又青筋微露的美丽乳房肉外,还可以看见她那粒深粉红色的小樱桃,我想乌龟也一定看见的,那至于阿泰则因为是坐在小惠的对面,视线一定是要比我们两人更好。

  这时我心想那她刚才拿饮料给他们时,他们不就也都已经看到小惠的一对奶奶了,难怪他们会一直的盯着老婆看,原来是早就发现老婆她没穿奶罩了,那现在老婆又一次的在他们面前暴露出胸部来,我想他们老二现在一定是硬的不得了。

  然而老婆她因为怕酒会溢出来所以倒的很慢,这时我发现他们四只眼睛都已经硬在那里,看着我老婆的胸部一动也不动,而我老婆还不知道她的一对奶奶正暴露出来给别的男人当下酒菜呢,所以依然脸带微笑慢慢地为阿泰倒着酒。

  整顿饭老婆不断地为他们倒酒,就这样吃了一个多小时,我想他们应该也(吃)饱了。我们一起回到客厅,这时我瞄见他们的裤裆都鼓鼓的,正觉得好笑时,似乎他们也注意到我已瞄见他们现在的丑态,而显得有些尴尬,我赶紧打开电视调节一下气氛也顺便寻找其他话题。

  小惠则留在厨房收拾碗盘,收拾完碗盘后也走回客厅来,争抢着说要唱歌(好不容易现在有外人在,她当然不放过展现歌喉的机会),在乌龟与阿泰的声援下我只好顺从民意,去打开那买来就一直很少用到的伴唱机。

  在大家的起哄下我先唱了一首-情书-。接下来乌龟也唱了两首台语歌,阿泰接着也唱了一首,我正想着小惠今天怎么会如此沈得住气,到现在都还没有和我们抢麦克风时,小惠已经把麦克风拿在手上,然后一首接着一首的唱着,我们三个男的只能傻傻得坐在旁边当听众了,原来她是先礼后兵啊!先让我们唱几首过过瘾,再来就是她一人的演唱会了。

  刚开始乌龟和阿泰都还会夸奖小惠,说小惠不但是人长的漂亮身材又好歌声又一流,没去当歌星太可惜了等等的话。到后来就一个一个的瘫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应该是酒精开始作怪了,我也是有一些昏昏的,只有小惠还是精神很好,我叫小惠不要唱了,整理整理那间客房给他们睡,这时小惠才注意到他们已经睡着了,看一下手表原来已经十点多了。

  小惠走去后面的客房整理,等小惠整理好后,我把他们两人叫到客房睡,把他们安置好后,我交代小惠没事就早点进房间睡觉,交代完我就自己先进房间去睡觉了。小惠整理好客房后又去客厅收拾桌子与伴唱机,然后才会准备睡觉,睡前小惠都还会先去洗个澡。

  我们的房间是在客房的前面,两间房的对面是浴室兼厕所,所以当小惠在里面洗澡,以前我都会躺在床上欣赏-小惠的沐浴秀,但是现在因为有客人在,小惠不敢开着门洗澡,我自然也没有沐浴秀可看了。

  就在这个时候,客房的门打开来了,乌龟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向我这瞧了一下,见我躺在床上眼睛闭着以为我已经睡着了,就大胆的去敲小惠厕所的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