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丑风流记(46~4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四十六)
火锅
作者:aqqwso
 
 
两位美人的离开,使大丑愁肠百结。他又掉进孤独的泥潭。以前一个人,他习以为常,没多大的感慨。现在不同,他象丢魂一般。做饭吃饭时,他总要想起小聪来。她的种种好处,令他怀念不已。走在街头,他会情不自禁地瞅瞅身边,好象春涵正注视他似的。以前的孤独,犹如小水泡,不碍事的;现在的孤独,好比泥潭,会要命的。晚上做梦,她俩常在梦里对他投怀送抱,无私奉献。令他几乎要发疯发狂。

 
 
现在的日子难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人对大丑重要起来了。没有女人,是晚上没有星星;没有女人,是白天没有太阳。没有女人,大丑经常失眠,肉棒翘起多高。

 
 
上班之余,他想法子打发时间。黄昏时,他常去江边散步。看江水荡漾,船儿穿行。在一个不太热闹的地方,总有几个老头,在下象棋。拿棋的是一个瘦老头,挺长的白胡子。脾气暴躁,棋艺平平,一输了,便气得脸色大变。输了还要下,不赢不罢休。那些高手,不爱和他下;那些跟他平手的,倒愿意陪他。他最愿意与大丑对阵,因为大丑的棋艺比他稍逊。十盘他常赢七盘左右。更难得的是,大丑棋品较好,向来让他先走。即使输了,只是笑笑,然后摆下盘。因此,老头对他印象很好。老头常说:“我有姑娘一定嫁给你,你真厚道”。大丑心说,你哪了解我呀,我也有不厚道的一面。你要是知道我的风流韵事,你把姑娘嫁给一个叫花子,也不会嫁我的。

 
 
大丑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到周六。这是与二花相聚的日子。校花请客,大丑乐得奉陪。想到上回聚会,自己吃掉“班花”,她的美屄令他留恋不已。好想再有机会享受艳福。听说校花是淫荡的女人,被好多男人操过。既然如此,也不在乎多一个男人操吧。怎么想个法把她骑上,既能玩弄她的身子,又报了当年的“受辱”之仇。想来想去,没有个高招。只好见机行事,创造机会。跟女人打交道,他已经摸索出一套经验来了。

 
 
好不容易盼到下班,他到家收拾一下。太阳落山后,他下楼来。高高兴兴的赴约。首先,他打个电话给班花,问明吃饭的地点。原来是在学府路的一个火锅城。看来,校花要请他们吃火锅。早晚有点凉了,吃火锅倒合适。

 
 
到地方时,果然是一家门面华丽的饭店,牌匾上彩灯环绕,流光溢彩的。门口台阶上,铺着红地毯。两个漂亮的服务员,各立左右。脸上带着任何人见了都觉得春风般温暖的笑容。进门时,服务员向大丑点头行礼。大丑很色的盯了两人一眼,想象着她们衣服里边性感部位的形状和味道。

 
 
找到他们要的单间。一进门,里边正坐着班花。大丑一笑,问道:“她还没有来吗?”。班花瞅他一眼,回答:“她说很快就到”。

 
 
大丑坐下打量班花。见她头发盘起,面白唇红,目光含情,很有迷人的风韵。身穿一条蓝色长裙。因为坐着,没法领略她身材的美好。只见修长的玉颈下,酥胸很诱惑地隆起。想到里边的内容,大丑咽了一口吐沫。

 
 
班花知道大丑在看她呢,哼了一声,装作看菜单,把胸脯挡住。使大丑猎艳的目光无用武之地。大丑叹口气。心说,操都操过了,还装什么正经呢。女人太虚伪了。我非剥掉你这层面具不可。这么想着,他悄悄站起,并移动。当班花看他时,吓了一跳。原来大丑突然坐到她身边了。她的菜谱一下子掉到桌子上。

 
 
她张嘴还没等吱声,大丑已经以最快速度吻住她的唇。一手搂腰,一手在她的乳房上大摸特摸起来。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她晕眩。在晕眩中,大丑伸舌入口,尽情地缠起她的香舌。那手把乳房一会压扁,一会拉起的。又捏敏感的奶头,使她五味杂陈,又难受又好受的。真想那肉棒给插进去。很快,大丑那手下滑,插入裤衩,在她的嫩屄上一阵调戏。抠得班花流出浪水来。班花忍不住,回应起男人的舌头来。大丑大爽,把班花的裤衩弄得精湿。直到有脚步声传来,班花才用尽力气把大丑推开。

 
 
大丑狠抠一下那泉眼,才迅速地离开,并回到最初的位置上。才坐好,校花已经笑眯眯地进来了。她用一双风情万种的眼睛望望两人,脆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路上堵车,让你们久等了。

 
 
班花笑了笑,没出声。她的脸还红着呢,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厉害。她惟恐一说话,便会露出什么马脚来。

 
 
大丑哈哈一笑,说道:“上回半道退出,该罚;这回来晚了该罚,一会喝酒时,你得先干两杯才行”。校花放好包,在大丑对面坐下来,很洒脱地说:“没问题。今晚,我是有求必应的”。

 
 
班花一听,瞅瞅校花,又瞅瞅大丑,笑出声来,没说什么。校花知道她的意思,眼珠转了转,连忙补充道:“过分的要求是不行的”。大丑说:“放心好了,我们的要求都是法定范围内的。不会让你上刀山下火海的”。

 
 
校花立刻冲大丑嫣然一笑,笑得艳媚之极。恰似桃花盛开,大丑的眼睛有点呆了。目光在她身上一溜,见她的胸脯高高的,是两座小山。臆想一下其中的春光,那肉棒象高射炮一般扬起来。他怕二女看出什么来,及时把目光移开。尽管如此,他的肉棒半天才低头

 
 
三人要了火锅。每人面前一个小火锅。什么羊肉,海带,粉条,白菜,萝卜等物,占了大半桌子。三人喝着白酒,用着火锅,开心地谈着校园往事,笑声时起。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童话般的少年时代。那是一段闪亮的日子,永远照耀三人的生命。至老不忘,至死不泯。

 
 
喝了一杯酒,大丑没什么感觉。他是此中老手,“酒精”考验的。校花脸色微红,比较正常。而班花则面红如柿子了。班花只好告饶。大丑一笑,并不表态。校花不答应,说道:“今晚大家平起平坐,颖丽,你可不能搞特殊化”。

 
 
班花说:“我真的不能喝了,再喝非掉桌底下不可”。校花只是不答应。班花把目光对准大丑。大丑明白是向自己求援。毕竟是有过床上之欢的女人,自己总得照顾一下吧。于是,大丑说话了:“既然班花不能喝了,咱们强求她也没什么意思。可就此放过她吧,校花又不同意。我看这样吧,不喝酒,得讲个笑话听。我们听了一笑,便饶了你”。

 
 
校花鼓掌同意,并笑道:“我绝对赞成。不过,要讲个好的。最好是过瘾的”。

 
 
班花想了想说:“我讲一个婆婆做饭。妈妈问:你们结婚后,什么时候搬出去啊。儿子答,晓慧她说不搬了,咱们就一起住了。妈妈又问,你媳妇还说些什么?儿子答,她说她不挑食,婆婆煮什么,她就吃什么”。

 
 
大丑与校花笑了。校花说:“这媳妇儿还算是好的呢。只是懒点。比她过分的多得是。只是这笑话不够精彩。牛大丑,你来一个怎么样?”。

 
 
大丑吃口菜,用纸擦擦嘴,说道:“我讲得不好,怕你们不笑”。校花说:“最好讲点荤的。才更有食欲”。

 
 
大丑说:“我就讲一个吧。说有一个新官上任,村里的老头都来参见。新官下了一个命令,凡偷媳妇的人,站到东边,没有的站西边。其中有一老者,慌忙走西,忽然又跑东边来。那官问他,你是怎么了?老人回答,未曾蒙老爷吩咐,不知偷弟媳妇的该站哪边?”。

 
 
笑话讲完,校花格格笑了起来,连连鼓掌。说道:“这老头倒挺诚实的。一把年纪了,还挺有本事”。班花脸上也有了笑容,她对大丑瞪了一眼。意思是说,原来你也这么堕落呀。

 
 
校花说:“你这个也不够精彩”。大丑跟她喝一口酒,放下杯笑道:那你来一个,让我们也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校花也不推辞,绘声绘色地讲道:“有一个副处级干部外出嫖妓,问道,是处女吗?小姐说,说是吧,你也知道我是作哪行的,不是吧,我还没结婚呢,也就是副处吧”。

 
 
大丑听得眉开眼笑,差点把肚里的东西吐出来。班花也嘻嘻地笑了。笑过之后,指着校花的鼻子训道:“如莲,你可真骚。这种笑话你也讲得过。也不怕人家笑话你”。

 
 
校花向班花挤了挤眼睛,娇笑道:“你不骚,你为什么要结婚”。班花解释道:”那当然是爱情的需要”。校花一阵浪笑,说道:“我的妹子,别假清高了,男女结婚,说白了,也不过是为了那件事”。说着,又转头对大丑问:“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大丑憨憨地笑着,说:“我没有结婚。我上哪知道呢”。校花注视他,说道:“没结婚并不等于没碰过女人呀。你当我不知道呢。你甭装了。你的一切我清楚得很”。

 
 
大丑来了兴趣,笑呵呵地问:“你都知道?你不会找个侦探摸过我的底吧?”。

 
 
校花得意地说:“还用找侦探吗?我的朋友多了。我知道你有女朋友。还知道你们服装城有两大美女,跟你关系很好。其中有一个号称仙子的。在整个哈尔滨都找不到第二个那么漂亮的。连我见了都有点着迷。我还知道,她现在住在你家,你家还住着一个女大学生,长得挺漂亮。我说得对吧,牛大丑”。校花说着,向大丑扬扬下巴,眼睛眯了眯。

 
 
大丑一脸的惊疑,定了定神,才说:“你真的好象找人调查过我,知道得这么详细呀”。

 
 
班花也有了兴趣,拉着校花的手问道:“如莲,真的有美如天仙的女人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呢。什么时候也让我认识一下”。校花拍拍她的手背,向大丑斜视,说道:“想见那个人精,你得找牛大丑引见。他们关系好着呢。一起住,一块上下班。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都要气疯了”。

 
 
班花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打量着大丑,很吃惊的样子,她想不到大丑还能与一个天仙般的姑娘来往密切。看来此人有一定本事,以前倒忽略他了。只以为,他的优点只是家伙大,床功厉害呢。原来还有别的本领。

 
 
校花对着班花,继续说:“这个仙子,说起来跟你也不算外。她是你好朋友杨水华老公公的外甥女”。班花说:“从没听水华提起来过。嗯,我一定得见见这个仙子。看看有没有你说得那么美”。校花说:“你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他呀。他还算诚实的”。说着,一指大丑。

 
 
班花便把询问的目光对准大丑。自从两人有了关系后,班花每回望大丑时,目光中总含着点羞涩与柔情。这是她无法改掉的,也是大丑清楚地意识到的。他喜欢她这种目光。使他觉得自己象一个有力量有本事有骄傲感的男人。

 
 
面对班花的写满询问的脸,大丑不知怎么回答才好。说真话吧,怕对她有所打击。说假话吧,以后拆穿了,她会不满的。想了想才说:“她长得是漂亮。至于是不是能称得上“仙子”,等她回来时,我会介绍你认识的”。

 
 
班花点点头,问道:“她干什么去了?没在你哪儿吗?”。大丑心里一酸,喝一口酒,懒懒地答道:“她回家了。有事要办”。

 
 
班花用敏感的目光盯住他,又问:“你俩是什么关系?”。校花也喝一口酒,补充问道:“你喜欢她吗?她喜欢你吗?”。

 
 
大丑看看班花,又望望校花,笑了笑,长出一口气。平静地回答:“她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房客。没别的关系。只要是男人,很少有不喜欢她的。她当然不会喜欢我。我什么优点都没有。她能喜欢我什么呢”。说罢,凄然一笑,又喝一大口酒。喝得急了点,呛得直咳嗽。

 
 
班花轻叫:“慢点喝,没人跟你抢”。校花笑了几声,说道:“你都有女朋友了,还是用情专一吧。别胡思乱想的。想那些不着边的事,你怎么会开心呢。我听说,追她的人多了。没有一个能追上的。这姑娘眼睛长在额头上,视男人如粪土。你能让她做你的房客,已经了不起了。就凭这一点,你已经让那些男人妒嫉得要死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如果你真对她有什么野心的话,我可以指点你一条明路”。

 
 
大丑定定地看着校花,他想问她有什么高招,只是班花在旁,自己怎么也不好意思说那种话。只盼着校花能自己讲出来。校花瞅瞅班花,说道:“我这招嘛,只能说给你一个人听。否则颖丽妹子又要骂我了。来,你把耳朵拿过来”。

 
 
大丑犹豫一下,站起来,把耳朵靠近她。班花伸过嘴来,一字一字的低语道:“强奸她”。大丑一听,气不打不处来。但他可没向校花发脾气。他只是哼了一声,说道:“果然是高招。只是我没法做到。你知不知道,她会武的”。

 
 
校花一愣,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会武又怎么样呢。女人始终是女人。女人的本质是弱的。只要你想做什么,没有办不到的。她会武功,你不必跟她动武。你可以智取的。男人做事,讲究狠,快,坚决。你看过三国没有?你只要想想曹操,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班花这时也大致明白什么内容。她拍拍校花的肩膀,说道:“如莲,你是不是喝多了。牛大丑是个好人,你可别教他学坏。教唆他犯罪呀。出了事,你可脱不了干系。

 
 
校花听了,娇媚地笑起来,端起酒杯,说道:“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咱们喝酒吃菜吧”。大丑跟她碰了碰杯,望望她娇好的面孔,心说。春涵可比你美多了。更重要的是,她不象你那么贱。可惜你这张漂亮的脸蛋了。想想自己,似乎已经没资格谴责人家了。自己现在也不算好人了。不也到处插窟窿吗?

 
 
这么想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校花喝采,叫道:“这才是男子汉”。说着,给他夹口菜过去“。班花望着他,觉得他今天晚上忽然心事重起来。当着校花,她也不知说什么话来安慰的好。

 
 
这一顿饭吃到九点钟才完。大丑有点醉意,班花还能站直,校花却摇晃起来。临离开时,她还不忘,用餐巾纸反覆地擦自己的红红的湿湿的,油光光的嘴儿。大丑不由地想,你这么爱干净呀。不知这么好看的嘴唇,舔过多少男人的鸡巴。那些男人都很爽吧?

 
 
三人出门,大丑开始送她们回家。心里还惦记着那不着边际的艳福。如果能通吃,那可爽极了。
(四十七) 淫花
作者:aqqwso
 
 
先送校花回家。大丑与班花一边一个,扶着校花上了的士。校花上车,嘴里还嚷着:“我没醉,我没醉,不用送我的。”那声音明显有几分含糊。大丑与班花对视一下,都笑了笑,没说话。

 
 
十几分钟,来到了校花家楼下。三人下车,大丑望望星光下的高楼,说道:“如果不是太晚了,真想到你家参观一下,看你家有多么漂亮。是不是跟你一样漂亮。”

 
 
校花微微摇晃,对大丑一笑,说道:“到家门口了,你不上来,就太不给面子了。上去,都上去。”

 
 
大丑嘻嘻一笑,瞅一下班花,再对校花说:“这么晚了你老公会见怪的。”

 
 
校花说:“你行得端,走得正,你怕什么?再说他又没在家。他就是在家,你们来了,他也不敢说个不字。”

 
 
大丑立刻夸道:“老同学,我早该想到,你在家是领导,是老大。你老公在你跟前,大气都不敢喘。”

 
 
校花“格格”笑了,说道:“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好像也学坏了。咱们上去吧。”说着,她向前一迈步,身子一斜,要摔倒的样子。大丑与班花马上扶住。

 
 
两人一边一个,小心地上楼。因为挨得近,二女身上的香味,不断地扑来,令大丑无比受用。香味明显含有雌性的味道,撩拨着大丑的情欲。那肉棒又一挺一挺地擡头。因为走动,上高,裤子压迫得肉棒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