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教官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1)

国一学期结束的最后一天,整理宿舍告一段落,

我的杂物比较多,是宿舍里最后一个整理好的,同学都已经早早回家。

不过满身又汗又髒,想说沖个澡再离开好了。

沖好澡,不想套上髒衣服,因为是在我们寝室,加上房门又有关起来。

就很放心地没穿衣服走出来,要赶快拿乾净的衣服穿。

结果教官竟然坐在室友的座位上,等着我。

教官看到,没有受不了就扑上来,我也不晓得我傻掉多久。

只记得教官一直盯着我看,然后伸手要我过去。

我好像走得很慢,快靠近教官时,他拉住我,就这样让我坐到他大腿上。

就这样顺着我湿漉漉的头髮摸着,而我一动也不敢动。

「妳的头髮好香」教官撩起我的头髮开始攻击我的脖膀,指甲在上头划呀划的,然后往下碰到我的胸,我记得当时的我缩了一下。

「怎幺了?不愿意嘛?」教官说,我没有回答,教官见我没说话,开始大胆的在我身上来回爱抚,手指在我的胴体上游走逗弄着我的乳头,酥酥麻麻的。

「今年要升二年级了对吧?胸部有B了吗?」他说,轻轻的揉搓捏着我的酥胸,感觉到两颗乳头渐渐的变硬,而另一只手更不停地在我的大腿内侧四处游移

教官在我耳后喘着热气,呼的我脑袋也暖烘烘的,让我的脸瞬间通红,咬上了我的后颈,顺着我的身体向下舔去,我的身子变得火热滚烫,使劲地忍住不发出半点声响。

在颈的亲吻和对乳房的捏揉玩弄下,胴体一阵阵酥麻,不由发出微微的颤抖和轻声的呻吟。

突然,教官抓住我的膝盖分开了我的双腿。没有衣物阻挡的我,几乎是呈现毫无反抗能力的状态,教官的手直接开始挑弄我的下体,抚摸我的阴蒂,粗糙的触感挑逗着,顿时全身发麻,浑身瘫软,

「自己有像教官帮妳这样自慰过吗?」一根手指更估溜的滑了进我的蜜穴,火热的嫩穴紧紧包住教官的手指。

「看起来好嫩,应该是处女吧?」教官把我从大腿放到在椅子上,而自己蹲了下来,湿透的小穴展现在了他的面前。教官张口舔了我的阴部,教官的舌头很灵活,掰开我的小穴在洞口、阴唇和小阴蒂上来回打转,不断地发出羞人的声音。

我不知所措,只能任由教官在我的身上动作,不由自主地发出一些嗯嗯的声音。

小穴痒痒的也感觉热热的很难受,好像一直有东西从裏面往外流,在这种攻击下浑身酥软,我被弄得快要受不了,身体微微扭动起来。

印象中被舔了很久,不知道什幺时候,教官的衣服裤子早已脱得精光。粗长的巨大阳物面着我耸的老高,很长很挺,看起来就像一根铁棒,一颤一颤的。

「来,摸摸看」教官拉着我的手去包覆着他的肉棒上下来回抽动,而我只是害羞的闭起眼不去看。

教官又把我的身体拉过来背着坐回他腿上,又抓着我的胸往他的身上靠,而我抗拒不坐下去。

又拉着我的手向后摸那已抵在我蜜穴上的肉棒,好烫好硬;肉棒边摸边磨蹭着我的小穴外。

「知道教官等等要干嘛吗?」我还没出声,教官就压着我的肩膀坐下将肉棒直挺干了进来臀部加上推进的重力狠狠的插了进去。

感觉紧緻的小穴被很烫的东西抵开,一顶就把我带进痛楚与快感的世界里,撑裂感好像要被贯穿,痛的让我叫了好大声。

「别乱动,越动越痛哦,放轻鬆一点」我疼得双拳在教官的胳膊上敲打,想让教官停下,教官根本不理我,按紧了我的屁股不让我挣脱。

接着用力的加重力道直导花心,这次的插入感觉有一块薄膜被刺穿,想必那就是处女膜吧?

「你知道教官的肉棒已经干到最里面了吗?妳的嫩穴吸着教官的龟头好紧」教官抓揉着我的屁股,肉棒与小穴紧密结合。

教官轻轻抬起我的屁股,又轻轻地放下,手指更不停地揉弄我的小豆豆,小穴流出了更多的蜜液。

教官看我已经不喊疼了,再次猛地一用力,把他巨大的阳物狠狠地塞进了我的小穴裏。

这次却没有停下动作,阳物在我的小穴中抽插了起来,一次又一次的将我阴道口旁的两片小阴唇不断的带近带出,一下比一下顶的深,处女的血液都顺着教官的阴茎流出来,甚至沾在了腿和地板上。

「不要…那裏…不行…喔…嗯…这样…好痛…很深…很深…」大腿的震动又让肉棒插的更深,就这样缓慢的抽插,第一次破处就嚐到这幺激情的性爱。

大人阴茎在我的幼小腔穴之中来回的抽插着,时浅时深的时快时慢的运动,浅的时候几乎整根拔出,深的时候可以顶到我的子宫口。

渐渐的疼痛不在那幺剧烈,随着教官的抽插小穴一阵空虚一阵充实,好像是有个伤口,摸了会痛痛麻麻,可是又有过瘾的感觉。

敏感点一次又一次地被摩擦着,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说的舒服,每一下的抽插都让我感到一阵酥软。

肉棒进出我的蜜穴,结合的地方啾啾的声音都让人难为情,而我几乎是瘫在教官身上无意识地呻吟,拉近拉出的阴唇包覆着根本负荷不了的阴茎。

我忍不住地摆弄起我的腰,穴穴在这抽插之下,阴蒂早就已经充血饱涨,而变得敏感异常,任何一点点小小的挪动都可以生成强烈的感官刺激,更遑论是一根大人的肉棒在我嫩穴里面狂干。

「想到妳小小年纪这幺骚,第一次被干,舒服吗?」

「我…嗯…我没有…啊…」

「还不骚,叫的这幺淫蕩,是不是要让别人听到啊?」

教官扶着我的腰开始上下地摆动。抱着我的屁股不断用力插入,面对镜子我能完全看到自己的小穴紧紧咬住教官的肉棒的情形。

这样的姿势让肉棒每次都顶到最深的地方,小穴因此而不住地收缩,更夹紧了教官的肉棒,连我腾空的双脚脚趾也不自觉捲了起来。

教官一手抱着我的屁股,另一手继续在我的乳房上肆虐,也有些疯狂起来,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屁股也被他捏的有些疼。

只被插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始高潮,身体各处的快感犹如狂风骤雨一般向我袭来,吸吮乳头的刺激,屁股上的疼痛,以及小穴中猛烈的冲击,都让我的意识逐渐崩溃。

教官低吼一声,让我的脚回到地面,拉着我的双手扶在桌上趴着,叫我屁股儘量抬高。

「小穴张得很开呢,是希望教官插深一点吗?」

粗大的肉棒抵住我的小穴口,摩擦了几下,接着一股气将肉棒从我背后用力的挺进来,开始放肆地用力抽插。

突如其来的冲击过于强烈,小穴也被干的好痛好麻,阴茎一戳一插的全撞在子宫上。

「呜…不要…又…又插进来了…啊…啊…不要…」

子宫被顶弄着,肉棒大开大阖地抽送。在刺激和恐惧中慢慢的昇华,我已经不顾宿舍里是否有别人突然回来的可能,只管放声的淫叫。

而教官像是要玩坏一个玩具似的,双手紧掐着我那还未发育完全的B奶,挺进的每一下都用力的像是要把睪丸挤进来似的快速抽插,干的我快要飞起似的。

腿软站不住,脚一直抖,阴道也一直收缩,子宫也好痠好麻。

最后教官把我抱起放在床上趴了上来,撑开我双腿放到肩上再次进入我。

「唔…唔…啊….」

而我只能双手抓着枕头娇嗔着不要,任由教官在我身上继续放肆的冲撞,我的腿被迫分的极开,小腿在空中无力摆晃。

全身都变得敏感,连小穴也开始紧缠着教官的肉棒,教官更加快了速度,将抽出的肉棒再全部插入,次次都插到底。整根没入的阴茎顶着子宫作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每一次抽出都把被淫水湿透了的阴道内壁抽了一点出来,而淫水更溅得满床都是;每一次推进都顶得我的子宫口又麻又痛,在胡搞瞎搞的身体里的感受到一股水流向外喷出。

最后教官趁势大力一挺,胀到最大的肉棒紧紧塞满小穴,抵着子宫全射在里面,肉棒还一颤一颤地在里面抖动了好长一段时间。阴道开始收缩,一吸一吸的想要搾尽教官的精液。

「好棒…好舒服..射满了…」教官最后又抽插了几下,这才将肉棒拔了出来,精液和处女的血及淫水混在一起从小穴口缓缓流出,弄得下身一片狼籍。

「明天再回家可以吗?」看着张开大腿的我,教官的肉棒又再次硬了起来,我觉得好暖好累,只能没有力气地说可以,然后传简讯回家。

然后肉棒直接又在我的口中抽送了起来,接着再次插进淫蕩不堪的肉穴里,湿热的子宫像贪心的小嘴,不断的吸吮着教官的肉棒。

那天被教官干了好几次,从下午到晚上,到凌晨,到早上,在空无一人的穿堂、走廊、教室、中庭半开放式的花园。

不晓得有没有超过十次,每一次都是被射在小穴里面,甚至直接被干到昏了过去;起来,教官的肉棒居然还在体内。

「唔嗯…唔….嗯….」教官压着我的头,肉棒塞满我的小嘴,抽插着进出喉咙。一只手还把玩着我的胸部。

「教官有这幺会干你嘛?」我趴在教室的课桌上,肉棒插的比之前都还深,一直顶在子宫上。感觉我的小腹不断被体内的肉棒干得一次次隆起,又一次次凹陷。

一次又一次的缓抽急插,教官的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腰部,每次插入的时候,教官的睪丸也会碰撞到我的身体。

我已经被干的昏了头,只能无力的靠在教官的肩膀上,被干红肿的肉穴任由他的大鸡巴撑开我的子宫口,钻进我的子宫,再次用力的射进去。

教官还把我的两只手向后拉,用手和腰的力量非常快速用力的撞入小穴。

「教官的肉棒大不大?」在教室的课椅上,教官每一下都把我高高的举起,然后重重的按压在他的大腿上,这样每次他的肉棒都抽出一大半,然后重重的刺进我的小穴。

教官索性抓住我的腰,用力的往下按,借着我屁屁的弹力一下一下的干我,这个姿势肉棒可以干的特别深,

感觉我的阴道和教官的肉棒相比特别的短浅,他的龟头都撑开了我的子宫口,深深的干进了我的子宫。

(2)

自从那一次被教官干了以后,我睡觉前都有自己偷偷的玩小穴穴,

对于做爱,我似乎有了更强烈的慾望。

  • <
  • 1
  • 2
  • 3
  • 4
  • 5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