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老师2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怎幺样啊?梦甫,告诉老师,像你平常一样,说你喜不喜欢我?

「我……我……我喜……喜……」

哇干!我话都还在嘴边,我这莫名奇妙的历史老师就一股脑儿地吻住我的嘴,好软、好润滑、好香,原来这就是接吻,原来这就是我梦想已久的许宜洁的赭唇。

许宜洁将我推至墙边,但他那张性感又柔软的唇仍然离开我的嘴,反而轻轻咬着,一时间我真的像个娃娃一样不知如何应对只能认他宰割。

突然有一条湿润又灵巧的东西滑进我的嘴中,应该是我历史老师的舌头吧,她的舌头真厉害,才刚进来就缠住我舌头,顿时两条鲜舌搅动翻滚,唾液来回流窜穿梭,不知不觉我也吞下了不少许宜洁的口水,虽燃一刚开始有点噁心作呕,但面对许宜洁如此激情,我的心竟然然渐渐淫蕩了起来。

「我操!我黄梦甫哪来的福气啊!竟然被全校公认最美丽、最有气质的美女老师霸王硬上攻啊!作梦也没比这个爽!今天我就来好好享受享受一番吧!反正恐老孔老夫子那死老头都说过『闻道,夕死可矣』,今天要是和宜洁有个鱼水交欢,做鬼也风流!干!操你妈的贼老天!我收下你的好意啰!」

不过这一想,我可豁达了起来,脑子里渐渐浮现出昨晚才刚看完的A片,大桥未久那个癡女是怎幺被男挑戏的画面我现在历历在目,我轻轻将右手放到许宜洁的翘臀上,左手则缓缓放到许宜洁的右乳上。

「臭小子!那幺快就妥协了啊!」许宜洁笑着说,这笑还真是妩媚到炸裂。

「老师,这可是你逼我的!怨不了我喔!」我也坏坏地笑道,双手则是同时出了点力,右手轻轻拍了许宜洁的翘臀一下,左手则稍稍捏了一把她的美乳。

「嗯……别这样!」许宜洁柔柔叫了声,媚眼眨眨,又道:「好小子,看来你A片看颇多的嘛!这幺快就上手了啊!跟我说,看A片的时候你在想谁啊?」

「废话!当然是我亲爱又美丽无比的历史老师,许宜洁啊!」我边说边重複双手的动作一次。

「嗯……真是个嘴甜的孩子!小梦甫,宜洁听的好高兴喔!都没有想别人?」

「那当然,还有谁能比的上妳啊!」说着,我左手一用力,捏了一大把。

「唔……唔……小力一点!梦甫叫我宜洁,叫个一声给我听听!」

「宜洁,我亲爱的宜洁!」

「好好听喔!以后私下叫我宜洁叫好喔!我的小梦甫!」许宜洁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地说。

说完,朱唇再一次贴了过来,这次我完完全全放了开来,反正我也满了十八,这件是我已经能自主了,更何况对象又是我朝思暮想的女人,我的漂亮历史老师,我的许宜洁,我的小宜洁。

鲜舌灵巧滑动,已经从我的嘴离开,经过我的脸颊,来到我的耳际,娇媚的轻轻吐气,红舌舔舐着我的耳垂,让我既痒又舒麻,我的手不甘示弱地游走在许宜洁姣好的身体上,右手先往上提高至背,接着又缓缓的滑下去,来到衣服和裤子的交接处,我故意不守规局地徘迴,接着用食指悄悄扳开裤子,左手顺是便滑了进去。

我操!进来没有摸到蕾丝或棉布,什幺布料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吹弹可破的肌肤,而这肌肤惊然就是许宜洁的美臀,这叫我怎幺可能忍的住呢?左手便不禁开始揉捏这美好弹性极佳的臀部。

左手也不得闲,钻进历史老师的衣服里,这回到是摸到了胸罩,不过这胸罩真是他妈的小,竟然只罩住了许宜洁一半不到的美乳範围,这閜我可真是心头一蕩,开始玩弄起许宜洁的柔软的咪咪。

「嗯……恩……你好坏喔!梦甫!别这样!别这样!嗯……嗯……小力一点!啊!不要!不要!不要捏那幺大力!梦甫!我的小梦甫!嗯……嗯……唔……唔……」

许宜洁受不了我的逗弄,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本来我还以为换成由我主导,谁晓得将还是老的辣,我才刚一放鬆,许宜洁竟然就将我地衣服撩起,纤纤玉指便跑进去,我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她的十根手指头是怎幺在我的胸膛上乱来,不过我很喜欢这样乱来,尤其还带有点被指甲刮的痛。

「怎幺样?梦甫,还喜欢吗?还喜欢我的身体吗?」许宜洁娇豔万千的问。

「喜欢死了!爱死了!」我想也不想便说,逕自加大我双手的力道。

「差不多有人要回来了,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许宜洁将手拿了出来问。

「去交师专用厕所吧!那里够大吧!」

「好啊!就这幺决定!走吧!」

许宜洁牵起我的手,三步一扭、五步一翘地走至教师专用厕所。

一进去,许宜洁便蹲了下来,右手放到我的私密处,说:「还好你今天不是穿制服,不然就有点麻烦了!幸好你今天穿运动裤」

我虽然有打算要和许宜洁交欢,但倒没想到许宜洁竟然会主动要帮我吹箫,我看着我这娇豔的历史老师双手慢慢将我黑色的运动裤脱去,露出黑色的四角裤,许宜洁右手隔着四角裤搓揉我的阴茎,笑着说:「你们这年头的小子是不是都穿四角裤啊?」

「应该都是吧!」

「不过其实看在我们女人的眼里,穿三角裤的男人才是真的性感又man的男人呢!」

「是吗?那我在考虑考虑,看看要不要现在就为了你改穿三角裤」我打趣的说。

「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今天回去买三角裤的!」许宜洁笑着说。

我从不知道原来痴女也是这幺吸引人,只见许宜洁很快便退去了我的内裤,一退去,许宜洁发出了一声微微的惊呼声:「哇!」

「怎幺了?」

「还不错ㄟ!梦甫你真是天生的大ㄟ!我都没做什幺就已经比一般人还大了,看起来有得我享受了!」许宜洁极尽妩媚地说

这实在是我万万都想不道的,许宜洁竟然真的用她那修长的手指握起我的肉棒,天啊!她轻轻柔柔地套弄起我的肉棒,上下来回套弄,忽快忽慢,但绝对不是乱来毫无章法,虽然我没有经验,但这大概是男人的知觉吧!

果然当我的肉棒因为舒服的透弄而完全充血挺立了起来后,许宜洁露出了极尽渴望又淫蕩的眼神,张开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将我的肉棒完完全全含入,这下可真爽死我了,许宜洁的牙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碰触到我的龟头和棒身,接着那条灵巧滑嫩的红舌便伺候起我的鸡巴。

看着许宜洁井然有序地来怀摆动她的头,小嘴呈现O型,偶尔因为吞我的肉棒关係,本来凹陷的脸颊还会出现我的龟头形状,真是淫蕩死的画面,但我超爱,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许宜洁是怎幺用滑舌搭配牙齿让我如此销魂,时而舌尖动弄着我龟头前的洞,时而用牙齿轻轻咬几口我的龟头,这招让我好爽;有时后红舌沿着我肉棒上的纹路按压着,有时后红舌毫无顾忌的缠绕我的肉棒,这举动真是美死我了。

看着许宜洁的头摆动时快时慢,滑舌时而激情时而温柔,我整个人飘飘欲仙,好家在我的精关还没到,许宜洁便因为被我强制吞嚥阴茎而喘不过气,我将许宜洁的头猛按下,要他将我的整根肉棒吃进去,我这个历史老师真是够淫蕩的,自嘴角的缝隙发出了:「嗯……嗯……唔……唔……呜!呜!酥!酥!噗……噗……」的声音,我看他快要没气了,便鬆开手,许宜洁连忙将嘴离开我的肉棒,大口大口的喘气,上接不接下气的说:「讨厌死了!都那幺大的一根屌,还要我这样吞,要死人了啦!臭梦甫!看来我真的该好好治治你这个小色鬼!」

说着,便站起身子,脱下他一身的衣物,将衣服、热裤和红色的性感胸罩放到一旁,赤裸裸的胴体真是完美无缺,历史老师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到马桶旁,莺声燕语的说:「你坐到上面去!」

哇靠!我真没有想到真的会有这幺一天,这根本比A片还要夸张,但我超享受的,大概现在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吧!

「没关係吗?会不会被别人听见阿?」我问。

「小傻瓜,不知道已经有多少老师在这里头高潮过了,你们公民老师昨天才刚跟两个实习老师在这做爱呢!听说还是3P呢!放心啦!这里的隔音超好的!」许宜洁边说边用左手将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拨开,右手轻轻握住我挺立无比的肉棒,左脚跨在马桶上我没有坐到的地方,我明显能看见我这历史老师的神祕黑森林沾着一滴一滴晶莹剔透的花蜜,叫人看的眼睛发红,不过更刺激的是透过黑森林,我能看见那鲜嫩的阴唇以及小穴,我整个人顿时发热了起来。

许宜洁大概也知道,娇娇一笑,稍稍坐了下来,顶在我的龟头上,问:「怎幺样?想不想要?梦甫,你不说,我不坐喔!」

「我想要!我想要死了!」我终于忍不住慾望。

许宜洁微微一笑,「噗滋!」一声,我的肉棒已经滑入许宜洁的小穴,对于我这个童子之身的男孩来说,一进去,小穴里的肌肉从四面八方来紧紧包覆住我的肉棒,说真的,差一点就射了,许宜洁轻轻「嗯……」了一声,说:「真是大!你这小子的肉棒怎幺大成这个样子?竟然把人家全部都填满了!」

我也不确定历史老师的笑容到底是什幺意思,我的理智已经转不动了,一对双方在我的眼前甩晃,鲜嫩粉红的乳头更是令我垂涎欲滴,大腿被一下又一下的攻击着,许宜洁的翘臀有弹性又结实,撞的我爽翻天。

「嗯……嗯……啊!啊!梦甫!梦甫!啊!啊!好爽!痛!痛!唔……唔……嗯哼!恩哼!好大!太大了!梦……梦甫……甫,宜洁!宜洁……怕痛!怕痛!啊!啊!小力一点!小……小力……力一……一点……点!不要!不要!」

只见许宜洁上下来回的洞着她完美的身体,秀髮飘飘,朱唇大张,皓齿全露,我受不了眼前双峰的诱惑,我抱住许宜洁,将她的身子靠近我,用嘴吸吮许宜洁挺立的乳头,既咬既吸,又舔又吮,来回于两边,许宜洁的淫叫声越来越大声,作爱的频率也愈来愈快速,我抬起头,看着自己在许宜洁乳头上的杰作,有我的齿印,也有我的口水,顿时间,许宜洁的乳头真是美丽极了。

「唔……唔……喔!喔!阿!啊!小梦甫!我的……的亲……亲……亲梦甫!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不要往上顶!嗯……嗯……痛!痛!疼死小宜洁了!宜洁的花心……宜洁的花心被顶的……顶的好疼!啊!小……小力一……一点……梦甫!啊!啊!」

话说我当然不甘被女人摆布,天天打球的我,腰力算是不错的,我抱住许宜洁的腰间,脚尖踮起,猛一使劲地往上顶,这一顶可真让历史老师大叫了一声,随之我不断连续抽插历史老师的小穴,抽插的许宜洁又叫又爽,淫媚的叫声在我耳中似乎是天籁,发情的画面在我眼中是美景。

「梦甫……梦甫!啊!啊!顶到了!顶到最里……最里面了……了!嗯……嗯……唔……唔……嗯哼!恩哼!喔!喔!亲哥哥!好哥哥!爽死妹子了!啊!啊!不行了!不行了!阿!啊!爽!爽!再来啊!再来!别停!别停啊!恩……恩……梦甫!梦甫!大力!对!就是那哩!啊!啊!」

看起来我已经顶到许怡洁的G点了,他竟然发春似的拚命做活塞运动,双乳晃动,香汗淋漓,妩媚地体香笼罩了我的味觉,腰桿不住向上,肉棒不停往许怡洁花穴的深处冲撞,我这个处男根本没有什幺耐力可言,精液如搭起的弓箭,蓄势待发,迴荡的淫叫声,莺声燕语里全部都是骯髒淫蕩的字眼,许怡洁整个人趴到我身上,扶着我的肩,就在我的耳边大叫,秀髮舞荡,我加速抽插。

「啊!啊!高潮了!高潮了!梦甫!梦甫!嗯……嗯……」

「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宜洁!宜洁!」

我一股脑儿的射满许宜洁的小穴,许宜洁也让我内射完全才站起身子,边用手摸着阴道边笑着说:「好梦甫!你好厉害喔!还那幺硬喔!」

的确,我的肉棒还硬挺着,我站起身子,将许宜洁的抱住,许一节妩媚地说:「再来吧!中午还长的呢!」

许宜洁将手放到洗手檯的边缘,丰臀翘的高高,清楚可见一张一缩的菊花,不过我现在还不想破菊,扶着肉棒,瞄準好许宜洁淫蕩的小穴,奋力一顶,完全插入,连个根也看不见。

「喔!啊!你要爽死我啊!那幺大……大力!小穴会……会坏掉的……嗯……嗯……不行了!阿!啊!梦甫!对!唔……唔……亨……亨……宜洁…宜洁……宜洁爽死了!宜洁最爱梦甫了!」

透过镜子,我能看见许宜洁如癡如醉的享受表情,一双销魂的杏眼瞇成一条线,赭唇下能见粒粒白齿,香汗沾湿了他的浏海,历史老师的双乳晃的厉害,我从后顶着他的翘臀,两粒睪丸状的「啪滋!啪滋!」响。

「对!对,美死宜洁了!宜洁……啊!啊!恩……恩……亲梦甫!哥哥!以后媚妹都是你的了!妹……妹妹最爱梦甫哥哥了……了!啊!啊!恩哼!哼……哼……大力一点!别停啊!别停啊!」

我将许宜洁的右脚抬了起来,让他单脚站着,听说这一招会让女生很容易性高潮,果不其然,许宜洁整个人像吃了春药一般,不断淫叫着,从镜子哩,我相信历史老师他也能看到自己的小穴是如何被我的大肉棒抽插的,看到这个淫蕩画面,我真的又要忍不住了。

「再来!再一次!再射进来!宜洁最爱梦甫的精液了!来!啊!啊!哼……恩……恩……唔……唔……喔!喔!恩哼!恩哼!啊!啊!要升天了!要去了!」

「啊!啊!宜洁!我爱死你了!我爱死你了!」

果然在连续的冲撞下,我们两个又再度高潮,我又再一次中出了我这个淫乱的历史老师。

「宜洁!梦甫!你们!」

这时我们两回头一看,竟然是我的国文老师,林香茹,也就是小香老师,他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的动作,许宜洁笑着说:「小香,是我赢了喔!」

这下可好了,林相茹走了进来,关上门,还反锁了起来,脱下了一身的衣物,说:,「就算如此,我还是要上上他!」

这下可好了,许宜洁不知在发什幺神经,竟然从后头抓住我的手,垫起脚尖,在我的耳畔说:「梦甫,你好有福气喔!又有人要上你了ㄟ!而且还是全校最骚的女老师ㄟ!别软趴趴的!来我替你沖沖血!」

说着,纤纤左手竟然又放到了我的阳具上头,轻轻握住便来回套弄,幸好我年轻力壮,也坏在我年轻力壮,我的肉棒就在许宜洁温柔的套弄以及妩媚的吹气下再度肿大了起来。

其实说实在的,林香茹也是个大美女,身的一双桃花眼,随便一眨便是十万伏特的电波,任谁也抵抗不了,一张性感到无比的厚唇,可以比拟安洁莉娜裘莉,要不是有个许宜洁,我想林香茹大概也会是我最爱的女老师吧!

说到身材,许多人都跟我说林香茹的身材比许宜洁好,一百七十三公分高,听说体重只有四十八,傲人的三围33C、23、34让人垂涎欲滴,不过说实在的,我真想不懂那些人是怎幺看出来的,毕竟在我眼中,似乎两人差不多,反正就是辣爆了!

「好了!宜洁,虽然梦甫已经先被你抢去第一次了!不过他到底会喜欢谁,我想还不清楚吧!你放手吧!我来好好料理他!」

天啊!这是什幺情况啊!一个中午,我就这样要因两个女人的争风吃醋而被这样折腾,真是他妈的幸福。

大概林香茹的经验颇多,只是稍微吹了几下我的阴茎便打算要上了,我看像许宜洁,许宜洁只是对着我笑一笑,其实说实在的,我还真想叫许宜洁过来自慰给我看呢!

林香茹要我躺在地上,看起来是要主导,我心想:「靠!等下你就知道谁会是主人!」

湿润的阴道将我的肉棒吞入,我瞧见林香茹的脸色稍为扭曲了一下,眉头一皱,发出了:「恩……」的声音,林香茹妩媚地说:「想步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要这幺大的命根子!怪不得宜洁那幺爽!来把脚屈起来」

我照着他的话做,心忖:「你这个国文老师,上课时满口仁义道德,现在竟然跟我搞不伦!看我怎幺操你!」

林香茹向后,将手撑在我的膝盖,大概还在观察形式吧,我靠!都已经吞掉我的阴茎了,还看什幺看,我先发制人的将腰桿往上一挺,开始做起抽插运动。

「这小色鬼真是的!竟然先下手为强了!看来我教的还真不错!」许宜洁在一旁说,他已经坐到我旁边,双脚打开成M字型,纤纤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经没入刚才被我内射两次的小穴。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会死人的!会死人的!不要!恩……恩……啊!停……停下……下来……来……啊!唔……唔……恩哼!恩哼!小……小力……力一……一点……啊!不行!不要!痛死我了!痛!」

看起来林香茹被我的先发制人给吓傻了,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林香茹如今只能任我摆布,丰胸甩荡,黑枣色的乳头格外诱人,林香茹做起爱来跟许宜洁完全不一样,许宜洁是还带有点气质的娇媚,然而林香茹就是全然的娇豔,这下子对我而言,环肥燕瘦,真要分出高下的话,很伤脑筋的!

「救命啊!救我!不要!啊!啊!啊!恩……恩……梦甫……梦甫……小力!小力一点!我求你!不要!啊!恩……嗯……喔!喔!哼……哼……唔……唔……不行了!人家痛死了!」

我已经将主导权抢了回来,我个人不知道为什幺特别爱背后位,大概是从小打枪的时候都是这样吧!反正我将林香茹压在地上,要他像只母狗一般,双膝跪着,我则是将她的手拉住,使他的双峰挺出来,用力的做抽插,反正这只母狗绝对在几下就会高潮,小穴的肌肉紧紧掐住我的鸡巴,害我更加卖力冲撞,一时间林香茹的金髮飘漾,淫声浪语从不间断,朱唇大开,白齿全现,我越是大力抽动,林香茹的淫叫声越是悦耳动听。

「美死我了!亲哥哥!好哥哥!梦甫!大力一点,大力一点!嗯……嗯……好舒服…服!啊!啊!茹还要!茹妹妹还要……啊!要甫哥哥的……的大肉棒……啊!恩……唔……哼……嗯哼!恩哼!爽死我了!别停啊!再来!」

看起来我真的猜对了,如今林宜洁已经变成母狗了,完全沉浸在我的性爱游戏中,我真佩服他的国文造诣,那幺淫蕩的字眼亏她想的出来、说的出来,浪叫声不断,我这个国文老师真是名副其实的淫乱,翘臀撞的我的耻丘真爽,我忍不助又加快速度来抽插林香茹这淫蕩无比的小穴。

「高潮了!高潮了!不行了!啊!啊!升天!升天了!」

「林香茹!香茹!啊!啊!恩……嗯……」

「梦甫!梦甫!人家……人家也要去了!」

同时间,在厕所里的三个人都高潮了,我又是将精液全部灌入林香茹的小穴,不过这回我可没心情慢慢射完,我故意留了一小部份,因为我看到我那美丽无比又淫乱的历史老师,许宜洁竟然自慰到潮吹,还我超兴奋,拔出肉棒,一股脑儿的塞进许宜洁湿润的小穴,大力的抽插几下,让许宜洁又高潮一次,而我才把精液再一次灌入到他的小穴。

如此一来,胜负分晓了,许宜洁是赢了,他做了我的大老婆,而林香茹成了我的小老婆,今天下午还有的玩呢!请了假,和他们一同到旅馆里继续。

隔天,我一早就兴沖沖的跑来学校,只见在老师专用厕所中,站着两名女人,一个身穿洁白的洋装,胸前还是深V,他是林香茹;另一个则是一件红色短T加上一件白热裤,他是许宜洁。我脱下裤子,许宜洁说:「小色鬼竟然换穿三角裤了喔!让我们来帮你消消暑吧!梦甫哥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