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婧在留学中堕落 第九章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九章 风雨欲

「噗滋……噗滋……噗滋……」一阵阵淫蕩的仿佛在水中搅动的声音接连响起。

「啊啊……森……够了,我受不了了……啊……今天……结束了好吗……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

床上一具雪白的胴体发出一阵高潮的痉挛后,继而在房间中不断传出苏婧那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吟。

只见森奇肌肉愤张的熊背冒出汗珠,近乎比苏婧大腿还粗的双臂紧扣着她细腻的玉腿,森奇并不给予苏婧高潮后歇息的机会,在那抽搐不断的玉体上始终保持着猛烈的耸动,配合着粗壮的巨蛇在苏婧喷泻着爱液的阴道中驰骋:「呼…… 呼……怎麽了婧,今天怎麽这麽快就累了,这才做了两个多小时,我还没满足呢……」

「不……啊啊……森……求你,我真的不行了……好累……啊哈……啊哈……」苏婧雪白的肌肤涌现出一片异样的潮红,靓丽的双眸已被持续的快感沖击的神色迷离。

性爱中的男人就犹如失去理智的野兽,至少在没发泄出来前是野兽,哪有那麽容易停止,森奇道:「没事,累就累点,呼……呼……反正今天周六,明天我们可以休息……呼……真舒服啊,婧……我们都三天没做爱了……」

「啊哈……森……我……停下来……受不了了……我昨天才与艾……呃……」

「你说什麽?呼……婧你说话大声点……呼呼……」森奇一边剧烈蹂躏身下的美豔的肉体,一边问道。

「没……没什麽……啊……啊」虽然被森奇淫弄的精神恍惚,但苏婧还没彻底失去理智,及时反映过来自己说漏嘴了,立即给止住了,幸好森奇好像没听出来,虽然自己与艾尔上床,很大原因在于森奇的推波助澜,但苏婧私下与艾尔上床这件事,森奇却还不知道。

最终,这场性交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才结束,苏婧已完全累瘫在床上,她实在是有苦难言。

此时时隔苏婧与艾尔第一次单独开房已过了一个月,自那天起,苏婧在荷兰这个性都的性爱对象除了自己的男友森奇以外,又多添加了艾尔这个男人,但苏婧始终坚决不同意再次进行3P,无论森奇怎麽说也不行,她可不想被两个男人干死在床上。

这段时间森奇和艾尔轮流享用苏婧这具绝美的雪白肉体。在这一个月间,苏婧与艾尔单独上了六次床,除了第一次是被艾尔威逼强迫以外,其余几次苏婧都在这个男人的手段下半推半就的保持着这种男女之间最亲密的肉体关系。

幸亏苏婧在这几个月间肉体对性爱的承受能力比在Z国时大大的增强了,要不她还真架不住两个如熊般的强壮男人的轮番蹂躏,所以说女人的性爱能力是需要男人开发的,如开发得当,即便二十来岁年轻女生的性欲也决不比四十多岁虎狼之年女人性欲差。

虽然森奇也早已表示过并不反对苏婧与艾尔的性爱。但苏婧却一直没敢对森奇说艾尔这段时间不断的找她上床的事情。而艾尔也非常识趣,每次都避开森奇与苏婧性爱的时间,只会在其余时间才来缠着苏婧上床。

就这样,三人之间这段乱七八糟的肉体关系持续了一个月。苏婧也完全被两个男人给控制住了,默默的接受着他们轮流带给她难以想象的女性高潮体验,森奇是苏婧的男友,而艾尔就成爲了苏婧的第一个炮友,要征服一个女人,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征服她的阴道,这句名言,暴力而又有效。

这一天放学,森奇对苏婧说:「婧,今晚我和艾尔、波拿他们约好了去酒吧,你也一起来玩玩吧。」

苏婧摇头道:「我不喜欢去那些地方,太吵了,还整天有乱七八糟的男人过来搭讪。」苏婧说的是实话,并没有炫耀的意思,她自打在国内初中开始就已经是出名的美人胚子,而后随着年龄渐增,相貌就愈发清丽,开始不断有各种各样的男人前仆后继般的靠过来搭讪。

「放心,没事的,有我们五个大男人护着你,其他男人不敢过来的,去玩玩吧,当散一下心。」森奇在说出五个大男人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又淫靡的笑容,但苏婧并没有察觉。

最终苏婧拗不过森奇,就同意了。

当晚,森奇带着苏婧,与艾尔,波拿,马克,范德几人前后来到了距离学校不远的一间酒吧。他们五男一女,一行六人找了一个较爲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

荷兰的酒吧比其他国家要豪放许多,震耳的音乐,变换不断的灯光四处照射,各种穿着暴露的女人狂野扭动着身体摆弄着舞姿,四处準备猎豔的男人们也双眼发光的贴了上去寻找猎物,眼尖的,还能发现在几个不以爲意的角落甚至还有一些肉体紧贴在一起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动作,总归整个酒吧都充斥着一股强烈的荷尔蒙气息。

苏婧会跳舞,但她不喜欢在酒吧跳舞,更何况在这种情况她如果去到舞池中,绝对会被不认识的各种男人揩油,于是她就在座位中坐着喝点酒,吃了些水果。

而森奇几人一看就是酒吧的常客,一来到这里就準备到舞池中发泄,平时他们在冰球队积累的压力就是来这发泄的,不过最近森奇和艾尔来的频次显然少了许多,因爲他们两个男人这段时间有另一种更快乐的发泄压力的方式。

……

这时,森奇对苏婧打了个招呼后,就一头沖入舞池中,一会就不见了人影。

过了一会,波拿,马克,范德三人也陆续进入了舞池中各自寻找性感的女人去跳贴身舞,此时还留在座位的,仅剩下艾尔与苏婧两人,一男一女。

人都走光了,艾尔马上带着一种放蕩的笑容,一双贼眼的在苏婧动人的娇躯上不断打量着。

不一会,苏婧被艾尔那色眯眯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出声怼道:

「你看什麽看!」即便已经与艾尔上过多次床,两人的关系已非比寻常,但不知道爲什麽,苏婧每次看到他还是会一肚子火。

但苏婧不怼他还好,这一说话,艾尔反倒还来劲了:「好我不看,我动手好吧,美人儿你今晚可真美丽,看的我都忍不住了。」说着,艾尔身体已凑了过去,一把揽住了苏婧柔软的腰肢揉捏起来。

「啊!你干嘛,你疯了,这里这麽多人!快滚开!」苏婧被艾尔的举动吓了一跳。

「多人怎麽了,你在这里害羞的话,要不现在跟我去开个房怎麽样。」艾尔嬉皮笑脸的说道。

苏婧又气又急,赶紧想甩开艾尔:「你真是疯了,森他们还在这里呢,今晚不行……不是,以后也不行,你快松手!」

「那可不行,美人儿你以后要是不跟我上床的话,那我可不客气了。」说着,艾尔突然抱着苏婧猛地一扑,就将那凹凸有致的娇躯死死的压在身下,而后两支粗造的大手上下分道而入,一只手探入了苏婧的衣服拨开了内衣,直接握住了她娇嫩的乳房揉捏着,而另一只手则伸进苏婧下身,甚至撑开了她内裤,在她蜜穴四周抚摸挑逗起来。

「哎呀……你……你要干什麽,别这样,别在这里!」苏婧顿时大惊失色的惊呼起来。

苏婧被艾尔这过分的举动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这可是公衆场合,四周都是人,而且森奇他们不知道什麽时候就会回来,被他们几个看见就完了,艾尔这该死的家伙到底想怎样!

在苏婧不断挣扎的当口,艾尔在苏婧乳房稍下方的位置轻轻捏了几下,苏婧顿时浑身一软。经过几次性爱,艾尔对苏婧全身的敏感点是也相当了解。

「啊……」苏婧一双星眸出现一霎那的迷离,紧接着又恢複了过来。但艾尔可不理这些,他趁机一口吻上了苏婧还带着些许酒气的香滑玉唇,粗壮的双腿卡在苏婧两条玉腿间不让其并拢,而两只手指「噗嗤」一声,瞬间探入了她已温润的阴道中抠弄起来。

因爲长期打冰球的关系,艾尔的手指粗糙而又有力,虽然是随意的在苏婧蜜穴中抠弄,但却经常能摩擦到苏婧阴道中神秘而又敏感的G点。

「呜呜……唔……」阴道中一阵阵快感袭来,苏婧顿时浑身酥软,蜜穴中开始分泌着润滑的爱液。

苏婧此时的心情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怕极了另外几个男人回来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但阴道中涌出快感却不断分解她反抗的意志,苏婧可不想将自己如此荒淫的一面展现在几个男人眼前。

「咕叽……咕叽……咕叽……」艾尔的手指快速的在苏婧蜜穴中变着方式的挑弄,一会抠挖,一会抽插。苏婧的阴道中越来越湿润,分泌出来的淫液一下就将艾尔的手给打湿了大片。

苏婧奋起余力想推开艾尔,奈何压在她纤细娇躯上的是体重将近她两倍壮男,在苏婧有气无力的反抗下根本纹丝不动。

酒吧四周的音乐还是如此火爆,貌似也没人注意到,在角落的这个位置,又多了一双年轻的男女纠缠在一起。

在艾尔的强行淫弄接近十分锺后,苏婧的娇躯越来越软,而阴道中的快感亦

愈来愈额强烈,隐隐有即将触碰到某个界限后爆发的迹象。「唔唔……哈……哈……哈」苏婧唇中喷吐着芳香,一双星眸向艾尔发出祈求的眼神。

艾尔邪邪的一笑,反而加大了抚弄力度,不一会,苏婧由香臀开始,直至细腻的玉腿开始抽搐起来,下一刻,她只感觉体内的快感闸口一开,紧接着一股高潮由子宫内开始向外爆发。

「呜呜……咕咕……咕……」苏婧就这样,在酒吧中四周环绕着人群的情况下达到了一次性高潮,幸好酒吧中灯光昏暗,仿佛没什麽人留意到这个位置发生的事情,期间艾尔一直与苏婧深吻着,将后者发出的呻吟全部堵在了口中。

一波高潮过后,苏婧那未褪下的内裤都被涌出的爱液打湿了,艾尔终于停下了手底的动作,但两只手指还深深的逗留在苏婧那温润的蜜穴中,享受着手指被

一圈软肉包裹着蠕动的感觉。

而苏婧则因高潮急促的喘息着,她平生第一次,竟然在公共场合高潮了,苏婧顿时又羞又气,双眼发出幽怨神色的狠瞪着艾尔,突然,透过音乐声,在不远处传来一阵响亮的嘻嘻哈哈的声音,两人一瞥,只见范德和波拿两人相互搂着肩,边说边笑的向位置走来,两人显然在兴奋的聊着什麽,仿佛还未发现这边座位上艾尔和苏婧的异样行爲。

眼看着范德和波拿几人越走越近,苏婧吓得花容失色,赶紧使劲挣扎起来,艾尔才算是笑嘻嘻的抽出了揉搓着苏婧嫩乳和抠弄这她蜜穴的大手,苏婧也赶紧爬了起来后,气的举起粉拳狠狠打了艾尔几下。而艾尔像似示威似得,当着苏婧面将那沾满她爱液的手指放进嘴里舔了个干净。

「艾尔,你不出去跳舞吗?一直坐在这里干嘛。」范德和波拿回到座位上看了看两人后说道,此时苏婧还是满脸潮红,幸亏在酒吧的灯光中没那麽明显。

艾尔嘿嘿一笑:「我看你们都出去了,我在这里陪着婧,既然你们回来了,那我就出去玩一会了。」说完,艾尔就起身走了出去。

待艾尔隐没在人群中后,范德上下打量了苏婧几眼,神秘的一笑,说:「婧,

你最近对艾尔的态度好像特别不一样啊,就好像……好像对待自己男友一样。」

「恩,我也这麽觉得。」波拿附和道。

苏婧听的心头一惊,立马否认道:「谁说的,我男友是森奇,你们可不要乱说话。」

范德道:「呵呵,森奇我们就不比了,但你这段时间对待艾尔的动作特别亲热,这让我们很羡慕啊,婧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喜欢你的,就算你现在做了森奇的女友,我们还是喜欢你,想当初我们也同时追求过你呢,所以你能不能对待我们也像对艾尔那样亲热些呢。」

波拿和范德你一句我一句,仿似话里有话,苏婧越听越是心惊,他们两人不说,苏婧还真没意识到自己

最近对待艾尔的态度在外人看来竟是有这种变化?

「没有,我对他的态度与对你们是一样的,肯定是一样的……没有什麽不同,你们看错了。」苏婧坚决摇头否认。

见苏婧拒不承认,范德和波拿带有深意的笑了笑,不再追问,只是他们看向苏婧的目光好像带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异样……

又过了一会,森奇也回来了,作爲苏婧的正牌男友,他可没什麽顾忌,直接坐到苏婧身旁,一把将其娇躯紧抱,直接当着衆人的面深吻了下去。

苏婧想不到森奇竟然这麽过分,当着他几个朋友面就敢吻自己,看来酒吧确是会另男女麻醉的地方,但是天生脸皮薄的苏婧可接受不了,赶紧将森奇给推开了,而后低头红着脸不敢看周围的几人。

波拿和范德仿似对这个场面习以爲常,只是起了一阵哄,调戏了苏婧几句就没说什麽了。的确,在性都荷兰,这个场面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在酒吧这个地方,男人基本都坐不住,波拿和范德随便喝了些酒,就又跑出去猎豔了,留下了森奇和苏婧两人在座位上。

这时,森奇突然凑到苏婧耳边悄声说道:「婧,其实我刚刚早就回来了……不过当时你和艾尔好像正在做着什麽,我就没过来打扰你们……嘿嘿嘿………

「啊!?」苏婧一听,顿时慌了神,事情始终是暴露了,她像是做错了坏事被老师撞破的小孩子一般语无伦次起来:「不……不是的……我也不想这样……是艾尔他强来的……我没办法……哎……对不起!」

森奇笑嘻嘻的将手伸入苏婧裙中,摸了摸她那被淫水打湿的内裤,说道:「不用担心,婧,我早说过不介意你与艾尔做爱的,但是你的变化可真出乎我意料啊,都与艾尔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嘿嘿……那今晚你打算怎麽安排呢,别忘了

你答应要跟我去开房的,不过你和艾尔都这样了,现在也不可能撇下他……你说说怎麽办吧。」

森奇说道这里,苏婧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怎……怎麽办?我也不知道……那你想怎样……」

「要不我提个建议吧,苏婧小美人,这麽好的机会,我们3个一起去开房怎样。」艾尔不知道什麽时候回来了,此时已经站在了两人面前。

「恩,这的确是个好提议,就这麽定吧。」森奇一脸淫蕩的笑了起来。

苏婧彻底懵了,脑中已无法做出思考,爲什麽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森奇和艾尔这一次的3P要求,苏婧想不出办法拒绝,自己私下与艾尔上床被男友发现了,她还有什麽资格拒绝。

在苏婧脑子还无法转过弯的时候,她已经被两个荷兰男人趁热打铁的夹出了酒吧,而后直接在酒吧旁边的酒店开了间房。

在酒店服务员讶异又羡慕的目光下,一个身材纤细妖娆的亚洲美女与两个虎背熊腰的男人进入了同一个房间。

这一整晚,某间酒店的房间内持续传出了苏婧那动人心魄的娇吟,三个小时后,艾尔从房间出去了一次,再回来时提着几袋食用葡萄糖……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个小时后,房间内苏婧若有若无的性感呻吟夹杂了有气无力的不断的苦苦哀求和求饶声,惹人怜惜,六个小时后,苏婧的呻吟及求饶断断续续逐渐减弱,直至消失在房间内,此时房中仅剩下了两个男人那野兽般的喘息声。

直到天蒙蒙发亮,苏婧在半个小时前被强迫补充了葡萄糖,而房间中两个一身肌肉的雄性生物持续的迫使苏婧挑战着自己的性爱极限。几乎无时无刻都有一个男人压在在那具美豔的肉体上活动着……一双饱满挺翘的嫩乳在男人的手掌下不断变换着各种淫蕩的形状,一根粗壮的阳具在蜜穴中疯狂吞吐,一次又一次带出阴道中鲜豔糜肉。

这时苏婧整个下体布满了粘滑的淫液,原本雪白的胴体浮现出一种极致欢爱后的香豔的绯红色,胴体的主人已全身痉挛着星眸翻白,随着一阵极爲微弱的呻吟声自苏婧樱唇中艰难的传出,继而在一阵因强烈高潮带起来的抽搐下,那丁香

小舌微微外吐,苏婧第四度失去了意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