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妇贱儿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我叫cary,46岁了,是一位中学教师,我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后来被儿子搞到好似淫妇一样!那是儿子设计让我看了许多情色小说,那些情色小说都是儿子从网络上找来的。

我和儿子乱伦多年,性生活都是不错的,但儿子喜欢看色情片,有时我和他一边看,一边做,他又会在我耳边说叫我淫荡一些,当我叫床时他又会叫我叫得大声一些、淫一些,当时正在给儿子搞得性欲高涨之时,我多数会依他的话做。

儿子常说我身材好,想我多穿性感的衣着上街,我问他:「你不怕妈妈走光吗?」他反问我走光会不会兴奋。但我未试过,不知道。

而我的工作是不可以穿得性感的,后来儿子叫我和他上街时穿得性感些,试过好几次穿有少少低胸的吊带上衣,乳沟微露,短裙暴露出一对长腿,引来街上许多色色目光。起初我有点不自在,谁知慢慢又习惯了,反而觉得有人看,证明自己尚有吸引力,只有儿子在身边,那就不怕别人怎样望啦!

谁知有次给自己的同事撞个正着,吓得我以后不敢再穿得这么性感了。但儿子越来越希望我多点性感,甚至暴露一些,不过我始终没答应他。

一天周末,儿子要上班,我在家里做家务,发觉儿子书桌上有一个透明档案夹,我从来未见过,便好奇打开来一看。内里放了一些用打印机印出来的文件,随便翻来看看,好像是一些小说,由于我向来都喜欢看小说,于是便看看是什么小说。

看下去才发现竟然是一些情色小说,翻开头一两篇都是写暴露妈妈的,心想我儿子也常要我穿得性感暴露,也就看看这些小说怎样讲。谁知一看之下越看越入神,再翻一翻往后的文章,除了写妈妈裸露外,还有群交、伴侣交换等故事,好些小说更是以女性为第一身的角度来写,看起来特别有亲身的感觉。

情节内容看得我心神难定,一边看,一边发觉自己的下面好像很湿,难道自己……我连忙放下档案夹。那晚自己好像特别需要,儿子也说我变得很骚。

接着下来的几个周未,我发觉儿子书桌上都有一个和上周不同颜色的透明档案夹,内里都有不同的小说,我越看越上瘾了。

因为自己念书时是选文学科的,虽然平时和儿子都有看a片,但文字的渲染力对我来说更为强烈的,尤其是有好几篇以女性为第一人称来写,刻画得很有渲染力,且当中有几篇的场境竟是我熟悉的工作环境,我看过之后,情节常常浮现于脑海中挥之不去。

慢慢地我又发觉自己好像受了小说文字的影响和浸淫,渐渐在思想上觉得有些变化,只要在一些机会的造就下,自己也好想像小说中所描写的女主角那样裸露性交,心理上是觉得没有问题。因此当儿子要求我穿些很性感或者很暴露的衣着时我也接受下来,甚至叫我故意走光我也照做了。

例如有一次,那时是天热,和儿子出街我多数穿短裙,坐下拉高了裙脚,整个大腿便全露了,我看见车厢里的人有些已色迷迷地盯着我了。这时儿子坐在我对面的座位上,他打手机给我,叫我把两腿张开一点,我打眼色说不好,他老是坚持要我做。

我只好把腿张开一点点,我不知车厢里其他人的反应如何,但我看见对面的人则不断望着我一双腿,我感到有点羞耻,但仍装作若无其事,任由儿子在对面看着我走光。

有次看电视节目,我跟儿子争论谁会胜出,我们两人各有偏好,我不忿儿子那种权威性的语调,便和他打赌,他开出的条件是:输了的要完全听从赢的人吩咐做两件他指定的事,而且不得反悔。

我很有自信自己一定会赢,而且心想若我赢了的话,哼!儿子你有难了!于是想也没想清楚便答应了。

结果真的是儿子赢了。我见自己输了,便想用媚功去嗲儿子,平时我一嗲儿子,儿子便会投降了,谁知这次媚功不行了,他反而温柔地对我说:「妈妈,你不是一个愿赌服输、很讲信用的美人么?」这次倒是我要投降了。

我问儿子想我做什么,他说要我脱光衣服到楼下倒垃圾。

我问他:「你不是讲笑吧?」

他说:「不,我是说真的。」

好,愿赌服输,剥清光到楼下倒垃圾就剥清光到楼下倒垃圾!于是我二话不说,把睡袍从头顶脱了下来,因为那时的我已习惯在冲凉后只穿上睡袍,不再着胸围内裤,我脱了睡袍便是赤裸裸的了。

我浑身光溜溜的拎着垃圾袋出门,我打开门先看看走廊没有人,便迅速走出大门,去到后楼梯(由于我们的大厦不准把垃圾丢在楼梯间,必须由住户自己把垃圾拿到后楼梯地下的垃圾桶内)。

我估计现在是半夜,应该没有人会出来丢垃圾了吧?因为多数住户都是等到第二天清早上班时才顺便把垃圾拿出去丢的,但我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下去,恐怕突然有人走出来,那就什么脸都全丢光啦!我把垃圾丢了之后,再赤裸裸的返回屋内,心还在「噗噗」乱跳,那种刺激冲击得我很厉害。

「妈妈,刺激不刺激啊?」

「哼,你不怕妈妈被人看光光吗?」我嘟起小嘴说。

「别忘了,你还有一件事要做喔!」

「你又想怎么样呀?」突然一种莫名的刺激冲上心头。

这时儿子拿了一件风褛叫我穿上,我问:「干嘛?」

他说:「去公园逛逛。」

「这么晚?」

儿子没理会我便拖着我出门,这时我身上只有一件风褛,内里什么也没有。我和儿子悄悄离开大厦,管理员没注意到我们。

这时公园里所有灯都关了,只有外面微弱的路灯光亮照进来,儿子把我带到公园中的球场,球场的灯已熄了,四周都是阴暗一片。

儿子这时叫我把风褛脱了,我说:「你疯了?这可是公共场所啊!」

儿子望着我笑笑说:「愿赌服输,如果我输了,你叫我干嘛我也会照做。」

刚才全裸到大厦楼下丢垃圾的刺激猛然涌上心头,好,你这死鬼这么喜欢妈妈在户外脱光,脱就脱!谁怕谁?

我把风褛脱下来,赤裸裸的站在球场的看台旁,儿子居然还叫我走出跑道围着球场绕个圈,他却坐在看台上看着我全裸的在跑道上步行。当我赤裸裸地在球场上沿着跑道绕了一个大圈之后,儿子才让我穿回风褛回去。

我当然从未试过这样在户外裸露自己,只有在情色小说中看过,想不到今晚就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种莫名的刺激真的让人很兴奋,一回到家,儿子便急忙把我的风褛脱去,我也搂着他要他干我了。

儿子一边操我,仍不断问我刚才在球场裸露时,有没有幻想在看台上有很多观众正在欣赏我的裸体,我可没空去回答他,嘴里只顾叫他「插我……干我……用力……」的不断叫床。我的暴露看来对儿子也很刺激,他今晚的性能力似乎比以往厉害,把我干得欲仙欲死,很快就到了高潮。

不过因为我仍未完全适应这样的暴露,在球场上全裸行走时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惊栗,既怕有人看到,但又想真的给人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胴体,那种予盾的心情令自己有一种莫名冲动,不懂得怎么去形容。

后来每当儿子操到我忍不住时,他总会在我耳边要我说些「喜欢在街上脱光衣服裸露」、「喜欢让陌生男人干」之类等等的淫话,起初我不肯,后来依他说出这些淫话后,儿子听了操得我更起劲,我的快感也来得更强烈,我们的房事从此变得多姿多彩了。

有一晚儿子已经把我剥清光了,我躺卧在床上,他正在又摸又吮我的两个奶子,又把我下面摸到湿漉漉的。

刚才外面的风吹起床头的窗帘,我躺在床上看到别人的窗户没有灯光,也望不到别人,我们自己屋内也是黑漆漆的,别人根本望不到我们正在做什么。一种好像想让别人偷窥的感觉油然而生,突然感到好刺激,反而真的希望有人看到我正在被儿子操着,于是便叫儿子打开窗帘。

儿子先是呆了一呆,之后立即把床头和床侧的窗帘全部打开,我卧在床上望出窗外,虽然窗外的灯光会映照入内,也望到别人的窗户,心里想,别人真的会不会望到我呢?

这时儿子已经把他的屌插入我的屄内,他的屌很坚硬,又勇又狠地插我,干得我不断「咿咿呀呀」的叫。儿子要我叫得更淫荡些,于是我呻吟道:「呀……儿子你的肉棒好硬……用力点……呀……操我……大力点操我……呀……噢……我要……噢……」

儿子听到我这样的淫叫,更加卖力地插我,操到我三魂不见了七魄。那晚儿子鸡巴一硬便来插我,我被他操到高潮不断,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累得第二天几乎没力气去上班。

后来儿子每次和我做爱都要拉开窗帘,有时儿子又会边抽送边在我耳边说:「有人望到我们了,你就让别人看一下全裸的身体啦!」然后把我的身子转到窗前,让我的乳房和阴户都向着窗口,他就从后面插入我的屄内,双手则伸到前面揉着我的奶子,我给儿子操得爽到上天落地,也不理会是否真的有人看到了。

有时儿子又会问:「妈妈,喜不喜欢有人望到你的裸体呢?」

我只是答道:「你好坏耶!」

这时候儿子就会把我的奶子和阴户对着窗口,一边摸我,一边在我耳边讲:「妈妈,你的奶子好棒,淫屄好骚,引死那些色狼了啦!」

我就说:「唔……你好坏,你妈妈被人看光了还这么高兴!」

虽然知道未必真的有人会望到自己,但被儿子这么一说,内心却兴奋不已,便任由儿子摆布,总之这天我一定被儿子操到浑身瘫软。

后来儿子又引诱我在客厅的落地玻璃窗前做爱,起初一两次我上身都有穿睡衣,但谁知有次被儿子搞到好亢奋后就……

首先说一说我家客厅的窗子,基本上可以说是落地窗,因为人站在窗前,只有脚踝以下给墙遮挡,但我家客厅的窗子并不是一大块玻璃的那种窗,而是分开三截的。

我们住在低层,客厅的窗口斜斜的可以望到马路,不过晚上没有太多行人,有的只是附近街铺下班的职员。而跟对面的楼宇也是斜对的,所以望到的不是他们的客厅,而是他们的卧室,距离也不太近,但如果屋内亮了灯,是可以看到屋内的人在做什么的。

当然我们如果开了屋内的灯,对面楼的人只需仔细地看过来,同样也可以望到我们客厅窗后的情景,如果我光脱脱的站到窗前,从对面楼看过来的话,我的奶子和阴户都一览无遗。

儿子每当和我在客厅里做爱,他总会特地打开窗帘,可以说是在上演一场春宫剧给对面楼的人欣赏,所以头一两次我死都不肯让儿子把我脱光,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做爱,我儿子固然显得很兴奋,我也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内心有时真的想给人看到,但当然又很怕给人看见,那种矛盾的心理刺激着我冲动的情绪,越冲动就感到越兴奋。

那次儿子关掉客厅里的灯,脱光了衣服,然后站在我身后。那晚洗澡后我穿了一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裙,内里什么也没有穿,儿子就隔着睡裙抚摸着我的两个乳房,摸得我的两颗乳头在睡裙后激凸出来,而我一边享受着儿子的爱抚,一边观察着对面楼的人家及街道上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儿子把两只手从我的睡裙下伸了进去,一边一只手抓着我的两个奶子在捏弄挑逗着,又用大拇指不断地拨动我已翘起的乳头,搞得我开始有点喘气。我一边被儿子摸玩着两个奶子,一边看着对面楼层和街道,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开始兴奋起来。

儿子也兴奋起来了,他掀起我的睡裙,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屄,其实我已经很湿了,他又用手指挑逗着阴唇,我便把脚再张开一点,好让儿子的手更方便去逗弄我的阴户。

突然儿子把手指一下子插进了我的屄里,还不停地挖弄着,我感到下面越来越湿了,忍不住对儿子说:「儿子,我要……」

儿子故意问:「要什么?」

我说:「你坏……我要你用大鸡巴操我。」

于是儿子便把他的大鸡巴对准我的屄口,但他没有插进去,却在慢慢的厮磨着,我更加忍受不住了,于是说:「儿子,我要……给我……」

儿子没有理我,继续在折腾着。

我说:「儿子……插我呀……」

于是儿子用他的大鸡巴在我的阴道口插入一点点,然后又退了出去。

我急了:「儿子……快点插啦……」

儿子又插入一点点,只比上次多些,随即又退了出去,我被他撩拨得半天吊的很难受,小穴里空虚的感觉反而越来越强烈了。

我恳求他:「儿子呀……快点插我啦……」

这时儿子突然把我睡裙两旁的吊带拨开及拉下去,我的两个奶子立即暴露出来,我说:「儿子,别……」我的话还未说完,儿子的嘴已把我的嘴封住了,而他的大鸡巴也同时快速的插入我屄里,本能反应的「啊」声因嘴巴被儿子封住叫不出来了,只卡在喉咙中。

儿子的大鸡巴这时才猛然一下全根尽没,并随即在我的屄里抽插起来,这时儿子嘴巴离开了我的嘴唇,在我的耳边说:「妈妈,你的咪咪又大又白,就让别人看一下嘛!」

儿子的说话激起我内心的冲动,我显得更加兴奋,由于已有在窗前和儿子做爱的经验,今次不再像上两次那样忍着不出声,淫话也叫出来了:「儿子,你操得我好舒服哦!快……大力点操我,我要……」

儿子一听到我这样淫叫,他也觉得特别刺激,插我插得勇猛无比,淫水开始止不住地在腿间往下流。

这时儿子又把我的睡裙向上拉起,穿过我的头,我这时全无抗拒地任由儿子把睡裙彻底地从我身上完全除了下来,这下我变成全裸的站在窗前,但我被儿子插得神魂颠倒,已无暇去理会他怎样做了。

儿子又在我耳边说:「妈妈,就让对面楼的人看看你剥光的全裸身体吧?」说完便把我推前更贴紧玻璃,并要我举高双手扶着窗框。

这下我更是毫无保留的站在窗前,行人和对面楼的住户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全裸身体,从两个奶子到阴户,全部一览无遗,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赤裸的我在窗前给儿子狂操着。我感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的裸体好像真的任由陌生人观赏,强烈的刺激不断冲击着内心。

这时儿子的手从我的腰间慢慢地移动到我的两个奶子上,用两只手指捏着我的乳头,然后从捏乳头变成了握奶子,并且让我的乳头从他指缝中露出来,接着

又用两只手指用力夹紧我的乳头,同时儿子的大鸡巴仍不停在我的屄里抽插着,这样上下夹攻的招式搞得我呻叫连连:「噢……儿子……好爽呀……噢……」

操着、干着,儿子突然说:「咦?妈妈,对面真的好像有人望到我们耶!」

我微微张开眼睛看了看,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内心的刺激反而更加强烈,心想就算真的有人看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儿子继续干我就行,你们要看就给你们看个够吧!

儿子又说:「妈妈,你的奶子和屄屄被人看得好清楚呀!」

我无力地呻吟道:「唔……唔……你好坏,你妈妈什么都被人看光光啦……噢……呀……」

儿子抽插得更猛烈了,同时又说:「妈妈,现在你连被儿子操的样子都让对面楼的人全看到了!」

听到儿子的说话,我全身竟然也会随之颤抖一下,一股冲动涌上心头,阴道壁开始收缩,而儿子也终于忍不住射精了,一阵热流温暖着我的子宫,儿子和我同时达到了高潮。

儿子把鸡巴拔出来,他的精液从我的屄里缓缓流出。儿子抱着我到沙发上躺下,他仍搂着全裸的我,双手仍没忘抓着我的奶子。

儿子问:「妈妈,这趟爽吗?」

我说:「咿……不告诉你!你妈妈全身都被人看光了……」

儿子说:「呵呵,你不是也满想让人看的吗?」

妈妈说:「哼!不跟你说,你坏……」

一天,儿子和三位朋友来我家作客,两男一女,男的分别叫peter和dick,女的叫,他们都是儿子生意上的老朋友,饭后儿子和三位朋友在打扑克耍乐。

我在厨房弄好后便出来陪儿子,他们打了一会牌,peter便说要玩得激一点,其他的人都不反对。我小声问儿子是怎样的激法,儿子说输了的要脱衣服,直到四人都剥清光为止。

这时dick提议说:「只有三男一女玩没意思,不如请伯母也落场,两男两女,大家认为怎样?」peter和tracy没有反对,dick望向我儿子,儿子望一望我很快便说没问题,他做我的support。

我听了dick的话,先是是呆了一呆,想不到恍如情色小说的情节竟然出现在自己的真实生活中,一种莫名的冲动突然冲击着我的内心,于是把心一横便落场和他们玩一玩,又不是只得我一个女的。

玩了几手之后,我的运气不错,只是脱去上衣,还有内衣裤和短裙。儿子搂着我在我脸颊上吻了几下,说是给我的奖励。

而peter和dick只输剩平脚内裤,tracy则输剩胸围和内裤。tracy的身材也不错,一对奶子很丰满,两腿也修长,我看到peter和dick不时望着tracy只穿内裤胸围的身体,我也见到他们的裤裆有隆起,而tracy则神色自若。

peter说:「伯母运气真好,我们快被剥光猪了。」

这时气氛都很high,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涨。

接下来我却连输了几把,先是脱去短裙,跟着脱胸围,最后还要脱内裤,结果我输到要剥光猪,奶子和屄屄一览无遗,全身被他们看清光。我看看儿子,他却若无其事似的,任由自己妈妈的裸体给人看光。

我全身光脱脱地面对儿子的朋友,起初有一点点不自在,但内心竟然感到有些兴奋。我不敢想像如果我再输下去会是什么状况,因为此刻瞄到peter和dick的裤裆已高高隆起。

再接下来是tracy连输了两铺,她终于也要剥光猪了,两个奶子和屄屄都给我们看清光,她胯下的阴毛很浓很黑,衬得她的皮肤显得特别白皙,我瞄到儿子的裤裆也高高的竖起。

我们两个女士都剥光了,peter、dick和我儿子不时望着我和tracy一丝不挂的裸体,不知怎么回事,我被他们三个望得内心竟有点兴奋,下体好像有点湿淋淋的。

五人继续玩下去,我又输了,结果是我要给赢了的人在我身上摸上一摸,peter和dick摸我的奶子,tracy竟然摸我的屄屄,我心想如果等下我赢了,哼!有你好看。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赢了,要peter和dick摸tracy的奶子,而我则用手指插入tracy的屄屄一下,她「呀」一声叫了出来,说:「oh!no way……」大家都哈哈笑了。

再下来是peter、dick输了,他们要把平脚内裤脱去,露出他们的鸡鸡。我是第一次看到儿子以外男人的生殖器,peter和dick的鸡鸡已经有反应了,哗,好大啊!我瞄一瞄tracy,见她脸红红的。

这时peter、dick、tracy和我四人都变成了剥光猪,于是牌局也就结束了。

牌局结束之后,dick到洗手间去,peter则搂着tracy在她耳边说了些话,我当然不知道他说什么啦,只见tracy白了他一眼,两人就穿回衣服,dick也穿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我仍是光脱脱在门口送他们三人离开。

客人走了之后,儿子已急不及待地把我按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把他那胀得硬梆梆的鸡鸡毫不客气地插入我的屄屄内。

「妈妈,你的屄屄好湿呀,全裸被人看着是不是很刺激呢?」儿子在我耳边说。

「别……别讲这么多了,快来干我啦……大力干我……我要呀……」我只想儿子的鸡鸡充实我的屄屄。

儿子一插进来,我便扭动屁股迎合着他的抽插,并且不断淫叫:「噢……操我……呀……大力点……呀……噢……不要停……儿子……用力操我……噢……噢……」儿子听到我的淫叫,操我操得更勇猛了。

一轮大战之后,我依偎在儿子的胸膛上喘息,突然我发觉客厅中的吊灯是熄了,但座地灯没有熄,而且窗帘也是拉开的,那我和儿子刚才……岂不是都给对面楼的人看到了吗?我发娇嗔的捶打着儿子心口。

「嘿嘿,怕什么?今晚你不是已经被人看光了嘛!」儿子摸着我的奶子说。

「你坏……还故意把妈妈脱光给人看……」

「那你兴不兴奋呀?」

「不理你!」我起身返回房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