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纱的履曆书

Contents

  美纱的双手环抱胸前,握住两个柔软的乳房。雪白的乳房仍旧光滑有弹性。

  二十六岁的美纱保有苗条身材。也日益增加女人的魅力。

  没有婴儿吸过的乳头像樱花般有美丽的颜色。不是很大的乳晕的颜色很浅。

  微陷入乳晕的乳头,指尖碰到时就恢复一般的状态。

  放下手时,在浴缸里黑色的阴毛如海草般摇曳。阴毛适中,形成倒三角形。

  美纱用手指抚弄阴毛后,把较大的两片阴唇用手指分开。花瓣比十几岁时更大。也许是自己用手指玩弄之故,也许是和男人睡觉后变大的。

  也可能是心里作用吧,觉得右边的花瓣比左边大一些。美纱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小的花瓣,轻轻拉起,立刻出现淫蕩的感觉。

  女人的柔软纤弱的花园为什幺这样可爱,能理解男人会爱的心情。

2020-5-7 11:30 上传

下载附件 (40.79 KB)

  第一次从镜子看到自已的性器时,那种丑恶的模样使美纱感到惊鄂,真不想看到第二次。可是认识的男人称讚那里可爱或美丽时,就觉得也许是那样的。如今已经认为没有比性器可爱的东西了。

  这里是西新宿的大厦旅馆的浴室。巖月该来的时间了。

  美纱大学毕业后,到有员工三千人的大企业「巨象电器」就业已近四年。和企划部部长巖月豪太郎发出畸恋关係也快要三年。

  巖月是很能干的男人,相对的也有男人的魅力。受到女职员的青睐的男人和她有畸恋关係,美纱还感到很得意。

  因为在不同的部门,所以没有人发觉他们的关係。

  美纱离开浴室后只披一件浴袍就从鱼眼向外面的走廊看。

  巖月每天有应酬非常忙碌,听说今天就为外销的照明社备去谈条件。

  在鱼眼里出现穿着潇洒西装的巖月。看起来就像菁英份子,现年四十七岁。

  美纱把披散在肩上的头髮经轻撩起,在巖月敲门前打开房门。

  「比想像的更晚了,对不起,让妳久等了。」

  巖月很快的走进房里说。

  「你在那里耽误了?是不是俱乐部的美丽女公关把你留下来了呢?」美纱故意用撒娇的口吻说。

  「即使是银座的第一美女,也比不上妳美纱的。」巖月立刻开始解开领带,同时叹一口气。

  「你总是那幺会说话。」

  美纱用食指压在稍有酒味的巖月的嘴上。

  巖月突然把美纱推倒在床上。浴袍的胸前岔开,露出雪白的乳房。

  巖月立刻在乳房上轻吻,然后把乳头含在嘴里。

  「噢!还不行!」

  未经热吻,所以只是感到痒,还没有达到能接受男人的爱抚的态势,美沙想推开巖月的胸膛。

  受到反抗后,巖月显得更有精神。用全部身体的重量压住美纱的下半身,双手抓住双臂。

  乳头很快的硬起来,用舌尖轻轻触碰就会更凸出。

  「啊…还不行啊…啊…」

  美纱的身体骚痒似的扭动,呼吸也急促。

  乳头受到吸吮时,骚痒感向下半身扩散。露出的肉芽喷到火热的呼吸,有一种被玩弄的感觉。

  「等一下…先去淋浴…不行啊…唔…」

  美纱还是不停的反抗。

  巖月的体臭不强烈,也不是汗多的人。他不是上床前无论如何都要洗澡的人。可是美纱希望在上床前有较从容的时间。现在是想从近似痛苦的骚痒感中得到解脱。

  「有菸酒味吗?妳身上有香皂味,那里也洗乾净了吧。其实留下一点骚味也是很好的。」「胡说…你去洗澡吧。你知道,突如其来的我会感到痒的。」「好吧,我去淋浴。」

  巖月的手放鬆力量,可是还不等美纱鬆一口气便说:「不,现在就要,我的小儿子已经硬梆梆的等不及了。」再度压住美纱的手臂,把乳头含入嘴里。

  「噢!你急什幺!不行啊!只会痒的!」

  美纱拚命的扭动身体。

  「声音太大,隔壁会听到的。」

  巖月在两个乳头上交互吸吮,用牙轻咬。

  「啊…不要…唔…」

  痒的感觉逐渐消失。

  从美纱声音知道已经产生快感,巖月的舌尖向下腹部移动。

  今后将会更成熟的美纱的肌肤像新鲜水果一般。没有任何赘肉,用手指捏起时立刻会逃脱。

  在形状美好的肚脐上用舌尖碰两下后,巖月用下鄂在阴毛上摩擦。

  好像女人的阴毛比男人的柔软,也有不少的女人比男人的更硬。

  美纱的毛比一般人茂密,硬度中等,捲曲度不大,形成倒等边三角形,也达到丰满的阴唇外缘。

  巖月把大腿分开。

  「噢…」

  双腿分开到一百度以上。阴唇也张开,从里面溢出蜜汁,花瓣已经湿润,完成準备接纳巖月的态势。

  巖月用手指将花瓣更向左右分开。看到连子宫的粉红色黏膜时,肉棒开始振动。

  确实是很美的女性性器,巖月从会阴向阴核舔上去。

  「唔…」

  舌头的温热触感,使得美纱的屁股跳动,蜜汁被巖月的舌尖吸走,但立刻又流出更多蜜汁。

  巖月捲起舌头,插入洞里。

  「啊…」

  美纱扭动屁股,鼠蹊部绷紧,雪白的鼠蹊部如丝绢般光滑。

  巖月的舌尖在肉洞里进出二、三次后,看逐渐隆起的花瓣,用嘴唇在边缘摩擦。

  「啊…」

  美纱气喘喘的好像还要更多似的抬起屁股。巖月轻轻吸吮美纱最敏感的肉芽。

  「唔…好…」

  美纱握紧拳头,头向后仰,皱起眉头喘气。

  「插进来…把大的…噢…快插进来。」

  蜜汁如排尿般不停的溢出,若非巖月用嘴接住,蜜汁一定会顺会阴流到床单上。

  美纱伸手找到藏在枕头下的保险套,拿给埋头在胯下的巖月。

  「戴上吧…」

  「是危险日吗?」

  美纱平时喜欢直接插入肉棒,所以在安全日不喜欢用保险套,隔一层薄膜,不如直接的,这是对男人而言亦如是。可是今夜,大概必须戴上那个无谓的东西了。

  现在很想让她口交,但尚未淋浴。虽然也有强迫插入嘴里的方法,但和美纱是随时可以上床,所以现在不想强迫她。

  巖月脱去衣服后又和美纱接吻,舌头交缠,美纱的甜美唾液随之涌出。美纱把手伸到巖月背后,抬起屁股扭动,像在摧促快点插进去。

  巖月握住肉棒,插入美纱火热的肉洞里。

  「唔…」

  火热的肉棒插入时的痛快感触,使嘴封住的美纱发出沈闷的声音。

  「每一次插入都这样好,妳的肉会包住小儿子夹紧。」未生育的美纱的肉洞相当紧,肉洞璧像动物一样的蠕动,毫无疑问的,在过去认识的女人中,美纱是最高级的。美纱进入公司后,立刻成为公司之花。这样的女人为什幺还没有结婚,经过四年后的二十六岁的美纱,变成同事们背后批评的对象。

  有一段时间,传出她是同性恋者。巖月听到后不由得苦笑,美纱从巖月嘴里听到时,也忍不住大笑。他们都认为这种传说是比较有利的,可是这个传说不到二个月便无疾而终了。

  巖月没有动时,美纱微微抬起屁股,淫蕩的扭动。巖月抓住双乳,缓慢的抽插。

  「要到上面来吗?」

  不等美纱回答,巖月就抱住美纱翻转身体。

  最近因工作忙碌,睡觉都在淩晨之后,身体懒洋洋的。星期六和星期日也无暇休息。

  「是工作太累吗?」

  「公司夹紧我的脖子,妳夹紧我的小儿子,所以累坏了。」「你真坏!已经这样勃起,还说什幺累坏了。」美纱用骑马的姿势缩紧花蕊。

  「噢!真了不起的阴户,能这样睡着去天堂是再好不过了。美纱,看妳的了。」巖月伸手摸到阴核。

  「啊…你可不要真的脱阳去天堂了。」

  「我还不到那种年纪。」

  用手指揉搓肉芽时,美纱发出性感的哼声,上下左右扭动屁股。

  雪白的乳房和黑髮不停的摇动,从下面向上看,美纱就像裸身骑野马一样。

  「啊…热啊…阴核和子宫都很热,你从下面插吧。」美纱使结合部紧贴在一起,摇动屁股要求。

  巖月抓住美纱的柳腰,抬起屁股向上挺。

  「噢!」

  美纱仰起头,发出哼声。

  「怎幺样?这样看起来还像会脱阳吗?」

  「噢!插到肚子里去了。啊…」

  从下面向上挺,美纱的子宫感到骚痒,体温越来越上昇,肪彿有粗大的肉棍贯穿身体。

  「啊…要洩了…」

  有一团火穿越身体中心,全身开始颤抖。

  

Cont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