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风流 第三章 怀春少女需要爱

本文最后由a5702133于2009-10-2321:08编辑

第三章怀春少女需要爱

  阿珠两腿间已长出毛,但不长,轻轻将毛分开,便找到那条向往的裂缝。当

我在裂缝中寻找小穴时,手指触到了一个小豆豆(当时我不知道那是阴蒂,女人

的敏感区),轻轻按了一下。没想到这一按,阿珠竟全身发抖,呻呤起来,并且

身子变得软绵绵的,几乎要倒下去。我忙将阿珠楼紧,往岸边移了移,但另一只

手并未从她两腿间抽出。

  当阿珠的大腿露出水面后,我停止了移动,但那只插在她两腿间的手又开始

活动起来。我又在小红豆上按了一下,阿珠的身子又是一阵哆嗦,并且又从鼻孔

中发出诱人的呻呤声。我连按几下后,阿珠竟完全瘫软下来,幸好我早有准备,

才未倒在水里。

  我不敢再试了,同时鸡巴也胀得让我无法再试了,于是开始寻找那可爱的小

洞。在寻找小洞时,阿珠竟自觉将腿开分了些,这样我很快便找到了小洞。

  我在小洞口摸了摸,发现阿珠的小洞也很小,并不比小秀的大。我一边摸着

小洞,一边对阿珠说︰「珠姐,你将腰弯下,让我好好摸摸。」

  阿珠说︰「你不要进去。」但顺从地将腰弯了下去。这样不但丰满的屁股完

全展露了出来,而且小穴也露了出来。

  于是我将发胀的鸡巴靠近小洞,当鸡巴抵住小洞口后,我抽出手来,扶着阿

珠的腰部,然后用力往前一冲,将鸡巴插进了阿珠的小穴。

  「啊──」阿珠惊呼一声后,想直起身来,但被我压了下去。

  阿珠惊惶说︰「你……你……怎么插了进去……」

  「珠姐,你太漂亮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你……你将你……你的……鸡……鸡巴插了进去……」阿珠此刻才发觉,

插入她小穴里的并不是手指,而是我的鸡巴。

  「珠姐,对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一边说,一边紧紧楼着阿珠,惟恐

她挣扎逃脱,因为鸡巴才进去一小半。

  阿珠扭着屁股说︰「不行,你快抽出来。」

  我说︰「珠姐,它已经进去了,你就让我来一下嘛。」在说话的同时,我用

力按着阿珠的腰部,使劲将鸡巴往她体内插去。

  「哎──」阿珠惊呼一声,说︰「好痛……你……你……怎么还往里插……

痛死了……我……被你插烂了……」

  我安慰说︰「珠姐,女孩子第一次都会有些痛,不过很快就会不痛了,而且

还会感到很舒服。」

  不知是我的言语起来作用,还是因为我已经进入体内,生米已成熟饭,阿珠

不再言语。我见阿珠已经默许,便慢慢抽动起来。

  阿珠虽然比小秀大三岁,但小穴并不比小秀的大,我的鸡巴插在里面同样被

包得紧紧的。不过,阿珠穴里的水比小秀的多,抽动比较容易,而且阿珠穴里温

度也似乎比小秀要高,感觉比在小秀穴里更舒服、更刺激。

  我将肉棒抽出少许看了看,发现肉棒上竟也粘着血迹,敢情阿珠还是处女,

第一次与男做这事,难怪当我全根插入时,她全身绷紧,大声呼痛。

  我不由怜惜伏在阿珠背上,双手揉着她那早已胀硬的双乳,说︰「珠姐,我

真的好喜欢你。」

  「你……你要轻点……」阿珠终于开口了,但是声音很小。

  「我会慢慢的来,当你不痛了再用力。」我答应阿珠。

  过了几分钟,我问阿珠︰「珠姐,现在还痛不痛?」

  阿珠没有出声,我想她大概已经适应了,于是试着加大抽插幅度。当我鸡巴

抽出三分之二,然后再重重地插入时,阿珠全身痉挛了一下,但没有叫痛,只是

「嗯」了一声。经验告诉我阿珠已经适应,于是渐渐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同时也

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由于阿珠弯着腰,屁股翘得高高的,抽插十分方便,以致每一次插入都能到

底。当我将肉棒插到底时,身下的阿珠便会发出诱人的「呜」「嗯」声。

  熟悉这种声音的我听后更加兴奋、更加激动,不但加大了插入的力度,而且

每次插到底后还要「研磨」几下。

  在我的快速「冲刺」和强力「研磨」下,阿珠的「呜」「嗯」声很快变得高

亢起来,接着屁股亦开始扭动。

  以前我与小秀交媾,她很少主动配合,不管我怎样冲杀,她总是默默承受,

最多是嘴里发出兴奋的呻呤声。

  因此,阿珠的表现令我更加亢奋、更加狂乱。我抽插近二十分钟,才将那股

滚烫的精液注入阿珠体内。而阿珠才十几分钟便已停止了扭动,这时早已全身趐

软了,当我从她体内拔出时,若不是及时抱住,差点掉在水里。

  我搂扶着阿珠来到岸上,阿珠仍是满脸桃红。阿珠不说话,我一时也不知如

何开口。

  两人默默穿上衣服后,阿珠终于开口了,说︰「阿伦,今天的事你不要对任

何人讲。」

  对别人讲?我才没那么傻。我保证说︰「珠姐,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讲

半个字。」

  「我们走吧,免得小秀等久了怀疑。」此刻的阿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含羞

答答,十分文静,说起话来也十分温和,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男人」味。

  我的目的已达到,自然没有必要再逗留,便跟着阿珠往山坳外走。

  突然,我发现阿珠走路似乎有些不便,再看脸上神色,也似乎有些不适。「

珠姐,是不是不舒服?」我上前搀扶着她,关心地问。

  阿珠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你不要扶我,被小秀看到不好。」

  阿珠说得有理,我自然只有遵循。

  阿珠继续往前走,我停了一会才跟上。这时从阿珠的步伐上却看不出有什么

不适了。

  走出山坳,见到小秀后,阿珠仍脸带桃红。

  小秀说︰「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说︰「水里舒服,舍不得上来。」

  「阿珠姐,你学会没有?」

  阿珠粉脸更红,喃喃说︰「还……还没有。」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学,要真正学会,至少还要几次。」

  阿珠感激地看了我一眼,以为我在为她解围。其实我这么说,并不完全是为

她解围,主要的是为下次找她留下伏笔。

  第二天,我们三人又一起放牛。

  把牛赶上山后,阿珠说︰「小秀,今天你去不去洗澡?」

  小秀说︰「我不去,你们去吧。」

  「阿伦,我们去。」

  没想到刚去到山上,阿珠便主动邀我去游泳。我简直欣喜若狂,连忙点头答

应︰「好。」

  「小秀,你在这里看着牛,如果有事就大声叫我们。」阿珠一边走,一边嘱

咐小秀。

  「阿伦,先过来坐坐。」来到水塘边,我准备脱衣下塘,阿珠把我叫住了。

  我走过去,在阿珠身旁的草地上坐下。

  「阿伦,昨天的事你没和别人说吧?」自昨天被我的「雨露滋润」后,阿珠

像变了个人似的,说起话来柔语温声,显得十分温柔。

  「珠姐,我怎么会对别人说?」

  「只要你不对别人说,以后我就……」

  「我不对别人说,珠姐,以后你就怎么?」我追问阿珠。

  阿珠脸儿一红,低头说︰「只要你不对别人说,以后你要怎样我都答应。」

  「真的?」没想到被我用计骗得身子后的阿珠,竟对我如此好,真有些不敢

相信。

  「只要你不对别人说,珠姐不骗你。」

  「好,珠姐,现在我想亲亲你。」话音一落,我已搂住阿珠,将嘴巴印在她

那粉红、滚烫脸蛋上。阿珠没有拒绝,相反闭上了眼睛。

  这时我想起了大人们平时开玩笑时常说的「亲嘴」,亲嘴究竟是什么滋味?

为什么大人们总喜欢提这事?我虽与小秀发生过多次关系,但从未有过亲嘴的体

验,每次都是直接了当的完事。今天阿珠由我任意妄为,倒要好好体验一下,于

是我将嘴巴移到了阿珠的红唇上。

  在未得到阿珠前,只想早点将鸡巴插入她体内,占有她。现在她成了我的俘

虏,反倒不急着与她交媾了。

  我轻轻吻着阿珠那滚烫的红唇,准备细细品味着个中滋味,没想到阿珠竟张

开嘴来,吮吸我的双唇。顿时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我心中升起,使我亢奋、激动,

我渐渐明白了大人们为什么会以此说笑。

  我伸出舌头,准备进一步探求奥秘,这时阿珠竟张开了嘴将舌头吸入口中。

这样一来,那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使我血往上涌,气往下冲,下体膨胀得更厉

害了。我开始按捺不住了,把阿珠按压在草地上,一只手挽着她的脖子,与她继

续进行「舌战」,另一只手则不老实地在她趐胸上抚摩起来。

  不一会,阿珠便粉脸泛红,娇喘嘘嘘。这时我也有了进一步的需求,将嘴巴

移到了阿珠那坚铤而又温润的淑乳上,亲吻起来。阿珠的上衣已在我抚摩她趐胸

时被解开,并将乳房从简易的乳罩中掏了出来。

  有了昨天的尝试,我知道什么地方最能令阿珠兴奋(那时尚不知道什么叫动

情,只知道女人兴奋起来,就会有兴趣,就会任你胡作非为,这是我根据与小秀

交往以及大人们的说笑总结出来的),因此将重点放在淑乳顶端的小红豆上,当

然其它地方也不放过,当舌头舔着这只乳房时,另一只乳房则用手轻揉着,即使

是被我用嘴和舌头「攻击」的这只,也用手在一旁协助「骚扰」。

  在我的「三路攻击」下,很快阿珠的身子便开始蠕动起来,并且两只手不知

所措地在我身上乱摸。

  我腾出一只手,向阿珠的下部「进攻」。阿珠穿的是仍是大短裤,裤头用松

紧带系着,我的手顺着腹部很容易便进了裤内。来到阿珠那长着嫩草的三角地带

时,发现这里已经湿润了。

  在我的手进入裤内时阿珠的双腿自然张了开来,因此很容易便找到了昨天发

现的「电珠」。在「电珠」上轻轻一按,阿珠双腿一紧,全身痉挛了一下,接着

整个身子不安地扭动起来,同时双腿松开,口里发出梦幻般的「嗯」「唔」声。

  我连续轻轻按了几下,阿珠的身子颤抖、扭动得更厉害,鼻息、娇喘也变得

更粗重、响亮了。最后,她竟按捺不住将手伸入我的短裤内,在我两腿间摸了起

来,当抓到我那发烫的鸡巴后,便紧紧握着不放了。

  此刻,我也难受到了极点,但又忍不住问阿珠︰「珠姐,是不是想要它?」

  阿珠没有回答。

  我不想为难阿珠,也不想让自己更难受,便说︰「珠姐,把裤子脱了。」

  我话未说完,阿珠已在帮我脱裤子了。既然这样,我只有帮她脱。阿珠十分

配合,我刚将裤子脱到臀部,她便自动将屁股抬了起来。

  当我们赤身相对时,阿珠又自动张开了双腿。我虽然与阿珠有过一次销魂,

但今天才真正看清她两腿间的情形。阿珠的小穴两侧比小秀的丰厚(我后来才知

道这叫阴唇),小穴四周长着浅浅的毛,既不密,也不粗,小穴在这些阴毛的掩

映下,犹如雾里看花,格外可爱。阿珠的小穴也十分鲜嫩,并且水淋淋的。

  我跪在阿珠两腿间,将阿珠的两条腿抬起来,进一步分开,让它挂在我的腰

上,然后再将鸡巴对着那水淋淋的小洞。当我准备进入时,却又忍不住说︰「阿

珠,我要进去了。」

  阿珠依旧没有回答,而且眼睛也没有张开,只是脸上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我将鸡巴头送进阿珠的小穴后,趴在阿珠身上,搂住阿珠──因为我早就想

体味睡在阿珠那坚挺的乳房上的滋味,然后屁股一用力,将整个鸡巴送入阿珠的

小穴中。

  「啊──」阿珠发出一声畅快的欢呼,随后双手将我紧紧搂住。

  我在阿珠穴里停了片刻,体味了一下穴内的温暖,才开始抽动……

  刚开始阿珠的腿半举在空中,但抽动不一会,便无师自通地钩到了我腰上。

这样一来我抽动更容易了,插入也更深了,当我将鸡巴抽出近三分之二再重重插

入时,阿珠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那时我不知道鸡巴已顶到子宫了,不由问道︰「珠姐,怎么啦?」

  阿珠这次出声了,气喘嘘嘘地说︰「你……你插到我……我的心肝了……」

那时阿珠可能也不知道阴道的尽头是子宫。

  我也以为自己插得大深,无不担心地说︰「有没有事?」

  阿珠摇了摇头,没有出声,脸上也看不出丝毫不适的表现,相反红光奕奕。

既然如此,我自然没有了顾虑,于是大起大落地抽插起来,每次重重插入时,阿

珠都会发出相似的叫声。后来我越插得重,阿珠便搂得越我紧,似乎怕我逃脱一

般,非但如此,而且还不时抬起臀部迎接我的冲击,口里更是「哼」、「哈」不

断。

  上身压着柔软的趐胸,下体在温热紧窄的小穴里穿插,这种舒爽的感觉实在

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虽然有过无数次交媾的体验,但没有哪一次的感觉有这么

美妙。我简直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了。

  也许是太舒爽了,很快我便感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就在这时,阿珠的

双腿离开了我的腰部,高高地举在空中,接着双手移到了我的屁股上,紧紧地压

着我的屁股,同时口中叫道︰「好舒服……阿伦……用力……再用力……」

  为了不让阿珠失望,我只有拚命抑制自己爆发的冲动,进行最后冲刺……

  「啊──」阿珠长叹一声后,双腿从空中落了下来,同时紧压着我屁股的双

手也失去了力量,接着从屁股上滑落下来。

  而此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将那股憋了很久的「琼浆玉液」尽数注入

了阿珠体内,也许是憋得太久,这时喷射的时间特别长。

  休兵停战后,我仍舍不得离开阿珠那温热柔软的身体,依旧压在她趐胸上,

体味那种温玉在怀的美妙,领略鸡巴从小穴中慢慢滑出的滋味。

  「阿伦……我全身麻了……」不知过了多久,阿珠温声地说。

  我不得不从阿珠身上起来,看着全身泛红的阿珠,特别是她那胀的粉红的椒

乳,我忍不住又在她趐胸上亲了一下。

  穿好衣服,渐渐恢复平静的阿珠感叹地说︰「真舒服。」

  「我也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我由衷地表示赞成,接着又说︰「珠姐,我

真想在你身上睡一辈子?」

  阿珠说︰「如果我不是比你大,而且又是同姓,我一定嫁给你。」

  我忍不住在阿珠脸上亲了一下,说︰「珠姐,你真是太好了。」

  阿珠温柔靠在我身上,说︰「阿伦,我真没想到,你才十二岁,家伙竟然这

么长大。」

  我笑了笑,说︰「珠姐,你是不是还见过别的男人的鸡巴?」

  「才没有。」

  「没有,你怎么知道我的鸡巴比别人的大?」

  「你们经常光着屁股在塘里洗澡,随便就可以看到。」

  「这么说你以前见过我的。」

  「我若是见过你的,就不会与你来洗澡了。」

  「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都是你坏?」

  「我怎么坏?」

  「你叫我来洗澡,然后……」

  「然后怎么?」

  「然后就引诱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