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十三)

 
 
(十三)
 
 
宝玉听母亲讲完,心中暗暗替父母亲高兴。他把人参递给母亲说:「父亲年岁已大,正需保样,请母亲把这人参给父亲拿回去吧。」
 
 
王夫人说:「孩子,你还是身子要紧啊,其实老爷打你也是气你不上进,他现在也挺后悔的。」
 
 
宝玉说:「孩儿知道。请母亲转告父亲,孩儿现在没事了,请他老人家放心吧。」
 
 
王夫人又给袭人她们嘱咐了一翻才离开怡红院。
 
 
宝玉静养了几天后,身上基本上全愈了,就先来给贾母请安。贾母一见他就掉了泪,先是「心肝肉儿」地哭了一回,然后吩咐丫环给贾政传话说:「这次把宝玉打重了,要好好调养调养才行。每日的礼节全免了。」
 
 
贾政听了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从此宝玉就更加自由了。
 
 
这天宝玉想起薛幡盖的楼来,也不知道弄成什麽样了。他出了怡红院竟直去找他。来到梨香院一看,楼的主体工程基本上差不多了。宝玉转了一圈没看到薛幡,心想好几日没见到宝姐姐了,不如先去看看她。
 
 
宝玉来到宝钗的门前,才要进屋就听到里面传来很大的鼾声。宝玉一听感到不太对劲,他悄悄望里一看,就见薛幡和宝钗兄妹俩睡在床上。宝玉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看到薛幡半骑在宝钗身上,一条黑粗的、张满长毛的大腿在宝钗两条白嫩的玉腿上。一条胳膊放在宝钗的双乳上。在薛幡幽黑的身躯映衬下,更显的宝钗娇躯洁白嫩滑。
 
 
宝玉看他们睡的还挺死,在仔细瞧了瞧宝姐姐的阴户还湿淋淋的知道他们才干完没多久。宝玉童心突起,他找来一根细绳慢慢地把宝钗和薛幡的一撮阴毛绑在一起。
 
 
宝玉从无里出来,心想既然来了梨香院不能不去给薛姨妈请个安。于是他又转头奔薛姨妈的房间。
 
 
宝玉一进门看到薛姨妈歪靠在床上闭目养神,宝玉上前给她请安,薛姨妈睁开眼睛一看是宝玉,连忙拉他坐下。
 
 
丫环给宝玉端上茶,薛姨妈先问了问他身上的伤好了没有,有让丫环给他拿了点疗伤的好药。宝玉连忙推辞,薛姨妈接过来放道他的手里。宝玉只得拿起来
 
 
薛姨妈和宝玉说了会儿家常话,宝玉看薛姨妈比自己的母亲还显风韵,心中想:「姨妈守寡很久了,怎麽会有这样愉快的心情呢?象自己的母亲才几天没能和父亲同房就显得郁郁寡欢。想来姨妈现在一定有别的男人,待我试试她。」想到这宝玉故意问:「姨妈,怎麽不见宝姐姐和薛大哥?」
 
 
薛姨妈一楞忙说:「我也不知道他们跑到那儿去了。」
 
 
宝玉看薛姨妈神情不太自然,心里明白薛姨妈一定知道宝钗和薛幡的事。他琢磨薛幡既然能操自己的亲妹妹,保不准也会干自己的母亲。想到这宝玉陡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愿望:如果自己能把薛姨妈压在身下狂干一回,那也是极大的美事这样就能享受一下上中年女人的乐趣。
 
 
想到这,宝玉开始用话撩拨薛姨妈。薛姨妈早从薛幡和姐姐王夫人那儿听说宝玉赠药以及关于宝玉粗大的肉棍的事。薛姨妈早年丧夫,现在衣食不愁,又正值虎狼之年。有道是:「饱暖思淫欲」薛姨妈随有儿子薛幡相陪,但听了象宝玉这样的不世奇男也盼一会。听了宝玉带挑逗的话语,早把外甥姨妈的身份抛开了她径直靠到宝玉身上说:「好孩子,还不赶快替姨妈把衣裳脱了。」
 
 
薛姨妈的直率豪放让宝玉目瞪口呆,他用颤抖的手解开薛姨妈的衣扣,慢慢地褪下她身上的衣服。薛姨妈洁白的肉体袒露出来,胸前一对豪乳颤微微地玉立着,小腹光洁而平坦,双腿间的阴毛漆黑光亮。匀称而又修长的玉腿、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妇人风骚的妩媚。
 
 
宝玉把手伸到姨妈浑圆而饱满的乳房上,一面抚揉心中一面赞叹:真没想到姨妈这麽大的岁数还有这样好的身体,相比之下宝姐姐她们竟还不如姨妈更有女人味。他再次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肚脐、阴毛。特别是薛姨妈肥嫩饱满的乳房让宝玉爱不释手地紧紧握在手里。
 
 
薛姨妈看宝玉痴迷的样子,心里也是很欢喜。她看宝玉双腿间高高鼓起的帐棚,心想:这孩子的本钱还真大,怪不得姐姐和儿子都赞叹他的肉棍很粗大。薛姨妈揭开宝玉的裤子,早已憋的受不了的肉棍立刻弹了出来。薛姨妈一看还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宝玉的鸡巴竟如此之大。她轻轻用手抓住宝玉的肉棍,感到那鸡巴硬硬的、烫烫的。尽管薛姨妈双手齐上但仍然有一大截露在薛姨妈的手掌外面
 
 
宝玉让薛姨妈躺在床上,自己反趴在她的身上。薛姨妈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宝玉用舌在上面来回游动着,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穴肉。
 
 
薛姨妈张口吞进宝玉粗壮的肉棍,她吞的很深直到宝玉鸡巴的根部。宝玉的龟头在薛姨妈嗓子里滑动。薛姨妈口教技术相当高明,使宝玉感到有说不出的舒服。心情激荡的宝玉在薛姨妈强烈的刺激下过早地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薛姨妈吞下宝玉的阳精,心里微微失望,她没想到宝玉空有这样粗大的鸡巴竟不经使用,没几下就泻了。宝玉看到薛姨妈脸上的失望表情,他当然不肯认输宝玉尽搂着薛姨妈说:「姨妈是不是怪宝玉早早的流了?」
 
 
薛姨妈点了点头,宝玉不服劲地说:「姨妈别生气,宝玉今天一定伺候的姨妈舒舒服服的。」
 
 
薛姨妈红着恋深深看着宝玉,眼里流露出情欲的渴望。宝玉拉着薛姨妈的手放在自己的肉棍上,薛姨妈又吃惊了:「宝玉,你不是刚流了吗?它怎麽比刚才还硬啊?」
 
 
宝玉得意地说:「宝玉还没让姨妈满足,怎敢不硬啊。」说着又把鸡巴塞进薛姨妈的小嘴里。薛姨妈双手捉着宝玉的肉棒,手指抚弄着他的卵蛋,樱桃般的小嘴细细地品味着宝玉鹅卵一样的龟头。
 
 
宝玉再次分开薛姨妈的两条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用嘴先行亲吻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薛姨妈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
 
 
她的嘴有更快的速度吞吐着宝玉的肉棍,她的阴道里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
 
 
薛姨妈的小穴被宝玉舔的痒到了极点,心中的欲火猛烈的燃烧着。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开始恳求宝与:「啊……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宝玉……快让大……
 
 
大鸡巴……插进……小穴里吧……好痒啊……里面……痒死我了……快啊。」
 
 
宝玉看薛姨妈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样子,知道她受不了。宝玉转过身来让薛姨妈躺在床边,自己把她的两条玉腿架到肩上,大鸡巴对准穴口猛地插进去。龟头顶到姨妈花心深处。
 
 
「啊!」薛姨妈惊叫一声:「小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鸡巴这麽大也不管能不能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我痛死了。」
 
 
宝玉见真的插疼姨妈了,他就稍稍把肉棍退出来一点就把再动了。没一会儿薛姨妈又开始出言哀求了:「好宝玉,快……快动动你……你的鸡巴……啊,痒死了……痒死我了……求求你快点啊……我……啊。」
 
 
宝玉开始抽动起肉棍,薛姨妈也扭动着屁股配合他的鸡巴在阴道里进进出出她的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穴门深处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
 
 
正当宝玉疯狂地操着薛姨妈的时候,屋门开了,薛幡和宝钗俩人走进来。宝玉和薛姨妈吃了一惊,特别是薛姨妈见是自己的儿女,而自己正被外甥放在床上猛插小穴,早羞的紧闭双眼。她用手捂着脸说:「宝玉,快停下。宝钗你们快给我出去。」
 
 
宝玉停止抽动看着宝钗和薛幡,薛幡在背后一推妹妹,宝钗趴到床上用嘴堵住母亲的嘴,舌头伸进薛姨妈的口中。宝玉一看继续抽插起他的肉棍,薛姨妈的嘴被女儿的香舌塞着说不出话来,只是发出「呜呜」的呻吟。
 
 
薛幡看的起性,他也脱掉裤子挺着硬梆梆的肉棍来到妹妹身后。他一面解开宝钗的腰带一面说:「好妹妹,我在操你一会吧。」说着拉下宝钗的裙裤把鸡巴伸到宝钗的穴口上。宝钗早已是淫水四溅了,当哥哥的肉棍刚碰到她的小穴时,她往后一撅屁股,小穴就把薛幡的龟头吞了进去。薛幡也是一挺腰,大鸡巴顺着宝钗光滑的阴道直捅到底。
 
 
宝玉和薛幡暗中教着劲,他们拚命挥动自己的肉棍毫不留情地猛操着薛姨妈和宝钗母女二人。薛姨妈和宝钗一个躺一个趴任俩人的阴茎抽查自己的阴道,只是在「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中不时冒出一两声快乐消魂的淫叫声。
 
 
没多久母女二人就被自己的性欲淹没了,她们再顾不地谁在自己身边了,开始放声浪叫。俩人的手也开始在对方的身体上抚摸。宝玉和薛幡看到她们如此淫荡的样子,更是精神抖擞地催动自己的肉棍狂操她们二人。当强烈的快感从他们的龟头传上来时,宝玉和薛幡把鸡巴使劲插到母女二人的小穴深处,粗大的龟头紧顶着她们的花心,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射上去。薛姨妈和宝钗同时发出一声长呼,她们的情欲达到最高峰,特别是薛姨妈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宝玉他们摇醒薛姨妈,她一睁开眼长长出了一口气,对宝玉说:「好宝玉,你真能干啊,差一点儿把姨妈给操死。」
 
 
宝玉笑嘻嘻地说:「姨妈,舒服吗,不行咱们在来一回吧,反正宝姐姐和薛大哥也在,不行咱们互相换着干好吗?」
 
 
宝钗马上答话:「不好,哥哥昨晚弄了我一整夜,我现在累的受不了,你们弄吧,我先去吃点东西。」
 
 
薛姨妈说:「我也很饿了,身上挺乏的,还是先吃饭吧。」说着喊香菱在桌上摆好饭。
 
 
薛幡有事先出去了,剩下他们三个也不穿衣就坐在椅子上吃饭。宝玉看宝钗和薛姨妈母女二人赤裸着身子和他一起用饭,心中大乐。他擡起腿来把脚伸到薛姨妈的椅子上,用脚趾摁住她的阴户轻轻地揉搓。薛姨妈不由自主地叉开双腿,让宝玉的脚趾在她的阴蒂上划来划去。
 
 
宝钗发现母亲不在吃饭而是靠在椅背上,口中娇喘连连,正不明白母亲爲什麽又情欲泛滥了,宝玉的另一只脚也伸到她的腿中间。宝钗也像母亲一叉开双腿让宝玉用脚趾玩弄阴户,她放下筷子开始用手揉起自己的乳房。
 
 
宝玉靠在椅子上,两只脚不停地蹂躏着薛姨妈和宝钗的小穴。二女被他整的下身淫水不断流淌,嘴里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宝玉的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当他感到要射精的时候,他对薛姨妈和宝钗说:「我这的豆浆要好了,你们谁要喝啊?」
 
 
薛姨妈母女双双跪在他身前张开小口,宝玉握着鸡巴对着她们的脸喷出一滩滩浓精。宝玉的精液有的落如她们的口中,有的落到她们的脸上和胸上。宝玉的阳精还没射完薛姨妈就一口咬住他的鸡巴,把剩余的精液吞进肚里。然后她又把女儿身上的精液舔食干净。宝钗也把母亲脸上和胸前乳房上沾的阳精舔干。
 
 
宝玉还不罢休,他还要再操她们母女俩一回。宝钗哀求说:「好兄弟,姐姐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你还是和母亲来吧。」
 
 
宝玉把薛姨妈抱到椅子上,分开她的双腿露出湿淋淋的阴户来。宝玉捉着自己的肉棍在薛姨妈的穴口上磨着,龟头多次探到她充满淫水的阴道里,每一次的进出都带出来大量的爱液。
 
 
薛姨妈把双腿架到椅子扶手上,这样她的腿就张的更开了。薛姨妈已经忍耐不住了,她开始催促宝玉:「好孩子,快……把你的……大……大鸡巴插……插到浪穴里吧……姨妈好痒啊。」
 
 
宝玉应了一声,但他并没有不鸡巴插进姨妈的阴道里,而是让龟头沾满淫水后对着薛姨妈的屁眼一捅而进。
 
 
虽然薛姨妈的菊穴经常让儿子的肉棍抽插,可是宝玉的肉帮过于粗大,还是疼的薛姨妈「哎呦」了一声,眼泪夺眶而出。
 
 
宝钗在旁边看了赶紧说宝玉:「宝玉,你也太狠了,你看我妈疼的,你就不会轻点吗?」
 
 
宝玉说:「是、是,我轻一点。」嘴里说着,腰上一用劲,大肉棍直捅到根薛姨妈强忍着痛苦,承受着宝玉巨大肉棍。宝玉感到自己的肉棍象套了一个紧箍咒一样,他心中暗赞姨妈的后庭紧美,抽动起来很是费力。也使宝玉的感觉更加得美妙无穷。
 
 
宝玉挺动的鸡巴让薛姨妈的疼痛全消,随之而来的是麻、酥、酸、痒。她的阴道里也是奇痒无比,薛姨妈只好自己用手指扣挖一番,但并没有丝毫作用。她让女儿从床下的暗橱中拿出薛幡给她买的淫具,让宝钗用它来捅骚痒的小穴。
 
 
宝玉的肉棍在薛姨妈屁眼里猛烈的运动,再有宝钗用淫具乱插她的小穴。薛姨妈的淫水就像落水般的流出来,高潮也一个接着一个随之而来。
 
 
精疲力竭的薛姨妈和宝钗再也不能抵挡宝玉的进攻了,她们浑身酸软的躺到床上,一下子就睡了过去。宝玉从屋里出来,香菱正在门口等着他。宝玉问她有什麽事情,香菱说:「大爷只是说让我请公子去,他没说有什麽事情。」
 
 
宝玉随香菱来见薛幡,薛幡一见宝玉说:「兄弟你好厉害,怪不得那麽些女人都喜欢你啊。」
 
 
宝玉脸一红说:「薛大哥过奖了,你还有什麽事情吗?」
 
 
薛幡说:「我明天要往南面走一趟,去给城里的店铺置办货物,估计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这仙慕楼就让你帮我打量一下好吗?」
 
 
宝玉说:「我可从没半过这样的事啊。」
 
 
薛幡说:「没什麽,楼已经盖好了。现在正布置里面,弄成什麽样你看着半你是学问人,比我懂多了。」
 
 
宝玉说:「那我就勉爲其难了。」
 
 
薛幡见他答应了很是高兴:「兄弟你想怎麽办就怎麽办吧,府里的事务现在让香菱管着呢,需要多少银子尽管冲她要。」说着他又回头吩咐香菱:「你帮二爷半这件事,要听他的吩咐。」
 
 
香菱忙回答说:「是,大爷放心吧。」
 
 
薛幡又对宝玉说:「楼里还要什麽东西,看我能从南面带回来吗?」
 
 
宝玉想了想说:「这麽着吧,我现在先回去,明天一早我想好了再给你话,这样好吗?」
 
 
薛幡说:「好吧,可要早点啊。」宝玉起身告辞,薛幡把他送出大门外。
 
 
回到怡红院宝玉在书房里沈思良久,又是翻书,又是写画,折腾到很晚才睡觉。
 
 
第二天一早就来见薛幡,薛幡早和香菱再等他了,宝玉给他一张单子,上面写的所需之物。薛幡一看还要十几名少男少女,心中不明白问宝玉做什麽用。宝玉说:「来的人都是权贵之人,总要有人伺候,再说我还想上次你请我吃的那道人体菜,光香菱一个人够吗?」
 
 
香菱一听,脸立时就红了。薛幡哈哈大笑:「我说给你,你确不要,现在又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就把香菱给操了,你想吃也不成了。」
 
 
香菱的脸羞得更红了,宝玉忙问:「那橱子还在吗?」
 
 
薛幡说:「她现在没事做,倒也还在家里。」
 
 
宝玉出了口气:「她在就行,你就照单买就行了。」
 
 
薛幡说:「好吧,就按你的意思办吧,我要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